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 18 对不起手滑

18 对不起手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啊”一声惨叫划破天空。

    红花与月影同情的看着被蒙志如拎小鸡似的把水文筝扔了出去,心里充满同情,被蒙将军如此一扔,不要摔个狗啃泥才好。

    这个水文筝也着实讨厌,没看出耶律皇上不待见她,她还使劝的往跟前凑,就差用自己的身体去触碰耶律皇上的身体。

    被耶律皇上扔出去也着实活该。

    “娘”水文筝被摔了个鼻青脸肿,委屈无限的跑向容氏的院子。

    容氏正在与水文静在说话,看见水文筝这副模样进来,吃了一惊,腾的一声站起来“筝儿,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水文筝哇的一声扑进容氏的怀里大哭起来,边哭边控诉“娘,水清云那个贱人,在耶律皇上跟前我们母女三人的坏话,所以那个耶律皇上根本不让我近他的身,他还让人把我给扔了出来,娘,我不想活了”

    “什么,那个贱人,都说我们什么了?”容氏眉一弯,厉声问道。

    “反正不是好话,我一进南院,便听见那个耶律皇上说,让她放心,只要是欺负过她的人,他都不会放过的,这不是那个贱人在告状是什么?”水文筝想起耶律庭看她那眼神,那嫌弃的样子,心里又委屈的在大哭起来,她是水府的嫡出三小姐,外面的那些个王孙公子哪个看见不得对她客客气气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

    如果不是水清云在耶律庭的跟前说过什么,凭她的姿色,那个耶律皇上怎么可能这样子对她。

    “那个耶律皇上当真如此说”

    “嗯,我听得千真万确”水文筝点头。

    她听得一字不差。

    “娘,那个耶律皇上权势是大,但这到底是我们大晋朝官员家的家事,想必他也只是哄人开心说说罢”水文静瞅着妹妹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伤疤唏嘘不已,这耶律庭当真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

    “你姐姐说的对,耶律皇上总不可能插手我们水府的家务事”容氏也是这么想的,耶律皇上只是暂时对水清云有好感,才不惜夸下海口,等耶律皇上过了这两天的新鲜感,自然记不起之前自己说了什么。

    “娘,难道你就这样看着别人欺在女儿头上拉屎拉尿”水文筝嘴一撇。

    “筝儿,放心吧,等娘找到合适的机会,一定让陈氏母女消失在水府,只是眼下我们得等,等待着机会的到来”容氏安慰着水文筝。

    之前陈氏不过是个姨娘,看见她她的心里便如同扎了个根刺,如今陈氏与她平起平座,她心中的滋味自然更加不好受。

    只有除了陈氏,除了水清云,她就还是水府独一无二的当家女主人。

    “娘真是和女儿想到了一块”水文筝闻言眼睛闪烁了一下,如果水清云消失了,水家嫡女的风光自然又回到她们头上。

    看着桌子上的茶几,已里暗暗有了主意。

    “筝儿,你听懂娘的意思没,你姐姐说的对,要扳倒陈氏母女,要么一举成功,要么我们便按兵不动,如此才能稳操胜算”容氏见水文筝的表情不对,提醒道。

    “女儿知道”水文筝回过神笑魇如花。

    “你知道就好”容氏松了一口气,筝儿没有静儿通透,就怕她想不开在某些事上一根筋,瞧见水文筝脸上青红相交的伤痕,心疼不已“孙嬷嬷,取点伤药来,你这孩子,让你不要过去,你便要过去,看看,好好的一张脸被弄成了什么样?”

    “娘,你就别说女儿啦,女儿知道错啦”水文筝乖巧的坐下,任由容氏为她擦伤口。

    “阿秋,站住”水文筝喝住正要出府的阿秋。

    阿秋回过头看见是水文稳,停住脚步行了一礼“三小姐唤奴婢何事?”

    “你干什么去?”

