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澈心神一晃,马上又意识到现在拍戏呢,注意力当即回转了过来,璨明珠还笑嘻嘻地扯着他的袖子,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无奈似的往她额头上轻轻一点,眼睛里却漾开笑来。

    一场就过了。

    过去导演那看了看回放,金灿灿的苹果树下,俊男美女的组合,斯文俊秀的身姿,嘴上说的是一回事,心里眼里却是满满的爱和宠溺。

    导演夸他:“拍得不错。”

    苏澈也觉得还成。

    外景要拍两周,忙忙碌碌中一个星期就过去了,他曾经对易先生的过往很好奇,可那时候没地儿让他好奇去,结果现在机缘巧合,让他来到了易先生的故乡,许多事情,想不知道也不那么容易了。

    比方说易先生是这里的大名人,十几岁初中毕业就孤身一人出去闯荡的孩子,手头没半点帮衬,短短时间内这么大片果园都回来买下了,又是捐建学校造福地方的,绝对地荣耀乡里,数得上号的一位人物。

    比方说易先生少时坎坷,四岁没了妈,六岁又没了爸,只能在叔父婶子的手底下讨生活,这一家子可不是什么良善人家,一句话,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要不是看他六岁了能支使着帮衬家里活计,人家根本不可能要他。

    比方说易先生寄人篱下的生活里身边也不是就没有一个好人,他叔家对门姓池的一家人便时常会照顾他一点,两家的小孩也玩得好,从小就是好朋友,就差没穿同一条裤子了,当年池家的闺女女婿出了事就是易先生头一个赶回来的,小孩子没人管还是他办手续给领走了,这交情,没得说!

    再比方说这小地方,本来是没有正经墓地的,现如今那唯一的一块公墓就是易先生专门买了地皮整饬起来的,用他的话说,人死了总得有个像样的地方埋着,这公墓不为盈利,价格公道得很,所以近年来家里有人没了买块公墓来葬的是越来越多了,易先生自己的父母便是葬在那公墓里面的。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拍戏的空档,苏澈曾经见缝插针地远远眺望过那片公墓,一块块间隔有度的墓碑,挺整齐的样子,有花有草的,打理得不错。

    这是易先生的故乡,他们在同一片土地上,不过上次之后一个星期了,没再见过,拍戏太忙了,不过他心里总想着,易先生既然回老家了,他父母又都葬在这里,那么过来给地下的亲人烧点纸钱什么的,也是必须的吧。

    这天天黑下了戏,过来瞅了一眼,结果真的看见他了。

    晚上七点半的光景,不算太晚,不过天已经黑透了,墓地这地方除了那人以外没别人,颀长沉默的背影身姿,影子孤寂地拉在地上,寂寂的墓地里,有着影影绰绰的灯光。

    苏澈脚下安静无声地走近了一些,边缘处有个合抱粗的大槐树,枝繁叶茂的顶盖密密地遮住一隅,又是乌漆抹黑的晚上,那个人背面而立,看不见他。

    他默默地看着易先生在墓前烧了纸钱,燃烧的火苗映红了那小小的一块地方,他们隔得并不算远,易先生嘴里要念叨些什么的话,他想他能听见,然而一直到火光烧灭了易先生嘴里也并没有个只言片语的出来。

    也许时光已经太久远,那么小的年纪,连记忆都不一定能剩下多少。

    他以为易先生要离开了,忙把身体往大槐树下藏了藏,结果易先生站起身来只是走到相隔不远的另一块墓碑前,他矮下身子对着墓碑,这回却是跟地底下的人叙了一回话,话挺简短的,隔着段距离,苏澈隐隐约约地听到他说:“文姐,小哲在我这挺好的,亏不了他,放心吧。”

    原来池衍的姐姐也埋在这里。

    易先生就不是那种会多念叨些什么的人,跟那个文姐说了这个便没了别的话,安静了一下,就见他复又立起身来,易先生没有很快就走,站在那里沉淀心情似的,苏澈躲在大槐树下跟着等了一会儿,易先生那还是不见动静,他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静悄悄地先离开,忽听易先生清冽的声音响起:“还不出来?”

    苏澈:“!!!”

    易先生背着的身体转过来,目光不偏不倚地正对这边,苏澈这回确定了,这说的就是他,这也太倒霉了,乌黑抹黑的也能被他发现,难不成他后脑勺上也长眼睛啦,尴尬地捣着嘴唇轻咳一声,他讪讪地走出来。

    易先生也从墓地里过来了,苏澈讪讪地赔着笑脸,一脸的“求既往不咎求放过”,易先生斜他一眼,倒不是很不高兴的样子,声音也不温不火,对他道:“对我的事就这么感兴趣?”

