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介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氏到达容氏院子里时,方大夫已经为三位姨娘把好了脉,正在根据三人的身体添写方子。

    “陈夫人,你可算来了”二姨娘看着陈氏进来,笑容可亲。

    “怎么,几位姨娘身体不舒服”陈氏看着一旁的方大夫开口问道。

    “现在正值夏天,是天最热的时候,这不夫人关心我们抵抗不过热气,正请大夫开几副清热解毒的方子解解毒呢”三姨娘扇了扇自己的身上,夫人房里也有些闷热,想来起去还是陈夫人的院子舒服,清清爽爽的,只是不知道陈夫人是从哪寻来那么多冰块。

    “夫人真是有心”陈氏大概明白了容氏请她过来的意思。

    “这也是老爷吩咐下来,我也是按老爷的意思来做,不过姐姐恐怕要等一会,因为老爷吩咐要请宫中的太医为姐姐把脉,我这大夫水平有限,可不敢给姐姐用”容氏话里带刺,想不通水溶为什么要给陈氏用太医,难不成在这么多人跟前她还能害陈氏不成。

    “夫人,太医来了”

    “太医院邹海生见过两位夫人”

    “邹太医不必客气”容氏站起身迎向邹海生“姐姐之前的身体一直不好,随后又去了容州那样的地方,烦请邹太医为姐姐把个脉,看看姐姐的身体可有好些?”

    “请陈夫人伸出手来”邹太医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容氏说的在情在理,陈氏也不好反驳伸出手让邹太医把脉。

    “如何?”容氏见邹太医松了陈氏的手,容氏忙问。

    “陈夫人的身体已然调理的差不多,已无大碍”邹太医如实道。

    陈氏松了一口气。

    她之前的病都是心病,是抑郁出来的,在容州有自己喜欢的事做,心情自然好,心情好了,身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病也走了个精光。

    “如此,老爷也该放心了”容氏关切的握住陈氏的双手“妹妹身体大好可是件大喜事,今晚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夫人太客气了”陈氏脸上有些不自在。

    “都是自家姐妹,说这个干啥,妹妹还年轻,现如今身体也好了,过个一年半载再为老爷添个一男半女,那才是皆大欢喜”容氏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陈氏的脸,欲图从陈氏的脸上看出什么。

    陈氏听到容氏的话,心里有一阵难受,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轻笑道“云儿都快出嫁了,让我生也得生得出来”

    “陈夫人,这可说不准,生孩子这事谁知道呢”五姨娘轻轻的插了一句进来。

    她巴不得陈氏再生个嫡子出来,如此水家就会有两个嫡子,她很想看看若大的将军府会落在谁的手上。

    “邹太医,你来说说,若是姐姐再想要个孩子,依姐姐的身体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吧”容氏的言语直接对上邹太医。

    那个样子很是随意。

    “这也难说,毕竟陈夫人的岁数在哪”邹太医正在写方子,听见容氏的话简短的回了一句。

    “姐姐,你看吧,邹太医只是说难说,没说不可能,姐姐还是有希望的”容氏暗自骂了一句邹太医听不懂人话,一边笑容满面道。

    “有云儿一个就好了,不想再生了,若是再生个儿子出来,夫人又该不放心了”陈氏脸人露出无所谓。

    “姐姐这说的什么话”容氏脸上闪过嘲讽,就是让你生你也得生的出来才行。

    再说,她的威儿现在已经成年,难不成她还怕一个婴儿来跟她的威儿夺这水府的家产。

    “自然是实话”陈氏脸上露出笑意“老爷现在正值当年,如我真生了个儿子,这护国将军的位置到底落入谁手还不一定,所以夫人还昌劝我不要生”

    容氏脸上闪过尴尬。

    三位姨娘在一边轻笑起来。

    “还是陈夫人看事情看得得通透,以我看大小姐如此能干,比堂堂七尺男儿都能干,就算大小姐出嫁了,陈夫人也不用担心后半生的问题”

