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 22煞气?贵气?

22煞气?贵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耶律庭的话一出,那些曾经欺负过水清云的人,一颗心立即提了起来,不知道九皇子之后会是谁。

    “耶律皇上”君炦干咳了一声,以前水清云不过是一个臣子的女儿,且还是个庶女,说圆说扁是天家的事。

    如今耶律庭这么一问,他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之前这事出得蹊跷,朕一定会彻查清此事,给耶律皇上和公主一个交待”

    当然这是推说一词,他必须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也必须让九皇子从这个台阶上下来。

    “即是出得蹊跷,为何等到现在才来发现”耶律庭脸上闪发出冷寂之气,以前云儿受尽欺负,不代表没人为她做主。

    他现在不仅要为云儿做主,更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云儿,耶律王朝的公主,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我愿意为此事向清云姐姐赔罪”九皇子直了直身子。

    “赔罪?你拿什么来赔?你的手还是?”说着耶律庭还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君启舟的下身,嘴角泛着冷意。

    “清云姐姐,你说你想让我怎么给你赔罪”君启舟也不笨,知道此事的关健人物就是水清云,水清云原谅他了,耶律皇上自然没有为难他的理由。

    “一切全凭父皇做主”水清云云淡风轻的轻启红唇。

    父皇两字自然而然的从她嘴边发出,在耶律庭听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声音比这两字来得更为动听。

    目光温柔的看向水清云,她的云儿学聪明了,知道这种时候这种事情交给他来就行。

    君启舟身子一怔,似乎不相信水清云会如此说,难道一前追在他身后一口一口弟弟喊的亲热的不是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一转眼的时间她便翻脸不认人,一年的时间当真能让人变得如此之快。

    对于君启舟,水清云本身自然是与其没什么交际。

    纵然是这样,也不能否认原主死在了他手中。

    如不是他的那一拳,原主何止于魂归西天。

    真正意义的上的水清云,耶律庭的真正意义上的女儿的确是死在了他的手中,现如今,耶律庭要为她报仇,她自然不会拦着。

    “清云姐姐”君启舟不可置信的看着水清云,似乎不敢相信如此无情的话语出自她的口中。

    “耶律皇上,当时舟儿确实伤得不轻,只是这事也过去了一年多,舟儿身上的伤也都好了,现如今,公主也平安无恙的回来,如此还请耶律皇上……”季贵妃无比温柔的看着耶律庭,希望耶律庭能就此放过君启舟。

    “耶律皇上,有道是不打不相识,舟儿毕竟是年少轻狂,不如看在朕的面子上,绕他这一回如何?”被另一个帝王如此蔑视自己的儿子,君炦心里自然不爽。

    “君皇,并非朕不给你这个面子,只是这个事情你必须对朕有个交待”耶律庭此刻虽然处在大晋朝的皇宫,心里却没有半分惧意,更没有因为身处大晋朝的皇宫对于此事进行妥协。

    “那耶律皇上想要如何处理此事?”君炦的脸色已渐渐挂不住,眼中闪过一丝狠毒,如换做是别国的皇帝在他的地盘上如此放肆,他定让他有去无回。

    可耶律庭不同于任何一个人,这样的一个人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君皇,其实此事处理起来也简单,当初我家公主冲撞了九皇子却被误认为带有煞气,这种煞气在我看来,就是九皇子贵气不如我家公主的贵气重所以才被撞成重伤,我们耶律王朝也并非不讲情理之人,也无须九皇子自毁下体,只须断臂一只即可”非羽缓缓的站起,温和的脸上说出这话之时,脸上竟觉得理所当然。

    他对君皇说公主带有煞气一事非常在意。

    她们公主是天生贵命,要带也是带的贵气,公主的这种贵气岂是一般人所压得住的。

    非羽的话一出,现场倒抽一片冷气。

    不止耶律王朝的皇上狂妄,连带着耶律王朝的丞相也狂妄。

    人家是九皇子,是皇上与季贵妃的爱子,你想断人家一臂,也得看人家同不同意才行。

    季贵妃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她万没想到不过是想让舟儿借此与水清云拉上关系,怎么就把舟儿推上了风口浪尖。

    柳贤妃看好戏似的看着这一切,心里无比痛快,如果九皇子因此成为废人,自然不可能与皇位挨上边。

    君启轩握着酒杯的手终于松开。

    “清云姐姐,你不是说一直很感谢我吗,说正是因为我,才让你恢复了正常人,也正是因为我,你才恢复了水府嫡女的位置”九皇上转过身看着水清云。

    不,他是绝对不会让人废掉他的手臂的。

    废掉手臂等同于一个废人,一个废人注定是皇权路上的弃子。

    “是啊,公主”季贵妃此刻也顾不上那么多“你上次也说,在心里非常感谢舟儿,难道你因为你的身份变了,就要如此对待你的恩人”

    水清云嘴角微勾。

    恩人?

