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 V123 借点银子

V123 借点银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君远航手中的扳指中间镶着一颗绿宝石,此刻,那上面折射出一的光线如同鬼魅般闪发出嗜血的光芒。

    别人或许不认识那个东西,血色却是知道。

    那是象征着血影的最高权力。

    他的权力大过皇上,甚到超越于皇上。

    只不过这枚血戒于四十年前就已消失,无人知道他的下落,没想到此刻却出现在君远航的手中,怎么能不让他惊讶。

    血色下马,对着君远航拜了三拜,不一会便起身带领着血影中人消失在这道路当中。

    君远航的动作很轻,除了在他身边的水清云,无人知道君远航对着血色露出过血戒,她侧目,虽然只是一下,她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

    “怎么就走了?”慕少仙眨了眨眼睛,刚刚的黑影难不成是幻觉不成。

    慕少卿不说话。

    他是江湖中人,自然不知道皇室中的那点事。

    但就算再笨的也知道,刚刚君远航必定是拿出了什么可以指使那些黑衣人的东西,才能让他们恭恭敬敬的离去。

    “走吧,就你话多”慕少卿扫了一眼傻傻的妹妹,不走难不成留在这里被他们杀,刚刚出现那些绝对是世间少有的高手,如真是杀上来,他们几个只怕不是对手。

    慕少仙吐了吐舌头。

    后来的一路可谓是顺风顺水。

    一路上走走停停,到达江州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初。

    一到江州,水清云便让人把那些毛匹还有手中的图纸让人快马加鞭到天京城去,必须要赶在春节之前赶制出第一批皮草。

    “水姑娘”袁掌柜恭敬的等候在酒店门口。

    “袁掌柜,先让人送点吃的上楼,随合再安排几个包房出来”水清云轻轻点了点对,一路在奔波了大半个月,他们需要好好休息。

    “是,我这就去安排”水姑娘定然是出远门了,如此,口味自然要去清淡为主“姑娘,今天正好是腊八节,按你的吩咐,酒店今天准备了腊八粥,一会我送上来”

    “好,有劳袁掌柜的”

    “哇塞,这酒店是你的,有没有搞错”慕少仙这一路看的瞧的,一开始瞧着是惊喜,看到现在完全是惊吓。

    这水清云要不要那么吓人好不好。

    不过才比她大个一两岁,这能力当真是让好望尘莫及。

    见水清云不搭理她,开始对着酒店里的东西评头论足。

    “各位请坐,各位走了远路,先喝点水然后再喝点粥,菜一会就上”袁掌柜恭敬的走上楼,后面跟着几个小二,统一着装的小二们,婉如一对对双胞胎般吸引人的眼球。

    “这服务真周到”赫文泽啧啧称奇,连他们走了远路先喝点粥都能想到。

    “姐姐,这酒店还招店小二不,看着挺好玩的,要不我也在酒店当个小二得了”赫文泽一路上姐姐,姐姐的叫着,已经叫的什么顺口。

    他的话一出,慕少仙喝进嘴里的水立即喷了出来,赶紧摆手“你还是算了吧,就你往那一站,是你为客人服务,还是客人为你服务”

    这个赫文泽就是个爱搞怪的主,一路人两人没少打闹。

    “反正我不为你服务”赫文泽神气的转过头。

    “行了,你少在这丢人现眼,不想着怎么跟水姑娘学点本事,竟想学人家当小二”赫浅深就是看不惯赫文泽这么大一汉子,成天还跟个小屁孩般打闹,一点都不稳重,那有他当年的样子。

