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两情相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让孙嬷嬷和容氏过来的时候,水清云就让红花悄悄潜进孙嬷嬷的房里搜了一遍,很不巧,还真让她搜出点什么,想来是她搜的太突然,孙嬷嬷这边还没来得及毁掉。

    容氏的脸色稍稍变了变“公主,虽说你是公主,但到底是耶律王朝的公主,岂可随随便便搜查大晋朝官员的内宅”容氏的意思很明白,你又不是大晋朝的公主,有什么权利搜水府。

    水清云才不管这些。

    “我就是搜了夫人有意见?还是说水府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才不让人搜”她想搜就搜,才不管这是谁的家。

    说到底是水府惹她在先,她不敬在后。

    容氏语结。

    她从来不知道水清云有如此无赖的一面。

    红花把两个小瓶子放到水清云的手中。

    两个小瓶子生得一模一样,小巧精致。

    “孙嬷嬷应该识得这是什么吧?”水清云缓缓朝孙嬷嬷走去。

    “你想干什么?”孙嬷嬷在看到那小瓶子的时候,脸色一白,脚步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不想干嘛”水清云轻轻一笑,那样的笑容看得孙嬷嬷全身冷意直起。

    水清云迅速的打开瓶子的盖子,以飞快的速度朝孙嬷嬷的身上沷去,孙嬷嬷吓的大叫,想躲避已经来不及,只得拼命的拍打着身上。

    一开始还能在孙嬷嬷的身上看见一些白色的线状类,不一会那些白色线状类物体就已消失不见。

    “啊,不要”孙嬷嬷吓得大叫,一边扯着自己的衣服看样子是要脱掉。

    水清云轻轻的盖上那个盖子,唏嘘不已“嬷嬷这是怎么了,这瓶子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嬷嬷怎会吓得如此”

    孙嬷嬷脑子一醒。

    对啊,她干嘛要害怕,只要她从今天开始不食死畜肉,那些线虫自然而然会死去。

    “原来什么都没有,吓老奴一大跳,公主以后莫开这样的玩笑了,老奴年纪大了,真经不起这样的惊吓”孙嬷嬷毕竟是老人,心思一个来回就已经镇定自如。

    “这样啊”水清云坐回位子上托着腮子很是为难“夫人,我有个请求,不知夫人答不答应”

    “公主有什么话直说便是”容氏的脸换了几换,脸上挤出一点从容的笑容。

    “今晚开始,就麻烦孙嬷嬷住这个房间了,放心吧,这上面的被子什么的我都没换,至于饮食,就按我娘之前的标准来吧”水清云很是认真道。

    “公主,你没有权利这样对我,说到底我是水府的家奴,耶律王朝再大怕也是管不了水府的事情吧”

    大晋朝又不是耶律王朝的附属国,水清云没有权利这样做。

    “夫人,你认为如何?”水清云嘴角勾了勾,现在知道慌了,这只不过是刚开始而已。

    容氏捏着手心的帕子绞了又绞。

    如果她为孙嬷嬷求情,水清云自然而然就会把苗头对上她。

    如果她不为孙嬷嬷求情,谁能保证孙嬷嬷不会供出她。

    说来说去,水清云的这一招都高。

    “孙嬷嬷,你怎么可以背着我对陈姐姐做下如此之事”经过一番思量,容氏决定把孙嬷嬷推出去。

    “夫人”孙嬷嬷心里一个咯噔,跟在容氏身边多年她已经知道了容氏的决断,容氏这是把她推出去然后来保全自己。

    “孙嬷嬷,我自问这些年一直待你不薄,且你也知道我一直和姐姐情同姐妹,你怎么可以背着我对姐姐做下这样的事”

    何富贵听得云里雾里,这是什么情况,这事怎么牵上他姨妈了,心里只有一念头,如是姨妈就此在水府倒了下去,那他在水府自然没有前途,心中不由一急“一切都是我做的,不管我姨妈的事,夫人要罚就罚我吧”

    水清云嘴角一扯“来人啊,此人残害我的养母,罪大恶极,把此人拉下仗毙”

    何富贵腿一软,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公主饶命啊,不是我做的,真不关我的事,一切都是姨妈她吩咐我做的啊,姨妈告诉我说,让我与流苏那丫头好几天,等事情办成了再弃了都行,我看流苏那丫头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就动了好色之心”比起前途,自然是性命最重要,此时此刻,何富贵早已把孙嬷嬷抛到了九宵云外。

