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 v128 打蛇打七寸,求医

v128 打蛇打七寸,求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要去你自己去”徐虎的双眼突然发起狠来,用劲全身的力气把徐婆子推了下去,而后在徐婆子落水的方向磕了三个头,朝着容州帮的方向而去。

    徐虎在一座土房子里躲了一个晚上,天一亮便偷偷摸摸的朝容州帮的方向去。

    之前他仔细研究过进入容州帮的地形,发现了一个捷径,又时值零晨,是兄弟们换班的时候,这个时候周边的警戒最弱。

    徐虎躲过换班的兄弟,轻手轻脚的朝那个蛇笼子靠近,嘴角含着一丝阴险的笑容,水清云,你毁了我的命根子,我便让这些蛇令容州大乱。

    你不仁就休要怪我不义,眼前浮现了容州因为蛇大乱的情形,嘴间的笑容更阴。

    蹑手蹑脚的摸到那把大锁前,看着门上又多了一把锁,不仅冷笑,以为加一把锁他便没办法了吗?

    笑话,他早已捉摸出橇这些锁的窍门。

    从怀里拿出一根早已准备好的铁丝,不过几下的功夫,那两把结实的大锁竟真的哒的一下就开了。

    徐虎大喜。

    果真是天助于他。

    悄悄的扭动着大锁,深怕发出一点声音惊醒那些警觉的家伙。

    推开大门的一点,暗自窃喜,准备悄悄的原路返回。

    突然劲脖子间一阵冰凉,那冰凉冰凉的感觉让徐虎不敢乱动。

    他知道那是什么。,

    “蛇老兄,不能乱来啊,我是好人,你得找其它人去,他们才是坏人”徐虎双腿打抖,他娘的,本想悄悄的来再悄悄的走,没想到这些蛇兄们警觉性如此高,这样的轻的声音也能被发现。

    大蛇蛇尾巴一甩甩到徐虎的脸上,脑袋转过来与徐虎对视,幽黑的双眼在这朦胧中的晨色中还泛着绿光。

    绿光一闪一闪的看的徐虎直想尖叫。

    “蛇老兄,你别这样看着我”徐虎试图与这些庞然大物沟通。

    蛇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不为所动。

    徐虎慢慢让自己冷静下来,左手慢慢的朝着黑蛇的七寸靠近。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他要是捏住了这蛇的七寸,看它还敢不敢这样瞪着自己。

    呼吸平稳,左手慢,慢,再慢。

    眼看就要靠近这蛇的七寸,那蛇像是长了后眼睛一般,突地朝着徐虎的脸上咬了下去。

    “啊”徐虎那顾得上捏蛇的七寸,疼的直想捂住自己的脸,兴许是记不清那条路是出的,一个转身竟然朝着铁笼子钻了进去。

    “啊……”

    “啊……”一声声惨叫划破了破晓的宁静。

    “什么声音”容州帮大当家张龙听见声音,一跃从床上跳了起来。

    “回大当家的,好像是从矿上那边传来的声音”一个兄弟迅速判断出声音的来源。

    “走,去看看”张龙亲自带了十几个弟兄朝那边而去。

    “大哥,怎么回事”二当家余空也带了人急急的往那边赶,在半路遇见张龙,轻声道。

    “现在也不知道,走,一块过去看看”

    天色渐渐的明亮起来。

    一行人朝着矿上的方向行走。

    “大当家的”一个走在前头的兄弟折了回来“在铁笼子那里发现大量血迹”

    “走”张亮看了看铁笼子那边的方向,眉头紧皱,低沉道“走”