    “可不是,且大小姐对陈夫人又有孝心,何苦再去遭那份罪”容氏这可真够假的,若是陈氏真有了身孕,只怕够容氏头疼的。

    陈氏心里却不那样想。

    容氏今天无缘无故的跟她提起孩子一事,突然让她心里敲起了警钟。

    “行了,你们一个个的,我就说了一句,你们后面就有十句在等着我,我这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姐姐,为了老爷,为了我们整个将军府的子嗣着想,说的好想你们怀孕那会,我对你们怎么着了似的”容氏摆了摆手,慎怪的扫了一圈。

    她若不是想听听邹太医对陈氏生育一事有什么看法,她何苦提这岔。

    陈氏不能生育,最该高兴的那个人就是她。

    “是,多谢夫人的好意,若是夫人无什么事,我就先回院子里了,一会云儿就要回来,若是不见我该着急了”陈氏脸上淡淡。

    “瞧瞧,陈夫人和大小姐的感情就是好,真是羡煞我们”

    “孙嬷嬷,你送一下邹太医”

    “邹太医,这边请”孙嬷嬷在前边带路,邹太医跟在后边。

    走到一处拐角处,孙嬷嬷拿着一个钱袋子塞到邹太医的手中,邹太医忙推拒“这使不得”

    “劳太医跑这一堂,这是我们夫人的一点心意”说着又往邹太医手中一塞。

    见邹太医没有再推拒,孙嬷嬷便小声问道“陈夫人之前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老爷也一直想再要个孩子,不知以陈夫人的身体,这种机率有多高?”

    邹太医面露难色。

    “邹太医但说无妨”

    “陈夫人毕竟不是少女,只怕不容易”说完这句邹太医便匆匆离去。

    孙嬷嬷也没再挽留,眼眸闪了闪便回了容氏院子里。

    “邹太医怎么说?”孙嬷嬷一回来,容氏有些迫不及待。

    “邹太医只说了一句,老奴也不懂他话里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容氏追问。

    “他说陈夫人已不再是少女,只怕不容易”孙嬷嬷原句复述。

    “只怕不容易”容氏轻轻念叨,随即笑了“我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怕不容易,那就是没有希望,没有希望是不是就能说明陈氏真的失去了生育能力”

    “应该是这个意思”

    “没想到这个陈氏真是胆大,随便抱个孩子就敢说是老爷的孩子,是将军府的嫡长女,若非孙氏说出这个秘密,我们还不知道要被她瞒多久”容氏眼里,脸上都是幸灾乐祸。

    这一切如果被爆了出来,那么水府自然不可能再有陈氏和水清云的落脚之处。

    “夫人,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孙嬷嬷小声的问道。

    “去把静儿叫来”她现在一时也不知道要如何出手,文静一向有主意又沉得住气,她想听听她的意见。

    “娘叫女儿过来可是有事?”水文静正在房里绣制衣裳,听说镜南那边风大,想着做几件衣赏托人给太子送去。

    “静儿,好事”容氏拉过水文静的手,孙嬷嬷看见带着一帮丫环退了出去。

    “听说娘今天请了大夫为各位姨娘把脉,莫非是哪位姨娘又有了”水文静浅笑。

    “瞧你这孩子,她们若是有了,娘我哭都来不及,怎么会高兴”容氏在水文静面前也不避讳。

    “那娘为何这样高兴”

    容氏在水文静的耳前简单说了几句。

    “娘可有把握?”水文静听后,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似乎比平时多了一丝沉重。

    “娘现在也是没有十足的肯定,所以才叫你来想想办法,如何坐实这件事情”

    “娘,如果这事是真的,自然是坂倒陈氏母女的一个绝佳机会,这事我们得从长计议”水文静缓缓开口。

    “娘也是这么想的,总不可能让你爹和那个贱丫头来个滴血认亲吧,莫说是我说服不了你爹,只怕会遭到陈氏的强烈反对”

    “娘,除了齐嬷嬷一直跟在陈氏身边,当年她的身边应该有不少丫环吧”

    “自然,她是水溶的原配,又是陈尚书的嫡女,不仅陪嫁丫环多,院子里的大小丫环也是多的不计其数”

    “娘何必查查当年跟着陈氏与爹一起去边关的有哪些丫环”水文静提议。

    “还是静儿有办法”容氏矛塞顿开“娘这就排人去打听一二”

