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将计就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乎是一眼,水清云就能确定,那个盒子定是属于她娘的东西。

    脚步不知觉的朝着那个盒子走进。

    “哇,这个盒子真精致”有人感叹。

    “是啊,真想看看里面装了什么宝贝”有人附和。

    一双双眼睛盯着那个盒子,恨不得盯出一个洞来。

    白静瑶扭着腰肢走到那盒子的跟前,双手按在盒子的上面,一脸神秘。

    “静瑶,快打开让我我们看看,看看是什么稀罕宝贝”

    “大家不要着急,这就让大家看看”白静瑶浅浅一笑,双手缓缓的按住盒子的某一处开关,却见盒子一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块花形玉佩,那块玉佩透体发着幽幽的青色光芒。

    “好精致的玉佩”

    “天啊,真的会发光,难不成是夜明珠制成的”

    不少夫人小姐开始惊叹。

    惊叹于玉佩的美,玉佩的别致,更惊叹于玉佩的举世无双。

    “我怎么感觉有些头晕”有夫人开始抚头,如同这里的空气沉闷,无法呼吸一般。

    “我也感觉有些头晕,定是太多人挤在这里”

    “我的眼睛怎么看不清了”有人浑身开始软绵绵,不一会就倒了下去。

    “刘夫人,你怎么了”有人开始感觉不对劲,还不清楚怎么回事,也倒了下去。

    不过是一会的功夫,在场的夫人小姐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

    水清云与成芬对视一眼,相继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只有那块玉佩在这昏暗的书房中发着幽幽青光。

    一个人影自书房的一角走了出来。

    看着满地的人儿,脸上没有生出半分表情。

    “好了,你的忙我也帮了,从此以后我与镜南王府就算是井水不犯河水”白静瑶看着白戈,脸色冷漠道。

    “你不是在帮我,你在是帮父王,如果父王重新接掌镜南军,你还是父王疼爱的郡主”白戈轻轻走到水清云的身旁,嘴角微微勾起,这个女人终于落到她手里了。

    “没有郡主的身份我不也是活得好好的,郡主不郡主的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诱惑力,只不过父王养我这些年,今天一事算是我报了他老人家的恩情”白静瑶冷笑,郡主什么的她已不在乎,她现在在乎的只有银子,只要手中才银子,管你是不是郡主,人家该巴结你还得巴结你。

    “那你自己小心为之”白戈掳起地上的人影,触动起书房的某一处机关,消失在书房中。

    白戈消失不久,白静瑶看了一眼倒了一地的人,双眼一闭,也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阿锦,你有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劲”红花与阿锦站在书房外,姑娘她们进去有一会儿了,怎的还不出来。、

    阿锦看着四周的环境总觉得似曾相识。

    “怎么里头没有动静了”一个丫环竖起耳朵听了一阵,疑惑道。

    红花侧耳听了一阵,里面确实没有任何动静。

    “不好”红花一惊“定是姑娘她们出事了,我们快进去”

    红花咚的一声撞开了书房的门。

    “啊”后面的丫环跟在红花的身后,看着倒了一地的夫人小姐顿时大声尖叫起来。

    “姑娘”红花在人群堆里寻找着水清云的身影。

    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水清云,也没看见成姑娘,心中不由急了。

    “阿锦,快去通知王爷,就说姑娘和成姑娘不见了”

    阿锦扫了一圈,确实不见水清云与成姑娘的身影,二话不说闪身飞了出去。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杨管家找到白静瑶,摇晃着白静瑶的胳膊。

    白静静幽幽的醒来。

    看着四周各家各种惊天喊地的哭声,邹了邹眉。

    “杨管家,这是怎么了?”

    “夫人,我还想问你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带领大家来看宝贝,刚一打开盒子就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接着就没了知觉”白静瑶认真的回想着,想起什么,脸上一惊“不好,我的宝贝”

    一个起身往书桌旁跑去。

    书桌旁那还有什么盒子,空荡荡的一片。

    “我的宝贝,那可是老爷留给我的”白静瑶看着眼前的空桌子,双膝跪了下去,脸上痛苦万分。

    “夫人,定是有人觊觎夫人的宝贝,想来贼人才走不远,老奴这就去报官”杨管家看着昏了一地的夫人小姐,如果不报官,今晚的事怕是不好解释。

    “报,一定要报”白静瑶有气无力的站起身“一定要请知府大人帮我找回那个宝贝,那可是老爷死之前留给我最珍贵的东西,如今我把它弄丢了,我对不起老爷”白静瑶说着说着泪珠子大把大把的流了下来,好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

