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 > 第七十八集试镜(上)

第七十八集试镜(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当时只是觉得,输了,那不就再找一部戏慢慢演嘛。赢负乃兵家常事,如果我把每一场试镜都看得那么重,我的人生早就负荷不了这重量了。得到那角色,那自是再好不过了;如果得不到,於我也没太大的损失啊,因为那本来就不是我的。”--夏涵《女人帮》

    --那么,试镜的话,你觉得我要饰演一个明星,还是一个演员?

    --饰演你自己。

    夏涵站在大厦前,心里想着的却是之前跟叶怀排练时的一段对话。

    饰演……她自己?

    她自己是怎么样的?

    夏涵低头看着自己的邀请卡,握紧拳。

    她甫进入试镜会场,等候室内几排坐着等待试镜的姑娘不约而同齐刷刷地转头望向门口的来者。

    那千钧万马之势彷佛要把新来的竞争者击退於起跑线前。

    夏涵不禁后退了一步,稍微扫了一下回头的女明星都有谁,尔后强装镇定地点头进内,找了一个空座位坐下。

    她欲把包包放在一张椅子上,隔壁的姑娘却率先一个瞬移从旁边的椅子移到夏涵想要坐的位子。

    夏涵张口无言,姑娘还特别抱歉地对着她说:“抱歉,有人了。”

    夏涵当下真想跟她说“抱歉,这是人么?”,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在试镜会场内争吵给评审留下不佳印象的想法,她还是默默地坐到了后一排的位置。

    自己真是有点太包子了。

    她安坐在整个等候室内最后的一行位子,也是唯一一行只有一个人坐着的座位。她噘了噘嘴,有些气愤地掏出剧本,心里却是比对着竞争者们的身份。

    这次的试镜行单独面试的形式,每位试镜者都会被单独叫进房间里,至於试题她就不得而知了。

    依照刚才回头的姑娘来看,撇除一些不熟悉的面孔与熟悉面孔却不熟悉名字的小明星,这次夏涵主力的竞争者有东方娱乐力捧的新人,朱含蕊,亦即张姵娴的同门师妹,近来在各大传媒上的曝光率可不低,在网上的风评也不俗,说不知道是网民真意还是水军造势了;也有最近的电影新星孙莹莹,这个是真的实力受到认可的影视明星,之前凭着一部小清新小制作的电影中的配角一炮而红,继而一路高歌。

    然后……就是那个坐在第三排,在她进来时被众人的动静惊得回头看了一眼,后又镇定地转回头的……戈颖。

    戈颖的实力从来不低,她是很清楚的。早在《好想和你在一起》的拍摄时,她在与戈颖的对戏中经常被带入戏,偶尔跟戈颖对剧白讨论角色时也时有得着。

    比起孙莹莹,她觉得戈颖的演技更是不容忽视的。

    时针正式踏进预定的试镜时间,工作人员关上等候室的大门,给她们每人派发一张筹等待叫号码进试镜室进行单独试镜。

    夏涵由於坐在了最后一行,因此被派发到最后的一个筹号。

    嗯……算了,正好她也需要一点时间蕴酿情绪。

    ……

    ……

    分针与时针交错过好几圈儿了。

    坐在夏涵前面的女演员们也一个个试镜结束离去,当中有脸带哀愁的,也有难掩高傲得意的。就如刚在刻意不让她坐在前一排的那个女生,走的时候得意得脚步都快要飞起来的样子。

    戈颖从试镜室出来时,脸上也是松了一口气的神色。她离去时正巧撞上了夏涵的眼神,戈颖抿唇,低头,好一会儿才抬头,擦过她的身侧走向出口处。

    夏涵不肯定自己有没有听错了,还是说出於渴望而产生的幻觉。但她选择相信,戈颖在经过她时,低声说了一声:“加油。”

    夏涵回头望向已经步出会场的戈颖,只以唇形回了一句:“谢谢。”

    她垂眼看着自己的手机--某一天突然发现戈颖的联络资料不见了的手机。

    她咬着下唇攥紧了手机,在听见自己的号码时站了起来,“我在。”

    夏涵环顾全场,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前面的人都试完镜走光了,只剩她一人。她马上拿起包包丶剧本和写着筹号的纸张,跟着工作人员进入了试镜室内。