    天空的太阳已经高高挂起,强烈的太也光照射下来,穿过浓密的树叶,只留下一道道残影影在地上,让人生不出一丝热意。

    “不知朕有没有这个荣幸与水姑娘一同用膳”耶律庭手持黑子漫不经心道。

    “自然”水清云落下一子。

    与耶律庭大战几个回合下来,水清云发现这个耶律庭看着挺冷,实则挺温和。

    水清云当然不知道这种温和只是针对着她。

    “看来我也可以沾沾清云姐姐的光,和耶律皇上一同用膳”史雅芝在边上等了半天脸上没有半点不耐烦,听闻耶律庭邀请水清云用膳,脸上笑开了花。

    耶律庭扫了非羽一眼。

    非羽一张脸立即苦了下来。

    “那个史姑娘,我们皇上不习惯与不请自来的女人一同用膳,史姑娘在这坐了半天,想来也累了,不如非某派人送史姑娘回去”非羽心里苦哈哈,为什么每次这样差事都落在他的头上。

    想来想去下决定,下次一定让蒙志伴随在皇上左右。

    蒙志那个神经大条之人,肯定看不懂皇上给了暗示。

    哈哈,然后各麻烦让皇上自己去解决,这事怎么想怎么痛快。

    史雅芝的脸上终于有些挂不住。

    可怜兮兮的望向水清云,希望水清云能开口留下她。

    “清云姐姐……”她脸皮再厚也是个女孩子,还是个大家捧在手心里的娇娇女,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耶律庭面前显上她的厚脸皮,已是她的极限。

    “皇上,你看这……”水清云把球踢回耶律庭。

    “算了,清云姐姐”史雅芝怕从耶律庭嘴里说出更加难听的话,起身站了起来,保持着她一贯有的仪态和优雅“突然想起府中还有些事,我娘让我早些回去,即然如此,雅芝就不打扰清云姐姐和耶律皇上的雅兴,告辞”

    “史姑娘慢走”非羽看着史雅芝的背影,暗暗可惜,这么一个大美人,皇上怎么就看不上眼呢。

    “皇上,你又顺利气走一个大美人”非羽耷拉着脸一脸懊丧。

    “你喜欢你去把人家追回来”耶律庭冷冷的看了一眼非羽。

    “我是有妻子之人,怎么能和皇上一样”

    “皇上刚刚不是说有皇后,难道不是?”水清云抬头。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非羽叹气。

    二十年前,传说皇上即将迎娶皇后回宫,只不过他们连皇后的面都没见着,又没有了下文。

    应该说除了皇上,没有人知道皇上嘴里的皇后长得是圆是扁,久而久之,他们一帮大臣都认为是皇上不想立后的借口,根本就没有什么皇后,不过是皇上瞎编出来的。

    水清云只是笑笑。

    二十年的时间,足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这耶律庭稳坐皇位,却还是坚持后宫无一人,可想而知来自外界的压力有多大。

    “清云佩服皇上对感情的专一”不要说是耶律庭,说算是现代的男子又有几人能做到这一点,就凭这一点耶律庭就真得她尊敬。‘

    “水姑娘,不然你劝劝我们皇上,你不知道,皇上这次出来,满朝文武最迫切的事就是希望皇上能为耶律王朝带回一个皇后或是一个子嗣”非羽把水清云当成了救星,皇上如此看重水清云,想来水姑娘的话他是听得进一二的。

    “估计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水清云失笑。

    他们用了二十年都没让耶律庭改变主意,她不过是个小女子有什么能力去改变耶律庭。

    “水姑娘觉得我们皇上如何?”非羽不死心。

    “耶律皇上是这世间的人中之龙,自然是极好的”

    “那你想不想做这世间的人中之凤”非羽诱惑着。

    “我怕看着皇上的脸我会日不能寐,还是算了吧”水清云摇头。

    这什么逻辑。

    非羽气结,难道在这个女人面前长得好看也是种错,眼光转向别处,不想去看水清云这张和耶律庭一样让他生气的脸,眼角不经意扫到地上,看见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本小楷“那是什么?”

