69书吧 >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 v122 命不久矣

v122 命不久矣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就今晚动手,你去带几个人在他们回去的路上埋伏起来,等他们经过的时候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额吉利嘴角浮起点点滛笑,是商人,商人就好办多了,他们的人一出现,他们不得吓得屁滚尿流。

    “呵呵~”两兄妹心照不宣的笑起来。

    “娘,我们回来啦”赫文泽与铁原坐一个马上,还没到家,他就嚷嚷开了。

    四匹马稳稳当当的停在赫文泽的院子门口。

    这是一间不在的木头屋子,里里外外刚好三间,两间睡房,一间客房,一间厨房在院子外头,院子里面种着一颗树,树枝上白白的雪球挂满枝头。

    赫母听到声音忙从厨房里出来。

    赫母身穿一件小花式的粗布麻衣,头上裹着一方蓝色的头巾,一副标准的蒙城妇女装扮,解下身上的围裙,迎了出去。

    还没等慕少卿说话,赫母便笑着道“你们先别说话,让我猜猜你们谁是大哥的一双儿女”赫母的声音非常柔和,细看之下,就会发现她的脸部线条也特别柔和,就算穿上这一身粗狂的衣裳也掩盖不住其身上大家闺秀的气质。

    赫母一双眼一一看过去。

    “一定是你们两位了”赫母笑嘻嘻的看着慕少卿和慕少仙。

    男的有大哥当年的神韵,姑娘有嫂子当年的美丽。

    “婶婶好眼光”慕少卿翻身下马。

    “可不是,一下子就认出了我们,哪像赫叔叔,我们在他跟前站了许久也没认出我们兄妹来”慕少仙极为亲近的拉住赫母的手臂。

    不知道为什么,赫母给她一种极为亲近的感觉。

    “这么多年过去,看见你们长成这么大,我不想服老都不行,这几位要怎么称呼”赫母看着君远航与水清云,以及她们身后的红花。

    “见过赫夫人,唤我清云就好”水清云对着赫母浅浅一笑。

    这个赫母一看就是个贤淑之人,想来嫁给赫浅深之前应该是个大家小姐。

    君远航只是点了点头,并没开口。

    赫母看着她们,眼前的姑娘不卑不亢,浑身上下更是显示出一种威仪,只怕来头不小,至于这个男子,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都是一种生人勿进的贵气,而这种贵气直接让她想到天家。

    “都进去吧,里面略备了饭菜”赫母朝她们点点头。

    “娘,你爹呢,怎么不见他”赫文泽看了看饭桌上,没见他爹的影子。

    “不管他,我们吃我们的,他爱吃不吃”赫母拉着慕少仙进屋“大家都坐吧,不要拘谨”

    慕少仙看了看屋里简单的家具,鼻子里瞬间感觉到一阵酸意“婶,这些年你和叔受苦了”

    “苦倒不苦,日子虽穷苦些,却很是安宁”赫母笑着为她们摆碗筷“其它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对”慕少仙深有同感。

    如果她爹娘还在,她肯定也会有一个温暖平和的家。

    一顿饭的时间,赫浅深自始自终都没出现。

    想来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慕家兄妹,也或许是纠结着要不要离开。

    “想来到你们竟然会找来这里,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突然要离开还真有些舍不得,不过,人活一世,如果只求一世的安逸自然不会有过多的想法,但是,我们这一生注定都不会太平凡,你们的意思我都明白,其实那也是他的梦想,给他点时间”

    “赫夫人”水清云开口“我们懂你的意思,我已经把要建的大桥都写在了那张图纸上,不瞒你说,我们真的需要他的参与,况且,躲在这里也不是逃避再实的唯一办法,有些事总得站出来去面对才行”

    “姑娘说的都有道理,只是当年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他曾经发过誓不再踏进江湖”如果不是因为当年之事,他们一家又何故来此。

    当年之事?当年的什么事?