    “富贵,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几时与你这样说过”孙嬷嬷板起了脸,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妄她平时这么疼他,关健时刻竟然返咬她一口。

    “流苏还跟我说过,说她只要帮姨妈你做事,姨妈你便做主把她嫁给我”

    “好了,我也不管你们之前的那点事,我的意思很简单,孙嬷嬷如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在这里住下”水清云抬了抬眼皮,对于亲情反目之事,她心里一点兴趣都没有。

    “嬷嬷,我知道你是无辜的,就麻烦你的姐姐房里住几天了”容氏一脸通情达理。

    “夫人”孙嬷嬷踌躇。

    并非她不愿意,实是在那东西太过恐怖,她害怕啊。

    容氏留下这句话便出了南院。

    孙嬷嬷知道她就算再求也是无用,只得自己为祈祷。

    “姨妈,你自求多福,富贵先告退”

    孙嬷嬷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水清云怎么可能让何富贵走,给了红花一个眼色,红花拎起何富贵如同拎小鸡一般不知拎向了那里。

    “孙嬷嬷,就麻烦你在这里住几天了”水清云转过身留下这么一句意味深长之话,去了陈氏的房里。

    ……

    皇宫里的宫宴眼看就要进入尾声,让君炦失望的是,耶律王朝的皇子似乎对这类宴会一点兴趣都没有,在场那么多官家姑娘,观察了半晌发现他竟一个眼神也没给过谁,不仅怀疑起这个耶律皇子莫非不喜欢姑娘。

    “耶律皇上,再过两天就是中秋,还希望耶律皇上能留在我大晋朝过这个团圆之节”可能是因为儿子在旁,耶律庭今天晚上倒是有些兴致,君炦与他说话他时不时会回上几句。

    “这得看云儿和阿锦的意思,如是她们没有意见,朕晚两天回去也不是不行”

    “不知皇子意下如何?”君炦算是知道了,讨好耶律庭不如讨好眼前的这位少年,阿锦不太习惯这样的场面,歌舞升平的热闹让他心里烦燥的不行,他一心只想早点离开,见君炦把话题抛向他,他只不耐烦的回了一句“一切听父亲和姐姐的意思便是”

    参加个宴会下来,不下有十几个姑娘暗中给他递送秋波,看见那些女子欲语还羞的眼神,他此刻最想见的却是那个叫成芬的姑娘。

    偏偏姐姐把她叫了去,也不知道两人神神秘秘干嘛去。

    君炦表情一怔。

    这耶律皇子的脾气貌似不太好。

    耶律庭脾气不好是不好,对待他也只是冷冷的,从来没有给他甩过脸子,这个耶律皇子到底是年少无知,还是太过轻狂,竟然敢用这样的口气与他说话。

    耶律庭闻言却是欢喜得紧。

    阿锦一晚上都在一边闷闷不乐,他还纳闷他是不是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现在听见父亲两字从他嘴里蹦了出来,脸上的肌肉不知觉的放松起来。

    顿时觉得这两字果真是天底下最悦耳的声音。

    太子端起酒杯从阿锦走来。

    对于阿锦是耶律王朝皇子一事,他也略感惊讶。

    惊讶过后却也觉得没什么。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

    他心里对阿锦的敌意没有之前那么强烈。

    “锦皇子,我敬你一杯”君启宏今天身穿太子袍,举手之间尽显皇家贵气,水文静坐在对面静静的,嘴色含笑的注视着他,仿佛觉得他是天底下最英俊的男人。

    阿锦举起酒杯,没有说话一饮而尽。

    君启宏看了看也一口气干了。

    “好”不少大臣拍掌。

    太子若是与耶律王朝的皇子交好,这对大晋朝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有一个人在角落里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那便是六皇子君启轩。

    看着君启宏和君远航意义风发的从镜南回来,他的眼睛如同碎了毒一般,他们为什么还能活着回来,还与耶律王朝的人绞合在了一块。

    眼睛一扫,正好扫到水文静痴痴的看着君启宏的眼神,心里想起与他有婚约的右相千金史雅芝那张又老又皱的脸,心里更加烦燥。

    不,君启宏算什么,君启宏的女人算什么。

    这大晋朝日后都是他的,他要一样一样的抢过来。

    不再看君启宏与阿锦,嘴角带阴的扫了一眼水文静。

    “二姐,那锦皇子生得好生俊悄”在回府的路上,四小姐好生爱慕道。

    “你懂什么,你没看见二姐看太子的眼神,在二姐的眼里,这天底下只怕只有太子是最俊悄的”五小姐打趣道。

    她们是庶女是鲜少能参加这样的宴会的,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几年也难得碰上一次。

