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遭人绑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容氏看着神智有些不清的水文筝,一腔怒火自心中升起。

    筝儿好端端的怎么又成了这个样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语气中带着冷冽,这话是在问水文静,也是在问水清云,一个是长姐,一个是亲姐,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筝儿在大庭广众之下犯病,筝儿这回一闹,简直丢尽了将军府的脸面。

    水文静不说话。

    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水清云也不说话。

    她总不能说,本来要发病的那个人是她,不过是那杯茶她没喝,全倒进袖子里了,袖子里藏着一块丝帕,把杯子里的茶全部吸收了进去,然后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用那丝帕在水文筝喝水的杯子里沾了一下。

    要说水文筝给她下的那个药才叫猛,她给水文筝下的药不过是九牛一毛。

    她们是想要毁她名节。

    她不过就是让她小小的发了一次病而已。

    “大小姐,你来说说吧”容氏扫了一圈,语气强势道。

    水清云嘴角一弯。

    “夫人,她们都说之前三妹也发过病,也说三妹今天发病可以是因为我被皇上封为县主一事受了刺激才这样的”水清云看了一眼容氏,让她说,她嘴里可说不出什么好话,看你听不听得下去。

    “胡说八道”容氏气得怒火中烧“筝儿好好的,何来发病一说,再说,筝儿也不是会眼红的人”

    那帮嘴碎的人就是可恶了。

    什么发病可笑。

    她的筝儿明显是被人算计了。

    对,算计?

    容氏突然想起什么?

    筝儿说,水清云就是上次陷害她的那个人,水清云不出现,她的筝儿就好好的,水清云一出现,筝儿怎么就成了这样。

    水清云在中间到底办演了什么角色。

    凤眼一勾,恢复其当家夫人该有的气势。

    “大小姐,筝儿这是被人馅害了”

    水清云眨了眨眼睛,愰然大悟“我就说三妹妹之前都好好的,怎么可能得什么痴傻之症,原来是被人陷害的,夫人一定要好好查查,此人能够针对三妹,日后不定会针对我们府里的谁下手呢”

    水文静看着这样的水清云,有一瞬间的不确定。

    心里暗思,如果真是她下手,她为什么要对筝儿下手。

    仔细的在脑海里过虑当时的每一个细节,深怕漏掉什么。

    突然脑海中惊现容表姐对其敬茶一事。

    且敬茶之后筝儿与容表姐的表情明显是幸灾乐祸。

    难怪,即然出事的不是水清云,那么容表姐与筝儿两人之间必定会有一人出事。

    看不出来,这个水清云果真是有两小子,就筝儿那几下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对手。

    “何止是要查,查出来我一定要严惩,竟敢对水府的千金下手,嫌命长了”容氏双眼冒火,她已有五成把握是水清云做的,看见她如此风轻云淡的样子,气得她七窍生烟。

    筝儿虽然不比静儿能够为水府挣门楣,也是实打实的名门千金,将门之后,今天的事一出,让筝儿以后还怎么嫁人。

    贱人,贱人。

    容氏心中懊悔,怎么没在她爪牙长成之前掐死她。

    “夫人,查一定是要查的,眼下之计是不是应该找个大夫为三妹妹看看,我看她这样子的情况真的是很不好”水清云看着坐在水文静身边的水文筝,竟在一旁吃起了手指,见水清云朝她看过来,她还嘻笑着出声。

    容氏看到她的这个样子头疼不已。

    这个样子整一个三岁孩童,那里有半点将门千金的风范。

    “大夫一会就过来,长姐累了一天,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娘在就行”水文静柔柔道。

    “也好,我在这里确实也帮不上什么忙,三妹就多劳二姐和夫人费心”水清云站起身,如果不怕她说出些更让她们堵心的话,她不介意再留一会。

    容氏别过脸不说话。

    水文静微微颔首。

    水清云脚步轻移的朝外走去。

    走到大门口,孙嬷嬷领着一个中年大夫急急而来。

    “夫人,大夫来了”孙嬷嬷也没注意到水清云,领着人就往里边冲。

    良久,那方大夫摸了摸胡子“三小姐这是被人下药了,好在药性不强”

