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澈保持着脸上轻松自若的表情不变,他想,输人不能输阵。

    往楼上示意了一下,他单刀直入地问老管家:“这个客人来了几次了?”

    老管家没成想他这么直接,上来就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他都这么放得开了,老管家便也不再藏着掖着,瞅了一眼楼上,回答道:“这第三次了。”

    苏澈“哦”一声,慢慢点头。

    他一共走了十天,这都第三次了。

    “易先生有没有说过让我收拾收拾搬家的事?”他又问老管家。

    “这个没有的,”老管家忙替易先生解释了一声,“易先生没有这个意思,你别多想。”

    苏澈便一点头,拖着行李回了自己房间。

    肚子有点饿,晚饭就没怎么正经吃,想了想,打内线给厨房师傅,让人给自己做碗肉丝面上来,这个钟点厨房师傅指不定都要睡觉了,接了电话就有点不甘不愿的,心里不定怎么腹诽他呢,区区一个客人,倒端起主人的架子来了,苏澈也觉得自己这行为不管不顾的,太不体谅人了,不过管他的,厨子吃的这碗饭,这就是他的差事,钱要那么好赚人人都成富翁了,自己要一晚上饿着肚子,饿死也没人管。

    肉丝面终于给送上来了,苏澈要了一大碗,这一大碗下肚他心里才好过了点,擦擦嘴,用过的碗筷往桌上一撩,稍微洗漱过便上了床,窗外寒风呼啸,呼呼地刮着窗户,这声音很大,本该把其他一切声音都盖住了,然而许是他神经太敏感了,他总觉得能听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呻吟声,非常扰民地直往人耳膜里钻,苏澈一把扯过被子蒙住了头。

    第二天一早照常拍戏,易先生一向早起的,不过这天早餐桌上没见着他,和他那位客人还在楼上呆着呢,以前跟他过夜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过,也许换了个人果然新鲜。

    苏澈没坐下吃,打包了一点吃得坐上车就去了剧组。

    导演最近有件烦心事,之前受伤的小捕快手臂骨折挺严重的,这石膏一打上没两个月都拆不下来,这就是说小捕快不可能归队了,须得换人来演了,换什么人且先不说,关键是小捕快之前也拍了不少对手戏,要全换了这工程有点大,时间也紧张,不全换的话剧播时候必须被人吐槽。

    苏澈自然是不管这些,事情自有监制和导演去烦恼,他只管拍自己的戏。

    晚上收工回到家里,这回跟易先生见上面了。

    苏澈放开目光望了望,没见着那位小客人的踪影,应该是把人送回去了,易先生有点慵懒地在沙发上坐着,慢慢地捧着一杯茶在喝,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阴影,睡眠不足精神萎靡的样子,也许昨天折腾得挺晚的,身上也穿得单薄,上身只套了一件衬衫,最上面的纽扣没有扣,苏澈眼尖,瞧见了锁骨下面的一处红色吻\痕。

    那新人还挺热情的。

    易先生抬眼瞅了瞅他,神色间只是平常,语气淡淡地问他:“怎么提前回来了?也不说一声。”

    苏澈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听见这话就笑了笑,茶水有点热,他把茶杯放回茶几上,笑笑地望向易先生的眼睛,他耸耸肩道:“也没什么,本来想给您一个惊喜的。”

    说话的语气倒是平常,只是配合着昨晚的情形来看,这话就有点讽刺的意思了,易先生脸上一时就有点挂不住,面上顿了顿才说:“早知道你昨天就回来,我就不叫他来了。”

    这话听得苏澈心里冒火,他觉得自己简直忍不住想和这个人大吵一架,好不容易才把这股子冲动给按捺住了,然而他没法再跟这个人继续这场谈话,用手遮掩着打个大大的哈欠,他伸了个懒腰往楼上走,边走边用一种疲劳的语气挥着手地说:“今天累死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我得先去睡一觉先。”

    鞋子疲累地踩在楼梯上,笃笃的声音。

    易先生侧过视线瞅着他往楼上走,脸上神色不定。

    到了第二天也并没有谈什么话,晚上收工回来易先生只淡淡招呼了一声“回来了?”,苏澈点点头,“嗯”一声,其他的话很少,谁也没有再提那天晚上的事,一时有点粉饰太平的味道。

    再一天听说小捕快的替补人选有着落了,人几天后来报到,到时候凡小捕快的对手戏要全部换掉重拍,大冷的天,有人听了心里不大称意,苏澈无所谓,少冻一会儿和多冻一会儿的区别,差别不大。

    苏澈没想到的是,这天晚上那位新人又给叫别墅来了,他这回依然没见着人,收工挺晚的,他回来的时候那两位已经回楼上休息了,苏澈站在楼下,脸上和心里都是木木的,上回易先生那句早知道就不叫别人来了,他当时听了还挺冒火,可是也让他以为那个人不会再来了,结果现在这样。