    “几位妹妹惯会打趣我”水文静眼带娇羞。

    太子此次回来她是多么希望圣上能下旨让她与太子把婚订了。

    “水二小姐请留步”一位生得白净的年轻公公唤住了水文静。

    几人同时回头。

    “公公是?”水文静经常入宫,对大部分公公还是有些影响的,但眼前的这个公公怎么瞧怎么眼生得很。

    “奴才是太子宫里的,太子说是有事与二小姐商量,命奴才来带二小姐前去”那公公说话毕恭毕敬,把水文静当成是自家主子的模样。

    “二姐,那我们姐妹先告退”四小姐等一听太子的名号,心下了然,个个捂着嘴嘻笑着走了。

    二小姐心里也升起一股微恙的感觉。

    太子那边终于有动静了,心跳快的如小鹿,红着一张小脸跟在那公公的身后。

    那公公把水文静带着太子宫边上的一处水榭阁,水榭阁周围种了不少名贵花种,现在的天气虽然火热,水榭阁却是一片秋爽之意。

    “二小姐请在这里稍等,太子一会就过来”那公公把水文静带到水榭阁对着其行了一礼就退了下去。

    水文静也没做她想,看见桌子上已经备齐的各式甜点,嘴角向上弧了弧,太子果真贴心,不由暗想太子对她也不是无意。

    想到这里,心里一甜,不由浅尝了几口。

    冰冰凉凉,入口即化,果真是好东西。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觉得有些头昏眼花,不知不觉靠在石桌边睡了过去。

    “静儿,醒醒”一个好听的男声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肩膀。

    水文静揉了揉睡眼惺松的双眼,看着眼前温文尔雅的太子,柔柔的一笑“太子,你来啦”

    “父皇刚刚叫我去了一趟御书房,让你久等了”

    “我也是刚到不久”水文静微低头头着,一双脸柔柔的。

    “静儿,你真漂亮”

    “太子”水文静抬起头语带还羞,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注视眼前的太子。

    “不要叫我太子,叫我启”太子强壮有力的双手覆上水文静微翘的小嘴。

    “那怎么可以?”启是太子的字,如不是非常亲密之人,怎么可能称字。

    “静儿又不是别人,父皇这次回来也是有意让我们把婚定下来,静儿迟早都是我的人”太子温柔的为水文静拢着前边的发丝,情意绵绵。

    水文静等这一句话已经很久。

    听到太子此话,心中窃喜。

    “静儿,这是我从醉美山庄带回来的红酒,味道不错,静儿尝尝”太子为水文静浅倒了一小杯,鲜红色的液体柱入杯中,明艳无比。

    “启,我的酒量不好”

    “这是女子喝的酒,喝一点点不碍事”

    “嗯”水文静轻轻的点了点头,小饮了一口。

    也不知是因为心上人在跟前,还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水文静不过是喝了一小杯,脸上就爬满了红晕。

    水文静爱穿白衣,身上带着一股纤尘不染的味道,此刻脸庞红如桃花,小嘴鲜艳欲滴,竟比那葡萄酒还红艳。

    “静儿”太子看得痴了“静儿你真美”

    “启”水文静娇羞的低下头,脸上火辣辣的。

    “静儿”太子轻轻的握住水文静的双手,让她与自己坐的近些,水文静稍稍推拒了一番便随了太子。

    “静儿,真想此时此刻就把你娶进门”

    水文静的头垂的更低了。

    太子轻轻的勾起水文静的脑袋,让她的双眼看着他。

    “静儿,你看着我”太子眉目间一片深情。

    “启”水文静的一双眼温柔的能掐出水来。

    “静儿,你真漂亮”太子的头微微向前倾,锁住水文静娇滴滴的双唇,轻轻的咬了下去。

    “唔~”水文静闭上眼,没有挣扎。

    太子吻的深情。

    时光如同静止了一般。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怒喝打破了这静止的时光。

    两人迅速的分开。

    齐齐跪在地上。

    “儿臣见过父皇”

    “臣女拜见皇上”水文静脸上尴尬无比,同时悄悄的睨向太子,希望太子能趁此机会向皇上表明心意。

    “老六,这是怎么回事?你与水家二小姐什么时候走到了一起”君启般看戏的看着二人,语气痞痞道。

    水文静一惊。

    什么六皇子,明明是太子?

