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同归于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也只是执行尊者的命令”成老不复往日的亲和,脸上有着和鬼谷子一样的冷漠。

    那天是他在暗处给成芬和水清云下了生情香,那一味特殊的香草也是他按尊者的命令下下去的,就连芬儿与阿锦之间的事,也一切都是尊者的旨意。

    “爷爷,你”成芬不可置信的看着成老,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成老没有回答。

    为什么这样。

    一切都是因为耶律庭毁了他们无情教,让他们这些原本是无情教的长老无处藏身

    水清云看着他“鬼谷子你原本有很多机会可以动手,为何要等到现在”

    “是,以我的能力,我可以有千万种让他死去的方法,但本尊就是想让耶律庭看看,自己的女儿和儿子身中琼花之咒,而他在一旁无能为力是什么感觉,我也要让无忧看看,她生下来的一对儿女是如何与他的父亲反目成仇的”说着鬼谷子的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表情。

    “你是当年跟在无忧身边的药师,对吧,人称药鬼王”耶律庭开始有些影响,这个人太陌生,以至于他一时半会真的想不起他什么时候与此人有过交道。

    “现在才想起来,会不会晚了点

    “果真是你”

    “还有一个身份你只怕不知道,本尊不仅是药师,更是教中的三大尊者,我们的使命就是保护每一任教主的安全,当然,也担负着监督教主的重任,教主她因为与你动了情,甚至产生了与你长相厮首的想法,作为无情教的教主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她不可能,她更不能有”身为无情教的教主,就该无情无欲,把带领无情教走向巅峰为已任,怎么可以儿女私情”鬼谷子话峰一转“阿锦,动手吧,杀了这个负心汉”

    “你对阿锦做了什么?”耶律庭邹着眉着着阿锦,阿锦此刻如同木偶,如同一个被抽去了灵魂之人一般。

    “本尊能做什么,如不是本尊,阿锦他早就一命归西了,现在的阿锦不过是少了一半灵魂的人而已,本尊说什么他自然信什么”只拥有一半的灵魂,如同一个木偶任人摆布。

    “他的另一半灵魂呢”耶律庭听的心里一紧,很是心疼。

    “另外一半,自然是琼花之咒发作,被咒语吞去了”

    阿锦举起剑欲向耶律庭刺去。

    水清云一惊,父亲一动不动的站在阿锦跟前是什么意思。

    不躲避任由阿锦刺来的意思。

    “阿锦,阿锦”她试图唤醒阿锦。

    不,阿锦他不可能没有意识,不然也不可能在那天为了救她而差点舍命。

    “云儿,这是我欠你的,欠阿锦的,欠无忧的,让阿锦来吧,我不怪他”如果他早点知道无忧会经历那么多痛苦,他就算不要皇位,不要任何东西,也要陪着无忧。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现在只想好好的闭着眼睛,然后和无忧静静的躺在一块“云儿,记得让朕陪着你娘,活着的时候,朕不能和她一起,朕只想在死了之后好好陪着她,照顾好阿锦,欠你们姐弟的,朕来世再还”说着耶律庭闭上了眼睛,对着阿锦道“阿锦,动手吧,你说得对,是朕负了你们的娘,现下就让朕下去陪着她”

    看着无忧静静的躺在这里,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要去陪着她。

    无忧已经孤单了二十年,他怎么忍心让她再孤单下去。

    阿锦举起剑。

    “阿锦不要”成芬大叫。

    阿锦他怎么可以。

    “父亲”水清云欲图冲过去躲阿锦手里的剑。

    鬼谷子冷笑着看着这一切。

    阿锦果真不负他所望。

    寒光一闪,一把利剑直朝他袭来。

    鬼谷子眼中一暗,那把利剑碎成了两断。

    “阿锦,这是怎么回事?”鬼谷子眼中如暴风雨就有来临。

    阿锦什么时候清醒的。

    “在彬城的时候就好了”阿锦的一双明目恢复其的明亮。

    “彬城”鬼谷子哈哈大笑“本尊早该想到,那古钟即然能破解琼花之咒,自然也能唤回你的另一半灵魂,我精心布置的这一切,全让一座古钟毁于一旦”他早该想到的。

    成芬大喜。

    她就知道阿锦一定行的。

    水清云亦是松了一口气。

    阿锦好样的。

    耶律庭睁开双眼,只是直直的看着阿锦,低低唤了声“阿锦“

    这一声包含着无限温柔和深意。

    “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娘,我如是那样把你送到娘的面前,娘该寒心”看了一眼水晶棺里的女子。