    越走近铁笼子一股血腥味越重。

    “大哥,这”余空看见铁笼子里面的一堆白骨,傻眼,这是什么情况,铁笼子里面怎么会有白骨。

    “让人去请水姑娘过来,就说铁笼子出事了”张龙眼光似剑一般看向那些白骨,再看了一眼铁笼子外面的铁锁。

    铁锁已经被人打开。

    显然是有人在打这些蛇的主意,但不知为何却死在了里面,还被这些蛇蚕进了蛇腹。

    张龙走到铁锁跟前,把大锁一拧,大锁瞬间归位。

    “这人死得好惨,我杀过人,也被人杀过,从来没有看见谁死成这样”余空不胜嘘嘘,冷硬的五官上不可抑制的动了动。

    “咎由自取”张龙冷冷的回了一句。

    如不是水姑娘的这些蛇有灵气,大门都开了,这些蛇那些不走的道理。

    如果这些蛇一旦在容州帮或是流入中容州百姓家中,那后果才叫不堪设想。

    他忽然明白水清云为什么敢这样明目张胆的留着这些蛇而不怕被人放走,他现在有理由相信,这些蛇,除了水姑娘能唤走他们,其它人想令它们离开这里,只怕很难做到。

    “大当家的,出什么事了”水清云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眉眼之前还有些朦胧的睡意,衣服穿得也不多,很是单薄,在这样的早晨,看着她,竟是一点暖意都没有。

    “水姑娘,你穿的这样少,怎么就出门了”张龙是个粗犷汉子,看见一个姑娘家家的穿的比他们爷们还少,不由问了一句。

    “出门出得急,没来得披上披风”水清云看了看身上,的确是单薄了些,一阵冷风吹来,还生出一种刺骨的冷意。

    “有人想打这铁笼子的主意,不知为何自己却进了这铁笼子,还被你的这些宝贝蛇们给吞进了腹中”张龙点了点头,没再多问,而后对着铁笼子里面开始说事。

    水清云清凉的目光扫向铁笼子。

    地上的衣服散落一地,剩在铁笼子里的除了一堆白骨,即是一堆堆触目惊心的鲜血,大部们鲜血已经凝固,只有一小部分鲜血还没来得凝固,看样子,这人刚死不久。

    水清云慢慢走进那铁笼子里,觉得里面的衣服有些眼熟。

    脑子里面搜索了一遍才想起,这个人是昨天被徐婆带走的徐虎。

    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徐婆子又到哪里去了?

    “大当家的可知里面是什么人?”深呼吸一口气,有些事就算知道你也不能表现的太明白。

    “不知”张龙摇头“只剩下一堆白骨,仅凭衣服实在判断不出此人什么身份”

    “依我看,八成是有人盯上了水姑娘的这些蛇,或是水姑娘的这些蛇已经暴露在某些人的眼中,某些人想利用这些蛇对我们不利”余空平静不波动的声音响起。

    “水姑娘”张龙看了水清云一眼,这个女娃子做事太过深沉,很多时候他都猜不出她到底想干什么“如是有人利用它们,它们会不会出事”

    如是水清云没办法控制住这些蛇,那只有一个办法,让这些蛇彻底消失在这世界上,也省得某天被人利用了去酿成大祸。

    “不会”水清云知晓张龙的话里意思,他的意思是在委婉的提醒自已,要权衡利弊,不要因小失大。

    “那现下要怎么办,有人已经明显盯上这些蛇”看见水清云沉着冷静的样子,张龙越发肯定,水清云只怕能在某一方面控制住蛇的意识。

    也就是说,这些蛇在水清云面前是通灵气的。

    以前这种事他只听人说过,真真让他遇到,他心里还是吃了一惊,一个小小女娃子,身上的这身本事到底来自哪里。

    “大当家的不必担心,过段时日,我便把它们转移出去”放在这里确实已经不太安全,她得换个更安全的地方。

    “如此最好”张龙点头,这里目标太大,难保这里的兄弟不会长了大嘴巴“水姑娘自己多加小心,我看着这些大黑蛇就头晕,还是回去”张龙瞅了一眼正虎视眈眈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的大黑蛇,失笑要离开。

    笑话,他一个战场上的将军,竟然对这玩意起了怕意,若是让人知道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两位当家的慢走”

    张龙和余空各自带着兄弟走了。

    今天这事来得蹊跷,他们得回去好好商量一下。

    “姑娘,果真是徐虎”红花看了看那衣服,只须一眼她便认出了里面之人的身份。

    “昨天给了他生的机会,是他自己不珍惜,也怨不得谁”水清云眼神黯淡的说了一句

    这就是人。

    永远不满足。

    他昨天若是走了,兴许还在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可他便要回来。

    回来了,还来到这里,等待的他的可不就是死路一条。

    “估计是心里不甘,要找姑娘报复”徐虎出现在这里不奇怪,他来了第一次,必然会来第二次,奇就奇怪,姑娘的这些蛇明明可以逃走,它们怎么不走呢。

    “姑娘,这些蛇兄好奇怪,它们怎么不走呢”不止红花好奇,月影也好奇。

    跟随在姑娘身边这么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这里就是它们的家,它们的孩子正在里面冬眠,你想让它们走到哪里去”这世上不是只有人才有爱子情节,动物们也有,只是它们的表现方式作为人类看不出来罢了。