    水清云低头一看,见是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本小楷不知何时掉落在地“没什么,不过是带在身上闲暇时打发时间用的”

    捡起小楷,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准备放放袖子中。

    “等等,能否给我看一下”耶律庭眼一扫似是扫到一个琼字,心跳突然加快。

    不过是一本小楷水清云想也不想的递了过去。

    耶律庭如视珍宝的接过。

    小楷的上面写着一个琼花小记四个字。

    “姑娘从何处寻得此本”耶律庭看着这熟悉的字迹,双手抖的不成样子。

    非羽不解,不过是本小书,皇上至于抖成这样,难道这书里面有什么玄机?

    “在一处无人居住的院子里偶然拾得,怎么皇上认识写这小记之人”水清云的双眼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那种凌厉似要看透耶律庭。

    “这字迹很像一位故人所写,能不能借朕看看”耶律庭尽量控制住内心的狂动。

    “皇上怎么也对这些小书感兴趣,不过是些野史杂记怕是不能入皇上的眼”水清云突然抽回耶律庭手上的书,转身朝外走去。

    还没等水清云反应过来,耶律庭一个闪身,那本小楷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只是借看一天,一天之后一定还给水姑娘”那样的出手狠准才是一个帝王真正的行事作风。

    “姑娘,这个耶律皇上好奇怪”看着耶律庭仓皇离去的身影,红花眼里不解。

    水清云望着耶律远去的背影,眼里也浮过沉思。

    “九弟,听闻这庄中的美酒无数,皇兄今天带你来长长见识”在一条石径小道上,并排走着几个清雅公子。

    “七哥可知道这山庄的主人是谁”说话的是一瘦高少年,看着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脸上清瘦,一双眼略带野性。

    “九弟,七哥我可是请你来喝酒的,若说这东家是谁,七哥还真不知情,有人说是一个美少年,也有人说是一个美人,总之一句话,这东家不管是男是女都是花一般的人儿就行”

    “想来是个男子吧,若是女子怎么会想起建造一个如此别有深意的酒庄”说话的左相公子柳锦扬,他的身形中略比中间的少年高些,长得白白净净,据说柳锦扬是个有才之人,是新出一辈中的娇娇者。

    若说这柳锦扬与左相家的公子,按理说应该和君启轩党走的近才对,事实这柳锦扬与九皇子年岁相近,又一起学习,自然是走到了一块。

    “甭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他弄了这么一个好地方可供我们文人雅士喝酒,就是个不一般的人,走,前面有一座亭阁,周边是小桥流水,绿树成荫,特别适合我们几个喝个痛快”

    “那今天算七哥的”九皇子笑道。

    “九弟还是这么小气,不过是一顿酒钱,你也跟哥哥计较,你又不是不知道,众多皇子中就你七哥最穷”七皇子本名君启泽,生母原先季贵妃身边的一个宫女,后被季贵妃拿来讨好君炦被君炦临幸过一次,后就有了君启泽。

    那个宫女也母凭子贵,升为了年嫔。,

    只不过一直不得宠,在宫中还是需要仰仗季贵妃的鼻息生存。

    君启舟看了一眼君启泽嘴角弯弯。

    “那个姑娘是谁家的姑娘?,以前似乎没有见过?”柳锦扬看着对面而来的水清云,看着面生,不由出声道。

    君启舟摇头,于他没有帮助的女子他是不会看第二眼的。

    “这人我知道”君启泽看着对面缓缓而来的水清云“九弟,说起来,那人你还认识呢”说着好不暖昧的撞了一下九皇子的肩膀。

    “我怎么可能认识?”君启舟蹙眉。

    “从容州新回来的那个容州县主你知道吧,就是因为撞了一下你,父皇把她赶到容州种地的那个”七皇子朝着九皇子眨了眨眼。

    “不可能”君启舟摇头,那女人的模样他清晰的很,跟眼前的女子没有半分相像。

    “你还不信,一会你看我的”七皇子笑得好不夸张。

    水清云自然看见了对面的三人,除了第一时间认出了中间的君启舟,对于旁边两人她没什么影响。

    见君启舟看她的眼神陌生,心中暗笑,如此也省了与他打招呼。

    水清云脚步轻盈的与三人擦肩而过。

    “站住”七皇子君启泽看着水清云目中无人的从他们跟前经过,喝住了水清云跑到水清云的跟前,眼神轻挑“容州县主?”