    这里面就是她娘。

    为了他们姐妹不顾自己的娘,娘千方百计的生了他们下来,想来也不想看到父子反目成仇的一慕。

    “阿锦,谢谢你”耶律庭不知该说什么。

    “好一慕父子情深”鬼谷子大笑“即然如此,我不介意把你们都埋葬在这里,本尊多有善心,让你们一家团圆,你们到了地底下应该要谢谢本尊”

    一家四口,全都到齐,很好。

    “鬼谷子”水清云出声“你如此痛恨我爹,不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吧”

    “我当然恨他,恨他毁了无情教,更恨他毁了教主”

    “噢”水清云挑眉,嘴角泛起一丝讥笑“我还以为你暗自喜欢我娘,见我娘喜欢上了别人,你由爱生恨,迁移到我父亲的身上”

    鬼谷子脸上飞过痛恨“你胡说什么,作为无情教的尊者怎么可以喜欢教主”

    “这样啊”水清云恍然大悟“即是如此,你把我娘的尸体保存了二十年,还真是有心,我们父女三人谢过尊者了,如没有尊者,我们父女三人此时此刻怎么可能会与娘在一起”她娘的尸身藏于千年寒冰之上,所以她娘的样子才能保存的完好。

    水清云的话一出,耶律庭脑海里立即闪出一些片段。

    眼前的这位男子对当年的无忧确实有些关心过了头,特别是在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更是对自己大开杀戒,现下想来,哼,只怕是早已对无忧动了情,无忧无意于他,于是他把那种恨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鬼谷子,敢做为什么不敢认,你为什么不敢承认你也如朕一般喜欢无忧,只不过朕与无忧是两情两悦,而你则是单相思”

    “你们都去死吧”被看穿心思的鬼谷子恼羞成怒。

    他喜欢无忧这件事,只能成为秘密。

    他是无情教之人,怎么可以对教主产生感情。

    是教主太傻,明知道喜欢一个人没有结果,还是扑汤蹈火的前去。

    一时间,刀光剑影。

    黑衣人对耶律庭一行五人。

    好在在场的人武功都不弱。

    水清云没有内力,只能近身袭击,君远航知晓这一点,护她左右,深怕她被黑衣人的内力所伤。

    “远航”水清云在君远航身边低语。

    君远航见水清云有话与他说,一边警惕看着四周,一边低下头听水清云说。

    水清云在耳边与君远航低语了几句,君远航眉头一紧,不太赞同“不行,那样太危险了”

    云儿的计策是好,可他怎么放心让云儿独自离开。

    “相信我,一定没事”水清云对着他露出嫣然一笑,这个笑容如同在春天盛开的琼花一般灿烂。

    “那你小心”君远航见水清云如此胸有成竹,也没在说什么。

    云儿做事向来有把握,如没有没有把握之事,她定是不会做的。

    “嗯”水清云在一阵刀光剑影中离去。

    耶律庭与君远航的武功再好,面对众多玩命的无情教教徒一阵打斗下来,身心也略显疲惫。

    可以确切地说,这些人全是鬼谷子培养的死士。

    “耶律庭,不要再玩抗了,来年的今天就是你们一家人的忌日”鬼谷子脸露得意。

    他们区区几人怎么可能是他们这些人的对手。

    要知道无情教能够横行江湖数年,靠的就是狠。

    比起狠,有谁比得过无情教之人。

    就连当年的无忧,如是杀起人来,那也是眼都不眨一下的。

    只是可惜,那样一个唯美的女子,让耶律庭给毁了,一边要杀人,一边又善心大发,四处救人。

    他们的教主怎么可以有慈悲之心。

    不,不能有,也不可以有。

    “你以为你真有那个本事取得了朕的性命”

    “哈哈,那就试试”鬼谷子仿佛听见了一件极大的笑话“无忧,本尊就让你看看,你心爱的男人是怎么死要我手里的”

    他心里恨,无忧是她守护着长大的,怎么转眼之间就喜欢了别人,喜欢上了别人不说,还不顾死活的为那人生下了一双儿女。

    鬼谷子的话一停。

    无忧的水晶棺中突然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声音,紧接着是水晶棺移动的声音。

    耶律庭心里一紧,紧张的护在水晶棺的前方“无忧”