    “爹,你可别人家瞧不起人家当小二的,如没有人家小二,姐姐的酒店能开的这样好”赫文泽不服,小二怎么了,他看着挺好。

    “好了,好好,你们两个,话不投机三句嫌多,真不知道你们两个上辈子是不是仇人”许氏赶紧出声,相公也是的,老是不分场合就批评儿子,儿子能服气。

    慕少卿看着赫文泽与赫浅深之间的对话,他很羡慕,自小父亲便已不在,如今就是想让父让斥他两句已是不能。

    “哟,都回来了”卫烨摇着折扇,白衣胜雪,永远一副风流倜傥公子样出现。

    “啧啧,一个多月,不对,应该是快两个月不见,感觉你又长高了”卫烨走到慕少仙的跟前,掫噎道。

    “哟,看不出来卫公子眼神这么好,我坐着你都能看出来我长高了,不错不错”说她长高了,贬她吧。

    她都十八了,那能再长高。

    “那就是我看错了”卫烨大哧哧的在她身边坐下。

    “喂,你坐我身边干什么”慕少仙怒吼。

    “就你这里有空位,我不坐这里坐那里”卫烨挑眉。

    “一个多月没见,脸皮倒是厚了不少”慕少仙冷哼。

    “彼此彼此”卫烨欣然接受,脸皮厚向来是他的标志。

    “此行回来,可有带回来什么好宝贝?”卫烨这话是问水清云,看着人家小两口在一旁静静的喝着粥,他觉得碍眼。

    “多的是,你指那一样”水清云擦擦嘴,这消息真够快的,她们前脚到酒店,他后脚就来了。

    “自然是越多越好”卫烨双眼泛光。

    这个女人弄出来的东西,都是些好宝贝,随随便便出手便能挣个大价钱。

    “不过,都没你的份”水清云淡淡的出口,除了葡萄酒。

    卫烨泛光的脸立即瘪了下去,看得慕少仙直叫爽。

    “袁叔叔”丫丫轻车熟路的提了一蓝子红薯进酒店的后厨,见袁掌柜的在后厨盯着,甜甜的叫了一声。

    “是丫丫啊,不是让你别送了,你怎么又送来了”袁掌柜听见声音转过身,见丫丫一身小花袄提着满满一蓝子红薯站在门口。

    “没事,家里种的多,卖也卖不掉那么多,不如送到这里让客人都尝尝”丫丫说着把蓝子往地上一放。

    “你啊”袁掌柜的摇头,忽的想起水姑娘也在,不如煮点上去让水姑娘尝尝“刚好今天来了一位比较重要的客人,我一会煮点上去让他们尝尝”

    “那我一起帮忙”丫丫说着就拿了一些到外面去洗。

    “袁掌柜的,怎么你们东家两月没过来,酒店已经破落到要用红薯充饥了?”卫烨看着袁掌柜端上来的一盆红薯谑笑道。

    水清云的眼光扫过去,这些红薯外面是红色的,里面的肉是红心的,煮的也很有技术,几乎没有磨破一点,看上去鲜嫩无比,非常好吃的样子。

    不由伸手取了一个,轻轻的剥开皮,一口一口的咬了起来。

    赫文泽自幼生活的在蒙城,在蒙城天气冷,一年到头是见不上红薯这种玩意的,见水清云动手,看着好奇,也伸手取了一个。

    君远航,慕少卿,慕少仙,卫烨齐齐的望着二人。

    见两人旁若无人的吃起来,不自觉的咽了几下口水。

    他们都是吃着山珍海味长大的,这种农村里的小玩意这样吃还是没有过,慕少仙最先经不起诱惑。

    “哇,好甜,真好吃”原来刚煮出来的红薯是这个味道,不知比做成点心的红薯好吃多少倍。

    赫浅深与许氏也早已拿在了手上。

    这种东西她们也是鲜少能吃到,现在看见,不由想起他们唯一的一次记忆。

    剩下的三个男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约而同的同进朝盆子里抓去,剥皮,进嘴,一气呵成。

    不错,热呼呼的感觉吃进嘴里真爽。

    一大盆红薯一会全部解决。

    水清云再想呼一个,发现盆里已经一个不剩,抬头看袁掌柜,却见袁掌柜正对着那个空盆子在傻笑。

    “袁掌柜的,这些红薯不错,以后煮一些加进小吃这一项里”入住酒店的都是达官贵人,有些人一生下来就是含着金汤匙,对于农村里的这些东西鲜少能见到,让他们尝尝鲜也不错。

    “是”

    “袁掌柜的今天怎么突然想起煮红薯?”卫烨吃了一个意犹味尽。

    “原先有个姑娘得过姑娘恩惠,时常送些新鲜红薯来,今天姑娘过来,她刚好又送了些过来,我就想着煮些让大家都尝尝”袁掌柜的实话实话。

    主要是那个丫头太死心眼,他想帮帮她。

    “噢?”水清云皱眉,脑海里似乎没有这样的记忆。

    “那姑娘莫不是找错了人,她会这么好心?”慕少仙咽下最后一口,上下左右看了一遍水清云,她怎么看着也不像是施了恩惠不留名之人。

    “姑娘,你忘了,之前有个姑娘提了红薯种子来卖,你当时给了银子却没要红薯,还让她回家多种些送到这客栈来”红花在一旁小心的提醒道。

    当时她和月影都在,而且姑娘的举动还透着费夷所思,她们不由多问了一嘴,现在经袁掌柜的这么一说,暗想应该是那个姑娘。

    水清云静静一想,好像是有那么回事。

    当时她们刚盘下这个客栈在外面便碰到了一个小姑娘,当时她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算起来应该是大半年前的事了,没想到这个小姑娘一直记着,还送来了这里。