    “原来是这样”月影愰然大悟,脸上不好意思的笑了“原来是舍不得离开它们的家,也对,这里有吃的有喝的,换做是我,我也不肯离开”

    月影马上就用上了换位思考。

    水清云从身上拿出钥匙,打开大锁。

    “姑娘,你要干什么?”见过水清云在外面喂食,也见过水清云与那条最大的大黑亲近,便是里面有十几条大蛇呢,姑娘难道就想这样走进去。

    “进去处理一下啊,难不成要让那些白骨一直堆在这”水清云轻松的拧开大锁,轻巧的闪身进去。

    大黑看见水清云进来,忙要上前表示亲近。

    水清云推开它。

    刚喝完人血就往她身上凑,她嗝应的慌。

    大黑委屈的低了头去,不邮再上前半步。

    “在边上找个地方把他的尸骨收收吧”水清云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收拾完那些白骨,还把里面的衣服扔了出来,对着发傻的红化与月影道。

    “啊”红花失神,姑娘怎么不怕呢。

    月影更是一双眼睛睁得老大。

    那是一个死人,死人啊,还是一个死无全尸的死人,姑娘怎么可以如此淡定呢,那淡定的样子就好像这样的事她做了不止下百遍。

    不由更加心疼起姑娘,姑娘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才让她对这些东西无所畏惧。

    “你俩在发什么愣?”水清云朝她们瞥过去一眼。

    “姑娘打算埋葬这徐虎”红花回过神来,确认道。

    “人都死了,难道我还要跟一堆白骨计较”

    处理完铁笼子这边的事,又埋了那些白骨,几人才往回走。

    刚走到容州帮外面,却见几个兄弟抬了一个人回来,那样子看上去刚从水里捞上来不久。

    “水姑娘”几个兄弟经过水清云的跟前,轻声打着招呼。

    “姑娘,是徐婆子”红花捂住嘴马,尽量让自己不能大声。

    水清云朝着那板上的人儿看过去,眼睛紧闭,小腹胀胀,看来吞了不少河水下去,身上,脸上,手上都被河水泡的臃肿不堪,没有一丝气息,已经断气,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

    “水姑娘,我们兄弟刚刚在河边发现的,被发现时,这妇人已经断气,看着像是自己跑去河边寻死的,看不出一丝挣扎过的痕迹”

    “我认识她,是徐家村的徐婆子,我和你们一起去见大当家的”看见徐婆子死了,水清云的心里是难过的。

    徐老爷子死了,徐婆子后脚就跟着去了。

    “姑娘,你说会不会是徐虎不想跟着徐婆子离开,把徐婆子推下萧海河的”红花神情古怪的说了一句。

    不然也解释不了,徐虎为什么会出现在铁笼子哪。

    “也有可能”水清云点头,不过看徐婆子的样子,倒像一心求死,也不排除徐婆子想拉着徐虎一起奔向黄泉,徐虎不肯,把徐婆子推下了萧海河,然后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摸进容州帮。

    “这徐婆子真可怜”若真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推下去的,可不是可怜。

    丈夫是被儿子气死的,她自己又是被儿子给推下的。

    如此说来,徐虎此人真是连畜牲都不如,遭得那样的报应也是罪有应得。

    “嬷嬷,劝着点祥子让他想开点”齐祥自那天后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老两口为此没少着急上火,连带着齐嬷嬷这些天的气色也不好,陈氏看见,心里自然不好受。

    “夫人,老奴真是没看出来,那徐芳芳竟是这样的人,好在现在没酿成什么大祸,若是因此害了你和小姐,别说是祥子,就是我和老头子也会一辈子不得安心”说着说着齐嬷嬷老泪纵横。