    的确,如没有君启舟,她自然不可能从异世的水清云变成大晋朝的水清云。

    “最近记性不好,已经忘记说过些什么了”水清云按了按太阳穴,很是头疼的样子。

    季贵妃看着水清云的这个样子,眼里恨意无限。

    这个女人当真是想要她皇儿的命啊。

    好恨的女人,她只恨她当初怎么就心慈手软的留下了她。

    君炦扫视全场,希望有人出来为君启舟说句话,这是他大晋朝的皇宫,难道能任由一个外人在此为所欲为。

    “耶律皇上,即是要罚,自然应该想个折中的法子,而非如此血腥的惩罚,九皇子毕竟事关我朝国体,如是传出去,对我朝的的根本有所影响”说话的是季大学士,季贵妃的父亲,君启舟的外公。

    “对,臣也赞同”右相站了起来“当初耶律公主因为身带煞气而被皇上驱逐,受了一年多颠沛流离之苦,如今不如用同样的法子”右相史可郎这话说得隐晦,就是与水清云一样的待遇,驱逐出京便是。

    君炦皱眉。

    好像是没有更好的办法。

    只是如此以来,不是向世人说明,他大晋朝的皇子没有耶律王朝的公主身份贵重。

    “耶律皇上,不如朕亲自下昭书,澄清之前的一切,你看如何”君炦到底舍不得九皇子去受那流离之苦,用商量的语气与耶律庭道。

    “如是君皇上拿不定注意,朕很乐意帮君皇拿主意”下昭书有什么用,要下昭书也是他下昭书向世人昭告云儿的身份。

    君炦气结。

    “公主”季贵妃耷拉着一张脸快要哭出来“你若是觉得心头有恨,不如惩罚臣妾好了,想要臣妾的腿或脚,你尽管拿去,臣妾绝无二言,只求你能放过舟儿”季贵妃已经想不出别的办法,如果非要选择一条,她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来君启舟的平安。

    “贵妃”君炦脸上有些动容。

    水清云看了看季贵妃。

    如真说起来。

    九皇子当初那一拳的确是条件反射。

    “即然你要替你儿子受过,那就请自断手臂一只”铛的一声,一只小巧锋利的匕首落在季贵妃的桌子前,那匕首通体发亮,似乎还带着嗜血的光芒。

    季贵妃一惊,脸上一白,连带着身子也颤抖了起来。

    整个身子软软无力向下倒去。

    “不”君启舟突然朝君炦跪了下去“求父皇把儿臣发落到蛮荒之地”只不过是发落蛮荒,水清云能够平安无事的归来,他自然也能够平安无事的回来。

    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

    只要母妃在后宫的地位不动,只等耶律庭一离开大晋朝,父皇就能寻个理由把她找回来。

    “好”君炦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朕现在就把你发配的南疆,没有朕的旨意永不能回京”

    “谢父皇”九皇子心里松了一口气。

    只要他的手还在,母妃的手还在,一切都还可以通过她们的双手挣回来。

    “耶律皇上,你看朕如此处罚你可还满意”

    “再加一条”

    “什么?”

    “大晋朝的九皇子冲撞了耶律王朝公主的贵气,所以发配边疆,永不得回京”说她的云儿有煞气,他就是要让世人看看,他的云儿才是这世间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耶律庭的话一出,现场的官员脸上什么颜色的都有。

    有幸灾乐祸的,有婉惜的,甚至有得意的。

    得意的自然是六皇子一党。

    九皇子此去边疆,能不能回来可不是他自己说了算。

    季贵妃闻言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季贵妃很快就被人抬了下去,九皇子也很快被侍卫带了下去,即刻离京。

    “耶律皇上即已找到公主,不知耶律皇上打算何时回耶律王朝”君炦眼中飞过一丝痛心,手中拳头微握,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要耶律王朝土崩瓦解。

    “朕看云儿的意思,云儿想什么时候回去,朕就什么时候回去”

    “哈哈,随意,随意,耶律公主愿意在我大晋朝住多久就住多久,当然,如果我大晋朝的男儿有此荣幸留住公主,也算是佳话一段”君炦哈哈大笑,这是想试试耶律庭有没有与大晋朝联姻的想法。