    蹙了蹙眉,轻声问向袁掌柜的“把她带上来吧”

    “是”袁掌柜带着欢快的脚步而去。

    “丫丫”袁掌柜叫住欲想离开的丫丫。

    “袁叔叔”丫丫扯着嘴牵强的笑了一下,袁叔叔肯定又想说她明年不用再送来了,酒店基本用不上这些东西,平时都是他们当零嘴吃掉的。

    “丫丫,快,跟我上楼,姑娘要见你”袁掌柜是替这个死心眼的姑娘高兴,没想到真是姑娘帮了这个死丫头。

    “客人要见我?”丫丫指了指自己,不可置信“是不是觉得红薯好吃,让我再送一些过来”

    “傻丫头,快点,你不是一直说要找你的姐姐”

    “姐姐?”丫丫大喜“你说楼上的是姐姐她们”手脚顿时不知放向那里。

    丫丫即高兴又害怕的跟着袁掌柜的上了楼。

    高兴的是,她终于找到那个姐姐。

    害怕的是,不知道姐姐还认不认识她。

    “姐姐,真的是你?”一进包房,丫丫就见到了对着门正座的水清云。

    她想了千万遍的姐姐真的就在眼前。

    水清云顿时有种罪恶感,她当时不过是随便给了几两银子,竟换来人家对她这么大的恩情。

    水清云轻轻点了点头,不由低声问道“你母亲的病可好了?”

    “托姐姐的福,我用银子给娘亲请了大夫,不出三天娘就能下地了,这些红薯还是娘种的,娘知道是姐姐帮了我们,对姐姐也很是感激”

    “你娘种的红薯味道不错,以后都可以送到酒店来,是酒店收购”水清云特意强调了收购二字,她不想人家真的把家里全部的红薯都免费送到这里。

    “是,谢谢姐姐”丫丫没想到姐姐真的要了她家红薯。

    回家的路上还有些不敢相信,傻笑着咬了咬自己手指,疼,看来不是在做梦,高兴的朝家里奔去。

    “沈氏,你租我们的地种地,这三年下来可是没交一文银子给我们郎员外,之前我们郎员外看你们孤儿寡母可怜,就没有上门来要,不会是郎员外没来要,你就以为那些地就你们家的了吧”一个身穿暗灰色褂子的男人阴沉沉的看着眼前一的一对母子。

    那妇人大概三十岁左右,身上的衣服洗得有些发白,一看就知道穿了有些年头,已经看不出其本来的颜色。

    一个小男孩怕怕的缩在她的怀里,一张眼惊惧的看着来人。

    “郎管事,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忘,不过是现在家里确定拿不出这么多的钱,不如等我们两天,等我们凑着钱一定亲自送上府上去”沈氏咬了咬牙。

    这帮土匪,开春才来收过租金,现在又说她们三年没交租金了,抢钱也不带这么抢的。

    “等,都等了三年了,还等什么等,快点,一年十两银子,三年就是三十两,一文也不能少,今天就得交给我”说着还撩起了袖子,坐在院子里的一张破板櫈上,大有不拿钱就在些耗着的架势。

    “三十两”沈氏失声“郎管事,你莫不是记错了,我们家一共才租郎员外三亩地,还是薄地,说好是一年二两,三年也就六两,况且之前的每年我们都有交,开春还交了一两银子,我们家就还剩下下半年的一两银子没交,那能有三十两银子之多”

    三十两银子什么概念,就是她们一家三口不吃不喝全部出去挣钱也挣不到三十两银子。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郎管事眼里一狠“三十两今天一文不少,都得给爷拿来”

    那穷极恶相吓得沈氏怀里的小男孩往母亲怀里缩了缩。

    “郎管事,三十两,这可不是小数,你可不再跟郎员外说说,是不是他那边搞错了”三十两,郎员外之前都挺好说话的,对她们母女三确实也还算照顾,怎么突然之间就要收她们三十两银子。

