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好感全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啪”右相一巴掌打在史雅芝的脸上,语气冷咧毫无感情“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女儿脑子浑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史雅芝半抚着脸,今天的事太过诡异,她根本解释不了。

    “好好的一步棋硬让你给毁了,明日一早,整个大晋朝便会传出你爱慕六皇子已久,为此与容风华争风吃醋的事来”右相气得脸色发沉。

    比起六皇子,他当然更中意史雅芝能够嫁给耶律庭。

    若皇上真把史雅芝指婚给六皇子,作为臣子,他也只能认命。

    真是那样的话,六皇子有了左相府,右相府的支持,也未必不能取得大宝,如此一想,刚刚阴沉的心情才稍稍平复。

    “爹,六皇子现下已经有了左相府这座大山,皇上怎么可能让我嫁进六皇子府,让右相府与六皇子府联姻”

    “你懂什么,自古帝王心最难猜,再加上今晚之事又有那么多人看见,谁知道皇上心里会怎么想,说不定早就怀疑我们与六皇子走到了一块,今晚这出戏不过演给他一个人看的”史可郎粗眉一弯,随即又道“太子温和,不是帝王之才,这个六皇子,若拉他一把,倒也不是没可能”

    他不关心谁当皇帝。

    他关心的是谁当皇帝,他的女儿都能入主正宫。

    “爹的意思”史雅芝一惊,她爹这是要与六皇子结盟的意思。

    “你回房去吧”史可郎看了一眼史雅芝,看着她那张倾国倾城之脸,心里稍显满足,他一生凡事都要求完美,就连女儿的容貌也是“记得喝你的药”

    “是,女儿告退”史雅芝知道史可郎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她就算再多说什么也无益。

    回到房里,青儿已经端了一碗漆黑的药汁在房里等着她。

    “小姐,该喝药了”

    “放这吧”史雅芝此刻烦燥无比,心里脑海里都是耶律庭那张英庭的脸,以及他凉薄的语气。

    “小姐,还是赶快喝了吧,不然都凉了”青儿端着碗上前。

    史雅芝瞅着,无奈的叹了口气,端起碗一饮而尽,这个药她自小便开始喝,已经闻不出是苦还是甜,她只知道,有一天他爹突然让她喝这个药,说是能让她变漂亮,变成这天下最漂亮的女子。

    她不疑有二,从此天天喝着,这一喝就是十几年,她爹没有骗她,她果真成了大晋朝第一美人。

    美,谁不喜欢,尤其是已经习惯了现在这副容颜的她,怎么舍得弃掉现在这副好皮蘘。

    “圣旨到”

    史可郎率着众人前去前院接旨。

    他的一颗心七上八下。

    果然,六皇子昨晚回去之后不知道跟皇上说了什么,皇上竟然把史雅芝指给了六皇子为正妃,与雅芝一同进门的还有礼部尚书家的容风华。

    “谢主隆恩”史可郎恭敬的接过圣旨。

    苏公公笑咪咪就要恭喜,一低头正好看见史雅芝抬起脸,惊的一下把圣旨掉在了地上,心中惊诧不已。

    不是说史家小姐倾国倾城,是大晋朝第一美人,眼前这个满脸长满皱折,皮肤如老太太般的女子到底是谁。

    “右相,不知史小姐现在在何处”苏公公毕竟是老人,只是一瞬的惊讶就恢复自然的问道。

    “雅芝,还不快谢过公公”右相转头看向史雅芝。

    “雅芝谢过公公”史雅芝的声音一出,四周皆看向她,这怎么是一个姑娘的声音,这根本就一个老太太的声音。

    “右相”苏公公蹙眉,心里头大为失望,传言果真不可信,大晋朝第一美人竟是一个老太太。

    史可郎双眼快速的扫向史雅芝,这一看不打劲,一双眼差点要瞪出来。

    这雅芝今天在搞什么鬼,把自己扮成这个样子是想干什么。

    “让公公见笑了,小女自小就比较玩劣,爱玩一些易容之术,这不最近喜欢上了一些老太太的装扮,不知道公公前来,还未来得及卸下,还请公公不要见怪”右相以为史雅芝不想嫁给六皇子,才故意做出这个造型。

    苏公公不疑有二。

    这史家小姐被传为大晋朝第一美人,想必不会有假。

    “你们听说了没,右相千金一府之间变成一个皮肤干枯的老太太”

    没过几日,天京城大街小巷传遍了有关史雅芝容颜变老一事。

    “听说是想用什么药留住美貌,结果误食了什么东西才变成这个样子,唉,真可惜”

    “听说如今的右相小姐,不仅皮肤如树皮,脸上更上皱纹横生,不知道六皇子还会不会娶她进门”

