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自相残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们要换主帅”有人大喊。

    “对,我们要换主帅,换一个有勇有谋的主帅前来”亦有人附和。

    “诸位”太子眼神犀利的坐在上首“任十六皇叔为镜南军主帅,是我父皇的意思,诸位今天如此闹,是什么意思?”太子平时看起来温和,该威严之时却是一分也少不了。

    “皇上不了解我们镜南军中的情况,所以才会派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主帅前来,太子殿下,说实话,我们兄弟敬重你的为人,却对十六王爷却是敬重不起来,我们都知道,自达十六王爷来镜南上任一来,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你在处理,而十六王爷完全是甩手掌柜,据我们所知,十六王爷又一次无故离开镜南军将近一个月,试问,有那个主帅会把自己的军队视如儿戏”说话的是一位副将,此人脸长得略显削瘦,一双眼精明的看着太子。

    君启宏识得这人,十六皇叔刚来镜南之时,此人没少拍皇叔的马屁,平时也是挺中规中距,今天怎么敢带头挑事。

    “钟副将”君启宏漫不经心的开口“皇叔在时,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钟副将脸上没有闪过任何情绪“太子,谁不知道十六王爷爱听好话,他在跟前的时候,我自然捡好听的给他说,若不然我的下场只怕和当时那些闹事的者的下场一样,早已成了无头之鬼”

    “哼”君启宏冷哼“那钟副将今天此举是为何,若要换主帅,本宫可做不了主,钟副将若有那个本事,不如飞鸽传书回京中,让父皇换掉便是,顺便提醒一句钟副将,最好把本宫这副将也换掉,换成钟副将心里所属之人”

    “太子何必如此出言,对于太子,钟某哪敢有半丝不敬”钟副将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朝四处看了看,四下的将士又向前走了几步,那个样子如同把太子包围在了他们的中间。

    太子的侍卫立即拔剑而起。

    反了,反了,真是反了。

    “钟副将是几个意思?”君启宏一双眼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这是在威胁他,威胁他也赶紧滚蛋。

    “钟某没什么意思,只是镜南军一直是镜南王在把持,如今换了两个主子颇为不适应而已”

    “你想自己独吞镜南军”

    “钟某自认没那个本事,不过如是太子在镜南军在失事,十六王爷定是逃脱不了关系,到时皇上追咎他一个失职之责,自然不会再让他留在镜南军中,如此就先委屈太子一番”

    “平时倒还真是小瞧了你,想趁着我不在欲对太子不利”君远航冰冷的声音由远及近,浑身的强大气势让那些围住太子的将士不知觉的后退了几步。

    “王爷回来得真是时候”钟副将看着君远航,嘴角勾起一丝浅笑。

    “本王若是回来得再晚一些,岂不是要被某些要灌上残害太子的罪名”君远航粗眉一拧,脸上闪出煞气。

    “动手”钟副将一个挥手,藏在暗处的弓箭手自四处涌了出来。

    “王爷回来得也正好,若是王爷和太子因此去了,钟某也可以向皇上禀报,十六王爷与太子在镜南军中夺权,为此自相残杀”

    “噢”君远航坐向主位,睥睨天下的霸者之气自然流露“原来钟副将是有些打算,只是不知道钟副将打算如何把这消息传递出去?”

    自相残杀?

    这主意听着不错,只是不知道实行出来如何?

    钟副将不置一语。

    他的任伤只要制造出十六王爷与太子内乱的假相即可。

    至于后面之事自然有人来做。

    “看来钟副将也是个糊涂之人,钟副将在行事之前就没发现,镜南军早已被本王控在了手里,钟副将今天此举不过是自掘坟墓而已,只是替钟副将可惜,到死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着拍了拍手,刚刚的弓箭手全部调头对准了钟副将及他手下的几名将士。

    钟副将眉目紧皱。

    其实他早就感觉到十六王爷行事的果断狠绝,只不过是他一直不愿相信而已。

    “据本王所知,钟副将的一家老小都被六皇子接到了天京城,当然是在天京城吃香喝辣还是遭受非人待遇本王不得而知”

    钟副将一惊。

    这是只有他与六皇子那边的人知道,十六王爷是如何知道的。

    “当然,本王也理解,若是钟副将今天行事失败,不止钟副将,只怕连钟副将的家人都会遭受无妄之灾,本王在考虑要不要成全钟副将,成全老六对本王的一片心意呢”

    “皇叔,老六居然敢如此算计我们”君启宏俊眉微皱,老六,这事的背后主谋居然是老六。

    “王爷少在这里使诈,什么六皇子,钟某不相识,钟某不过是看不过十六王爷一个纨绔王爷充当我们镜南军的主帅”钟副将头一扬,今天的事如此没有个结果,他的一家老小同样没有活路。

