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咳,女皇,皇后来了 > 第69章 你看书,我看你(倒V)

第69章 你看书,我看你(倒V)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维莉叹了一口气:“我那个时候畏畏缩缩,就躲在她们身边,我祈求她们带我一起走。那个时候该亚和德拉打扮成男子,我还憧憬过对方呢。可是那个时候德拉姐把我吓唬的够呛,她总是把该亚姐护的紧紧的。”

    “你喜欢过该亚?”赛丽吓了一跳:“那现在呢?”

    “都过去啦,只是有些崇拜一样的感情,现在我当然不可能喜欢她,我要是钢对该亚姐有非分之想,德拉姐是不可能让我活得好好的,何况我还在原点里待着。”维莉摆摆手。

    赛丽笑了:“你说的德拉小姐好像很凶的样子。”

    “她现在已经很收敛好不好,以前的时候真是一个暴君的,一个眼神就让你觉得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不过看到她这样霸道,我还是很喜欢的,总觉得她们两个很甜蜜。”维莉笑了:“我也希望有个人这样疼爱我。”

    赛丽听到维莉的话脸有些发红:“咳咳,会有的。”

    “嗯,我这么好,绝对会有。”维莉嘻笑:“好啦,经过了那件事,我就知道自己太弱了,然后在我死皮赖脸的磨蹭之下,我终于加入了大家。”

    赛丽:“嗯,有朋友真的是很幸运。”

    *

    “我刚刚看到赛丽一直在维莉房间门口犹豫些什么,”该亚一边走进房间一边告诉比荷。

    “是吗?”

    “她们看起来相处的挺好的,看来过不了多久,两个人就会看对眼了。”该亚欣慰地笑了。

    “那正好。”

    “嗯?你也这样认为。”该亚。

    “那个丫头喜欢过你,所以她喜欢别人证明她会死心。”比荷淡然道。

    该亚无奈地捂嘴笑了:“那样就叫做喜欢我?她只是误会了而已,她对我当时的感情只是因为我们救了她,而且但是我对她最温柔,她要是喜欢上你那才叫做真爱。”

    “她不可能会喜欢我的,她也不敢喜欢。”比荷认真道出真相。

    “你还知道自己很凶啊。”该亚调侃。

    比荷侧目:“这么说,你也觉得我凶?”语气阴测测的。

    该亚呵呵笑两声:“现在你可不会像以前一样,再说了不管你是什么样我都喜欢。”

    比荷撇撇嘴:“看来我是对你太好了。”

    该亚笑笑不说话。

    比荷:“之后我们就去主城吧,我有些事情想让你知道,还有让你见一个人。”

    该亚:“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

    比荷没有犹豫地点头:“很重要,一个糟老头子。”

    “哦?”该亚:“是你的亲人?”

    “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抚养我长大。”比荷。

    该亚:“可以问有关你父母的事情吗?”

    比荷:“他们去世了,其他的,我不想多说。”

    “嗯。”

    *

    白色的鞋子轻轻落在白色的地面上,顺着脚的主人往上看是一身熟悉的淡粉色。

    空荡荡的宫殿里显得越发冷清了,脚步声似乎都能惊起回声。

    连歌踱步,停留在一张椅子旁边,椅子放置在窗台边,连歌知道白天的时候,那个人最喜欢坐在这里看书,光线总是刚刚好,不会太强烈。

    她很安静,可以坐下来看书看一整天,她看书的认真模样比谁都要美。连歌坐在椅子旁边的地上,她把头靠着椅子。

    以前连歌做梦都想象着这样的场景:该亚坐在椅子上看书,而自己坐在她的身边,把头靠在她身上,枕着她的腿睡觉。

    曾经的连歌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画面,可是后来时间磨平了她的渴望还有妄想,更多的是忍耐还有无奈以及满足。她后来也知道那只不过是自己的梦,她后来也知道只要能够留在该亚身边就足够了,看着她看书,看着她不小心睡着的时候给她盖上被子。

    有时候两个人聊一会天,有时候为她找到一本特别的书。

    可是……

    连歌的手抚过冰冷的椅子把手,感觉整颗心都被冻住了。

    现在,没有了。该亚似乎不再把她的书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该亚拥有了其他能让她更加幸福的追求,但是这份追求让人心痛,让她连歌心痛。