    徐芳芳自从进了院子,她是真心把她当一家人看待的,她也没别的要求,只希望小两口子生个三儿两女长长久久下去。

    谁曾想那个徐芳芳竟是这样的人,罢了,想起徐芳芳,齐嬷嬷心里还有是有些可惜的,如果安安分分的做她的儿媳妇,怎么会落得一个死的下场。

    人都死了,再想的别的也没用,只希望祥子能早已想通,不然天天这么不吃不吃的,没病也得憋出病来。

    “她也受到了该有的惩罚,现在还说这个做什么?”陈氏想起徐芳芳的死,心里就有一种不舒服。

    “行了,你也别陪着我这个我了,去看看祥子,看看他想吃什么没有,去给他弄点”陈氏摆摆手,徐芳芳一死,让她的心情莫名感到生闷。

    不知道是因为徐芳芳死的太惨,还是在心里认为徐芳芳没有走到非死不可的地步,她承认她有一些心软。

    徐芳芳与徐虎的事,不到两天的时间传遍了整个容州,自然有骂的,也有同情的,大家一方面同情水姑娘家的齐祥,一方面觉得这们的处置对她们女人太过不公平。

    不过说归说,这件事对那些新进门的小媳妇无疑是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

    很快这件事就被马上到来的春节给压了下去。

    春节是大晋朝一年一度最重要也是最隆重的节日,况且今年的春节不必往年,往年他们穷,身上也没什么银子,有点肉存到春节吃就算是了不得的好东西。

    现在不一样,今年的春节他们有钱了,花起钱来虽然不能大手大脚,买点自己喜欢或是中意的东西还是可以的。

    这不,容州布庄店的生意异常红火,你要问容州的面庄店是谁开的,你只怕想不到。

    是谁。

    是召娣母女俩。

    刘氏自打大病了一场之后,看着召娣为她忙前忙后她突然后悔为什么还要留恋那个薄情的男人,所以病好以后,母女俩一合计,打算在容州的集市上弄个布庄铺子。

    齐氏有一双巧手,召娣虽然年纪小,这手艺也不比她娘的差,如今又正值年底,布庄的生意自然是越来越好。

    生意好了,要操心的事多,母女两的气色较比之前反倒红润了许多。

    母女俩在铺子里忙前忙后,脸上始终挂着笑脸,那种笑是一种满足的笑,一种对生活充满信心的笑。

    “娘,歇息会吧”好不容易铺子里面清静一会,召娣忙会刘氏奉上一杯茶,接过刘氏手里的布料,柔柔道。

    “娘不累”刘氏又重新拿起一块布料“娘现在觉得一点都不累,还觉得浑身是劲,等我们多挣点银子,娘就把召娣打扮得漂漂亮亮”刘氏嘴角含笑道,她要为召娣找个好归宿,如此一来,也不用担心她以后被人欺负了去。

    “娘说什么呢”召娣低头“娘,你也要打扮的好看一些”

    她总是是嫁人的,但在她长大之前,她希望她娘也能够找到一个真正疼爱她的男人,那个男人一定不是她爹。

    “我给夫人还有水姑娘做了两套衣裳,一会有时间你给姑娘送去”刘氏取出几套衣裳,上面的两套是暗红色的花纹,是给夫人的,下面两套,一套是水蓝色,一套是冰蓝色,是给水姑娘的。

    她觉得姑娘穿蓝色的衣裳最好看,所以两套都做的是蓝色的。

    “娘真好”召娣看了一眼,知道娘是真心想感谢姐姐,她的心里也是真心感谢姐姐的“我一会就去”

    “娘也给你做了两套,你回来之后赶紧试一下,看看有没有不合适的地方,娘也好改改”

    “嗯”召娣点头,有娘亲疼的感觉真好。

    抱起衣裳朝着水清云家的院子去。

    “召娣”

    “红花姐姐”召娣看着院子处的红花“姐姐在吗?”