    “这也难说,毕竟是六皇子亲自求娶,皇上亲自赐的婚,除非她死,不然六皇子怎么也得娶她进门的”

    “那倒也是,也不知道六皇子成天对着这么一个老太,会不会恶心的睡不着觉,吃不着饭”有人开始幸灾乐祸。

    ……

    这些消息传遍大晋朝的时候,君启轩站在书房的头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而耶律庭与水清云已经出发了好几天了。

    从天京城到镜南,快则半个月,慢则小一个月,好在耶律庭的马匹都是这世上最好的马种,行起路来要比一般的马匹要快上一倍。

    照此看来,到达镜南也是半个月以后的事。

    她们一路悠闲,自然不知道此时的天京城发生了什么事。

    “公主,如是王爷看见你在镜南,一定会高兴死了”月影坐在水清云的右侧,为水清云扇着扇子。

    “我又不去找他”水清云白了她一眼。

    “公主,你说笑呢,你去镜南不是为了看王爷,难不成还有别的事”月影打心里认为水清云去镜南就是去看王爷。

    至于耶律庭,估计是想看看公主选的男人会不会差吧。

    水清云懒得搭理她。

    想起那个紫色的身影,水清云脸上变得柔和起来。

    那个男人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还别说,还真有点想他。

    此去镜南,耶律庭没有以耶律皇上的身份随行,而是以一位父亲的身份随行。

    如此一路上,也没过分的吸引路人的眼球。

    “云儿,前面有个客栈,走了一路,想必你也累了,今晚就留在客栈休息一晚再走”耶律庭骑在马背上,他没有用轿子,而是骑马走在水清云轿子的前头,让他生出一种保护女儿的自豪感。

    “好”水清云轻轻的回了一声,红花与月影先跳下马下,随后水清云才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水清云带着面纱走在前头,耶律庭带着银质面具站在一侧,两人往客栈门口一站,竟给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几位客官,是住店还是用膳”一位小二笑这容可掬的迎了上来。

    一看人家那穿着,就知道定是贵客,即是贵客,理当好好招待。

    “住店加用膳”

    “好嘞,几位这边请”小二两眼都快笑成一条缝。

    “红花”一个白色身影喊住正要上二楼的一群人。

    红花扭过脑袋一看,站在大堂下面摇着一把玉扇的白面公子不是卫烨是谁。

    “卫公子,你怎么会在这?”红花眼中闪过惊讶。

    “路经此处办点事”看了看那个带着面纱的人儿,眼中闪过谑笑“清云这是要去哪”

    水清云转过身朝楼下走来,看着卫烨还是一如既往风流倜傥,不由挑眉“你去哪,我自然去哪”

    卫烨路经此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去找君远航,两人的目的地自然是一处。

    “噢,明白”卫烨眼中马上露出了然“都道夫唱妇随,真是这么个理,如此说来,一路上也有个伴”

    红花与月影在一旁轻笑。

    水清云只笑不语。

    “这位是?”卫烨这才发现站在水清云跟前和他和一拼的玉树临风的男人,双眼一眯,瞧这一气场,甚至比君远航还强大,心中暗自道,想必这位就是水清云的亲生父亲,耶律王朝的耶律皇了。

    扬起嘴角朝着耶律庭友好的一笑。

    即是水清云的父亲,就是君远航未来的岳父,能交好还是交好。

    “我父亲”水清云简单的作过介绍,对于耶律庭的身份,卫烨肯定早已知晓。

    耶律庭闻言,嘴角上扬,整个人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暖和的信息,被云儿承认和接受的感觉真的不错。

    “卫烨”卫烨浅浅的介绍自己。

    耶律庭点了点头,算是认识。

    “早就听闻卫家是大晋朝的第一首富,没想到卫家公子的身姿说是大晋朝第一公子也不为过”非羽在一旁搭话。

    对于大晋朝的一些大人物,他都有做过一些调查,所以一说卫烨,脑海里卫家的资料就蹦了出来。

    “你是?”卫烨闻言,脸上无比得意。

    “非羽”

    卫烨点头。

    传说耶律庭身边有一文一武,都是全天下绝顶聪明之人,文是非羽,武是蒙志,可以说是耶律庭的左膀和右臂。

    “可是他那里出了什么情况?”一坐下,水清云愣不丁的问了一句。

    “他那有什么事,不过是想让我过去帮他盯几天,他好飞回某个人的身边去,不过现下看来,此行,我去或不去亦可”卫烨摇了摇扇子,一脸清闲。

    一纸书信,把他从江州调到镜南。

    还让他要马不停蹄快马加鞭的过去。

    别人不知,他还不知,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想思病犯了,想把他叫过去做苦力。

    水清云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

    这个卫烨要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这个说出来“说得你好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般”

    “他肚子里蛔虫也不一定知道他”不是他自夸,除去他喜怒无常的状态,他的心思他还是能猜个*分的。

    “听说皇上把白戈从大牢里放了出来,这事你知道不?”