    记得很久以前曾预想过这种情况,那是刚搬来那会儿,当时想着要是易先生再叫别人过来不是蛮尴尬的,后来易先生没这么干过,他私底下还觉着这是易先生给他留面子,现在看来,在易先生这里,他其实也没什么面子。

    之前那话让那一位下不来台,这两天两人碰了面就挺冷淡的,其实当时就知道那话说了就对他没好处,可是说了就说了,说了也不后悔,没成想人家默不作声地就把新人又叫了来,明明知道他也在同一栋房子里,人家照样不耽误,无声无息地就抽他一耳光,也好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位置,他除了资历深些,和楼上那新来的也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让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由着人挑拣罢了。

    跟被人兜头扇了一耳光似的,苏澈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第二天早餐桌上依然不见那二位,第二次了,似乎已经可以见怪不怪。

    晚上收工回来易先生脸上和缓了不少,招手让他过去,“过来坐,”他说,“有事跟你说。”

    苏澈觉得自己能猜出来是什么事,他依言坐过去,洗耳恭听。

    “小嘉要去你们剧组的事,就是替演那个小捕快,这事你听说了没有?”易先生问他,苏澈脸上没什么反应,他不知道这个小嘉是谁,易先生马上也想到这一点,又补充道:“小嘉就是那个……”他暗示性地停顿了一下,神情眼色也配合得恰到好处,苏澈明白过来了,他点点头,小嘉,这称呼倒挺亲近,就听身边人接着道:“他全名尤嘉,公司刚签进来的新人。”

    苏澈一时没吱声,他之前并没有想到还有这一茬,不过身边这位本来就是《捕快》剧组的投资人之一,安插个小情人进去倒也合情合理。

    他笑看着易先生的眼睛,只确认似的又重复一遍:“他要来演小捕快?”

    易先生点头,“他没什么经验,以前客串过几个龙套角色,这次进组你多带带他。”

    苏澈脸上就笑了笑,忽然就想起来之前易先生也让安辰带他来着,当时他也在场,他陪着笑,然而安大明星对着他没个好脸色,他心里想着,原来那时候他是这种感觉啊。

    他抬眼对准易先生,“就这事儿?”

    易先生点头,淡淡地又道:“新人嘛,演技肯定有待磨练,你尽量多带带他,那时候你也这么过来的。”

    苏澈慢慢地点头,那时候他也这么过来的,这话说得不错。

    “就这件事?”他笑问易先生,“没别的了?”

    “能有什么别的事。”易先生拍了拍他的手,苏澈总觉得这传递过来的体温跟安慰似的,又听易先生问他:“你饿不饿?”

    苏澈没管这饿不饿的话,他脸上带着笑,笑吟吟地就逼近了身边之人,又笑吟吟地开口问他:“您猜猜看我现在在想什么。”

    易先生的语气不焦不躁,“你在想什么?”

    他这么淡定自如,苏澈心里挺佩服的,他脸上还是笑,耸耸肩,“我在想——我是不是该搬走了?”他直直地望见易先生的眼睛,笑问。

    这个问题没让易先生多意外,他似乎是早就想到了,听了这话便安抚似的轻拍了拍他的手,道:“这个过阵子再说,你好好拍戏,先别想这个。”

    苏澈笑着摇头,说这不行,“这不方便。”

    易先生没说什么时候让他搬,他还是那话,“这个以后再说吧,你现在好好拍戏,先别想这些个,总之我亏不了你就是。”不轻不重地就略过这话题,易先生又问他,“拍了一天的戏累不累?不饿的话就回去睡觉,不然明天拍戏没精神。”

    苏澈大概能明白他的意思,有了新人马上让旧人搬家,面上是怪不好看的。

    顺着这让他休息的话便点点头,脸上笑一笑,他上楼去了。

    没几天剧组新成员果然来报道,等见了面苏澈才知道他为什么能得了易先生的喜欢,苏澈一眼就看出来了,原来他长得,肖似池衍啊。

    苏澈是觉得,这倒难怪了。

    这个尤嘉自然是比池衍年轻许多,不过他没有池衍给人的那种清爽的感觉,然而脸上笑容不断,露出一边一个酒窝,苏澈不知道池衍有没有这一边一个酒窝,他没见池衍笑过。

    说起来也蛮好笑的,他就不用说了,现在连这个长相肖似池衍的都能从易先生手里得了好处,偏生人家那个正主又是被毁公司又是被夺孩子的,生活硬生生被搅得一塌糊涂。

    说起来也怪难为人家池衍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这么错了位。

    苏澈远远地望着那个尤嘉,他一进了组就笑嘻嘻地跟这个打招呼跟那个打招呼的,导演面上平常,心里不大喜欢,这也难怪,做导演的总是不喜欢后门进组的。

    尤嘉对着他尤其地热情,也许易先生跟他提起过他,这个尤嘉露着一对酒窝地叫他苏老师,语气亲亲热热的,以为没人看见的时候还偷着对他眨眨眼睛,好像两人之间有什么秘密似的。

    苏澈心里只觉得厌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做大咖,就死磕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林花一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花一谢并收藏做大咖,就死磕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