    “姑娘这两天人有些不舒服,有屋里歇着呢”姑娘也不知道怎的,突然就受了寒气,这不在房里睡了两天了,还是一点精神头都没有,不见好的趋势,眼看就是春节,可不把她急坏了。

    “姐姐生病了吗”召娣探了个脑袋进去“我娘给姐姐还有夫人做了两套衣服,让我送过来,我能进去看看姐姐吗?”召娣闻言立马露出担忧的神色,她一直以为姐姐是仙女一般,没想到姐姐也会生病,这让她对姐姐的亲切感更甚。

    “嗯,你进来去吧,与姑娘说说话也好”红花带着召娣进了水清云的房间,水清云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听见有人推门,别说是动动身体,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姐姐,你真的生病啦”召娣看着在床上躺在一动不动的水清云,鼻子酸酸的。

    水清云转过脑袋,来人一双大眼正泪眼汪汪的看着她,从嘴边扯出一丝笑容“是的,姐姐生病了”

    “姐姐,你找大夫看了没有”

    “找了,大夫说是一般的风寒,在床上躺两天就好了”

    “姐姐你一定要在春节前好起来”召娣缩了缩鼻子“我娘给你做了两套衣裳,你要快点好起来,我想看看姐姐穿着这衣服是什么样子”

    水清云看了一眼放在一边的一堆衣服,布料虽然不是很上乘,却应该是她们铺子里最好的料子,且一针一线都是她们母女用了心的“谢谢,姐姐等病好之后一定穿”

    “姑娘,你这真的是风寒,我怎么瞧着不大对劲呢”姑娘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天,不咳嗽也不发烧,一点都不像受寒的症状。

    “袁大夫不是说是风寒,难道袁大夫也会有错”谁知道这是什么风寒,不疼不痒的就是浑身没力气。

    “那怎么还不好,我瞧着姑娘较之前又更没力了,这可要怎么办才好”红花急的团团转,偏偏王爷又不在,若是王爷在的话,兴许王爷会有法子。

    “君远航现在可在容州”水清云转动着一双眸子,想起在京城的酒店问道。

    “天京城的酒店在年前开业,王爷已经过去了,他说会在春节前赶回来陪姑娘一块过春节”

    “谁要他陪,让他在天京城好好待着,不回来了最好”水清云想起身,虚脱的感觉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姑娘,你还是躺着吧,不然我去花江县看看有没有好的大夫?”离容州最近的就是花江县,可花江县里面的大夫的医术说不定还没袁深的医术好。

    “算了,这大过节的,你一会给召娣她们家回点礼过去,而后容州帮那边你也备点礼过去,春节,春节嘛,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刚刚送了召娣一块上好的布料,还给她拿了一罐葡萄酒,至于容州帮那里,我早就送过了,这不中午,容州帮的李子还前来回礼了呢”红花一事一事道。

    跟在姑娘身边这么久,如是连这点小事都还得姑娘亲自吩咐。那她也太没眼力见了。

    “真是越来能干了,不愧是我的秘书兼助理”水清云笑了。

    你看,她的手下越来越能干,她就算在床上躺上十天半个月也不碍事。

    “又是秘书又是助理的,那是什么?”红花不解,这两个词好新鲜,她好像没听说过。

    “就说你们与我得力的手下”水清云白了她们一眼,若是让你们听得懂了,那还得了。

    “姑娘,慕姑娘和慕县令以及赫先生一家来送年礼了”月影走进房间,轻轻道。

    “来的可真是不巧”水清云苦笑,她这个样子走路都是问题,怎么出去见人。

    “你干什么?”慕少仙一拉背后的赫文泽,瞪眼道“这是女子的闺房,闺房,你懂吗,知不知道回避回避”

    “听丫丫说姐姐生病了,我就是去看一眼”赫文泽也不理会慕少仙,在他心里水清云就是她的亲姐姐,做弟弟的看一眼亲姐姐有什么不可以。

    “算了,这次先放过你”慕少仙关心水清云的病情,懒得和赫文泽费那么多口舌。

    “阿泽,你出去”赫文泽还没开口,水清云出声道。

    赫文泽想上前的脚步立即停在门口,摸着脑袋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是。

    “让你出去就出去,在这墨迹什么?”慕少仙一把把赫文泽推了出去,而后自己来到水清云的床头“真想不到我们的女英雄也会有生病的一天,怎么样?”慕少仙一开始听到水清云生病了还以为听到了笑话。