    试镜室内是一间四方四正的正方房间,一开门就看见四位面试官并排坐在长桌后。

    桌上没有表明他们身份的名牌,但夏涵知道中间的那位胡须大叔是导演徐良,徐良的右侧是编剧陈钧,然后是制作人,而他的左侧则是本剧的女主角--张姵娴。

    当夏涵推开门发现张姵娴的那一刹那,她整颗心都沉到了湖底,但她脸上却不显一丝声息,只扬起笑脸对着四位决定她命运的人物弯腰点头。

    四位面试官翻开了夏涵的表演履历,徐良沉吟片刻,似是有话想说,然而张姵娴却抢在徐良前先发言了。

    她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夏涵的履历,面容因低着头而看不清楚,“夏小姐……最近的人气真是极盛啊。”

    出乎意料地,张姵娴竟然给她说的好话。但是还不待夏涵道谢,她的话锋一转,抬头流露出嫌弃的神情,“但是您的代表作,也是十五年前的事了啊。”

    “对比起其他候选的明星,夏小姐的筹码似乎就薄弱一点了。”

    听到这里,夏涵几乎想要冷笑出声。她告诉自己不要轻易被挑拨,否则只会让奸人得逞。她低头深呼吸了好几口,才挂上一道柔和的微笑,面对着四位面试官道:“谢谢姵娴姐的称赞,至於代表作的话,我想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很丰富且深厚的经验吧。我也相信这一次的试镜会,主要想找的也不止是一个资历丰富的演员,否则徐导又何必大费周章地弄了这么一个试镜会呢?如果只看资历,索性不用试镜了,堆几叠合适人选,谁作品多就谁中选,不是更省心省力么?”

    徐良听见夏涵的话,饶有意味地勾起唇角。

    夏涵换了一口气,继续说:“再者,谢谢姵娴姐的关注,我最近也将会有新一部主演的电视剧在湘南卫视的黄金时段放出,我想我在那剧中也学到不少演技上的技巧,希望能在这电影里发挥出来。”

    “希望如此吧。”张姵娴掩唇轻笑,状似亲和调笑,然而当中的语气却让闻者备感受辱。

    徐良的笔尖点了点用作记录的纸张,拍板正式开始试镜,“这样吧,我们的试镜并不繁复,夏小姐只需要在这里演出一小段戏就行了。”

    “一段戏?”

    看见夏涵歪头作不解状,徐良着陈钧向她解决这次试镜的规则。

    原来在案上备了三份剧本,不厚,只是一幕戏的长度。而这三幕戏均是《妃子笑》中窦长安本来的戏份。如果有人勤奋地熟读了整本剧本,那恭喜她,这是她应得的;如果事前对剧本还没研磨个一清二楚的,那被淘汰回家也不只能怪自己了。

    每一份剧本均配备三件小工具辅助演出,演员必须利用三件工具来演出所选的剧本。所以与其说是辅助,这三件小工具更多的却是束缚与考验。

    夏涵的手扫过桌上的三份剧本--

    第一份正是窦长安换上凤冠霞帔,跪在长春殿前喝下鸩酒的那一幕。这一份剧本标配的三件小工具是凤冠丶白绫和夜光杯。

    这是最多人选的一份剧本了。

    就跟叶怀和夏涵初看剧本时的反应一样,窦长安一个在剧中占了那么多篇幅的配角,作为她的结局,窦长安赴死的这一幕必须是凄美而华丽,浓墨重彩,却又默然无声。

    那一句“谢主隆恩”中,包含了千回百转的感情,那只是窦长安自己知晓。

    一份文学作品,尤其是新诗创作,最后一句话可是最重要的存在。要让一份死的文学复生,还是让一份精彩的文学死去,最后一句话的功用尤其重要。

    剧本中亦如是。

    如果前面的篇幅不能让窦长安出彩,只要能做好最后一幕,让观众走出戏院时还能记得住你死去前那绝美的笑容。

    作为窦长安,你已经成功了。

    而第二份剧本则是窦长安跟徽元帝撒娇的一幕。彼时徽元帝初登大宝,解依人还是储秀宫中的秀女,窦长安则是风光无限的未来皇后。

    那时候,没有第三者的介入,徽元帝还是窦长安的表哥。

    在这一幕的窦长安的难点就是要演出窦长安作为京中贵女的端庄,同时又兼有怀春少女的羞涩。

    这一阶段的窦长安於剧中占了不少的篇幅,所以能不能把这样情窦尚开的窦长安演活,也是挑选演员的一个标准。

    第二份剧本也不乏人选择。

    毕竟前一幕难度不少,一步错,满盘皆落索。如果没有仅仅四个字的对白就能摄人心神的自信,没有光用肢体表情都能浑身是戏的演技,自命中庸或偏向踏实的人还是会倾向演第二份剧本的。