    “那筝儿要多久药性才能过去”

    “睡一觉就好了”这种药极其常见,是一种极普通的致人头脑出现混乱的药,基本上的药房都有售,至少比他上两次来的时候情况要好。

    “好的,孙嬷嬷送一下方大夫”

    孙嬷嬷立即送方大夫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容氏与水文静。

    “小姐,门外有一个你在容州的朋友,说是要见你”年伯脚步稳当的过来,没看年伯年事已高,精神可是相当好,一般的年轻人都不如他。

    且他整日笑咪咪的,如同一个邻居大爷。

    “男的,女的?”水清云一时想不起会是谁。

    “一个女的,脸上还有有大大的胎记”那女的脸上胎记太明显,他想忽视都难。

    清云眸子一沉。

    沈梅,她怎么来了?而且还找上了自己。

    “嗯,是一个故人”水清云点头。

    门外沈梅已经换下在容州的装扮,换了一身符合她年龄与气质的衣裳,看上去多了一许中年妇人该有的风韵。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水清云开门见山。

    “我的目的你不是知道,这里不适宜谈话,我们还是另找个地方”沈梅看了看四周,都是将军府的侍卫,她可不想在这里暴露自己。

    “行,你选地”水清云淡淡的看了一眼。

    这个沈梅真以为自己会帮她,不知道她凭的是什么。

    与沈梅上了马车。

    府外,流元正好要出府办点事,看见水清云跟着一个陌生夫人走了,大为奇怪,转过身回芳院,她得把看到的情况跟夫人说说才行。

    容氏正蹙着眉着看水文静,眼里不可置信“你是说,你容表姐与筝儿原本要害的是水清云,却不知怎的变成了你妹妹”

    水文静点了点头。

    “她又那么邪门”容氏疑惑。

    “所以,娘,不是她有那么邪门,事实证明,她的确很聪明,所以一些小伎俩在她眼里根本不可看”

    “你是说,要么就一次整到她,要么就别去惹她”容氏对于这个大女儿办事不是放心的,冷静,沉得着气,要不说,她的女儿能够被皇上内定为太子妃,就光她这份定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就是这个意思”水文静点头。

    要么就来把她往死里整,要么大家就相安无事的处着,井水不犯河水。

    “那你妹妹不是白白受了这些委屈”往死里整眼下也没这个机会,那只能相安无事的处着,可一想到筝儿的这个样子,她心里的一口气怎么也下不去。

    “娘,大局为重,况且筝儿这个样子有一半是她自己的缘故”水文静撇了一眼水文筝,行事总是莽莽撞撞,她不吃亏谁吃亏。

    “都不知道说了她多少次,就是不改,眼下天京城里那些夫人小姐还不知道会讲出些什么难听的话,以后若是想嫁个好人家只怕有些困难”容氏叹了一口气“静儿,你的太子妃一定不能让别人算计了去,你才是娘唯一的希望,只有你成了太子妃,以后入主中宫,你和你哥也相相互扶持”

    筝儿算是废了,只能指望儿子与这个大女儿了。

    “娘,你急什么,天京城那些夫人小姐什么德形你还不知道,不过是些墙头草,只要我们一除去水清云,再放出一些谣言,妹妹的这些事算什么,她们想要巴结还来不及,谁还会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水文静冷哼。

    “对,只要水府不倒,你与你哥得了权势,谁还会记得这些小事”要不说静儿看事就是比她通透。

    “夫人,夫人”流元脚步匆匆的进来。

    “什么事?”容氏脸上前过不悦。

    “夫人”流元朝着容氏与水文静行了个礼,随后用极低的声音道“刚刚奴婢准备出府采买一些物什,刚好看见大小姐跟着一个奇怪的妇人上了马车,奴婢觉得这事有些奇怪,赶紧过来知会夫人一声”流元生得清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办事见人也伶俐,深得容氏的心。