    那个女人简直是金刚不坏之身,会得病才怪。

    近前一看,才知这个女人真的生病了,脸上的清冷不知何时染上了一丝苍白,浑身懒洋洋的,似乎动一下就要用尽她全身的力气。

    看到这样的她,她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看起来好像真的病的蛮严重。

    “死不了”水清云懒懒的动了一下口。

    “呸,这大过年的,说什么呢”慕少仙朝外呸了三声“乌鸦嘴,放心吧,你是祸害,怎么着也得在世上祸害上千年”

    “谢谢夸奖”水清云现在没有力气与慕少仙拌嘴。

    “不行,我从江州给你找位大夫过来,瞧你这样子说话有气无力的,听得我真难受”慕少仙别过头去,关心之情不言于表。

    “这大过年的,那里的大夫愿意跟着你来”水清云白了她一眼,以为江州城的大夫都是她家的一般,说来就来。

    “我家是没有,那个卫烨不是有?”慕少仙眼睛一亮。

    卫家产业无数,下面的医馆药房更是无数,让他请一两个过来不是句话的事。

    “他现在在天京城”不是水清云打击她,如果能有办法,红花她们早就已经去办了。,

    “不是还有你们,你们姑娘生病了,你们在干嘛”慕少仙转过头看着红花与月影“瞧她这样子像是随时要断气一般,你现在跟我去江州,我就不信还请不来一个大夫”慕少由磳的一声站起身,不就是请个大夫,她就不信由她出马,还请不来一个大夫。

    “我老早就想去,姑娘不让我去”红花委屈。

    “她不让,你们就不去,一个个都死眼,她若就这样死了,看你们上哪后悔去”慕少仙霹雳帕拉的说了一堆。

    听得水清云嘴角直抽抽。

    这是希望她好呢,还是希望她就是咽下一口气永远也不要缓过来。

    “仙儿,清云她怎么样了”见慕少仙风风火火的出来,慕少卿坐不住,上前心急道。

    “估计快死了,我得赶紧上江州给她找大夫去”慕少仙丢下这么一句话后,与红花两人各自骑上一匹马飞快的离去。

    慕少仙的话一出,慕少卿的心里一紧。

    不是说只受了点风寒,怎的那么严重。

    不行,他得进去看看她。

    “走吧,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她”许氏也急,现下也顾不得许多,三四个人都往水清云房里挤去。

    水清云刚想闭眼,看见忽然出现在屋子里的人,甚是无奈。

    “清云,你怎么样?”慕少卿坐到床前,自然就要去握水清云的双手,水清云无力抽出,只得任由他握着。

    “没事,躺两天就好了”水清云脸上闪过不自然,慕少卿这个样子太过暧昧,她不喜欢。

    “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身体能动吗?”慕少卿感觉到她体内一丝力气也无,就如一个将死之人在抽丝剥离。

    “又还没死,怎么不能动”水清云转动着眼珠子。

    “不行,我得再在带你去江州城”从江州城来回都得一天一夜,不如直接把清云带过去实在。

    “对啊,水姑娘,少卿的这个法子好,还是去江州城找个大夫瞧瞧为好”许氏看着水清云的样子,心里也很难受,什么风寒竟然这么厉害,竟让人一点力气也无。

    不等水清云出声,慕少卿一把抱起床上的水清云朝外走去。

    “少卿,真的不用”

    “不行,其它的都可以听你的,唯有这件事不行”慕少卿看不得她这个样子,他心里难受,心疼,无轮如何,他也要把她带到江州城去,江州城不行,就去江南,江南大夫多,总有一两个会有办法。

    水清云望着天,知道她现下说什么也没有用,不如随他。

    “慕公子,你要带云儿去哪”陈氏看着慕少卿抱着水清云不顾不顾的就要往外冲,在背后大叫。

    “夫人,我带清云去江州城找大夫,你们在家里自已多保重”慕少卿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便冲了出去。

    “慕公子,你要带姑娘去哪里”铁原拦住了慕少卿的去路。

    “让开,没看她生病生成这样了吗,我带她去找大夫”慕少卿怒吼。

    铁原铁里对视了一眼,把路让了开来。

    “月影,快,赶紧收拾几套衣裳随慕公子前去”

