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 > 第七十三集杀青

第七十三集杀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转身离开,是为了下一次的到来嘛。”她意有所指的回答,让身后“不小心”听见的叶怀狠狠地皱起了眉头。--戈颖《〈帝都跨年晚会〉幕后采访》

    《好想和你在一起》,全剧组共二百馀人,历时共一百多天,终於在四月的时候拍完最后一幕戏,正式杀青了。

    最后的一场戏的戏份只有江逸寒一人,但全剧组排得上号的能来的都到场了。

    当导演喊卡的那一刹,四方八面的工作人员就“劈哩啪啦”的拉响了早就准备好的礼花筒,彩纸彩带满场飘扬,连站在场边的夏涵都不能幸免地挂上了几条彩带,更别说身处重灾区的江逸寒了。

    “恭喜杀青--”

    虽然场内被五彩缤纷的彩带弄得乱七八糟的,但全场没有一人是黑着脸的,连号称冰山的江逸寒的脸上都洋溢着放松的笑意。

    夏涵的右手捧着一束玫瑰花,代表剧组为杀青的演员献上谢意。

    早在夏涵杀青的时候,江逸寒也是抽空出席了她的杀青戏,并为她献花,现在夏涵也不过是礼尚往来。

    或许是夏涵第一次担纲做主角,所以也比较投入吧。在夏涵人生中历经过的五个剧组中,《好想》的剧组是最令她感到窝心的一个,在她眼里连江逸寒的冰冷面容看上来都变得和蔼可亲多了。

    江逸寒接过花束,正打算跟夏涵来一个礼貌性的拥抱,不想她却伸出一直藏在身后的左手,把一手掌的奶油毫不留情地抹在他的脸上。

    奶油小生这下子真的变成奶油小生了。

    由夏涵揭开序幕,片场内当即就开始了奶油屠抹大赛,霎时间,剧组一个两个都化身成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只想尽情放纵。

    ------

    几十人合力好不容易吃完场务准备的三层巨型蛋糕后,剧组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地移师到与一中只有街之隔的酒楼举行正式的杀青宴。

    戈颖今天在湘南有一场商演,所以她是后来才加入的晚宴,她来到的时候,首席就只剩下夏涵身边的位置了。

    戈颖顿住了脚步,正打算拐个弯往角落那桌还没坐满人的桌子坐下,怎料夏涵看见戈颖时就挥着手指着自己身边的位子。

    “戈颖--过来坐啊,留给你的呢。”

    一个缺心眼的,难道她以为她戈颖被拒绝后,还能够好好地继续与她相处?她以为全世界都是她了,明明被叶怀拒绝过好几次还是被拿捏得死死的。

    也许经过时间的冲淡,她还能够与夏涵像个好朋友一样相处。

    但现在,不行。

    戈颖抿唇轻笑,悄悄耸了耸肩还是落座於夏涵身旁的位子了。

    也罢,如果她太刻意地避开夏涵的话,明天的报章杂志可就精彩了吧。罢了罢了,还是不给自己徒添麻烦了。

    自那一次后,夏涵就没有再跟戈颖有过私底下的联络。她隐约的感觉到戈颖要撤出她的生活了,舍不得,却不能阻止。

    这样的话,应该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吧。

    夏涵想她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她说过“戈颖,我不喜欢你”后,戈颖脸上绽出的释然的微笑。

    从前她以为影坛老前辈说的什么一张笑脸下可以隐藏多种不同的情绪之类的话是胡扯的,她对着镜子练习了那么久那么多次,咋还扯不出一个复杂的笑容呢?

    直至看见戈颖的笑脸后,她便知道了一道让人心痛的笑是长成什么样的。

    那一刹那,她甚至心疼到想过跟她在一起的。

    戈颖向夏涵点了点头,拉开了椅子坐下了。

    因为戈颖是后到的,此时宴席已经上到第二道菜肴了。在戈颖坐下的那一刻,服务员刚好收起了江南八冷碟,上了乳猪拼烧鹅。

    猪的双眼位置插着两个圆滚滚的小红灯,猪头还伴上一朵小红花,从视角上来看真是恶俗得惹人发笑。

    不过猪的外皮被光金黄香脆,倒是为这道菜“色香味美”的“色”扳回了不少分数,光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导演拿起了酒瓶,给刚来的戈颖满上了一杯酒,然后满桌子举起酒杯互相乾杯。