    “噢?”容氏眉梢上扬。

    “奴婢已经派人跟着她们了,若有什么异常立即过来汇报夫人”

    “好,知道了,下去吧”这事流元办得不错,虽然现下不知道是什么事,但知已知已方能百战百胜,或许已经变聪明了的水清云身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秘密也不定。

    一间小茶楼内,水清云坐在沈梅的对面。

    这间小茶楼是沈梅的一个故人所开,对于沈梅来说,是绝对安全的一个地方。

    “说吧”水清云看着桌子上冒着热气的茶水,看着热气从杯子里面冒出,直到变成烟雾彻底消失不见。

    “我要见水溶”沈梅不关心水清云有没有升为嫡女,也不关心她现在是不是县主,她现在只关心一件事,她能不能见到水溶。

    “呵~”水清云冷笑“我想你是不是忘了我是谁?”

    “因为知道我才找你”正因为知道所以她才找上她。

    “他虽然不疼爱我,我对他对也没什么感情,便是让我帮着一个外人来对付她,你以为我会答应?”目前来说,还没有发现水溶哪方面最让人讨厌,除了对她不闻不问外,在朝庭的口碑一直不错,从民间来讲,是个忠勇的好将军。

    她找不到理由来帮沈梅。

    “我想你找错了”水清云站起身,若是谈这个话题,她没有兴趣“你想报仇,自己凭本事去报,你若是没有那个本事,就别报,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她知道陈氏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但她不知道水溶是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不管是不是。

    在水溶没有做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之前,身为她的女儿,她如是帮同外人来对付他,就是弑父。

    弑父?

    现在来说,还犯不着。

    “我即然请了你出来,就没打算让你回去”沈梅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她早料到她不肯帮忙。

    “噢?”水清云转身“你想把我作诱耳引水溶出来?”

    “有何不可?”沈梅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那你这个算盘打的可真是不太好”水清云笑了“这天京城不知有多少人盼着我死去,你的此一举,可是很大快人心”

    别人要不要她死去她不知道。

    但是容氏母女三人确实巴不是立即死在外面。

    “不试试怎么知道”沈梅可不这样认为。

    再怎么说水清云现在也是水家的嫡女,皇上亲封的容州县主,不为别的,就为唯护水府的名声,水溶也不可小觑。

    “所以,才把你请了出来,还请你配合一下,你不配合也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配合”沈梅看了一眼跟在水清云身旁的红花与月影,这两丫头的武功不错,可惜这个房间一开始就点了迷香,此刻的她们怕是有力也使不出。

    “是吗,即有好戏相看,我留下来看看就是”水清云笑得如烟雾一般飘渺。

    绑架她?有点意思。

    “陈夫人,陈夫人,不好了”年伯举着老胳膊老腿奔去南院。

    “年伯,有事?”年伯平时都跟在水溶的身后,不常来南院。

    “陈夫人,有人让我给你送来了一封信”年伯把手里的信递给陈氏。

    陈氏迷惑。

    信?这个时候谁会给她来信。

    打开信笺一看。

    看到里面的内容,一张脸当即毫无血色,手指轻颤。

    “是什么人送过来的?”陈氏声音中带着颤抖。

    “夫人,怎么了”齐嬷嬷鲜少能见到陈氏这个样子,惊诧道。

    “云儿被人绑架了”陈氏颤抖着双唇,六神无主,好半晌才抓着年伯的胳膊道“老爷可在家?”

    “老爷去了军营还没回”年伯心里也是一惊。

    “快让人去把他找回来,就说我有急事找他,快”陈氏慌得不知该做什么好。

    “夫人,你别着急,红花与月影那两丫头不是跟着小姐,有她们在,小姐不会有事的?”齐嬷嬷心中也是着急,但陈氏已经急成这样,她自然不能表现出来。

    “那两个丫头都是个粗心的,多半被人算计了,不然云儿如何能落在他人的手里”

    “老爷,老爷,你可回来了,陈夫人有急事找你,你快去南院吧”年伯在府门口来回的渡来渡去,看见水溶的马匹一到,赶紧上前。

    水溶粗眉一扬,似是不解“她能有什么急事?”