    月影收拾了几套衣裳及日用品,交给了铁原“铁原,你和铁里要保护好姑娘,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家里的人不能全部都走光,无论如何,她要留在容州替姑娘看好容州的一切。

    铁原点头,迅速跟上慕少卿的脚步。

    “夫人,你放心吧,水姑娘会没事的”许氏看着远去的背影,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云儿会没事的”陈氏说着说着泪就流了下来。

    云儿的这个样子让她想起不久前的那个少年,只不过云儿的气色比那个少年好些。

    慕少卿似疯了一般驾驶着马车放江州城而去。

    平坦的道路在这一刻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少卿,不用那么快,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水清云有些低哑的声音自马车中传出。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得的不是风寒”慕少卿一挥马鞭,低吼道。

    “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她若是知道是什么就好。

    慕少卿闻言不再说话,一个劲的挥马鞭,铁原和铁里在后面使劲追着。

    “少卿,我累了,能不能休息一会”水清云胸口传来一阵生闷,这种生闷显些让她上不来气。

    慕少卿闻言紧急停下马车,跃进马车里,轻轻的把水清云扶正坐好“怎么了”

    “走的太快,有些难受”

    如果不是还有一口气,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这种感受比她遭遇雷劈时的感受还真切。

    “清云,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一会上路我一定走慢些”慕少卿看着如此虚弱的水清云道歉道。

    “没事”

    “清云,你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水清云摇了摇头。

    “我想睡一觉”

    “不行”他不同意,他怕她一睡着就永远也不会醒来“不许睡,听到没有,你得一直和我说话”

    “不用紧张,只是睡觉,又不是醒不来”水清云好笑。

    “我说不行就不行”慕少仙让水清云坐好,自已回到前面。

    “我尽量”要睡觉这事真不是她能控制的。

    “红花,你看那是不是我哥”慕少仙一回头,看见官道上一辆马车,马车的人儿异常熟悉。

    “是慕县令”

    “哥,你怎么来了?”

    “红花,上车照顾你家姑娘,不要让她睡过去”慕少卿没有看向妹妹,对着红花道。

    红花跳下马,掀开帘子,她家姑娘正在紧闭着双眼,她这个样子婉如一个熟睡的娃娃。

    “姑娘”红花轻轻的叫了一声。

    “嗯”水清云轻轻的应了一句。

    “姑娘,你别睡,我们到了江州再睡好不好”红花快要哭出声来。

    谁能告诉她,姑娘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对不起,老夫实在是瞧不出这个姑娘到底是什么病症”一家家医馆都去过,被一家家医馆拒绝。

    慕少卿狠不得砸了这些医馆的招牌,什么狗屁医馆,连瞧个病症都瞧不出来。

    “对不起,老夫实在是能力有限,瞧不出来”

    “你~”慕少卿直想揍人。

    “少卿,回吧”一切都在意料中的事,不奇怪。

    “不”慕少卿摇头“清云,我带你去江南”

    江南呵,水清云眼前呈现出的是前世江南的鱼米水乡,江南的确是个好地方。

    马车向南驶云。

    君远航路过白斩城的时候,想起那个女人说要在这里开酒馆的事,嘴角不其然的动了一下,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酒店开来本不需要他去的,没想到他皇兄突然朝他发难,他不回去都不行,他若不回去,卫烨等人根本无力招架。

    明天就是春节了,摸了摸怀中的皮草,脸上的柔意更甚。

    原来这就叫皮草。

    水清云的这件皮草是火红的,是火狐的红色,是他多年前得到的一块毛皮,在云儿把火狐毛皮还给赫文泽一家的时候,他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不舍,所以,他很快就想到了家里还有一块火狐毛皮。

    灵动的红色,做上皮草,说不出的雍容华贵,若是她的云儿穿上,还会增添几分冷艳和灵动,他破不及待的想看着她穿上这件火狐皮草的样子。

    双手一拍马屁股,朝着容州方向快速前进。

    此时,他不知道水清云正在去往江南的路上。

    他只想快点见到云儿,一解他这些天的相思之愁。

    马儿在飞,他的心早已飞回了某个人的身边。

    ------题外话------

    美妞们,花花先去接孩子,先把章节传上去,晚上再回来检查错别字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