    “陈夫人让我出府置办些东西”阿秋对这个三小姐没什么好感,但她是主子,她是下人,出于礼艺,她简单的回了一句。

    “翦春”水文筝对着身边的丫环唤了一句。

    没等阿秋反应过怎么回事,翦春已往阿秋的嘴里塞了一颗东西。

    阿秋恐慌不已,使劲的想抠喉咙,那东西已经在她嘴里溶化顺着喉咙滑了下去。

    “三小姐,你对奴婢做了什么?”阿秋一脸愤怒的看着水文筝。

    “这样瞧着本小姐做什么,本小姐只是觉得人不错,赏给你一颗糖,你别不知好歹”水文筝看着阿秋吃了下去,很是满意。

    “上次没把你发卖出去,是母亲仁慈,母亲是母亲,本小姐可没那么好说话,只要你乖乖听命于我,我自然会让你活得长久,如是你不听我的话,刚刚那东西如是三天不给解药,便会让人痛不欲生,穿肠而死,或许你可以尝尝那种滋味”水文筝笑得诡异。

    阿秋听闻水文筝的话,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白,一脸惊惧的看着水文筝,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三小姐疯了。

    见阿秋如此害怕,水文筝满意极了,贱婢,还敢指证她,上次没让她死已经算是便宜她了。

    “三小姐希望奴婢做什么?”阿秋双腿打颤,浑身发抖道。

    “你附耳过来”水文筝笑了,这个样子才乖。

    “夫人,你要的绿豆和冰糖奴婢买回来了”阿秋拎着几个袋子回了南院,陈氏正在厨房,看见阿秋回来头也不抬的回道“就搁这里吧”

    阿秋把绿豆和冰糖放在厨房,也不多话,就从厨房退了出去,一不留神和一阵风往厨房冲的月影撞在了一块。

    “阿秋,你干什么呢,走路心不在焉的”月影看着被她撞在地上的阿秋,赶紧上前把她扶了起来。

    “没,可能是热的”阿秋一张脸不敢看月影,起来就往外走,如同后面有什么在追她似的。

    月影看着阿秋仓惶出逃的背影,喃喃道“这个阿秋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月影,你来得正好,赶紧把阿秋新买的绿豆泡上,下午再熬点绿豆汤出来”陈氏看见月影进来,连忙吩咐道。

    “好嘞”月影打开袋子用手抓主几把绿豆出来,一边忙活一边问陈氏“夫人,阿秋怎么了,怎么看她脸色不对”

    “有吗”陈氏抬起头“我没这么注意,她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看她的脸慌里慌张的”

    陈氏停下手里的动作“不会是哪不舒服吧,一会你让齐嬷嬷去看看”

    “嗯”月影点头。

    把绿豆泡好,月影开始帮忙摘菜,陈氏见月影立在那里,不由打探道“昨天你们跟随在云儿的跟前,可知道那个耶律庭对你们是什么意思?”

    她很想上前,耐何那个什么非丞相,死活不让她接近,都快急死她了。

    “那个夫人”月影眼神闪烁,要不要告诉夫人其实那个耶律庭是姑娘的亲爹呢,想了想,算了还是让姑娘自己跟夫人说吧。

    心中不由感慨,谁知道姑娘竟是耶律王朝的公主呢,如是姑娘的身份一旦公布,还不知道在大晋朝引起什么样的轰动。

    心里不免替王爷着急起来,姑娘的身份如此高贵,王爷如是想抱得美人归,也不知道容不容易。

    “你这死丫头,吞吞吐吐半天做什么,你倒是说啊”陈氏看着月影欲言又止的模样,都快急死了。

    “耶律皇上不过欣赏姑娘的才华,什么意思都没有,夫人你不要多想”月影汗言,他们是父女好不好,虽然耶律庭看着挺年轻,也改变不了他是中年男子的事实。

    “不是我多想,是耶律皇上那个态度,着实让我担心,如是云儿自己愿意还好,如是云儿不愿意,依皇上和那个耶律皇上的意思,肯定不会管云儿怎么想的”陈氏叹了口气,耶律王朝是什么存在,只要耶律庭指明道姓要云儿,君炦能说个不字,水溶能说个不字。

    “夫人,你就放心吧,那个耶律皇上真的对姑娘很好,不过不是那种好”月影暗想夫人你可真能想,姑娘和耶律皇上,这怎么可能。

    瞧眼下这阵势,是姑娘还不想认耶律皇上,如是姑娘想认,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傻眼。