    正如先前叶怀所说,夏涵酒量其实并不佳。才第二道菜,还没来得及喝上几杯酒呢,她已经满颊通红了。

    戈颖不禁摇了摇头。

    夏涵向来是爱吃乳猪的,在电视剧开机拜神那一天她就发现了。

    开机拜神的仪式是从港都和宝岛传过来的,导演在港都待过一小段时间,不免也染上了一点这样那样的习俗,最受其惠的人自然就是酷爱乳猪的夏涵了。

    夏涵犹爱乳猪皮下的脂肪,她特地给受不了脂肪的口感的戈颖说过--乳猪呢,就是要不肥不瘦才好吃。皮下的这层脂肪不能太厚,厚了就得腻;太薄了也不好,薄了就没那口感了。再蘸上甜酱和砂糖,甜甜酥酥脆脆的,吃了一口人都要满足得升天了。

    后来戈颖和夏涵没少上菜馆,叫个半只烧乳猪,只是吃的都是夏涵。戈颖每每在夏涵的视线压迫下,只能装作不在意地吃了几片。

    只是夏涵每次的恶作剧得逞的笑意却逃不出她的眼。

    戈颖一边回忆着,一边夹了一块烧乳猪,蘸了甜酱和砂糖,非常自然而然地放在了身旁的夏涵的碗里。

    乳猪放进碗里,两人动作同时一顿。

    夏涵伸在半空正打算给自己夹乳猪的手停了下来,她侧头看了看戈颖,戈颖也才惊醒现在不比以前了。

    夹菜什么的,她一定会觉得很恶心吧?

    夏涵收回了手,笑了。她捉起戈颖的手,就着她的筷子咬掉了那块乳猪。

    就像是那种恶作剧得逞的笑一样。

    夏涵嚼烂吞下口中的乳猪后,便捧起酒杯倒头又是一口。

    “不要再喝了。”戈颖看着夏涵红得像是发烧了的脸颊,不禁担心得用手抚上她的额头。

    夏涵的脸因为酒精的散发而变得挺热的,戈颖的手冰冰凉凉的放在她的额上倒是令夏涵觉得很舒服。她抬起双手按住了戈颖的手,还像一只小猫一样磨蹭着。

    她的发丝擦过戈颖的掌心,戈颖最受不得的就是掌心的搔痒了,她一度想撤回手,却又舍不得。

    “她醉了。”坐在夏涵另一旁的江逸寒吞咽了口中的烧鹅后,拆开了一包湿纸巾递给戈颖,“给她擦擦脸吧。”

    戈颖对着江逸寒的手呆了一下,接着便接过了湿纸巾,“她喝多少酒了啊?才刚开席就醉了。”

    “几杯吧,主要是开席前主角都被灌了,空腹喝酒是比较容易醉,再说她还混酒喝了。”

    看见戈颖照顾起醉态始现的夏涵,江逸寒便收回了视线,继续品尝起美味的菜色。

    眼神是目不斜视,实际他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戈颖拿着湿纸巾,只给夏涵刷了刷脖子,毕竟女明星还是有很多这样那样的忌讳的。

    她抬眼瞄了瞄江逸寒,却又正好跟他的眼神撞在一起了。

    她把纸巾放在桌上,又给夏涵调整好了坐姿,让她的重力能够倚在椅背上。

    “你也喜欢夏涵?”戈颖直接了当地问了,也不避讳这是当着夏涵的面前问。

    江逸寒口中的烧鹅差点就连骨滑进他的喉咙里。

    他近乎不顾仪态地把烧鹅吐在了桌上,几欲发飙却又顾及场合而不得不咬牙切齿地低声道:“谁喜欢夏涵了?”