    至於这一份剧本配上的三件工具则是由徽元帝给窦长安插上的发钗丶一朵从御花园中折下来的百合花,以及窦长安给徽元帝擦汗的手帕。

    夏涵的手略过了第二份剧本,触上第三份。

    大概是陈钧刻意精心挑选的,三份剧本其实代表了三种时段的窦长安。

    第一份剧本是窦长安於最后哀莫大於心死,勘破一切,也想通一切的时段;而第二份是窦长安於最开始时尚懵懂不清,有心计有城府,却不会利用陷害的善良阶段;那最后这一份呢,则是窦长安的性格开始变质,变得疯狂了。

    第三份剧本的情景很简单,只是窦长安坐於梳妆桌前让婢女为其梳发的一幕。

    窦长安在外受了徽元帝与解依人的气,就关起长春殿的门在房里耍脾气。婢女於梳发时不小心拽掉了她的一根青丝,窦长安就小题大作的发作了那个婢女。

    说爆发,这一幕确是三幕中爆发力最强的一幕。然而於剧本中,除了暴怒的窦长安外,对白的字里行间并没有给予她更多的发挥空间。

    因此这第三份剧本是最少人选的。

    除了擅演嚣张大小姐的三两位女演员外,竟再无人考虑过这一份。

    夏涵的手指在三份剧本上都停留了一下,最后--

    执起了第三份剧本。

    叶怀和她早就料到了试镜中必出窦长安於长春殿中被赐死的一幕,也早准备过少女时代的窦长安的情感,可以说,她对首两份剧本的准备都十分充足。

    然而或许出於所谓的冒险因子吧,年轻的夏涵向来都相信“富贵险中求”这一句话。

    这份剧本看似普通,但是,能放在徐良眼前的,能是一份普通的剧本吗?

    陈钧选这三份剧本的用意很明显,分别显示了三种不同时期不同阶段不同心态的窦长安,同时也考验了演员们选剧本上的个性和偏向。

    选第一份剧本的多是勇於尝试敢於挑战,同时也对自己具备自信的;选第二份的则是稳中求胜丶稳扎稳打的,至於第三份……

    她不懂。

    但正是因为她不懂,这份剧本才对她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如果有人问夏涵为什麽会在自己也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情况下冒险选了这份看似平庸的剧本,她大概会答--出於信任吧。

    她信任徐良和陈钧不会把一份滥竽充数的剧本放在这案上,陷害试镜者外,同时也污了他们的眼;她信任徐良和陈钧的每一个安排必有其意义和价值;她信任由徐良执导,陈钧编剧的电影,他们笔下的反派角色必不会是纯粹的为坏而坏的一个坏人。

    就如叶怀所说,近年的剧本里,编剧们均愈来愈重视反派这种角色了。他们不再是纯粹推动剧情发展的工具,而是也有自己的灵肉丶有自己的骨血的一个角色。

    所以,就算是简单的一幕打骂发作婢女,夏涵也坚信有其发挥之处。

    她需要挖深丶挖深丶再挖深,直至挖到窦长安的心底深处,去代入窦长安,去思索窦长安这个角色。

    她要的到底是什么,她想的丶她不想的,她爱的丶她不爱的,她恨的丶她不恨的。

    所以,她要挖掘出窦长安这个角色的特点,赋予她新的生命,让她成为除了自己外,谁也不能演的一个存在。

    当徐良和陈钧看见夏涵执起的是第三份剧本时,他们心中不可不说是讶异的。

    前面有小猫三两只也选过第三份剧本,可那只是因为她们向来就是以饰演跋扈千金角色闻名,最后出来的成果,也不尽如人意。

    窦长安发作婢女这一点是演出来了,可是,缺乏灵魂。

    至於夏涵,他们在发出试镜邀请与接受试镜自荐前也有经过筛选,严谨如他们当然有亲自了解过众位候选人。

    据他们了解,夏涵从来都没擅演过这种千金大小姐的角色。

    那么,她的窦长安,到底是怎样的风格?

    他们是不是能稍微期待一下,自己能看见一个别开生面的窦长安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廿二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二卯并收藏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