    苏澈嘿嘿地笑,表示凑巧了,一切都是凑巧啊。

    易先生看他,“听以前的老街坊说,新来的剧组里有人对我特别感兴趣,难不成还有别人?”

    苏澈:“……”现在知道什么叫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了==

    “今天的戏拍完了?”易先生又问他。

    苏澈陪着笑说拍完了拍完了,易先生一个轻微的颔首,负手往前走去,声音淡淡地飘过来,“那一起吧。”

    这意思的是要他跟他回他住的那地儿去,那苏澈得先跟助理们交代一声,平白的不见了人可不行,明天一早还要拍戏呢,其实整个剧组人多眼杂的,最好还是回去住……苏澈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就跟上易先生走了。

    墓地周围没什么人,连着路旁的街灯也没什么精神似的,晦暗不明着,夜路走得很安静,路面上是沉默的两道影子,苏澈看着惯是能说会道的,其实这时候他不知道该跟对方说些什么,而且是越没人说话越是不知道,易先生是来给他早逝的父母烧纸的,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件伤心事。

    易先生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寂寂的路程里他沉默着负手而行了一段儿,然后他言语平常地开了口:“既然你都知道了,不如替我分析一下?”

    苏澈洗耳恭听,“您说。”

    易先生要说的是他跟池衍的事。

    “我们两个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是玩伴,是好朋友,长大了是恋人,是情侣,我们那时候不跟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似的,老公老婆的随便喊随便换,那时候我跟他在一起,觉得这是一辈子的事。”

    苏澈没成想今晚这么大的机运,竟然能听得易先生亲口跟他讲他跟他那个真爱的事儿,不过该吐槽的他还得吐槽,心里道,喂喂喂!咱能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不?现在的年轻人也不是全一个样啊,我就没有老公老婆得随便喊随便换好不好!

    易先生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清润,是一个很优质的男音,苏澈觉得这个嗓音去给男主角们做专业配音也足够了,而此时此刻呢,这种一个人的诉说听起来又是别有一番味道,“初中毕业后我就不念书了,我得去找一份事做,池衍心里不称意,一定要让我接着念,说他去给他爸爸妈妈说,让他们供我读书,池爸爸和池妈妈对我不错,我们是邻居,平常力所能及的小事上他们会照顾我一些,可是逼着人家供我读书,这不像话。”

    苏澈心里默默地想着,原来他那时候就这么懂事了。

    “我对池衍说,‘读书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没本事的人读出来也是个书呆子,有本事的不读书也能闯出一片天来’,我说‘你等着吧,我会证明给你看的’,然后我随着打工潮去了大城市,开始像所有没学历没身份的人一样到处给人打工,我什么都做过,洗车、刷盘子……这些都不值一提,都是又苦又累的工作,关键是完全看不到前景和希望,后来我就到了赌场里给人看场子,我年轻肯拼,不久就混成了一个小头目,那种地方钱来得快,到池衍来北京念大学的时候,他念的是广告设计专业,我买了一个笔记本送给他,那时候笔记本还是比较稀罕的东西,当时他收到礼物也很惊喜,”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有点感慨似的,“有钱就是好。”

    易先生负手而行,语气平常,说到感慨的地方脚下只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苏澈在一旁,是个安静的听客。

    易先生静静地又道:“池衍很单纯,不了解我的工作性质,在当时的他看来,短短几年我就能买那样的礼物送他,真的是很有出息了,其实我算得了什么?不过是人家手底下的一个小罗喽而已。那时候我尽职尽责地干着自己的工作,并且睁大眼睛看着四周,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我那时候也不光给赌场看场子,地下拳场、夜总会、鸭店……你能想象到的各种场所我都去,我寻找着任何一个可能让我翻身的机会,其实这世道哪里都一样,要关系要人脉,而且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关系没人肯提拔你,你再肯拼肯干一时也只能被人压着,我只能等待,等一个机会,直到有一天,我遇上了一个人。”

    这让苏澈想到了那位顾爷,易先生说到这却是话锋一转又提起别的,“那时候我来钱快,经常买东西送给池衍,有时候也请他的同学舍友一起吃饭什么的,他那些同学一开始对我都很友好客气,可是后来他们从池衍嘴里打探到我是做什么的,再见面的时候人家嘴里虽然不说,可是那种心理上的优越感是怎么也掩不住的,我是在高攀他们,请客吃饭也是一样,我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人,人家全身上下都在说这个,”说到这易先生看他一眼,“我不敢说我后来的选择是这件事一力促成的,可是当时,那种感觉很真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做大咖,就死磕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林花一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花一谢并收藏做大咖,就死磕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