    慕少卿只知道他爹他他娘死于一场战斗中。

    难道他爹他娘之死另有隐情。

    “赫夫人可知先生现在何处,清云有句话想与他单独说说”她势必要请到赫浅深出山,不为别的,就为他满腔的才华,如果不能用在造桥修路上面真的是太可惜。

    赫夫人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奴了奴嘴。

    这个人一有事就蒙着头睡大觉,谁喊都不理。

    水清云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些好笑,没想到赫浅深四五十岁的人了,一遇到问题还如同孩童一般躲进被子里,提高嗓音道“赫先生,这座桥完全是以我的名义在建,所有的构思和画图也是我一人完成,其实就算先生不出山,假于时日我也能把这座桥的数字全部算出来,至于水利方面,我相信,江山人才辈出,这世上肯定不止先生一人对水利这块精通,我只是替先生可惜,这一身才华只怕要葬送在这冰天雪地当中,与这些寒猛野兽为武,我在替先生不甘,先生,你可甘心?”

    水清云的话,清亮清脆,不带一丝拖泥带水。

    她在攻心。

    攻赫浅深心底深处的那点执着,把他那丁点的理想和梦想无限次的放大。

    “叔叔,婶婶和阿泽都这么支持你重出江湖,你还在犹豫什么?我保证,一定会保证你们一家人的人身安全,况且,你也知道,父亲在世时,一直希望我能拥有造福一方百姓的能力,如今我在花江县当一方县令,为的就是给父亲看看,我拥有这个能力。”慕少卿隐隐觉得当年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查清当年的真相,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请到赫浅深重出江湖。

    “先生,你甘心吗?”水清云再次出声。

    你甘心吗?这四个字落在赫浅深的心里,如同一把刀在划着他的心窝。

    他不甘心。

    他年少的梦想就是要造尽天下桥。

    如何会甘心屈居在这里。

    他不甘心又能如何。

    除了造桥。

    他还有妻子,还有儿子,他不能不顾她们的性命,把他们带到一个危险的处境当中。

    “先生,你甘心吗?”水清云的话语又浮现在他的耳根前。

    他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

    特别是当他看到图纸上那些精确的计算时,他更不甘心。

    不可否认,图纸上有些东西已比他计算出来的东西不知精确千倍。

    他惊讶门口那个女孩的能力。

    慕少仙不解的看着水清云。

    她老是问这一句话做什么,难道就不会再说点别的。

    如是不甘心又如何会在这里生活将近二十年。

    “那图纸上的东西当真是你所为”正当慕少仙想开口,赫浅深冲了出来,满脸通红的问向水清云。

    水清云点点头“的确是我所为,先生以为如何,是不是比之先生多过之而不及”水清云微微一笑。

    “我不信,我指个东西,你算一遍给我瞧瞧”这个姑娘看起来不超过二十岁,但她算出来的东西至少需要十年二十年的经历才算计得出,她是怎么做到的。

    “先生尽管出题”

    “你,进来”赫浅深不相信水清云有这个能力。

    不止她,只怕这世上有这个能力的人只怕难找。

    他当年的水平比起现在的这人,不止要差上多少。

    水清云起身,赫浅深找来笔墨。

    他要亲眼看着。

    一刻钟之后,赫浅深心服口服的出来。

    不管是承受力,受压点都算的让他哑口无言。

    “先生,如何”水清云侧目看向他。

    “你自己都有这个能力,为何还要请我参与”赫浅深不解,她明明已经把方方面面已经计算出,只等开工就是,干嘛要来找他。

    “不瞒先生”水清云坦诚“我这纯属纸上谈兵,如是实际操作起来没有像先生这样的大佬在一旁看着,只怕我算得再精确,这桥也建不起来,这才是我想请先生出山的原因”

    她想建的桥,几乎融合了前世桥身的特点,这些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所以,她要找一个精通古代造桥术的大师,再融合前世桥身的特点,才能在这个时代造出一座完美的桥。