    “夫人,你别急,老奴这就去报官,娄大人一定会为夫人做主的”杨管家唤来一个家丁,对其吩咐了几句,那家丁急匆匆的离去。

    “小姐,小姐,你醒醒”

    “夫人,夫人,你别吓奴婢,快醒醒啊”

    普天盖地的焦急声在四处响起。

    她们都是丫环,主子们出事的时候她们却没侍候在侧,万一追究起来,都会没命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如今的镜南知府娄寺议带着一队兵士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大人,大人,夫人她昏过去了”见自家大人来了,娄夫人身边的丫环忙上前低泣道。

    娄知府一个脚步走到身穿宝蓝花色的夫人跟前,探了探她的鼻息,见一切正常“只是晕过去了,来人,把夫人带回去请个大夫看看”

    上来几人拖着娄夫人离开了现场。

    娄知府一双利眼扫视了一遍,最后把眼神定在白静瑶的身上“什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娄大人”白静瑶半掩着脸面,我见犹伶的起身“今晚我也是好心请各府夫人小姐前来看看宝贝,哪曾想有人觊觎我的宝贝,把我们一屋子人都迷晕了过去,宝贝也不知所踪,那个宝贝可是老爷留给我的稀罕物什,还望大人做主帮忙寻回”白静瑶说的好不动容。

    娄寺议扫了一眼全场“什么宝贝?”

    “是一块会发光的玉佩,那块玉佩不仅造形别致,材质上等,其作用更是堪比药材,老爷在世的时候,碰都不让碰,如今老爷留给了我,我也是好心想让大家看个稀奇,谁曾想却被歹人盯上了,还望大人一定要为我做主”

    “本官知道了”娄寺议一扫全场“把今天在场的夫人小姐都叫醒,本官有话要问”

    有些夫人小姐已经幽幽醒来,一醒来就听到娄寺议的这话,恨不得再晕过去。

    “白夫人,你看看,今天你邀请的人中是不是全都在场”

    白静瑶扫视了一圈,眉头紧锁。

    “怎么,可是有不对劲”

    “少了两个人”白静瑶轻轻出声。

    “是哪两个人”

    “是两个贵客,将军府的长女水清云及药仙子成姑娘,我明明看着她们一起随我进了书房,如今两人却不在这里”

    “哪个将军府?”娄寺议心中一惊。

    “就是我们大晋朝的护国将军府啊”白静瑶重复道。

    “她叫什么名字?”娄寺议突然感觉很头疼。

    “水清云”白静瑶心里开始起波澜,莫非这水清云的身份果真特别,不然娄大人缘何要如此紧张。

    “传说将军府的长女现在是耶律王朝的公主,只是她何时来到了镜南,本官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收到,还有,她怎么会消失在什府?”娄寺议一双利眼盯住白静瑶,丢了一个公主在镜南,这事可不小,得看上面的人要如何追究此事。

    “爹,她肯定不是什么公主,她一进门就死死的盯住那个盒子瞧个不停,定是她拿走了什夫人的宝贝”说话的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姑娘,长得还算水灵,是娄知府家的嫡女。

    “对啊,大人我也想起来了,当时还见她与那位成姑娘偷偷的吞下什么东西,定是那位成姑娘对我们用了药”如不是十分精通药术之人,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迷晕这么多人,况且如不是水清云与成姑娘事先知情,怎么可能会事先服下解药。

    七嘴八舌的声音,越说越觉得水清云与成芬两人可疑。

    一时在场之人只有成芬懂药术。

    二是,为什么她们晕倒在书房,唯独不见水清云与成芬的踪影,连同她们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盒子,不是她们还能有谁。

    “你们胡说八道什么”红花在一旁听得气愤“我家公主才不会稀罕那个什么宝贝,定是有人想打我家公主的主意,才借宝贝说事,什夫人,我家公主是在你什府不见的,还希望你什府能给出一个交待,不然,一会我们王爷和耶律皇上过来,如不见我们公主的身影,就不要怪我们踏平了你这什府”都什么跟什么,一块破玉佩而已,她们公主才瞧不上。

    心中不由暗自焦急,王爷和耶律皇上怎么还不来,再耽搁下去,也不知公主和成姑娘会不会有危险。

    “你这丫头,在这胡说八道什么?”白静瑶双眉一翘“今晚本夫人明明邀请的就是水清云,几时看过你家公主,你休要在此胡言乱语”