    以前的陈氏找他多半是想分得他的一点关心和宠爱,他还想着从容州回来这性子已经变了,这才几天,本性就露了出来。

    “真是有急事?”年件一听水溶的语气,就知道他想偏了。

    “什么急事?”水溶把马匹交给下人,大步朝府里走去。

    “老爷,刚刚有一人送来一封信,说是大小姐在她们手上,要让你亲自过去解救,不然就等着为大小姐收尸?”年件边走边说。

    大小姐这刚回府就遭人绑架,谁知道是不是眼红大小姐昨天在宫里得回来的赏赐。

    水溶的脚步一顿,扭头,眼睛射出危险的光茫“你说谁?”

    “大小姐”年伯又重复了一遍“大小姐被人绑架了”

    “那信在什么地方,给我瞧瞧”水溶的神情几乎是一瞬又恢复到往日的刚硬。

    “在陈夫人手中”

    水溶加快脚步向南院走去。

    “老爷”陈氏看见水溶过来,不再觉得难为情,很是自然的迎上去,神情之间都是焦急“云儿她不知被什么人给绑了去,你一定要救救云儿

    说着眼泪就要下来。

    “把信给我看看”水溶瞟了一眼陈氏,见她急成这样,心不由柔和一点。

    “嗯”陈氏把手中的信递给水溶。

    水溶快速的扫了一眼,一抬头刚上对上陈氏担心的眼“别担心,有我在,他不敢把她怎么样?”

    必须要他去解救。

    想来是他的敌人。

    他身为护国将军这么些年,得罪的人多了去了,谁知道是谁把主意打到了刚从容州回来的水清云身上。

    “老爷,大小姐出事之前有一个带着胎记的妇人前来找她,想来大小姐出事与其有关”年件回想着大小姐出事之前发生的事,想起那位妇人。

    有胎记的妇人?陈氏一惊,脑海中浮现沈梅那张胎记脸。

    “老爷,你一定要救云儿”陈氏不知道该对水溶说什么,反来复去只有这么一句。

    “放心吧,再怎么说也是我水溶的女儿,我怎么可能让她落到一个外人的手里”水溶把信还给陈氏,自已朝外走去。

    “备马”

    “将军,可是出了什么急事”卢虎等在门口,看见水溶出来,忙牵着马匹上前。

    “嗯,去城南树林”说着一个翻身上了马,动作迅速磊落。

    “是”卢虎不再多问,一样翻身上马跟在水溶的后面朝着城南疾驰而去。

    “夫人,刚刚老爷回来去了一趟南院,又匆匆出去了”孙嬷嬷小声的在容氏耳边道。

    容氏凤眼微眯。

    老爷去南院有什么事?

    “可知道南院出了什么事?”

    “老奴问了南院的一个粗使丫环,好像说是大小姐出了什么事,具体出了什么事,她离的太远没听清楚”南院那几个也怪,就要了几个粗使丫环,像什么一等丫环,二等丫环一个也没要。

    “流元的人回来没有?”

    “我去把流元那丫头叫过来问问”

    沈梅把水清云五花大绑在一颗大树上,她自己坐在树边静静的看着远方。

    她的身后站着两个中年男子。

    是她夫君之前的老部下,这次回天京城联系上的。

    “不好意思,水姑娘,只能让你受点委屈”

    水清云笑了笑,别过头看向远处。

    她不知道她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是从心里盼着水溶前来,还是盼着不要他来。

    她更想知道水溶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水姑娘,你瞧瞧,那是不是我们威名远扬的护国大将军”沈梅看着两匹马飞快的朝树林这边而来,笑了。

    看来她的这个法子还是有用的。

    水清云仰起脑袋看向远处。

    两匹马疾驰而来。

    马上的人儿身穿铠甲,英猛逼人,不是水溶是谁。

    看见他来,水清云却皱起了眉。

    “怎么,想不到他会来吧,如此说来,你在他心中还是有点地位的,也不妄你刚才没有答应我的条件”沈梅轻轻的站起身,半边脸的胎记此刻在烈日的余晖下更加显眼。

    马匹在离沈梅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水溶望着沈梅“你是谁?”