    “正是”水清云点了点头。

    “怎么,容州县主遇见故人不应该打声招呼”七皇子看着如此清冷的水清云,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倒是九皇子走了过来,眼神邪魅道。

    “臣女见过九皇子,不知九皇子叫住臣女可是有事?”水清云看着眼前的少年,一年多不见,完全已是一个成年少年的模样,举手投足之间也尽显皇家风范

    “你撞伤本皇子,还不曾给本皇子赔礼道歉,怎么着,今天看见本皇子,难不成不不认识了”记忆中的水家长女,爱化浓妆,穿鲜艳色彩的衣服,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必会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叫上一声启舟弟弟,眼神更是肆无忌惮的留在他的身上,不时发出痴痴的笑声。

    所以,他对这个水家长女可是深恶痛绝。

    “臣女就是谁忘记谁也不会忘了九皇子的,臣女以为九皇子必然不想见到臣女故才不敢上前,没想到因此还惹了九皇子不悦,真是罪过”水清云轻轻的福了福身,满脸的虔诚。

    君启泽在一旁笑了出声,哈哈~

    柳锦扬的嘴角抽了抽,这个女人果真是……

    “没想到去了一趟容州,不仅脑子变好了,连嘴巴也变得伶牙俐齿起来”九皇子用一种不认识的目光打量着水清云,与脑海里的人影真的不一样,如同两个人。

    “这一切还是托了九皇子的福,如没有九皇子当初的那一拳,臣女或许会一辈子傻下去,臣女对九皇子感激不尽”水清云说着又是福了福身。

    九皇子脸部抽畜。

    这是变着法说他当初出手恨了。

    也不看看她把自己撞成了什么样子。

    想起当时两人怪异的姿势,耳部突然红了起来。

    “我听后悔当初怎么没把你一拳打死”君启舟心底突然烦燥起来,想起那一慕,各种难堪浮上心头,让他不愿再看水清云一眼,拂起衣袖走了。

    “九皇子仁慈”死,你的那一下的确把原主给打死了,站在你面前的不过是另一个世界上的一道魂。

    “啧啧,怪不得父皇升你为容州县主,的确是有两下”君启泽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水清云,追君启舟去了。

    “水姑娘果真好是魄力,锦扬佩服”柳锦扬对着水清云微微一笑,刚刚水清云没有表现出对九皇子的半丝怨言,甚至心诚至极,但她眼底却是冰冷一片,没有丝毫温度。

    “魄力二字何说?”水清云看着他。

    “自然是好魄力,水姑娘若是没有魄力,如何能在民不聊生的容州生存下来,还把容州大变样,若没有魄力,又如何能让皇上对水姑娘刮目相看”柳锦扬熟读大晋朝的地理志,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容州环境的复杂。

    “呵呵”水清云笑了,从他的谈吐中知道了他的身份“人的求生欲念可以改变很多,不过依柳公子的身份,怕是一辈子也不知晓其中滋味”说完不再看柳锦扬,转身离去。

    柳锦扬看着水清云潇洒的离去,不带走一片尘土,嘴角勾了勾,是个有趣的女人,可惜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却足足比他大了好几岁。

    “九皇子,怎么今天只顾闷声喝酒,心情不好?”柳锦扬举止优雅的端起酒杯,明知故问。

    “锦扬,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那个女人以前可是追在九弟屁股后面跑的,也不看看自己年纪又多大了,天天追在九弟后面跑,想想我都恶寒,别说是九弟了”七皇子深表同情。

    那个女现在看起来是不一样了,可是刚刚那拍马屁的语气当真是让人受不了,一口一句感谢九皇子,呸,真以为自己是个小女孩呢。

    “不要在我跟前提起那个女人”她变得再怎么样,也抺灭不了她之前他做出的那些行为。

    “之前的她不过是脑子不太正常,九皇子又何苦?”但凡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谁会整天追在一个小弟弟身后跑。