    “白戈?”水清云蹙眉“皇上把他放出来做什么?”

    “那还用想,肯定是想用白戈在镜南军的余威来对付他呗”卫烨撇嘴,宫里的那位除了会除心积虑的来处理自己的弟弟,还会干什么?

    “白戈现在已经回了镜南?”

    “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此刻他已快到镜南”水清云的身世一公布,君炦就把白戈从牢里放了出来,至于白戈与皇上之间的交易不得而知。

    水清云的一颗心渐显浮澡起来。

    “你也不用着急,他是什么人,岂是一个白戈可以对付的”卫烨没有错过水清云眼里的那一抺着焦急。

    一路上多了卫烨这个自恋的美少年,气氛倒是活沷了许多。

    不出半个月,便到了镜南镜内。

    镜南一年四季如春,气候温适,是舒适的居住地。

    这里的姑娘貌美如花。

    这里的少年挺拔阳光。

    一进镜南境内,扑面而来的清新气息,让人不自觉的沉醉其中。

    水清云的马车缓慢的朝着镜南城驶去。

    相对于天京城的民风,镜南的民风要比天京城的民风开放许多,街道随处可见如花一般的姑娘,三三两两成群结队在游玩。

    亦有不少公子约上三五个好友在各家酒楼处小酌。

    几匹威风凛凛的马匹从水清云的马车前疾驰而过。

    走在最前头的是一位紫衣男子,男子脸色冷如霜,冷峻的走在前头,后面跟着一位身穿铠甲的少年,水清云只须一眼便认出了那两人。

    不是君远航还有君启宏两人是谁。

    或许是感觉到了背后熟悉的目光,君远航突的一下停了下来,太子在背后不明所以“皇叔,怎么了?”

    水清云的帘子已经放了下来。

    君远航一眼望过去,只看见马车外带着面具的耶律庭,以及一些生面孔,不由失笑,他定是产生幻觉了,云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镜南。

    “没事”淡淡的回了太子一句,扬起马鞭就要离去。

    “君王爷”一句女声自一处转角处走了出来。

    那个女子笑的如沐春风,细细的柳叶眉,春风拂柳般的细腰。

    最重要的是人家穿的一件薄纱,薄纱下面的身姿若隐若现,再加上她脸上那娇悄可爱的笑容,让人暇想无限。

    “成姑娘”太子看见来人,眼睛闪过明亮。

    “成芬见过君王爷,见过太子”成芬站在马头下朝着两人微微的服了服身,随后用无比关心的眼神看着君远航“不知道君王爷的伤可有好些,爷爷说,君王爷的药估计用得也差不多了,令我前来给君王爷送过来,没想到在这大街上碰见了王爷”成芬的身上散发一种淡淡的药香,这种药香飘进太子的鼻子间,让太子有一瞬间的沉醉。

    “已经无碍,多谢成姑娘的好意”君远航自始自终都没看成芬一眼,语气稍显疏离道。

    “还是不能大意,不知太子能否搭我一程,我随你们前去军营,顺便看看王爷体内的毒性是否已清”成芬也不在意君远航对他的态度,很是娴静的对着太子道。

    “皇叔,即是成姑娘如此说,那便让成姑娘再看看”太子闻言很是欣喜,成姑娘在镜南城有药仙子一称,不仅其爷爷医术了得,她的医术也十分了得,又因其善良漂亮,所以镜南百姓送她药仙子的称号。

    君远航头也不抬的挥鞭离去。

    “成姑娘上来吧,皇叔没有反对”太子温和的看着成芬,每次看见成芬,他都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就要跳出来一般不受自己控制。

    “多谢太子”成芬利索的翻身上马,坐在太子的身后,突如其来的女性独有的温度传递到太子的后背,太子身子一僵,脸上飞过一丝红霞。

    “成姑娘可有坐好”

    “太子,走吧”成芬看着前头已经远去的背影,眼睛犹如一汪春水,波光凛凛。

    “驾”太子一挥马鞭,几个人影立即消失在这人潮涌动的街头。

    耶律庭看着君远航等人远去的背影,面具下的双眼如鹰一般犀利,以刚刚那个女人看君远航的眼神来看,想必对其也是颇有好感,一想到有别的女人觊觎女儿的心爱之人,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对君远航的好感也瞬间全无。

    ------题外话------

    美妞们圣诞节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