    “好,我答应你”赫浅深严肃道。

    她完美的计算,再加上他精湛的造桥术,他有信心造出一座震惊世人眼睛的桥。

    “多谢先生”水清云笑的发自内心。,

    也知道这是他内心挣扎一番后的决心。

    赫浅深答应两天后举家跟着水清云他们前往花江县。

    这无非是一个重大的决定,水清云理解,两天后就两天后。

    此行总算没有白来。

    “唉,真想不到,赫叔叔即然不是看在我们兄妹俩的面子上才答应出山,真让人伤心”以为有她们兄妹出马,赫叔叔必然会答应。

    谁曾想,赫叔叔不买她们的账,人家不过是随随便便在纸上画了几下,赫叔叔便心服口服的要跟着来。

    “你也别不服气,你若是能像清云那样在纸上画出些东西来,赫叔叔也能心服口服跟着你”慕少卿自然知道赫叔叔对水清云是一种什么心情。

    是一种相见恨晚的惺惺之情。

    这种情感让他重新点燃了他内心深处的梦想。

    君远航突然招了一下手。

    后面的马全部停了下来,不解的看着君远航。

    “这附近有埋伏”君远航小声道。

    “有多少人?”水清云轻问。

    “不多,二三十个人”君远航嘴角微勾,这些人气息不稳,显然不是什么高手,更不可能是皇兄派来刺杀他的。

    两边的雪地里突然冒出两排手握长弓的黑衣人。

    每个人的长弓都对着眼前的这几个人。

    “前面的人识想都下马来,跟我们走”前面一个汉子,只露出一双黑乎乎的大眼睛,对着君远航他们道。

    “好怕怕噢”慕少仙唯恐天下不乱的叫了一句。

    “知道怕就好,都下来,否则,保不证会不会让你们吃箭子”前面的大汉对于慕少仙的反应很满意。

    知道怕就好,知道怕就说明他们这些人是没有武功的。

    就算有武功也不怕,能快的过他们的长弓吗?一样能射的他们屁滚尿流。

    君远航与水清云冷冷的看着他们。

    慕少卿皱眉。

    慕少仙放声大笑。

    “出门没看黄历吧,知道我们是谁吧,就敢出来打劫”

    “我管你们是谁,乖乖跟我们走就是,爷保管不伤你们一根汗毛,当然你们也可以尝尝长箭的厉害,看看你们的马快,还是我的箭快”黑衣汉子得意洋洋。

    “是为财?”水清云挑眉。

    “哈哈,财是什么,爷不稀罕”黑衣汉子大笑。

    “是为色”水清云再次开口。

    “还是这个小娘们最对味口,不错,我们~”黑衣汉子的话还没说远,一枚利器飞来直取他的喉咙,人们不知道那利哭从何处飞来,只知道那汉子睁着一双大眼紧紧的扼住自己的脖子倒了下去。

    那些手举长弓的汉子齐齐往后退了两步,这太恐怖了,杀人于无形。

    “调皮”别人没看见,君远航看见了,是他的女人出的手。

    “有人你起你我的主意,你说能留他们吗?”水清云勾唇,妖娆的身影在此刻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

    “自然不能”君远航极为配合。

    这些人手持长弓,整齐有齐,一看就是蒙城守城的兵士,能调到蒙城守城兵士的人除了上午那两兄妹,想不出别人。

    “看不出还有两下子”额吉娜从暗处走了出来,看了看地上的黑衣汉子,眼光暗了暗,没用的东西。

    “原来是你”慕少仙看见额吉娜,不屑的撇了撇嘴。

    “是我又如何”原来以为是些小商人罢了,看她们的身手,这些人今天晚上指定是不能留了。

    后退了一步“放箭,一个不留”

    箭如下雨一般飞了过来。

    在场的都是什么人,来多少箭,给挡回去多少箭。

    那些弓箭手不少被扫回来的长箭射中,倒地身亡。

    额吉娜的脸色看着这些人一个一个倒地,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也顾不上别的,趁着没人注意她,趁机溜人。

    水清云眼光一闪,手中的短刀随即出手,短刀九十度的直线直朝额吉娜飞去,只见短刀飞过的地方亮了一下,随后就见短刀在额吉娜的周身飞了一圈,又飞回水清云的手中,这手绝活她的前世训练时可费了不少精力,。