    君炦的一话一出,在场的几位皇子眼光不约而同的望向水清云,娶了水清云就等于娶了耶律王朝的支持,这样的一个女子谁不希望娶回家。

    “朕才刚找回云儿,才舍不得她嫁到这样远的地方,朕还想在朕的身边多留几年?”耶律庭说是的实话。

    好不容易才找回云儿,怎么让她就此嫁人,怎么也得在他身边陪他一段时间再说。

    况且,再还没有确定云儿身上是否身中琼花咒时,他是不会轻易让云儿嫁人的。

    “只怕耶律皇上的愿望要落空了,据朕所所,公主可是与我的皇弟,就是我大晋朝的十六王爷情投意合,我皇弟离京之时,可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朕,他从镜南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娶公主”水清云谁都可以嫁,唯独不能嫁给十六,他现在把这话挑明,无非也是想看看耶律庭与水清云对待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如果是反对,那他根本不用再费什么心思。

    如果没有反对,那么不好意思了,十六,皇兄只能让你在镜南有去无回。

    君启轩凝神聚气,他也很想知道水清云会如何回答。

    不止君启轩,在场的皇子们都竖起了耳朵。

    皇后更是想知道,毕竟太子在皇上百年之后的唯一正统继承人,如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插出一股势力来阻挡太子的皇权之路,她也是不允许的。

    水清云微微一笑。

    “云儿的婚姻大事全凭父皇作主,至于,远航,看父皇的意思”君远航远在镜南,在座的又都是些犲狼虎豹,她自然不可能笨到让这些犲狼虎豹去对付君远航。

    “哈哈,看不出来公主也是个听话之人,如此,耶律皇上可是顺心了很多”君炦眉目突然间晴朗起来。

    依耶律庭的意思肯定不舍得女儿嫁到大晋朝这样的地方,如此一来,恐怕十六要空欢喜一场了。

    一场宴会在这些人真的,假的祝福声中完美结束。

    季贵妃的九皇子当日被谦送出京,为此,季贵妃对于水清云的恨意又上了一层楼。

    “麻烦这位大哥通报一声,就说是右相之女史雅芝求见你们公主”史雅芝自达看见了耶律庭的真面目,一颗心犹如一颗巨石投入了一条小河中,激起浪花无数,她知道,对于这个男人,她的一颗心伦陷了。

    守在门口的侍卫看了看史雅芝,见她态度还算有礼,便点了点头进去了。

    一会侍卫走了出来“我们公主请你进去”

    “谢谢大哥”说着史雅芝身边的青儿上前塞了一锭银子到这个人手里。

    那人面无表情的接下,凭由史雅芝主仆进去。

    水清云正坐在琼花树下发呆,史雅芝袅袅上前,对着水清云福了福身“雅芝见过姐姐”

    水清云抬了抬眼皮“坐”

    史雅芝很是端庄的坐了下来“姐姐的这处院子可实在是难找,这么一处雅院也不知道姐姐是如何找到这里的?”这里风景怡人,又避开了闹市,没想到在这天京城里还有这样一处院子。

    “你不只是来这里看风景的吧”

    史雅芝脸蛋微微一红。

    其实她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想再见耶律皇上一眼。

    虽然知道他不是一个少年,但她还是被他那张脸给迷惑住了,一时不见竟觉得难受的劲。

    “瞧姐姐说的,不过是雅芝觉得与姐姐性情相投,想来与姐姐说说话,难道姐姐不欢迎我”

    “这位姑娘还是不要乱叫的好,朕只有云儿一个女儿,朕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女儿出来”耶律庭一脸肃杀之气的走过来,在云儿边上坐下。

    一口一口姐姐叫的亲热,可真是会拉关系。

    史雅芝脸蛋一红。

    不是因耶律庭的话而恼怒,而是因为耶律庭突然的加入,开始心跳加速,浑身上下都颤抖起来,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颤抖,一种不可抑制的感情。

    水清云轻轻的撇了一眼史雅芝,嘴角泛过冷笑,这个史雅芝来看她是假,来看耶律庭才是真。

    “是雅芝唐突了,雅芝以后一定多加注意”史雅芝温柔似水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耶律庭面前,她就是一个小女人,一个等待着被心爱男子看上一眼的小女人。

    “禀皇上,公主,六皇子求见”

    “噢,六皇子?”耶律庭似乎在回想六皇子长什么样子。

    “皇上,六皇子乃是柳贤妃所出,颇有才干”史雅芝在一旁解释道。

    “云儿,你要不要见见?”他对大晋朝的这些皇子,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现在上门求见,只怕也是想打云儿的主意。

    “见,干嘛不见”水清云看了看门口,她也正想看看,君启轩想干什么?

    “让他进来吧”耶律庭挥了挥手。

    之前的他可是不喜欢与这些人打交道的,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有了云儿,只要云儿喜欢,做什么都愿意。

    “启轩见过耶律皇上,公主”君启轩一袭红衣耀眼的进来,太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折射点点红光,折射出点点邪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