    抬起头朝前看去,正对上太子一双眼正冷冷的看着地下的两人

    心里一个咯噔,与此同时听见一个声音道“刚刚的情形父皇与太子皇兄也看见了,儿臣与静儿早已情愫暗生,还望父皇成全”这个声音的确是君启宏的声音。

    水文静此刻脑子嗡嗡作响,只听见君炦大喝了一声“胡闹”就昏厥了过去。

    君炦一拂衣袖满脸怒气的离开。

    君启宏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六弟与水文静,心里冷笑,六弟为了得到皇位,果真是费尽了心思,凡是他的东西都想来争一争。

    好在他对这个水文静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六弟如是稀罕成全了他们也未尝不可。

    “老六真是好手段,竟然勾搭上自己的皇嫂,啧啧”君启宏不说话,不代表君远航不说话,君启轩的心思昭然若竭。

    君启轩闻言笑了笑,抱着晕在她怀里的水文静一脸轻松的站起来“皇叔此言差矣,静儿一没正式进我皇家的门,二也没父皇的昭书就算不得是我皇嫂,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像静儿这样的娴淑女子,谁不喜欢”君启轩看了看怀中的女子“况且皇叔你也看见了,静儿无意太子皇兄,与我才是两情相悦”

    君启轩即已知道君启航不似表面那么简单,在君远航面前就不再掩饰他的野心,在他眼里,这位十六皇叔早已和太子站到了一起。

    所以,不管是君远航也好,太子也好,都是他的眼中钉,除了他们,他离那个位子才能更近一步。

    太子不发一语的转身。

    此时此刻,他就算对水文静无意,也得摆出他的态度来。

    君远航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也离开了。

    君启轩回于他们俩一句得意的眼神,让人把水文静送回水府,急匆匆的向君炦请罪去了。

    “你还有脸过来”君炦看着跪在下首的君启轩,一脸怒气。

    这都什么跟什么,他原本是想让水文静许于太子为妃,现下倒好,老六横插一杠,别以为他不知道老六的那点心思,不就想攀上水家好做他强大的后盾力量。

    “父皇,儿臣并没有觉得此事儿臣做得有错,儿臣与水家二小姐两情相悦,还请父皇成全”君启轩说得一脸诚恳。

    “两情相悦”君炦冷哼。

    “父皇,儿臣有事相奏”君启轩若说一点也猜不到父皇了心意当然不可能,他就是因为知道君炦的心思所以才敢如此。

    “你有什么事要奏”

    “儿臣暗中派人调查过十六皇叔,发现十六皇叔暗处的力量惊人,儿臣觉得,对于十六皇叔,父皇还是不要太纵容,以免养虎为患”

    “这个朕自然清楚,还轮不着你来提醒朕”说起君远航君炦的眼里就浮现出嗜血的冷意,十六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大,两次派出皇宫的血影出去竟然都不能把他如何。

    “儿臣,还听闻十六皇叔此次在镜南军上处置了不少人”

    “好了,这些事朕都清楚,至于你跟水家二小姐的事,朕再看看”君炦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他还没死呢,一个一个都觊觎着他的位子。

    即然十六站在了太子的一边,让老六娶了水家的二小姐也不错。

    君启轩恭敬的退下。

    眼下只有他与太子的势力相当,父皇为了均横势力,更为了牵制十六皇叔,父皇肯定会答应的。

    “啊……”南院的房里,孙嬷嬷正感觉浑身的血气都在消失。

    不是她的幻想,是她真真切切有感觉。

    原因就是晚上水清云命人给她送来一只大鸡还有一条大鱼,她竟然全都吃了下去,还觉得意犹味尽。

    躺在床上,想象着白天进入到她衣服中的那些线虫,以及残留在陈氏床上的线虫,她的身体止不住的在发抖。

    但是此刻,她哪里也去不了,只能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水清云为了防止她逃出去或者换掉身上的衣服,命人把她捆绑在床上,她感觉浑身上下有东西在蠕动,甚至能感觉到有东西有吸食她体内的血气。

    内心恐慌无比,一边大叫一边哀求“公主,你饶了我吧,真不是老奴干的”

    回答她的除了黑夜就是一片寂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