    他又不是她。

    戈颖喜欢夏涵,他早就看出来了。

    也就夏涵当局者迷罢了。

    娱乐圈的同性恋可以说是常态了,甚至有圈中人向外界爆过料男明星是同性恋的机率高达90%。

    江逸寒身在圈中,倒没觉得有90%这么夸张。但既然他就在这复杂混乱的圈子中混,当他看见戈颖追逐着夏涵的眼神时,她的性别丝毫不阻碍他认定戈颖是“喜欢夏涵的”这个判断。

    戈颖听见江逸寒的否认,也没有穷追不舍。她只是夹起了一块烧鹅,仪态万千地吐出了鹅骨,再矜持地以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油迹,“是吗,你那劲儿,我还以为你是喜欢夏涵的呢。”

    她把纸巾叠回了一开始的长方形状,放在桌子上,而后握起了酒杯抿了一口权当润喉。

    夏涵似是听见了他俩的对话,突然“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江逸寒被她笑得毛了,便回过身,坐得直挺挺的,嘴里还嗡嗡地说了一句:“喜欢夏涵那不就像*一样嘛。”

    然而他以低声说出的这一句话却没有被任何人听见。

    时针转了一个半圈,饭桌上只剩下一些残馀菜汁,和一个个空酒瓶子。

    历时一百多天的戏剧终於杀青了,众人再也不用担心工作,都敞开了肚皮起劲吃菜起劲喝酒,连以酒量见称的导演都挂上了几丝醉意,配上一个圆滚滚的啤酒肚,形象瞬间堕落成一个酗酒的猥琐中年大叔的等级。

    他“哐”一声的把倒得一滴不剩的酒瓶放在桌上,向同样醉得神志不清的夏涵及坐着发呆灵魂出窍的江逸寒招招手,“来来来,都过来都过来。”

    “咱有预感,咱这部戏得大红!”

    导演平时是个不说大话的人,现下的这句话,不是他对这部戏真的很极具自信,就是他真得喝大了。

    夏涵听了,也顿生豪情壮志,她也拍桌站起,拿起了一个空瓶子同样“哐”一声的敲到桌子,“说得好!大发!”

    “咱就说小夏是咱的知己!”又一是拍,整张桌子都颤了一颤。

    江逸寒被他俩的大动作震得猛然回神,他搞清楚了现在的状况,不禁低头扶额,忽然就有点怀疑自己真的跟这两个人相处了一百多天吗?之前暗自仰慕导演的自己也是图样图森破了。

    导演和夏涵说得兴起,就像失散多年的父女一样,场面极是感人落泪引人流涕。

    “要是收视破2,咱就在海中裸泳!”导演振臂一呼,惊倒在场鸡皮无数。

    甚至有人凝视着导演的啤酒肚,默默的纠结究竟该望着收视破2好还是不破2好。

    收视破几点在海中裸泳的赌约,那不是该从男主演的口中说出的吗?什么时候开始现在一个猥琐大叔也能装起这逼范儿来了?

    “好!”现场中高兴的怕且只有夏涵一人了,她举高右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要是收视破2,那我……我……”

    她什么呢?

    众人期待她的下文。

    “我就公开唱小苹果!”夏涵涨红了脸,彷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语毕,她还自嗨地以酒瓶取代麦克风,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呿--”本来十分期待的众人顿时泄气,一个两个均朝着夏涵举起朝下的拇指,只是沉醉於自我中的夏涵却没有丝毫的自觉,依然唱得起劲。

    直至杀青宴结束,夏涵依然处於亢奋的状态。

    戈颖和江逸寒无奈地对视,后者的语气带了几分头疼:“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呗。”

    戈颖从夏涵的口袋里掏出她的电话,轻门熟路地解了锁,这笨蛋十年都不换一次密码,用的还是那种极容易破解的图形密码,她该庆幸自己没拍个艳照门啥的。

    她翻开了通讯人的一栏,找到了一个叫“阿怀”的。

    戈颖“啧”了一声,前阵子不是还写着“叶怀”的嘛,还说不要接纳人家,果真是口嫌体正直。

    心里吐糟着,戈颖还是拨通了那个名为“阿怀”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对面厢就传来一声温柔至极的“喂”。

    以现在的话来形容,叶怀的声音可说是苏味十足。可惜他的普通话底子还不够好,拍剧时还需要用配音,不然以他的台词功力和得天独厚的声线,单凭声音又能掳获大把大把的粉丝。

    现下可不就是,短短一个字,当中的柔情蜜意应现尽现,连对男性不怎么感冒的戈颖都不禁觉得身体有点酥软了。

    她咳了一声,拨开心中的俗念,声音不然而然地粗了起来:“是我,戈颖。”

    听见与预期中不同的声音,另一边厢的叶怀顿时沉默了一阵子,然后才慢悠悠地开口:“哦,是你,夏涵呢?”