    “哈哈~?”沈梅大笑起来“大将军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过是五年不见,竟不记得故人?”

    水溶疑惑的看着沈梅,脑海里的确没有这个人。

    “不认识我,大将军总该识得这两位吧”沈梅缓缓的转过身,指着自己身后的那两个男子道。

    水溶的目光在那两男子的身上绕了一圈,摇了摇头。

    “水溶,五年前薛家灭门一案,你总该记得吧”沈梅实在没耐心跟水溶耗下去,直截了当的问道。

    “薛家?”听到这两字,水溶的眼里突然幽暗起来,眯起眼看向沈梅“你是薛刚的夫人?”

    “不错,亏夫君一直把你当亲兄长对待,你却带人灭我薛家满门,你说,此等大仇,我应不应该找你报”沈梅的眼突然腥红起来。

    杀她薛家满门的刽子手就在眼前,她一定要替薛家,替夫君报仇雪恨。

    “薛夫人”站在水溶身后的卢虎突然出声“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我只知道是他水溶带人抄了我薛家满门”沈梅突然歇思底里。

    “是将军带人抄的薛府不错,可将军也是无耐之举”将军已经为这事内疚了五年多。

    “无耐,什么样的无耐,竟然我灭我满门,什么样的无耐,需要亲手手刃兄弟”沈梅冷笑。

    无耐,杀了人,难道一句无耐就可能抵挡以往过错。

    不,不可能。

    她今天一定要水溶付出血的代价。

    让他也尝尝生而不能,死而不得的感受。

    “你先把把她放了吧,这毕竟是我们之间的恩怨,与她无关”水溶深深的太了一口气,脸上都是沧桑。

    他早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怎么,心疼了?”沈梅看了一眼水清云“这是我们两家之前恩怨,她身为你的女儿,自然有关,一句话,今天我若是不能杀了你,我便要杀了她,就算不能让你尝尝失去最亲之人的痛苦,我也想看看,你的亲生女儿死在你的跟前,你的心还能硬到什么样的程度”

    水清云看向沈梅。

    觉得她真的很可怜。

    首先不说她是不是水溶的亲生女儿,单说水溶身为当朝护国大将军,会容忍别人对他作出这些事。

    是沈梅低估了他,还是高估了她自己。

    “五年前的事,是圣上的意思,我不过也是奉命行事,你如果有恨可以朝着我来”水溶看了一眼水清云,见她自始自终都没看自己一眼,且神情淡定,脸上一点恐慌都没有。

    “恨,我当然恨,狗贼,拿命来”沈梅说着疯了一般拔出手中的剑朝水溶袭击过去,沈梅后面的两人也不甘示弱,齐齐上阵。

    水溶眼睛一暗。

    没有还手。

    只是缕缕朝后退去。

    暗中朝卢虎使了个眼色,卢虎点了点头,慢慢朝水清云靠近。

    “大小姐,你怎么样?”卢虎见水清云看着她,不由出声问道。

    “我没事”水清云摇头。

    就凭沈梅是君远航手下之人这一点,她都不敢伤害她。

    她不过是顺带配合了一番。

    “薛夫人,你走吧”不过是几下的功夫,沈梅已败在了水溶的手下,水溶却没有要伤她的意思,只是别过身去让她走。

    沈梅嘴角流着血,看着水溶“你今天不杀我,你会后悔的”

    “你随时可以来报仇”

    “哈哈~”沈梅笑的有点自嘲。

    回去的路上。

    水清云坐在水溶的身后。

    水溶坐在前面。

    两人之间的距离,仅剩一衣之隔。

    两人谁也不先开口。

    “以后不要一个人出门”水溶最先打破了沉默。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会落在她的手里”水清云勾唇。

    “想来是你自愿的”水溶回了几个字。

    ------题外话------

    感谢甜女的评价票票,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