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澈心里一惊,而后莞尔,他果然知道。

    “我倒不知道你这么厉害,以前倒小瞧你了。”易先生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着他的手,脸上是浅淡的笑。

    苏澈很没原则,马上就说:“我正要跟您说这件事呢,您说福伯怎么有一个那样的儿子呢,这都怎么修的。”

    易先生回应地勾勾嘴角,没说话,眼神淡漠。

    苏澈拿不准他的想法,只试探道:“听刘师傅讲,他儿子也不是头一回来了,今天福伯差点给他气得闭过气去,往后他要再来那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易先生终于开口,神色和语气都淡淡的,瞅向他的时候才扬起嘴角笑笑,“那是他的事,他自己觉得能熬,别人又有什么办法。”

    他这是要不管啊,苏澈叹气。

    想起以前的事,易先生那时候坐在轮椅上,结果老管家追出来,喊他回去喝骨头汤,易先生不愿意回去,老管家就拉着他唱起双簧来了,那时候感觉挺温馨的,吃饭的时候,老管家也常常一起,名为主仆,其实更像亲人。

    易先生对老管家不一般,他是看在眼里的,可是现在这样。

    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救人且得先自救,自己且没有脱离泥潭的意愿,别人在一旁看得再着急,又有什么法子,更别说就在今天,他还专程过来交代他不让他跟易先生提呢。

    苏澈想过一回,便把这事儿抛之脑后,横竖他是一个外人。

    易先生提起别的事,“我以前倒不知道你出手还挺厉害,”他拿着他的手,放在眼皮子底下仔细地看了看,“练过?”

    苏澈点头,“练过几年。”

    “跆拳道?”

    “是。”

    易先生笑了,现在富裕家庭的小孩都喜欢玩这个,苏澈出身应是不错,生活细节中就能看出一二,他身上的气质和给人的感觉,都和穷家子出来的孩子不一样。

    “几段?”

    “黑带四段。”

    易先生点头,“好,改天我们切磋一下。”

    “好啊,”苏澈愉快地答应一声,瞬间就想到了什么,差点往他腰间旧伤那瞄去一眼,好歹忍住了,没瞄。

    房间一时安静下来,窗户外面黑漆漆的,能听到一阵阵的、风刮玻璃的声音,易先生忽又提起刚才的事,“你也不用担心,他那个儿子心里有数,不会真把他爹给气出个好歹来的,不然以后他来找谁要钱?他只是混,不是傻。人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不了什么大事。”

    他这么说话,就又像那个对老管家不一般的易先生了,苏澈枕着一边的胳膊,侧过身来看他,易先生撩他一眼,“哪天他自己想通了,来找我,我自然会出手帮他料理,懂么?”

    苏澈脸上不自觉地就带出了一点笑,点头,“我懂,您对自己身边的人都很照顾。”对我也是。

    这是一种让人安心的感觉,并不全然跟“背靠大树好乘凉”有关。

    “你能为别人出头,这不算一件太坏的事,只是记住不要太意气用事。”易先生指点他。

    苏澈有点为自己脸红,潜意识里,他还想让主人家插手管一管,不是意气用事是什么?

    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其实人情世故方面幼稚得可以。

    苏澈受教,两人熄灯睡下不提。

    混账小子来管老子要钱的事就好似一个小插曲,过去就过去了,老管家也恢复了常态,日子一天□□着年关逼近,易先生偶尔会在苏澈房间留宿,这当然不值一提,然而没几天他发现易先生的心情却似乎有些不大爽利,这种变化并不明显,假如是他刚刚认识易先生那会儿,很可能会察觉不到,后来他也是偶然才得知,易先生的一大笔投资赔了,按说生意有赚有赔,也是常态,只是道理虽然简单,这就跟小摊小贩亏了本要哭丧着脸一样,他现在知道了,资本家们赔了钱,那也是要不高兴滴。

    大老板赔了钱,后果不太严重,公司照样发了过年的红包,红包大小不论,总是个喜庆的意思,何况它也实在不算简薄了,从明星大咖到看门保安,人手一份,红包到手,俱都是高高兴兴的。

    这也提醒了苏澈,小美和邬鑫两个跟着他辛苦了几个月,过年了总该有所表示,便临时去提款机取了一沓崭新的钞票,封了红包给两个助理,到过年也没几天了,此番给了他们,也免得他们心里惦记,红包到手两个助理高兴之余又有点害羞似的,齐声跟他说,苏哥,过年快乐!