    “这话我怎么听不懂”陈氏迷茫的看着月影,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还能有哪种好,况且那个还是高高在上的皇上,其心思压根都不用猜。

    “夫人,真没事,我先出去了”月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算了,溜为上策。

    “这死丫头”陈氏摇头,怎么看怎么像是她们有事在瞒着她。

    想起云儿,陈氏脸上露出慈和的笑容。

    本以为云儿会因此嫌弃她,没想到云儿非但没有嫌弃她,还和以前一样,如是能和云儿一辈子这样下去该多好。

    想起云儿的来厉,陈氏又犯难了。

    也不知道云儿的亲娘在不在人世,如是有一天她的亲娘寻了过来,云儿还是会离开她的。

    “姑娘,这是这个月五星大酒店以及醉美山庄的账本,这是罗公子送来缠丝绕的账本,这些都是从江州送过来的账本,你过目”红花手上抱着一推账本放到水清云桌子前,不知不觉姑娘的产业已经如此多。

    “都放这吧”水清云的头也不抬,想起什么“罗晋最近如何?”

    “罗公子的精神看着好了许多,听说是罗家为其找了一个名医过来,他说等他有空便来拜访姑娘”罗公子是个不错的公子,可惜了打小身子弱。

    “嗯,我有空便去趟缠丝绕”水清云点头。

    “小姐,这是夫人熬的绿豆汤,夫人让我端来给你”月影端着一碗冒着寒气的绿豆汤走了进来,正在一边擦试花瓶的阿秋,闻言身子一颤。

    “放这吧”水清云招起头刚好看见阿秋的不同寻常“不是说没绿豆了”

    “一早夫人便吩咐阿秋出去买了”

    “阿秋,你们都下去喝点吧”

    阿秋慌的手里的抺布一掉,红花与月影皆都怀疑的看着她。

    阿秋咚的一声跪到水清云的前头“小姐,奴婢对不起你”

    水清云冷冷看着她,不置一语。

    “这绿豆汤不能喝,冰糖上面都被沾了毒药”阿秋抖着个身子,她做不出谋害小姐的事,反正她的命早已不值钱,三小姐要拿便拿去。

    “放肆”红花怒喝出声“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毒害姑娘”

    “月影,去告诉夫人她们这绿豆汤不能再喝,告诉她们我有用处,别倒掉了”

    月影愤忿的看着阿秋走了出去。

    “是什么毒药”水清云轻轻问道。

    “奴婢也不知,早上奴婢要出府,三小姐在半路拦下了奴婢,还给奴婢喂下了穿肠之毒,为的就是让奴婢给她办事,如我不按她的吩咐来做,她便不给奴婢解药,让奴婢毒发而死,奴婢早就本是该死之人,所以奴婢就算是死也要提醒小姐”阿秋说着一行泪便流了下来,她真的没有害小姐之心。

    水清云眼里冒出寒意,看来水文筝又启了作死模式。

    “你今天表现不错,放心吧,水文筝给你的不会是什么穿肠毒药,只不过想借你的手除掉我而已,一会我让红花带你出府,以后你便在我的庄子里做活”水清云看着阿秋被吓的发青的脸,这个丫环总算是在最后关头收住了手,即使如此,那她便放她一马。

    只是这样的人她是万万不会再放到她的身边。

    “谢小姐,小姐奴婢对不起你”阿秋激动的哭了。

    小姐真是大善之人,知道水文筝不会就此放过她,让她离水府远远的,好在她明智,没有选择背叛小姐。

    “下去吧”水清云挥了挥手。

    “姑娘,看来三小姐是想对姑娘下手了”

    “你去府外让人认认这里面被下了什么毒,看年这个水文筝是想让我一口气咽掉,还是想让我慢慢的死去”对于要害她之人她从来不会客气。

    “是”

    不多时,红花满脸严肃的回来。

    “如何?”见红花的样子,水清云心里已渐渐有了底。

    “姑娘,是一种慢性毒药,中毒者会在半个月内出现发热,体虚的症状而后不治而终”红花心中愤怒极了,这个三小姐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敢如此害姑娘。