    他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拼。

    他的手也是一挥,但是背后没有反应。

    回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何时,那些拥护着他将士,全都用剑指着他。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他确实低估了十六王爷在镜南军中的影响力,自始自终不过是他一人在这自演自说。

    不止是他,只怕六皇子也低估了十六王爷的能力。

    这样的一个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钟副将,只要你现下归入本王的营中,本王自然有办法救出你的家人”钟副将这人还是有些能力的,他一向爱才,对于有能力之人,向来不会计较太多。

    “哈哈,就算你会放过我,那些人也不会放过我,没想到我钟某聪明一时却是糊涂一世,连累了我的家人”说着也不等君远航反应过来,钟副将的脖子一伸,了解了自己。

    他死的时候,头是向着天京城方向的,双眼睁的大大的,似乎是在向他的家人谢罪。

    这个钟副将倒是个干脆俐落之人

    君远航按排人厚葬于他。

    不过是个无辜之人罢了。

    “皇叔,老六居然把手伸进了镜南军中,只怕在这镜南军还有不少他的爪牙”君启宏看着被人拖下去的钟副将,脸上闪过担忧。

    今天出来一个钟副将,谁知道明天会蹦出来一个谁。

    “最重要的不是他们,是他们的背后之人”君远航的目光幽远深长,背后之人的心思自然一目了然。

    “真的会是老六?”

    “太子难道不相信?”君远航笑了。

    太子有的时候就是太过温和。

    君启宏摇头“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老六的胆子也忒大了,连镜南军的主意都敢打”

    君远航只是笑笑。

    镜南军算什么。

    人家真正觊觎的是你的太子之位。

    不过太子也不是愚钝之人,有些话也不用说得太白。

    钟副将一事,对于君远航,对于镜南军来说都是小菜一蝶。

    转眼接近中秋。

    君炦的一道旨意,把君远航和太子从镜南宣了回去。

    名曰要举行中秋晚宴,作为王爷和太子,必须到场。

    接到圣旨的时候,君远航一行人已经行走在路上。

    成芬已经大好,一路上阿锦虽然话不多,但对她的细心照顾她是能感受到的,至于成老,没有跟她在一起,据他自己所说,他舍不得他亲手种下的小药园,也想安静的守着尊者他们。

    成芬也没有勉强,毕竟爷爷能够活着就是她最好的安慰。

    “云儿,你们在天京城逗留几日?”水清云会答应再留天京城几日再启程回耶律王朝,主要也是因为他。

    “两三日吧”水清云看着君远航此刻颇为可怜的样子,甚觉好笑。

    “我也想随你一同前去耶律王朝”虽然知道水清云此行回去是去认祖归宗,一想到就此与云儿不知要分开多久,心中就颇不好受。

    “你想去就去,又没人拦你”水清云瞪了他一眼。

    “也是”君远航点了点头,心中已有了主意。

    这一路,可谓是无限和谐。

    耶律庭一直守在水晶棺前。

    君远航陪着水清云。

    阿锦与成芬共从一车。

    “公主”红花在马车外面唤了一句。

    “何事”君远航颇为不悦,他正想好好品尝云儿的红唇一番,这个死丫头就来搅局。

    “王爷,公主,月影从天京城传来消息,说是陈夫人病重的只剩下一口气,陈夫人很想再见见公主”红花感觉到君远航的怒气,吐了吐舌头,并非她有意上前找搅,实在是她有事相报。

    “月影可有说是什么病?”水清云的明眸一冷。

    走的时候,陈氏的身体可是好得很,她不过离开两个多月,就病入盲膏,这未免太让人费夷所思。

    “月影没有细说,月影只说陈夫人的情况糟糕,怕真是去日无多,想起公主临走时的嘱咐,月影想此事有必要通知公主”公主临走的时候,可是有说过,让月影等人留在天京城,随时注意天京城的动向,也派了人侍候在陈氏左右,以保护她的安全。

    水清云蹙眉“告诉月影,我即日便到,让她务必请天京城最好的大夫给陈氏”

    陈氏在容州待她不错,且又母女了一场,说什么也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她去。

    只是她想不到,有些人还真是胆大,以为她不在天京城,陈氏就无靠山了,行事也越加胆大起来。

    “是”红花退下。

    过了两三日,君远航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天京城。

    耶律庭的再次出现,君炦自然不敢大意,早早的便候在天京城门外,等候着耶律庭一行人的归来。

    “耶律皇上此去镜南可有什么收获?”君炦也是最近才知道耶律庭去了镜南,知道耶律庭去了镜南的瞬间,他浑身吓出了一身冷汗,深怕耶律庭盯上镜南从而打起镜南的主意。

    看见耶律庭等人从镜南回来,可不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自然是有收获的”耶律庭从马车上下来,浑身上下还带着千年寒冰的寒气。