    “难道我会搞错,别以为我不知道,听说你家种的红薯都卖给了那个大酒店,你也知道,我们郎员外的背后是江安候府,偏偏那个酒店得罪了我们江公子,现在你们不识好歹,竟然敢偷偷的与那个酒店来往,你说,我们郎员外对你们能客气”

    郎员外与江安候府是有点关系,当然,是八辈子都打不着的影子关系。

    沈氏眉目沉了沉。

    原来是为这个,八成人家以为他们家的红薯是卖到了大酒店,眼红来着,谁曾想她们只是想报恩而已,那些红薯都没舍得卖,丫丫说要一直送到那个恩人出现。

    即是女儿的心愿,她这个当娘的唯有成全,没想到如此一来,引得了别人的眼红。

    “郎管事,原来是这么回事,以后我们不与酒店来往就是,你看看,银子?”沈氏打着商量。

    “不行,少一文都不行”郎管事眯起眼“怎么不见你家那个小丫头,是不是又去那个劳什子酒店了,我告诉你,你们今天若是拿不出三十两,那个小丫头就得抵押给我们郎员外做妾”那个小姑娘他盯着长久了,越长越水灵,郎员外压根就不知道今天这事,如是今天把人带回去,啧啧,想想那小身段,他禁不住意滛连连。

    “不行”沈氏闻言抬起头。

    丫丫和毛毛都是她的命,谁敢要她的命,她就敢要谁的命。

    “这可由不得你说了算”郎管事冷笑,她谅她们也拿不出三十两银子,拿不出三十两银子就等着他把人带回家。

    “娘,娘”丫丫心里高兴,老远就喊开了。

    沈氏听到声音心里一紧,丫丫回来了,可怎么办。

    郎管事心里一喜,那个小丫头总算回来了。

    “娘,我跟你……”

    “丫丫,快跑,这些人要抓你,你赶紧跑”沈氏情急之下无计可施,只得喊出这么一句。

    丫丫立在原地,看了看不远处的沈长和弟弟,又看了看朝她压过来的几个人影,向后退了几步“你们想干嘛”

    “丫丫,别怕,不过是你娘拿不出三十两银子交地租,我们要把你带了回去,等你娘什么时候凑够三十两,我们再把你放回来”瞧瞧这小皮肤,水灵灵的,这小身段,如是长全了定是个惊艳一方的美人。

    “什么三十两,不是开春就交过地租”丫丫告诉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能慌神,她若是慌了神,被她们捉去,回不回得来另说,娘和弟弟要上哪凑那三十两去。

    “现在还得再交”郎管事眼神荡漾的看着丫丫“你们私自与大酒店来往,已经惹得郎员外非常不快,如是你们再不乖乖拿出银子,可别怪我不照顾你们母女三人”

    丫丫转了转眼珠,嘴角扯起一抺甜甜的笑容“郎管事,现下我们真拿不出这么多,不如这样,你给我一个时辰的时间,我保管奉上三十两银子”

    “呸”郎管事朝地下碎了一句“小姑娘心眼挺多,是不是想趁机跑路,我跟你讲,没门”

    “那能”丫丫挺起身子“我娘和弟弟不是还在这里,我能跑到哪去去,我真是去借银子,如是不信,你们派个人跟着我”转了转眼珠子,朝着郎管事笑的无害“如是我凑不齐三十两银子,郎管事再把我们带走也不迟”

    没办法,这些人明摆着是有备而来,她若是来硬的,肯定干不过他们,只能先稳住他们,去酒店找袁叔叔想办法。

    现在只能祈祷袁叔叔会帮她。

    “谅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招”郎管事双眼笑成了一条缝,有银子自然是最好,若是没有银子,看这个小丫头能翻出什么花样。

    两个家丁跟着丫丫的后头,丫丫走在前面,心里懊恼不已。

    现在开口向袁叔叔借钱,也不知道袁叔叔会不会把自己想成是骗子。

    “你们在外面等着,我一会就出来”到了酒店门口,丫丫对着后面的两个家丁道。

    “不行”两人立即否认“郎管事交待,必须寸步不离的跟着你”