    笑话,就算现在知道水清云是耶律王朝的公主,她也不能承认她曾经来过这里。

    “什夫人这话莫要说得太早,一切等我家王爷来了再作定论”红花冷笑。

    今晚之事一定是场阴谋。

    君远航带着一队将士脚步铿锵有力的走了进来。

    此刻的君远航身穿铠甲,一双眼快速的扫向客人,众人心里一悸,真正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在心中盘旋。

    娄寺议是第一次见君远航,敲君远航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皇家该有的威仪以及一种隐隐可见的嗜血之气不由小心的上前走了一步“属下镜南知府娄寺议见过十六王爷”

    君远航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并不搭话,目光转向红花“云儿人呢”

    “王爷,属下进来的时候,就已不见姑娘和成姑娘的身影”

    “搜”寒气迸出。

    “王爷,在这里发现一道密道”

    君远航嘴角含着一丝冷笑,冷冷的盯着白静瑶“什夫人,这密道是怎么回事?”

    什夫人手心微微出汗,脸上保持镇定“王爷,民妇实在是不知道书房里居然隐藏有密道”

    君远航也不看她“红花,你带人看住她们”说着身形一闪,朝那密道而去。

    在一处暗室里,水清云眼神冰冷的盯住白戈,嘴唇微微上勾“镜南王世子,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白戈亦是一笑“没想到吧,我们再次相见竟然会是在这样的场合下”

    水清云被白戈点住了穴道浑身动弹不得,白戈对此似乎还不放心,又用绳子绑帮住“不好意思,你太狡滑,我不得不多防着点,在我的目的还没达到之前,你就先委屈一下”

    “目的?”水清云反问“想重返镜南,拿回镜南军的大权”

    “你知不知道一句话,叫做人不能太聪明,太聪明的人容易死得快,特别是女人”白戈也不恼,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之事。

    “我也有句话要告知你,聪明反被聪明误,你还是不要太自信为好”

    “哈哈,清云,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这可如何是好?”白戈哈哈一笑,他一开始就欣赏水清云,甚到动了要娶她为世子妃的想法,事到如今,要娶她自然是不可能,当然,如是让她成为他的女人,这个或许有可能。

    “是吗?”水清云如蜻蜓点水般笑笑。

    “喜欢归喜欢,比起我的生命,我自然是更爱自己一些”水清云这样的女人,给人一种特别想要去征服的感觉,他想要去征服她,却也知道,依如今水清云的身份,不到万不得已是万万沾染不得的。

    “你说,比起你和镜南大军的大权,君远航会更爱那个多一些”白戈想起什么,嘴起嘲弄道。

    “他和你不一样”水清云只说了这几个字。

    “好一个和我不一样”白戈似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大笑话一般“清云”他似乎想说明水清云“男人都是一样的,特别的皇家的男人更是爱权,他即然手握有十万大军的军权,自然舍不得放手”

    这句话像是在告诉水清云,也像是在告诉他自己。

    “你即然知道这个道理,就知道你就算把我掳来,也作不了什么用”

    “你也说了,他对于不一样,不试试又如何知道,我与他到底那里不一样呢”白戈自信满满,不是觉得君远航会因为爱水清云而答应他提出的条件,而是因为水清云现在的身份会迫使他答应。

    你想想,比起娶水清云,这十万大军算什么。

    水清云不置可否,双眼打量起四周。

    四周一片漆黑,空气中还带着重重的潮湿味道,应该是处于地下室的位置,是不是还在什府的范围内,不得而知。

    “清云”白戈挑起水清云的下巴“如果君远航没有来救你,你就跟了我可好?”

    “我不记得何时跟你的关系这么好了”水清云侧过脸。

    “处处不就好了,你跟我相处一段时间,自然会明白我的好,到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我比君远航要强上许多”没办法,水清云现在的状态太过冷静,白戈总想找点事情来刺激她,看她恼羞成怒。

    “怎么不信”白戈笑了。

    “你和他从来就没有什么可比性”水清云也笑了“谈何比较”

    白戈脸色微微一变“是啊,他一出生就是高高在上的王爷,拥有最正统的皇家血液,我算什么,我们白家归跟到底只能算是皇家的一条狗,主人高兴了,封个王爷,给点兵权给你玩玩,主人不高兴了,就说你居心叵测,要灭你满门,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你以为皇上是真疼爱他这个弟弟,只不过是表象罢了,背地里最希望君远航死的唯有他罢”白戈说这话的时候,满满的都不是不甘,为他自己的不甘,为他父王的不甘。

    看着水清云清冷的样子,以及黑暗中水清云鲜嫩欲滴的红唇,让他的心里生出一种恨意,这种恨来自对皇家的恨,更多的是来自对皇家的不甘,他一把钳住水清云的下巴,让水清云的红唇面对着他。