    他去花哥办公室坐了坐,年末了,花哥在做关于手下艺人的年度工作总结,挺忙碌的样子,倒是不好打扰,苏澈随便看了一下,只问他:“这一年一年的,有没有什么体悟经验呐?传授传授?”

    花哥手里工作一丢,正好喘口气先,灌了口咖啡,说他,“怎么没有?最重要的一点,你且好好努力吧!喏,”他拿起一沓资料,是关于几个艺人的,“看到没有?也都火过一阵,慢慢年纪大了,烂泥糊不上墙,擎等着一流便二流、二流便三流,再往下直接不入流了!到时候哪个还记得你!你要不努力,到时候就跟他们一样。”

    一张脸,哪个能吃一辈子。

    苏澈心里恻然,这不是他入圈的初衷,可是既然已经进了这个围城,心底不受触动是不可能的。

    明明离那山巅上最美的风光还有老长老长一段路要走,明明能不能走到那里且还两说着,可是已然有了危机感,说起来,倒像是杞人忧天。

    回到别墅,苏澈挺惊讶地发现,家里好像来客人了,在大厅外头就听见里头有说笑的声音,一个是易先生,另一把声音听着就上了年纪,是一个有些苍老的男音,但不是老管家。

    他这就有些迟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避。

    这当口,易先生眼睛余光看到了他,叫他进去,苏澈这才进来了。

    易先生给双方介绍,“顾爷,这是苏澈,我公司里的新人,暂时住在我这,您叫他阿澈就好,苏澈,这位是顾爷。”

    苏澈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叫了一声“顾爷”。

    这位顾爷年龄大约是在七十岁左右,一头花白的头发已经稀疏,人也精瘦,看外表倒是要比老管家还要上年纪一些,不过老管家跟眼前这位顾爷是没法比的,老管家就是个普通的邻家老人,这位顾爷眼下脸上虽也笑呵呵的,挺友善的样子,周身却自有一股气势,那是一种久居上位者的气势,无需刻意,自然而然就散发出来。

    顾爷身后一左一右,还站着两位保镖,都是结实挺拔的身材,一样的黑色西装,一般无二的面无表情,肃杀中倒有几分精英的错觉,这样的保镖是难以忽视的,然而这二人往顾爷身后一站,瞬间就没有了存在感。

    这样的一个人物,由不得人不小心恭敬。

    苏澈得体地微笑道:“顾爷,您好。”

    顾爷笑着点点头,这才发了话,“好,你也好,来,坐下说话。”

    苏澈这才坐下。

    茶几上,茶水茶点齐备,袅袅的清香从茶壶和茶杯里缓缓逸出,苏澈不大懂得品茶,也不善品鉴各色茶种的妙处,眼下只觉这股茶香清淡而好闻。

    易先生执起茶壶,态度自然地给苏澈倒了一杯。

    刚才他那般介绍,顾爷心下便了然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眼下便含笑看向了这个叫苏澈的孩子,苏澈听见他对自己说:“你就是阿澈?倒是个顶好看的孩子。”

    苏澈面上带笑,心下却有些奇怪,听这话的意思,倒似听说过他一般?他觉得这不大可能,微微疑惑地往易先生那看去一眼,易先生姿态闲适,脸上带笑,并不插话,苏澈直觉不是他,只略看一眼便回转了视线,微笑着向顾爷询问道:“顾爷听说过我?”

    顾爷笑道:“上回我家小子胡闹,倒让你受了一回委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做大咖,就死磕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林花一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花一谢并收藏做大咖,就死磕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