    “对,要不说九弟魅力就是大,连她那样傻女都能吸引过来”七皇子附和。

    九皇子一个冷眼扫视过去。

    七皇子立马闭嘴。

    他说的话是事实好不好。

    不然她之前一个傻女,宫中那么多皇子,她谁都不追,干嘛就追九弟一个。

    “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感谢我呢,没听她说,因为我的一拳也让她的脑子好了起来”九皇子想起这句就来气。

    “九皇子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那九皇子现在在气什么?”柳锦扬扬眉。

    “自然是气……”君启舟想说是看见她如同看见一前的傻女,他如何能不气,到嘴的话又说不出来,只得又喝了一口。

    “我倒认为,这个水清云能力过人,值得一交”现在的水清云不是之前的傻女,不仅是水府的嫡长女,更是皇上亲封的二品县主,听闻其在容州的产业无数,如此女人,怎么可能是一般的女流之辈。

    “锦扬的意思是?”九皇子不傻。

    “锦扬的意思是,即然九皇子与水姑娘之前有那样的一段插曲,或许可是冰释前嫌,让水姑娘为九皇子所用”柳锦扬的一句话直指问题的核心。

    九皇子俊眉看了看对面的小桥,以及淌淌涓流的河水,在思索。

    “那还不简单,改天找个机会去一趟将军府,九弟去了,自然说明了九弟的态度,那水清云还能趁机拿乔不成”

    “不”君启舟摇头“我若是一个人前去,必会遭到太多猜测,不如叫上六哥一起,听闻六哥之前去过容州,想来与她算有些交情”九皇子刚刚还一副深恶痛绝的模样,一听水清云可以为他所用,心中马上便有了想法。

    “不错”柳锦扬点头。

    这也正是他佩服君启舟的地方,公与私永远那么分明。

    随着年龄越大,这种魄力越显。

    耶律庭双手紧紧抓着手中的小书,心中快要发狂,从小记中可以看出,这些小记是无忧离开他之后所写,写的每一字,每一句似乎都印在他的心坎上,让他痛不欲声。

    这本小记上记的事情不多,不过是他们刚识时发生的一些事,每一字每一句似乎都在回忆。

    他每看一眼,心都在滴血,无忧,你如此放不下我,如此害怕丢失与我的回忆,又如何要离开我。

    “皇上,你没事吧”非羽在屋外小心的问道。

    事实上告诉他,皇上今天的情绪很不对,小心为上还是好的。

    “去水府”耶律庭现在只想知道水清云是从何处寻得这小楷,也许他的无忧还在这世上。

    “姑娘,你以前当真喜欢过那个九皇子?”红花追着水清云的身影刨根问底。

    “或许吧,谁知道”

    红花无语望天,暗思姑娘,你以前的脑子是有多不正常,就九皇子那样的人你也看得上,要肉没肉,要脸蛋没脸蛋,抵不上王爷的万分之一。

    “姑娘,你以前见过我家王爷吗,你怎么不喜欢他呢”红花心中冒过无数问号。

    “你以为你家王爷是花,谁都得喜欢”水清云不痛不痒的回了一句。

    红花朝天翻了个白眼。

    你是那朵花,王爷是那个采花之人,她们就等着王爷把姑娘这朵美人花采回家。

    一打开房门,便看见耶律庭修长的身影站在窗户前,红花与月影被这突来的人影吓了一跳,就要出手,水清云拦住他们。

    “耶律皇上不请自来是几个意思?”