    “没想到耶律皇上和十六一起回来,十六在路上可有好好招待耶律皇上”君炦眼一扬,看见与君远航一同下了马车的水清云,暗思着他们的关系到底到了那一步。

    “都是一家人,谈不上照顾不照顾”君远航神情自然的走到君炦的面前,嘴里的话差点把君炦气了个半死。

    什么叫做一家人。

    十六什么时候与耶律皇上成为一家人。

    难道……

    心中滑过诸多猜测。

    难不成十六和水清云的事已经被耶律庭所认可。

    还是说,在镜南发生了什么让他不知道的事情。

    “十六可不得胡说,我们大晋朝怎么可以攀上耶律王朝”君炦呵呵一笑。

    “正想跟皇兄屡行诺言,臣弟从镜南归来之时,便是迎娶云儿之时,皇兄不会忘了吧”君远航略带深思的看着君炦。

    “朕自然不会忘,十六对耶律公主果真是一片情深,耶律皇上如是没意见,朕自然没意见”说完双眼紧盯着耶律庭。

    耶律庭如是同意,那么十六自然更加留不得。

    若是不同意,正合他意。

    耶律庭却如同未闻,就想如此把她的云儿娶回家,门到没有。

    况且云儿身上的琼花之咒到底有没有真正破解,还是个未知数,在还没十足的把握这前,他怎么放心把云儿交到君远航手上。

    此时此刻,他不想表态。

    君炦看着耶律庭的态度,揣测着他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眼睛一转,看见站在耶律庭身后的少年和一个姑娘,不仅好奇道“耶律皇上,这位少年是?”

    不是他好奇,是这个少年给他一种神似耶律庭的感觉他才不得已问出声。

    “朕的儿子,云儿的弟弟”耶律庭像所有的父亲一样,骄傲的介绍着他的子女。

    “恭喜恭喜,原来耶律皇上此去镜南竟是前去找皇子,耶律皇子果真长得一表人才,颇有耶律皇上的风范”君炦心中一惊,随即一喜。

    耶律庭有儿子,而且现下正在他的天京城,他是不是有机会趁此与耶律王朝联姻。

    耶律庭对君炦的这句话颇为受用。

    “朕的儿子自然差不了”

    “请耶律皇上随朕入宫,朕在宫里早已安排好一切,只等耶律皇上回来”君炦一副东道主派头,悄悄在苏公公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苏公公快速的看了一眼阿锦,匆匆离去。

    这样的宴会,自然少不了好酒加美女。

    君炦如果早早就知道耶律皇上还有一个儿子,到场的美女自然不是现在这些,只怕人数还会再番一倍。

    水清云没有到场。

    此刻的她正站在陈氏的床头。

    陈氏已经瘦成一把皮包骨,脸色苍白,意识也是非常之弱。

    “云儿,是你回来了吗?”陈氏勉强自己睁开双眼,看到的却只能是一团模糊的身影,虽然模糊,她还是一眼就感觉到是云儿回来了。

    水清云看着陈氏的这个样子,鼻间略带微酸,走之前陈氏还风韵犹存,一转眼,就瘦了这样,看样子情况真的不是很好。

    “是我”云儿坐在陈氏的床前,用她的双手覆住她的,陈氏的手冰凉而无骨。

    “云儿”陈氏的另一只手也覆了过来“真的是你吗,云儿,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她两只手紧紧的握住水清云,深怕她的手一松开,云儿就会消失不见一般。

    “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水清云任她握着。

    陈氏摇头。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走之后,我的饭量越来越好,身体却是越来越削瘦,找了大夫来看,大夫只说是郁食之症”

    她能吃能喝,却不曾想吃的越多瘦的越快。

    “这事将军可知道”

    “老爷他自然是知道的,他帮我请了不太太医前来,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

    “成芬,你过来看看”

    成芬上前为陈氏把着脉。

    她的脉像很是虚弱,只有隐隐感觉到一点。

    她想起之前爷爷跟他讲过的一个案例不由出声问道“夫人最的是不是特别爱吃肉?”

    “是的”一旁的齐嬷嬷插话道“夫人不仅饭量大增,也开始嗜肉起来,有的时候,一餐就能吃掉一只鸡或是一条鱼”齐嬷嬷的神色凄凄,她都要怀疑夫人是不是中邪了,如不是中邪,好好的夫人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甚至连太医院的太医都找不出原因。

    “这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自一个多月前,夫人的食量就开始发生变化,一开始老奴我还以为是小姐离开后,夫人伤心所致,担心她如此吃下去会发胖,让老奴没想到的是,夫人如此能吃,人却日渐削瘦下来”陈氏躺在床上意识已经有些模糊,有些事只能通过嬷嬷来了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