    君远航侧目。

    眼角含笑。

    这手短刀绝活玩的不错。

    慕少仙目瞪口呆,这太不可思仪了。

    这个女人没有轻功,没有内力,但是她的短刀及近身博斗的威力当真是不敢让人小觑半分。

    她的眼光不由朝着额吉娜看去。

    这个可怜的女人,被短刀刷刷的绕了一圈,吓的站在原地不收动弹半分。

    双腿似还在打颤。

    然后便见她身上的衣赏如雪花般在空中飞舞起来。

    一片一片。

    慕少卿别过头。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水清云,瞧瞧,把人家的衣赏毁成了什么样。

    等额吉娜回过神,才发现全身一下的衣赏已经飞走大半,浑身上下只感觉到一阵阵冷意袭来。

    恨恨的盯着水清云,挪动脚步才发现,每走一步身上的布料掉的更快。

    “你们等着,得罪了我额吉娜你们谁也别想好过”额吉娜脸上火辣辣的,又羞又怒,眼下也顾不得许多,想赶紧离开,眼眸一转,脚步又站回了原处。

    “即然脱光了我的衣服,就让你们看看我的*,说实话,本小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脱光,感觉怪不好意思的,其实也没啥,横竖就是一具身体,本小姐睡的男人多了,也不在乎多这在一次,这位公子,本小姐对你很是倾慕,不如,你今晚归我如何?”额吉娜脸上露出娇媚的笑容。

    这种笑容中带着放荡。

    她的声音中带着一种蚀骨的诱惑,眼光直勾勾的看着君远航,那眼神大胆,魅惑,她等待着君远航的反应,双手不由自主的要去扯掉身上仅有那几块布料。

    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她蒙羞,未免太小瞧她了。

    她额吉娜是谁,自幼便在男人堆里长大,她只稍稍用一个眼神一勾,在蒙城便有一大堆男人睡倒在她的床上。

    君远航眼中一寒。

    不知羞耻的女人,就算是送上门来让他看,他也不屑看。

    即然要做滛女,不妨让你今晚做个够。

    眉头不曾抬一下,一伸手,一股气流飞出,额吉娜站立不稳,摔了出去,这一摔,不死也得丧失半条命。

    “阿信”君远航突然出声。

    阿信在不远处的地方飞了出来。

    “打这个女人送到她应该到的地方去,然后原封不动的送到蒙城城主府里”

    “是”阿信眼眸中闪过一阵无奈。

    应该到的地方,除了那种地方还有什么地方。

    “架~”君远航搂紧怀里的女人,朝着集市方向而去。

    慕少仙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那个几乎赤祼着身体的额吉娜,挥了一鞭,也飞了出去。

    咎由自取,以鸡蛋碰石头,活该。

    “城主,城主”一个兵士匆匆忙忙的从外头奔了进来。

    额吉西正左一个美女,右一杯美酒的在寻欢作乐,听见声音,立刻拉下脸来“什么事,这么火急火撩的,没看见本城主正忙着”

    那兵士抖了抖头上的雪花,看见屋子里横七八竖的玉体,立即别过了头,城主大人你确实够忙的,也不知道城主你一把一年纪,消不消受的了。

    想起正事,身体一直“城主,在城外发现了大小姐”

    “大小姐干嘛去了,昨晚又没回来?”额吉西说这话的时候,双手还不忘伸进面前一个女子的怀里,脸上一脸的荡漾。

    兵士实在看不下去,把眼看向别处“城主大人,你不是前去看看吧,大小姐这回出了大事?”

    可不是出了大事,大小姐全身红紫,一看就知道昨晚经历了什么。

    这本也没什么,平时谁不知道这城主府一家人,老的爱玩嫩的,少的爱玩美女,就连大小姐这个女人也是玩男人无数。

    但是被人脱光了送到城主府门口这样的事还是头一遭。

    “让她过来见我,看看是是什么大事”额吉西问的漫不经心,无非又是看中了那个男人想让他帮忙弄回来。

    “大小姐她被人打晕了在门口,伤势不轻”

    “什么?”额吉西总算是听到了一重点,双手离开女人的胸前。

    “城主,你还是快去看看吧”兵士都快要哭出来。

    城主,你就不能用点用听,你女儿都要死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和这些女人调戏。

    “走,去看看,是谁胆子那么大,竟敢动我额吉西的女儿”正了正衣服,甩着一张老脸走了出去。

    “啧啧,这额大小姐,也不知谁那么大胆,睡了城主女儿不说,还把人丢在这里”城主府门口围了不少百姓在那里。

    一个一个嘴里婉惜着,心里却是异常高兴。

    这个祸害人的主终于有人帮他们替天行道了。

    “可不是,肯定是惹上了不该惹的男人,所以才有今天的下场”

    “可不是,瞅瞅她身上,得和多少男人那啥,才能留下这么些痕迹,当真是不知廉耻”

    “廉耻值几个钱”有人不屑。

    如是知道廉耻,会一个一个男人往城主府带吗?