    耶律庭转过身,双眼晦暗如海“带朕去你发现这本小楷的地方”

    “皇上怎么会对这样的小楷感兴趣”水清云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不是感兴趣,是对我非常重要,这本小楷与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有关”耶律庭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噢?”水清云声音拉长,一副愿闻其祥的姿态。

    “你先带我去,回来之后朕自然会慢慢告知于你”

    水清云眼眸暗了暗,用一种打量的眼光看着耶律庭“即使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找她,也许很多事情都已经晚了,比如,或许她早已不在人世,或许她早已嫁作人妻”

    “只要水姑娘肯带我去,朕自然什么都会告知水姑娘”

    “你告知我有什么用,说白了我就是一个看客,看不懂其中滋味,这种滋味或许只有写那小楷之人才能明白”

    “你是不是见过写这小楷之人?”耶律庭双眼死死的锁住水清云,他看着水清云的眼,看着看着竟与无忧那双不可一世的眼重复在了一起。

    不由摇了摇头。

    一定是今天想的太多,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没有”水清云摇头“红花,带耶律皇上前去琼书阁”让他自己去琼花阁里找答案吧。

    “多谢”耶律庭看着水清云的眼光有些复杂。

    水清云的心情何尝不复杂。

    如果琼无忧是耶律庭心中的那个女子。

    那说明什么。

    这个答案她都不愿想下去。

    红花不多久就回来了。

    “姑娘,那个耶律皇上一走进那个院子竟然哭了,真没想到一国的皇上竟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候,我看了心中都大为动容”把耶律庭带到那个院子,她便走了。

    “有些事现在才来后悔,流再多的眼泪又有什么用?”水清云不置可否。

    他不过是流过几滴泪,可知她娘为此遭受过怎样的痛苦。

    “姑娘”红花表示听不懂姑娘话里的意思。

    “云儿,可是你回来了?”陈氏端着一小碗汤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去遇着什么事了,怎么你们姑娘脸上心事忡忡的”见水清云没有搭理她,陈氏转头问向红花。

    红花摇了摇头。

    姑娘刚刚还好好的,谁知道姑娘一转眼就成了这个样子,比那个耶律皇上还让人逐磨不透。

    “就你这粗心丫头,怎么发现的了”陈氏娇慎的看了一眼红花。

    红花吐了吐舌退了出去,她如是能惨透姑娘心中的想法,她就不是红花了。

    “云儿,可是有什么事,如是有什么事可与娘说说,娘或许帮不上什么忙,说出来总归好受些不是?”陈氏语气温柔关心道。

    “娘”水清云转过身,双眼看着陈氏“我不是你亲生的吧”

    陈氏心里一噔,脸上勉强挂住笑意“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你不是娘生的是谁生的”想起今天容氏那些话,不由小声道“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那倒没有”水清云摇头。

    “没有你没事瞎逐磨什么”陈氏松了一口气“今天容氏也是,好端端的非要请什么太医给我把脉,总觉得她没按好心”陈氏不想与水清云谈这个话题,转移话题道。

    水清云眼眸抬了抬,看来容氏也是听到了风声,不然也不可能此举动“太医可有说什么”水清云深呼吸了一口气,也许这样的话题不适合拿在今天来谈论。

    “太医说我的身子现在已无大碍”陈氏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笑得柔和“以前娘就是见容氏压了娘一头,硬生生给气出病来的,自从与你到了容州,凡事想开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病自然跑了”

    “容氏为什么能入水府?”陈氏即已有子嗣,皇上不可能无缘无故再给水溶进行婚配,就算要赐,也该是赐个姨娘或者平妻下来,作为一国之帝,怎么能做出把人家原配赶下台,再重新给人指婚的事情。

    今天的云儿好奇怪。

    陈氏用一种探究的眼光看着水清云,小心的问道“云儿,你今天怎么了,怎么尽问些奇怪的问题,你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听到了什么?”

    云儿好了之后从来没有问过她这些问题,今天的云儿怎么了,不仅问她是不是她亲生的,又问容氏为什么能进了水府。

    这样的问题让她怎么回答。

    “云儿,娘跟你说,不管你听到了什么,你都不要去理会,你只要记住,娘现在对名分一点都不在意,你是娘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骨肉,娘现在只想与你好好生活下去”陈氏心中起了一比慌意,这种慌意前所未有。

    就如同水清云随时会离开她一般。

    “那你以前为什么不喜欢我?”水清云幽幽的问出声。

    陈氏一怔,原来云儿是为以前的事在介怀,脸上浮起一丝愧疚“以前是娘不对,云儿原谅娘好不好,从此我们娘俩好好生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