    不得不说,连歌嫉妒了。嫉妒那个她没有见过面的该亚的命定。

    连歌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眼睛涩涩的。

    “古花开落香经过空荡殿堂,喜色残阳绽放在你的脸上,独守的护者慢慢哼唱,你不听到我的渴望,昭昭殊途该怎么得到回望,久留时光依旧在牵绊念想,手中的命线谁能改下,期盼不得沉淀里拾荒。思念,爱恋,总是回荡不绝。缘起,却灭,奈何写满离殇。若一生只能空一场。午夜分岔路,独徘徊悲伤。扬起,断绝,只有片刻过往。翻页,落页,看你眉眼留看。但奢望有你久身旁,经年故梦远,浮生等你望。”

    连歌不喜欢这么冷漠的宫殿,哼唱的歌声还有自己的眼泪似乎可以缓解这种寂寞哀伤。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哼唱的时候,有一个人默默靠在宫殿门口听着她所唱,而已经无力叹息。

    *

    “父亲……您这是在干什么?”伊白看到大长老早早地就坐在阳台看着一盆花发呆。

    伊白皱着眉:“您现在还生病呢,快点进去屋子里吧。”

    大长老淡淡笑了:“生什么病啊,日子都不够了。”

    伊白叹气:“您能不能不要这样悲观?”

    大长老把手伸出去,触碰着那盆花中最娇小的一朵花的花瓣:“伊白,我想我等不到比荷回来了,她性子倔,你让她不要难过,就说我已经预料到了,让她和那个孩子好好过日子,好好对那个孩子,要是把人家气跑了,吃亏的是她自己。”

    “父亲!”伊白瞪着眼睛:“您在说什么,这种话,您也忍心让我转告?”她抓着大长老的手不想再听他说下去。

    “这盆花,从前我一直以为是你母亲送给我的,我一直都很珍惜,每天浇水每天看它一眼,我就满足了。后来,你母亲临走之前告诉我,花其实是那个人托她送给我的。你母亲了解我,她知道如果我知道这是他送的,我一定不会收下,我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大长老有些伤感,“人老了之后,总是有很多事情看得开,也有很多事情觉得后悔。活着的时候觉得死亦何惧,可是真的临了,我却觉得,啊,还有好多事没有做。我一直后悔,你母亲告诉我那些事情之后,我一直想去找他,可是啊,后来我有了比荷要照顾,终究我还是在大义还有他之间选择了你们。伊白。我抛弃了他两次,你说,他会不会很恨我?”

    伊白听不太明白,但是她把手放在父亲肩膀上:“不会的,父亲这么温柔的人,没有人会恨你的。”

    “温柔?”他笑了:“伊白,委屈你了。我知道这些年你不好受。”

    “父亲,你应该知道的。委屈什么的我根本没有体会到,这是我自己的希望,比荷她就是我的希望,在没有兰海的日子里,看到她我心里就会拥有平静。”伊白笑回。

    大长老看着女儿:“也是啊,你有你的想法,我又罗嗦了对吗?”

    伊白:“我从来不介意您的罗嗦,您说什么我都会去听。”

    “是啊,但是按不按我说的做又是另一回事。”大长老摇摇头。

    “父亲……”

    “嗯?”

    “再坚持一下吧,她一定会赶得及的。”

    “好,我这不是……一直在坚持吗?”

    *

    三长老像是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一般,他坐在一旁揉着眉心:“四老罗嗦,你说我们这一次,还能不能好了?”

    “我呸你叫谁呢,死老头,你就不能有礼貌一些?”四长老翻白眼。

    “哎呀,别介意这些细节呀,不就是一个称呼吗?”三长老呵呵笑。

    “切,谁理你!”三长老生气,然后回应他刚刚的问题:“放心吧,以前我们能渡过一劫,现在肯定也能。我相信那个孩子,既然大长老说了,我们的希望就在她身上,我就知道她一定能回来,她不会丢她父母的脸面的。”停顿了一下:“她的教育你也有一份,到时候这孩子要是真的能担起大任,你可别沾沾自喜整天得瑟,该怎么罚还是得罚,要是以后还这样动不动就失踪,我们还能不能活了?”

    “好啦,我知道了,知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咳,女皇,皇后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苍并收藏咳,女皇,皇后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