    鬼谷子双眼微眯,同样露出紧张的样子。

    “鬼谷子,多谢你这么些年对娘亲的忠心,我们即然找到娘亲,怎么可能会再让娘亲待在这种黑暗的地方”一个声音好像自遥远的地方传来,却又如同响在耳边。

    “云儿”耶律庭心中一喜。

    是云儿的声音。

    “你能把无忧带走,无忧是本尊的,谁也不能把她带走”鬼谷子眼露凶意的看着四周,似乎在确定水清云的具体方位。

    “鬼谷子,娘亲在这陪了你二十年,你应该知足,再说娘亲再天之灵,定然也不希望与你在一起,她肯定是更希望陪在她的子女,她心爱之人身边”

    水晶棺继续往下沉。

    连带着边上的千年寒冰也一半往下沉。

    “不,,你不能带走她”鬼谷子脸上突然疯狂起来,朝四周袭击而去。

    心里是又急又恨。

    那个女人是怎么发现那个水晶棺其实是可以动的。

    不,不可能,无忧只能是她的,谁也不能带走她。

    耶律庭,君远航等人赶紧护住。

    “芬儿,你快出去,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一个没有什么武功之人,怎么可以留在这里。

    “爷爷,我不走”成芬目光紧紧的锁住阿锦,深怕阿锦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傻丫头”成老摇头“你应该知道,爷爷是无情教之人”

    “爷爷,我不知道什么无情教,我也不知道什么尊者,我只知道,是爷爷当初让阿锦与芬儿一起的,如今难道要芬儿眼睁睁的看着阿锦死去”

    “当时爷爷是真想芬儿能有个好归属,因为爷爷知道阿锦是尊者的人,如今的阿锦,你以为他还会与你在一起”成老摇头。

    芬儿不是他的亲孙女,不过是他在一次行医当中一对年轻夫妇留下来的孩子,当时见芬儿可爱,便把她留在了身边。

    都道无情教之人最不能动的就是感情。

    十几年过去,他早已把芬儿当作了自己的亲孙女。

    如今看芬儿如此痛苦,他的心里也是十分不好受。

    “阿锦”芬儿眼神紧紧的盯着阿锦,无心听成老在说什么,看见阿锦受了伤,在一旁心疼的大叫。

    鬼谷子把把有的恨意都发泻在了阿锦的身上。

    他把全部功力都朝阿锦袭击而去。

    “阿锦”耶律庭提起功力朝鬼谷子反击过去“鬼谷子,你的目标是我,你对阿锦出手干什么?”

    不是说要杀他吗。

    他就在这里,他怎么却对阿锦出手。

    “你早晚也得死,不过是想让你的儿子死在你的前头,哈哈”

    耶律庭的一生太过幸福,他怎么看得下去。

    他就想让耶律庭尝尽这世间的痛苦,再慢慢的死去。

    耶律庭眼神一厉。

    太天真、

    想要阿锦的命,也得看他同不同意。

    一时间,火花四起。

    “噗”是有人吐血的声音。

    “芬儿”

    芬儿眼看鬼谷子的剑光就要挨近阿锦纵身扑了过去,胸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剑。

    “你怎么那么傻”阿锦抱住成芬,叹惜道。

    “能为你做点什么一直是我最大的心愿”成芬笑着道,她害怕阿锦再次把他忘掉,所以她想在阿锦的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做,也很好”真是个傻女人,以为自己是铜墙铁壁不成。

    “阿锦,不要恨我爷爷,他也是无奈”

    “嗯”阿锦点头。

    这边,成老看芬儿如此死心眼,心里也有了个决定。

    他这辈子没做过别的事。

    老了老了,就让他为这个孙女做点什么吧。

    剑光一起,却是直指鬼谷子。

    “怎么,你要背叛本尊”鬼谷子声音冰如雪。

    “尊主,对不住了,连你都不能真正做到无情,也怒属下也做不到”刚刚水清云说得对,如尊主当真是对教主无情,怎么可能会把教主的尸首留到至今。

    “哈哈”那你先让你受死”没有人可以与他相比。

    “爷爷”成芬看着这一切,心里感动无比。

    爷爷间然为了他不惜与鬼谷子拼命。

    “大家都快撤,我要启动自毁机关了”水清云的声音又如同遥远的地方传来。

    阿锦抱着成芬摔先杀开一条血路自原路返回。

    “爷爷”