    有不少还是猎户家的儿子。

    但蒙城天高皇帝远,皇帝老儿管不着,可不是由着城主一家在此地作威作福。

    “都让开,都围着做什么?”边上的兵士立即哄开人群。

    大小姐赤身体在地上躺着、

    他们想把小姐给抬回去,又把大小姐醒来之后会大发雷霆,只能简单的遮掩一下,等城主大人出来再听指示。

    “好像是城主大人出来了,我们赶紧散了吧,别引火上身才好”有人看见额吉西大摇大摆从城主府出来,赶紧一哄而散。

    他们不想因为看个热闹就把自己看进监牢去了。

    “都看着干什么,还不把大小姐抬进去府去”额吉西只是匆匆看了一眼,脸色立即黑了下来,对着边上站着一几位兵士呵斥道。

    “是”那几个兵士赶紧抬起额吉娜往城主府走。

    “真是反了天了,竟有人敢对我女儿作出如此畜生之事”额吉西在额吉娜的床头走来走去“去把大公子请来”

    丢人现眼的东西,连个男人都搞不定,还被人这样扔回来。

    整个城主府的脸面都让她丢尽了。

    “爹”额吉利精神萎靡的进来,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昨晚等着妹妹给他惊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便随便叫了一个丫环进房里,直到现在才起来。

    “你妹妹昨天和哪个男人在一块,瞧她把自己弄成了什么样子,当真是丢人现眼”那满身红紫,就好像那男人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般。

    额吉利眼神朝床上看去。

    额吉娜昏迷还没醒,不止身上,连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不仅疑惑,难道妹妹昨天晚上得手了。

    妹妹也是的,就算那男人长得是俊些,用得着疯狂成这样。

    瞧这一身,啧啧。

    这得有多疯狂。

    “啊,啊,都走开,都走开,你们这些野人不配碰本小姐”额吉娜双手突然飞舞起来,脸上都是惊惧。

    “都走开,都走开,你们这帮臭乞丐,臭流氓”

    额吉西皱眉。

    额吉利傻眼。

    这是什么情况,妹妹昨晚不是捉人去了。

    难道不是?

    “阿利”额吉西发话“你妹妹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

    额吉利咳了一声“妹妹昨天在集市上看见一个男人,说是晚上要把他弄回来,还带了一队弓箭手出去,后来怎么样了,我也不清楚”

    “回城主,那一队弓箭手,至今也没回来”

    “坏了”额吉西一拍大腿“肯定是这死丫头惹上了什么不该惹的大人物了,不然在这蒙城谁看见我们的弓箭手不得吓得双腿发抖”

    “爹,那眼下怎么办?”额吉利眼前浮现起那四人的样子。

    四人气度皆不凡,妹妹说是商人,他本还有些不相信。

    如今想来,只怕不是商人那么简单。

    “即然来了我蒙城,管他什么大人物,先解决了再说,万一他把我们蒙城的情况抖落出去,你以为我们一家能落得什么好?”额吉西脸上闪过狠厉。

    天高皇帝远。

    这个地方连皇上都管不着,何况只是路经此处的路人。

    “以爹的意思……”

    额吉西做了一个抺脖子的动作。

    一大队人马朝着某客栈的方向而去。

    那些人马均是蒙城的兵士,个个都具有蒙城汉子的特点,威武彪悍。

    一转眼的功夫,便把客栈围得水泄不通。

    “城主,这~”客栈的掌柜的一看这架势,腿都软了。

    他的娘,城主搞那么大动静是要做什。

    “你客栈窝藏朝庭嫌犯,一会再收拾你,进去,搜,不能让一个人逃走”额吉西手一挥,一队弓箭手齐刷刷的朝各个房间而去。

    “干什么”不少客人被赶了出来。

    “岂有此理”有人愤愤不平。

    住在这客栈的都是些路过此地的商人或是路人,遭受到此待遇自然是愤愤不平。

    “外面怎么了?”水清云伸了个懒腰,动静那么大。

    “据说城主亲自带人过来,要捉拿朝庭要犯”红花眨眼。

    朝庭要犯,也亏他想得出来。

    “噢”水清云闻言打开窗户朝下面看了一眼。

    黑压压的一片。

    看来这个蒙城城主为抓到他们可是下了血本。

    “如此,便下去会会”水清云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朝庭要犯,这个名头确实够响亮。