    “瞧瞧,这小嘴,真让人有一口吞下去的*,不知道尝下去是什么味道”

    “白戈,你最好理智一点,你若是动了我,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水清云不恼,此时的白戈如是一只发狂的狮子,逮着谁咬谁。

    “后果?”白戈冷哼“我即然能把你绑来,自然已经不去计较有什么后果,大不了就是一死”他早已看开生死,只不过君炦又给了他一次活的希望“你是乖乖的配合我,还是要我来强的”

    “原来镜南王世子也不过如此,对于一个还没开始派上用场的女人,你行事如此莽撞就不怕功亏一篑”一个女子的声音打破了这黑暗中对执。

    白戈微微偏头,看着出现在黑暗当中的明艳女子,双唇一勾“今晚收获不错,又来一个”

    低下头问水清云“真可惜,我以为君远航会是第一个来救你的,没想到是一个女子,是不是很失望”

    一把松开水清云的下巴,脸色阴冷的看着成芬“你一人只身前往,就不怕有去无回”

    “今晚之事,我早有料到,只不过就等着你显身而已”不知何时,水清云身上的穴道已经冲开,身上的绳索也被剪短,她手持一把短刀轻轻的低在白戈的腰间,如同情侣间的昵喃一般与白戈说着。

    白戈身子一震,随即失笑“看来果真是我太自信了,那现下你们打算怎么办,杀了我?”

    “杀你还嫌脏了我们的手”成芬手尖拈着一颗药丸上前,迅速的让白戈吞了下去。

    “你给我吃的什么?”

    “自然是好东西”

    “你们根本就没有晕对不对,不过是将计就计的跟着我过来”白戈看着成芬,似乎有些明白,她是人人称道的药仙子,怎么可能闻不出空气中的异样。

    “你那点小伎两就想把我们迷晕,你以为我药仙子的称呼来得徒有虚名”

    “哈哈”白戈大笑“那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对着暗处一个勾手,一种异香若有若无的钻进她们的鼻间。

    “不好,是生情香,快捂鼻”

    水清云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个白戈如此卑鄙,还留了后手。

    “已经晚了,只要闻得生情香的味道,生情香就会在人的体内产生作用,只是一下子两个美人在前,让我先享用哪个才好”白戈轻轻的拿开水清云抵在他腰上的短刀,用一种邪魅的眼神看着水清云。

    水清云已经感觉身子正在失去力量,软绵绵的只想倒在地上,她看向成芬“快,你身上可有解药”

    成芬摇头。

    谁会把生情香的解药带在身边。

    “来求我,或许我一时心软就把解药给你了”白戈阴冷的看着水清云,不知好歹的女人,非要惹急了他。

    水清云别过头不看他。

    不一会,两人的身上开始越来越热,脸上出现红潮。

    “这生情香的药性还是挺烈的,君远航若再不来,这两个美人只能留给我自己享用了”白戈看着两人身体反应颇为满意。

    “你也不要得意,你身上也被我下了毒药”成芬咬牙切齿说出来的话,却如同小绵羊一般温柔悦耳。

    “怕什么,我早就服下了百毒丹,什么毒药对于我都没有用”白戈不以为然,蹲下身看着成芬和水清云“瞧瞧,真有让人一亲芳泽的*,你是药仙子,你应该知道如是生情香发作半个时辰之内没有解药,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生情香是所有春药当中最烈的一种,来势凶猛,没有解药或是没有男人帮忙解决,中药者会暴毙身亡。

    “我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美人死去,只是这还得看君远航的表现”说着一双手就要朝水清云的脸蛋捏去。

    “你最好拿开你的咸猪手,你若是敢碰她一下,本王今天就让你尝尝死无全尸是什么滋味”君远航带着怒气的声音响起。

    白戈停下手里的动作,站起身对上君远航,像是老朋友一般与他打招呼“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你对云儿她们作了什么?”云儿的脸色和气息一看就不对。

    “也没什么,不过是体内的生情香发作了”白戈咧嘴一笑。

    “白戈,亏你还是一个男人,竟对两个女人用如此手段”君远航盯着白戈,那里面带着深重的嗜血之气。

    “没办法,你太能伪装,在不知道你的能耐之前,我能想到的就是对你的女人下手,怎么了,心疼了,你若真心疼你的云儿,现下就交出镜南王十万大军的兵符,拿到兵符我自然会把解药交于你”