    谁知道进了酒店之后,她会不会跑,她若是跑了就是他们遭殃。

    “这地方你们进不去,你们就算跟着我也是没用,我说一会就一会,我娘和弟弟不是还在你们手里,我能跑到那里去”丫丫插腰。

    可恶,怎么突然就冒出三十两的地租,真当自己是员外,不可以明目张胆的抢。

    想起娘和弟弟,瞬间焉了,人家这是有目的来讹,有也得有,没有也得有,谁叫她们只是小村民一个,手里无权无势,还不是任他们揉捏。

    “那我们可不管”两人死心眼。

    “咦,那是刚刚那个送红薯的小姑娘,她站在酒店门口干什么?”赫文泽吃饱喝足准备跟在卫烨的身后想好好逛逛这江州城,一出门口便看见刚刚那个姑娘双手插腰的在跟旁边家丁模样的两人说话。

    脸上一脸的无奈,不由好奇的凑了过去。

    “你怎么不没走?”赫文泽说话向来不着调,他的话一出,站在前头的丫丫吓了一跳,看见是赫文泽,眼里顿时来了亮光。

    这位公子她认识,刚刚与姐姐一块吃饭的。

    “这位公子,能否带我去见姐姐,我有急事要找她帮忙”丫丫情急之下抓住赫文泽的手臂。

    赫文泽的脸上顿时起一了丝红晕,还是第一次有姑娘这么主动的抓着他。

    “你刚刚不是才见过”赫文泽红着脸道。

    “真是有急事”丫丫不知如何开口“家里来了抢盗,非要我们家拿出三十两银子,拿不出就要把我卖掉,我情急之下没有办法,只好来请姐姐再帮我一次,这位公子,你带我去姐姐可好”

    赫文泽一听,心里有些不确定,如真是那样,那她不是有危险。

    “岂有此理,还有如此强盗,我跟你们去看看”赫文泽浑身的血性瞬间被点燃。

    丫丫瞅了瞅赫文泽,心里很是感动,姐姐身边的都是好人,不由小声问道“那小公子你带银子没有?”

    “多少?”赫文泽刚刚没听见人家说银子这事。

    “三十两”丫丫心想,让人家跑一趟终究不好,姐姐不在,如是小公子能帮忙也是好的。

    赫文泽挠了挠头,随即一拍脑袋,对着丫丫道“你等等我”

    卫烨瞅着一阵风跑上楼的赫文泽,这臭小子这性格真像小屁孩。

    “姐姐,姐姐”赫文泽还没到门口就已经嚷嚷开,说着就撞开了水清云包房的门,君远航正坐在水清云跟前为她揉肩,门一开,君远航反射性就想把人摔出去,被水清云按住了手臂。

    “阿泽,怎么了”

    “姐姐,借我三十两银子”赫文泽也感觉到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气焰立即下去很多。

    “你身边跟着一个大财神,你上来跑她借什么银子”这个臭小子,没看到他正忙着,没大没小就闯进云儿的房间,看来得给些教训才行。

    赫文泽摸了摸脑袋,傻傻一笑“刚刚太过激动,一时给忘了”

    “出什么事了”水清云看向赫文泽,这个阿泽遇事就火急火撩。

    “就刚刚那个送红薯的小姑娘,说是家里遭了强盗,要向姐姐借三十两银子,她身边跟着两个汉子进不来,所以……”赫文泽现在才感觉到不好意思,他怎么忘了,他娘手上有银子,刚刚怎么没想起去问他娘拿。

    水清云眼眸一闪。

    “也不怕人家是骗子?”君远航撇嘴,八成是一见人家小姑娘就走不动路,不然你个臭小子你激动个啥。

    “怎么可能”赫文泽不信。

    “嗯,这是一百两银子”水清云递给赫文泽一张银票。

    “谢谢姐姐”赫文泽拿着银票,眉开眼笑的下了楼。

    “你不给他上一课”君远航好笑。

    “他又不是孩子,自然有自己分辨是非的能力,况且,我也相信那个小女孩不会是骗子,定然是遇到了难处”一个小女孩子能把她一句无心的话记到今天,这样一个死心眼的丫头,定然没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走,我跟你一块回去”赫文泽手握银票,感觉身上都带风。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他就是那个乱世当中的英雄,解救天下百姓于水深火热当中。

    “谢谢小公子”丫丫为难的看着赫文泽,暗想让一个富家公子跟着她回去也不好看,可她又不好开口让人家回去。

    ------题外话------

    这两天有些忙,今天只有这么多了,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