    “呯”是房门被撞开的声音,几个士兵闯了进来,看见里面的人儿,眼前一亮“都出来,站到客栈外面去,城主大人要亲自抓朝庭要犯”说着眼神凶悍的举起手里的长弓。

    红花想动手,被水清云按了下去“如此甚好”

    他们几人都被那个士兵“请”了出去。

    客栈外面,所以在客栈的人都被赶了出来。

    男女老少都有,看来有不少携带家眷之人。

    额吉利在额吉西的耳跟前说了几句,额吉西的视线朝着水清云她们射来。

    女的够柔,男的够味,怪不得他的女儿会动心。

    双眼露出阴险的曙光。

    如此佳人,毁了确实可惜。

    “把那五人带走”额吉西手一挥,冲着水清云他们道。

    君远航把玩着手中的一个板指,漫不经心“城主额吉西?”

    “大胆,本官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额吉西见他们不为所动,脸色已经很不好看。

    “拿人总要给个说法,请问城主,我们几人犯了何法何律,需要你如此劳师动众”慕少卿问的还算客气。

    “你们不过是朝庭的要犯,欲图躲进我蒙城,好在我眼尖,认出了你们,现在我就替圣上解决了你们”额吉西这几句话说得大义凛然。

    若是君炦在此,一定会大大加封额吉西。

    说不定还会用眼神告诉他,杀吧,杀吧,都杀光了他才省心。

    “昏官,一派胡言”慕少仙早已没有耐性。

    “小姑娘口气还挺狂,动手,把这些人都押入大牢”额吉西可不想与他们废话那么多,在这个地方他就是王法,他说是朝庭要犯,他们就是朝庭要犯。

    “不如我们就上城主府坐坐”君远航挑眉。

    “好”水清云接的顺嘴。

    “你们疯了,去那个地方做什么,要杀就也一个血路来,还怕了这个劳什么子城主不成”慕少仙翻白眼,这两人又在唱什么戏。

    “走吧,在这里打打杀杀确实不好,你没看到这么多人看着”慕少卿在慕少仙耳边道。

    “好像是”慕少仙回过神。

    但是上城主府做什么,她还是不明白。

    额吉西满意极了。

    这么听话,倒是省了他许多心思。

    “啧啧,还真是美人呢,三位美人,本城主最会疼美人,不如跟着我如何?”额吉西双眼色眯眯的盯着水清云三人。

    这三人不管是身姿相貌都让人垂涎。

    “城主也得有命享才行”君远神眼神一厉,该死的色鬼,眼睛放哪看呢,手一伸,额吉西被他狠狠的抓到跟前。

    “你放开我,不然你们一个也逃不了”额吉西大叫。

    这人的身手好诡异。

    “逃,本王还用逃,现在就了结了你这老色鬼的性命”

    “你们到底是谁”额吉西此时才感觉到惧意,他后悔了,后悔招惹上这几人。

    “现在才来问,不觉得迟了”

    “不”额吉西头上的汗大粒粒的在流下来“各位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放了我,我放你们走,如何”

    这怂样,一点都不像蒙城汉子,慕少仙撇嘴。

    “你这城主已经做到了头,安心的去吧”君远航手一用力,额吉西的脑袋便在他手中拧了下来。

    眼睛睁的极大,不可相信,这些人竟然敢杀他。

    水清云别过脸,死的太难看,还是不要看为好。

    “爹”额吉利自门外冲了进来,狠狠的瞪着他们“来了,放箭,一个不留”