    “成老他会没事的”阿锦安慰道。

    “启吧,就让我们一起葬送在这里”这里的自毁机关,只有他知晓,她就不信水清云知道,当然,他不介意陪着他们一起葬送在这里。

    “云儿,你也要小心”耶律庭,君远航,非羽正要杀出去,君远航对着某处唤道。

    “放心吧,我已经出来了,你们快出来”

    鬼谷子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回去,拼了命的堵截。

    水清云不知启动了什么开关,一时间迷雾四起。

    谁也看不见谁。

    “父亲,远航,你们凭记忆原路返回,快”

    耶律庭与君远航背靠着背,有了迷雾的遮挡,他们杀出去就容易许多。

    “水清云,你给我出来”鬼谷子已经杀红了眼。

    心里无法置信,水清云怎么对他这里的机关如此熟悉。

    “鬼谷子,你一定想不到我为什么知道你的机关所在吧”水清云清冷的声音响起“你以为你把机关设在我娘的水晶棺上,我就发现不了吗,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娘的照顾,记得下辈子再入什么无情教了,好好找个心爱的女儿度过一生”说到底鬼谷子也是个可怜之人。

    “不,你不能带走无忧,无忧是我的”密室里的水晶棺早已消失不见,鬼谷子真的慌了,无忧是他的,谁也不能带走。

    “轰”

    “轰隆隆”

    回应他的是暗道的一阵阵坍塌。

    “尊者,怎么办,他们把出去的路都堵上了”

    “没有了无忧,本尊要你们做什么,统统都去死吧”鬼谷子双眼腥红,此刻的他已经没有理智。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谁动无忧,他就让谁给无忧赔命。

    回应他们的尊者无情的话语和嗜杀之气。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没有死在耶律庭的手下,没有死在机关上,而是死在他们这么多年一直忠心的尊者。

    很多人到死才明白,无情教当真是无情。

    呵~一切明白的太晚。

    一阵阵巨响过后,是死一片的寂静。

    此刻,水清云守在一座水晶棺前,等待着君远航他们前来会合。

    是的,一切玄机都在她娘的水晶棺上。

    而她要做的便是把水晶棺移出到外面。

    此刻她坐的地方正是成芬家的小药园,阿锦已经抱着成芬出来,眼里满满的都是关心。

    “云儿,你没事吧”不多会,君远航,夜里庭,非羽,成老也出来了,一个个身上都挂了彩,但看见大家都平安无事,也都松了一口气。

    “大家都没事吧”耶律庭率先问出声。

    “都没事”非羽回应。

    “成老,快来看看她”阿锦抱着成芬,向成老求救道。

    “好,交给我”真是个傻丫头,为了阿锦当真是连命也不想要。

    “芬儿,芬儿”成芬已经晕了过去。

    “快,拿我的药箱来”

    “阿锦”水清云走到阿锦的身旁,轻轻的握他的手“放心吧,有成老在,她会没事的”

    她的声音轻淡如流水,听在阿锦的心里却是无限的关怀“我知道”

    “云儿”耶律庭走过来“你娘如是看见你们如此,定会很欣慰的”

    “父亲”水清云开口“娘亲最大的心愿想来是与你在一起,我这就把娘亲交给你,希望你好好陪陪娘亲”

    娘亲当年离开耶律庭实属无奈,如果让她选择,她何尝不想选择与心爱之人长相厮首。

    “你们不跟朕一块会耶律王朝?”

    “回是一定要回的,只是怕不能长久陪在娘亲身边”

    “云儿”君远航握着水清云的手,她本可以留在耶律王朝的。

    “咳,咳~”是成芬苏醒的声音。

    “芬儿”成老赶紧扶起她。

    “爷爷,阿锦,你们平安就好”

    “芬儿,爷爷也想通了,只要你平安无事,爷爷便无怨无悔”成老是指他背叛无情教之事。

    “爷爷”成芬感动的不行。

    “王爷”阿信闪身进来。

    “何事?”君远航眉峰一挑。

    “王爷,六皇子的众多尾巴在军中挑事,军中现在一片混乱,太子在军中快坐镇不住”

    “挑事?真会挑时候”君远航眸中一凛,这个时候挑事,这个君启轩究竟想干什么?真以为他已经掌控了镜南军中一切。

    ------题外话------

    嘿嘿,妞们,后面的剧情你们猜对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