    “白戈,你只怕不想只拿回兵符那么简单吧”君远航冷笑。

    “哈哈,十六王爷不愧是十六王爷,拿回兵符只是其一,要你的命才是真”是的,君炦答应他,只要他除掉了君远航,就恢复镜南王府的存在,而他就是下一任的镜南王。

    “你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我当然没有那个本事,这不才借云儿一用,瞧瞧,云儿这肌肤,红的跟什么似的”白戈也不急。

    君远航眼中一寒,云儿的药性似乎越来越猛,如果再没有解药,只怕云儿已经坚持不住,眼中一寒,薄唇轻轻一勾“不就是想要本王的命,本王就在这里,你把解药给云儿成姑娘服下,本王跟你走就是”

    “果真是个多情种,不爱江山爱美人”看了一眼君远航“先把兵符扔过来,然后你自断”

    君远航手伸入怀中一摸,摸出一块兵符,快速的朝白戈扔去,白戈双眼一眯,确定是真的这才伸手去接,一把短剑连同兵符一同射了出去,那把短剑却如同识人一般,直直的朝白戈的胸前而去。

    白戈手中抓着兵符,神情间的喜悦还没浮在脸上,胸前的吃痛让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君远航,随即痛苦的捂着胸口“你的身手果真了得,到底是我小看了你”

    “不是你小看了我,就算你今晚什么也不干,你也逃不出去,你看看外面”君远航快速的朝水清云跟前而去,搂着水清云不知所措“云儿,云儿,你醒醒”

    白戈看了一眼外面灯火通明,不知何时外面已经站满了人,而耶律庭此时正表情阴冷的看着他,眼神中都是杀意。

    “呵呵,你就是耶律皇上吧”白戈眼神迷离“你的女儿中了生情香,这种香被加了特别的方子无药可解,除非与她心爱之人发生关系”随即又想起什么哈哈大笑道“有人告诉我,你的女儿身中琼花咒,一旦发生关系,就会催动她体内的咒,哈哈,这棋当真是高啊,高啊”

    “是谁告诉你这些的”耶律庭一步走到白戈的跟前,钳住他的下巴道。

    云儿身中琼花咒之事,他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白戈是如何知道的。

    “一个想要你死之人”白戈面如疯狂之意“君远航,你得到了她又怎么样,不管是得到她还是没有得到她,她都会因你而死”说着捂着胸口的手软了下去,双眼间,鼻子间血流如柱,白戈毒发身亡。

    耶律庭皱眉。

    一个想要他死之人,到底是谁,如此清楚的知道他,还知道云儿。

    “云儿,你怎么样?”君远航摇晃着水清云,试图让她的意识清醒些。

    水清云吃力的睁开双眼,感受到君远航指尖的凉度,很是亲昵的贴了上去“远航,我好难受”

    “云儿,你坚持一会,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君远航没有忘记白戈死之前说的话,他现在不能碰云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云儿因此有个什么,他会后悔终身。

    “阿锦,你抱着成姑娘,我们前去找成老”

    阿锦脸色复杂的看着水清云那个样子,心里如同蚂蚁咬了一般,听见君远航话动作利索的抱起成芬,跟在君远航身后。

    感爱到不同于她的温度,成芬眼睛稍稍睁开看了一眼,看见是阿锦,一颗心像是安定了一般,双手攀上他的脖子,还朝他的身上挤了挤,似乎想得到更多的凉意。

    阿锦身子一僵,成芬身上传来的热意让他的身体也不知觉的跟着红晕起来。

    “唉,你们是谁,想干什么?”君远航一脚踢开成芬家的小药园,惊的院子里的几个药童忙奔出来,看着双眼通红的君远航声音里带着恐惧道。

    “快,让成老出来”

    “成老没在?”

    “小苏”是成芬的声音”爷爷不是说今天回来吗,难道还没到家”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老爷他确实还没到”

    “先进屋吧”成芬软柔无力道,爷爷不在,只能她自己来想办法了。

    阿锦把成芬放在椅子上,成芬有气无力的靠着“小苏,拿把匕首给我”

    “小姐”药童不知成芬要干什么。

    “快去”

    “是”不一会一把锋利的匕首放在了成芬的跟前。

    成芬眼都没眨一下,朝着自己的手腕就是一刀。

    “你疯了,这是干什么?”阿锦看着她的举动,眉头一紧吼道。

    “没事,不过是让自己清醒些”一刀下去,血流如柱,成芬似乎清醒了一些,动作利索的为自己包扎好。

    欲图起身去配制解药,一阵眩晕让她跌倒在椅子上。

    ------题外话------

    好像有好事要发生了,要不要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