    数不清的黑箭齐刷刷的进来。

    不知何故,城主府突然失火,浓浓的熊烟四下流窜。

    那些弓箭手看不清楚身影,只得乱射。

    乱射之下,额吉利不幸中箭,倒地身亡。

    “哈哈,真好玩”在城主府的另一处,额吉娜已经醒来,手里拿着一把火把,四处点火,嘴里不时说着“真好玩,来啊,都来跟本小姐玩,本小姐一定让你们欲生不得,欲死不能,哈哈”

    “啊,着火了,小姐疯啦”

    “啊,快逃啊”

    “小姐疯啦,火烧府第”

    城主府顿时烟火滚滚。

    “爹,怎么办,水姑娘他们还在里面”赫文泽看着城主府失火,心里焦急的不行,他们刚带进去不久,里面就着火了,不会被烧死在里面吧。

    “他们几个都不是凡人,这点火耐何不了他们,走吧,他们没什么事,回客栈等着他们”赫浅深瞅了一眼。

    这座人人痛恨的城主府终于毁在火光中。

    赫文泽将信将疑的跟在后面。

    心里犯嘀咕,他们真有那么厉害。

    不行,回头一定要让他们教自己几招才行。

    城主府被大小姐一把火烧光的消息不陉而走,人们奔走相告。

    “夫人,许久不曾走远路,此行也不知道你习不习惯”赫母一家坐在马车上,赫浅深拉着夫人许氏的手道。

    “瞧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柔弱的小姐呢,骑在马背上都能哆嗦半天”许氏嘴里笑道。

    走了那么多岁月,这点路途算什么。

    “是啊,这些年跟着我吃了不少苦”赫浅深感慨。

    赫文泽垂头搭脑的坐在马车里,一丝精神气也无,许氏不由奇怪“臭小子,你不是嚷嚷着要离开,怎么现在这个样子,舍不得啦?”

    “才不是”阿泽抬头,心里确实有些难受,走的匆忙,都没来得及栓子哥他们打招呼“我是在伤心,你竟然不会骑马,竟然落到要跟你们共存马车的地步”

    他都十八岁的人了,还不会骑马,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哈哈”夫妻两人闻言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赫文泽,你若是想骑马,你唤我一声姐姐,到了花江县以后,姐姐教你”慕少仙的声音飞了进来。

    赫文泽掀开帘子,嘻皮笑脸“谢谢妹妹的好意啦,我就算要学骑马,也跟君哥哥或是水姐姐学,你自己的马都骑得不咋的,还教我”

    “你这臭小子”慕少仙也不恼“你看上了你水姐姐的骑术,你水姐姐要有功夫教你才行,我虽然没她好,我可是有大把的时间来教你”慕少仙和赫文泽是同一年出生的,两人说起话来更加无所禁忌。

    “也行吧,反正有人教就行”赫文泽其实也就想想。

    “这孩子”许氏笑了。

    孩子大了,确实需要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走一走,瞧一瞧,他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王爷真是好雅兴,竟然去到蒙城那样远的地方”马车行走了几天,快到南门口的时候,一队黑衣人挡在了路的中央。

    君远航只须一眼便知,这些人身手不凡,是皇兄派来的人。

    “本王还有一个最大的雅兴,你知道是什么?”黑衣人认识他,他也知道那个黑衣人,血影的头目血色。

    看来皇兄已经把他的级别提了上来,连这种几十年都不舍得动一次的大将都遣了出来,当真是煞费心机。

    “本爷还是不要有那么多雅兴为好,不然若是到了黄泉路上太过寂寞可要好何是好?”血影是皇宫里的暗杀组织,归圣上一人所管。

    血影出,人必杀。

    这些年不知为圣上除了不少异党异已。

    如今圣上对王爷的刺杀摆在了明面上,显而异见,君远航是非死不可。

    “哈哈”君远航放声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血影头目血色皱着眉看着他。

    如皇上所料,这个十六王爷的确是深藏不露,今天不除,只怕会有大患,为皇上除患是血影的职责。

    “自然是笑自己命不久矣”君远航收住笑声,亮了亮手中的板指,闷声问道“血头领可认识这个?”

    血色眼光一扫,浑身一颤,险些摔下马。

    ------题外话------

    感谢18029405736,2083316的鲜花,18029405736的钻钻,么么~

    昨天小区停了一天的电,早上花花才把今天的章节赶出来,比平时晚了一会儿,美妞们见谅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