    “嗯,还以为她会一次解决掉我,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头脑”水清云笑了,想来是昨天耶律庭对她的态度让水文筝迁怒到她的身上。

    “带上夫人熬的绿豆汤,随我去拜会我这个三妹妹”

    “三小姐,三小姐”剪春慌慌张张的进来。

    “什么事?”水文筝正对着镜子暗自窃喜,想象着水清云喝下她的毒药之后的反应。

    “大小姐带着人来了”剪春的双手不知该放向何处,大小姐周身的气势太吓人了,会不会是大小姐发现了什么?

    “她来做什么”水文筝慵懒的起身。

    已经过去了半天,也不知道阿秋那个丫头得手了没有。

    不管得手没得手,过了今晚,那个阿秋肯定是不能留了。

    “天气正热,我娘熬了一大锅绿豆汤,我们南院的人手少,也喝不了那么多,这不想着给三妹妹送来一点”说话间水清云已经走了进来。

    后面的红花端着几个盛满绿豆汤的碗。

    “长姐,你这真是太客气了,何必跑这一趟,我们院子里又不是没有?”

    “三妹院子里什么没有”水清云轻轻的坐下“这些绿豆可是我的丫环阿秋一早出去购买回来的,据说是今年刚出的新豆子呢”

    水文筝眼睛嗖的一声看向那些碗。

    什么意思。

    她好端端的提阿秋做什么,莫不是阿秋被发现了。

    应该不可能,哪个丫环不怕死,阿秋如是想活命,就必须按她说的办。

    “长姐可真会说笑,横竖不过是些解暑的汤,能好的哪去,即是长姐与陈夫人的一片心意,妹妹自当留下”

    “三妹妹就是可人”水清云嘴角浮起嘲讽“三妹妹可知道有一种毒,吃了之后可以让人在十五天之内毒发身亡”

    水文筝听到此话,不敢置信的望着水清云。

    “三妹如此紧张做什么,不过是阿秋那个丫环缕次惹了三妹的不快,那毒药已经喂下了她的肚子里”

    “长姐”水文筝艰难的咽了咽口水“那个阿秋,早就该死”

    “我也这么觉得”水清云认同的点头。

    “长姐,我这两天人有些不舒服,不能喝这些加了冰的东西,怕是要辜负长姐的一片美意了”阿秋死了,她要下毒一事自然暴露了,不由暗骂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丫头,早就该死。

    “那真是可惜了”水清云微微一笑。

    水文筝只能在一旁干笑。

    她实在是不知道这个水清云想做什么。

    “不过妹妹还是要奉劝长姐一句,姐姐是未出阁的女子,院子里还是少留男人为好,况且,有些咱们姐妹间的一些不快,也还是少让人知道为好,你知道的,之前妹妹也是待姐姐不薄的”

    “我自然全都记得,这不,今天我特意上门,就是想好好感谢妹妹”

    “长姐不用客气,谁叫我们是好姐妹呢”

    “即然妹妹身体不适,这些东西那便倒掉吧”她本来也没打算让水文筝喝下去,不过是来看看水文筝的态度。

    红花嗖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个死丫头,长姐让你倒掉,你倒我房里做什么?”水文筝躲避不及,被红花突如其来的动作贱了一身。

    “三小姐,真不好意思,手滑”红花嘴里道着歉,脸上却是无半分歉意。

    “你~”水文筝气得想上前撕了红花的脸。

    真可恶。

    “三妹妹,你让人打扫一下吧,不然久了干了就好打扫了”水清云站起身,看了地上一眼,带着红花走了。

    “神气什么,这次失手,不代表我下次失手”水文筝瞪着两人的背影。

    你们就算是知道是我干的,你们有证据吗。

    没有证据,只能上她院子里耍耍威风。

    “翦春,帮我换衣服,闻到这味道就讨厌”

    “是”翦春上前伺候水文筝更衣,让院子里的几个粗使丫环进来把地上收拾干净。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水府的上空。

    容氏闻言听见声音,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流元,你去看看三小姐又怎么了?”