    这声音明显倏地冷淡下来了。

    只是戈颖也不在意这些,“我们今天杀青宴你知道吧,夏涵醉了,你来接她吧。”

    不待叶怀道谢,戈颖就挂了线。

    马丹,把自己喜欢的女人亲手交给她喜欢的男人和喜欢她的男人,怎么她做的事就这么像那种狗血言情的悲情男二呢?

    就算是,她也得是个女二才对吧。

    其他人陆陆续续离开了酒楼,连江逸寒也在司机的接送下离开了。酒楼因为打烊的关系,关了半个馆子的灯,戈颖扶着半倚在她肩上的夏涵,抬头望向天花板。

    是很艳俗的红色。

    她就这样自己一人静静地发着呆,直至夏涵的电话响起,戈颖才把夏涵的手机放回她的口袋,扶着夏涵走到了酒楼门口。

    在街角的那头,叶怀正倚在灯柱下,手中拿着手机,却只是在做小幅度的抛扔把玩。

    真恨不得他手机掉地上。

    也许是戈颖强大的怨念透过空气传播到叶怀的那一头,她还没走近,叶怀就已经发现了她们。

    “哟--不装瘸子了?”戈颖笑着迎来了走近的叶怀。

    他摇头轻笑,没有回答,只应了声“谢谢”就把夏涵接过来。

    四十几公斤的重量陡然散去,戈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连着手都一起变得空落落的。

    不过本来就是空落落的吧。

    她收回了手,握成了一个拳头,“那么,她就交给你了。”

    此话本也不该由她来对他说。

    叶怀也没有回应,只是扯了一道微笑,眼睛却是自始自终都是朝着夏涵的。

    大概是男性的臂弯有种更安定的感觉吧,叶怀把她揽过去后,本来还会挣扎胡闹一下的夏涵倒是静了下来,像只柔顺的小猫咪一般。

    不,比起偶尔还会傲娇炸毛的猫,或许她更像一只吐着舌头在傻笑的狗。

    他对着戈颖“嗯”了一声,便招手截了一辆计程车。

    戈颖咬唇看着夏涵由叶怀护着登上车厢,也转身离去。

    在街灯下,她的影子被拉得好长好长。

    计程车走了多远,她的影子就有多长。

    “等下!”

    戈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便猛然回头追着计程车跑。

    这不是偶像剧,她的速度是不可能追上一辆车的,不过庆幸司机从倒后镜看见了在车后夺命狂奔的戈颖,在问了叶怀的意愿后便把车子停泊在路边。

    计秒表一直在跳。

    叶怀摇下车窗,“什么事?”

    虽然跑了不算很长的距离,但她毕竟远离这种激烈运动很久了。戈颖双手撑上膝盖上喘着大气。

    “把夏涵的手机给我。”

    面对这种不合理的要求,叶怀挑了挑眉。

    “给我吧,她不会说什么的。”戈颖边喘着气,边空出了右手向叶怀摊开了手掌。

    他耸了耸肩,还是拿出了夏涵的手机递给了戈颖。

    从他的角度,他能清晰能看见手机的屏幕。

    解锁,联络人,“阿颖”。

    戈颖一路翻找了属於她自己的通讯资料,贝齿咬着下唇--

    删除。

    “您确定要将阿颖从您的联络人中删除吗?”

    确定。

    从此,她的联络人中,不再有戈颖了。

    叶怀一路看着她的动作,不作一言。

    “联络人阿颖已被删除。”

    屏幕上最后出现了这么一句话,戈颖再点了“确定”。

    她曾经听过一个笑话--一对夫妇要搬家了,老婆就对那个丈夫说:“哈尼哈尼,我把你电脑里的资料都删除了,那么我们的东西就能更轻一点了。”

    看见这则笑话时,戈颖当时是觉得啼笑皆非的,嘴角还是有扯出笑意的。

    直到今天,她才惊觉,原来删掉了一些资料,我们的东西真的能更轻的。

    她把手机扔回车厢内,也不管是扔到叶怀的头还是扔到车厢的地上或座位上了。

    这一次,她是真的转身离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廿二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二卯并收藏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