    这个筝儿也真是的,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像什么样子。

    “夫人,夫人”还没等流元出去,翦春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三小姐怎么了”容氏轻飘飘的撇了一眼翦春,筝儿咋咋呼呼的,身边的丫环也变得咋咋呼呼。

    “夫人,你快去看看三小姐吧,三小姐不知被感染上了什么怪东西,浑身都在流脓,好可怕”翦春想起三小姐的模样,不由起了一身寒意。

    那个样子如同得了麻风病之人,浑身都在流脓。

    “什么?”容氏闻言惊的站了起来“快带我去看看?”

    “都给我出去,滚,滚”水文筝歇丝底里的在房间里摔着东西。

    一个个丫环被水文筝赶了出来。

    她们都被水文筝此刻的模样吓倒了。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都给我让开”容氏听着屋里的动静,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容氏迈着步子走了进去,一个不留神被水文筝扔过来的一个花瓶砸在了脚上,屋里面散发出一阵怪味,这阵怪味奇臭无比。

    “筝儿,够了”容氏喝出声、

    水文筝听到容氏的声音,收住了手里的动作,双手捂住脸不敢看容氏“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筝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与娘说清楚”

    “娘,肯定是水清云那个贱人,肯定是她要害女儿”水文筝忽的打开脸,脸上冒出一颗颗出葡萄般大的水泡,有些水泡已经破了,正在往外流脓水。

    容氏压制住胃里的恶心,失声尖叫“筝儿,你这么成了这个鬼样子”

    “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睡醒一觉就成了这个样子,娘,一定是水清云那个贱人害女儿的”水文筝双眼惊惶失措,这个样子她还怎么出去见人。

    “流元,快去请方大夫”容氏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水文筝现在这个样子如是让外人看见还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

    “不要,不要”水文筝似是发了疯一般往里躲“不要让人看见我这个模样,不要”

    “筝儿,你这个样子必须要请个大夫来帮你看看,乖,等你好了之后,娘一定替你做主”不管是谁对筝儿下的手,她一定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

    “娘,你说的可是真的,娘,女儿要水清云那个贱人死,就是她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水文筝满眼都是愤恨。

    昨天只有水清云那个贱人来过她的院子,除了水清云还能是谁,一定是她,贱人。

    “她对你做了什么?”

    “她让我喝什么绿豆汤,结果女儿就成了这个样子”水文筝吱吱唔唔,没敢说出她先对水清云下毒一事。

    “这个水清云真是目无法纪,无法无天了”容氏拍案而起,这个水清云简直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名什么,屡次三番的陷害她的筝儿,她若不给她点眼色瞧瞧,真以为她们母子几个好欺负呢。

    “方大夫,里面请”孙嬷嬷这头已经领了方大夫过来,方大夫心里好奇不已,水家的三小姐是怎么了,三天两头出现些怪事。

    方大夫还没进屋,就被从屋里闪发出来的味道勲的掩住了口鼻。

    “夫人”

    “方大夫,你快帮筝儿看看,可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三小姐,伸过手来让老夫看看”方大夫试探性的唤了一句。

    水文筝遮住脸,伸出一只手让方大夫把脉。

    一掀开水文筝的袖子,方大夫看着水文筝手上的水泡,下的倒退了好几步,连忙背起他的药箱往外走“夫人,三小姐得的是麻风病,实在属老夫无能为力,还请夫人另请高明”方大夫急急忙忙要往外冲,太可怕了,麻风病,还是生在一个姑娘家家的身上。

    “大夫,大夫”容氏在后面大叫。

    方大夫的脚步停了下来“夫人等还是不要离三小姐太过近,以免被传染上,老夫告辞”

    方大夫的话一出,那些个丫环立即从屋里走了出来。

    真的是麻风病,三小姐怎么会得了这样的病。

    容氏闻言也退了好几步。

    “来人啊,把三小姐的房门锁上”容氏内心暴躁不已,好端端的怎么就染上了这个病,这个病婉如瘟疫,如是让人知道是要焚尸的。

    ------题外话------

    水文筝屡屡开启作死模式,终于要把自己作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