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不爱我的我不爱 > 第23章 下厨

第23章 下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坐在车上,谢汶见他不是开去公司的路,奇怪的问:“你不回去上班了吗?”

    顾沁彦眼都不眨的胡说:“嗯,今天放假。”

    “……”

    老板就是你,当然你说放就放了。

    “那我们去哪儿?”

    “回家。”

    “可是我饿了,先前买的东西都没吃成,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回家去吃。”

    “张妈这个时间肯定回去了,家里没吃的。”

    “……”他沉默了几秒,“我做给你吃。”

    谢汶很是惊讶,“你会做饭?”

    “嗯。”

    虽然他坚持要回家的举动很是诡异,但这时谢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兴奋得直点头:“好啊好啊。”

    两人回到家才下午四点,时间还早。

    谢汶去后院把闪电抱进客厅,小狗狗也长大了不少,垂下的耳朵上卷卷的金毛看上去非常可爱。

    她走进厨房,闪电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追,它脖子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闪电脖子上的铃铛还是顾沁彦买给它的,小狗都很黏人,经常跟在人背后跑,可是体型太小,随时会被人不小心踩到。

    每次都踩得它惨叫不已,谢汶也每次都心疼得不行。

    顾沁彦有天下班回来就给它带了个项圈回来,上面系着小铃铛,这样闪电就不会再被误伤了。

    谢汶走进厨房的时候,顾沁彦正关上冰箱。

    她问:“需要去外面买吗?”

    “张妈都买的有。”

    “太好了!”谢汶两眼发亮的望着他,“那你快点做吧。”

    “这么饿?”话说他现在也很饿啊。

    谢汶一边点头一边娇声催促:“嗯,饿死了。你动作快点嘛。”

    顾沁彦喉头动了动,默不作声的转身洗菜。

    谢汶之前还对他的话半信半疑,直到看见他动作娴熟的完成洗菜、切菜、下油、翻炒等一系列在她眼里的高难度动作时,她简直是把顾沁彦奉若神明。

    顾沁彦见她在旁边傻傻的看着,勾唇道:“给我个盘子。”

    “哦哦。”谢汶连忙跑去找盘子。

    不一会儿捧着个盘子乐颠颠的跑回来,“给。”

    顾沁彦接过盘子,熄了火,将菜盛好。

    他抽出一双筷子,夹起一片竹笋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谢汶嘴边,“你尝尝?”

    谢汶微微红了脸,张嘴吃下去。“好吃吧?”顾沁彦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

    谢汶猛点头,眼里泪花点点,她语无伦次地说:“你、张妈……都不用做了。”

    顾沁彦笑笑,对她说:“再随便做几个菜就好了,你去外面等我。”

    “我在旁边看嘛,我可以帮忙的!”

    他好笑的问:“你能做什么?”

    “呃……”谢汶想起上一次在秦俣家做的那顿面,不禁心虚,那可是把鄢小小都吓跑了的面呀!她还是坚持道:“我可以在旁边看,如果你切到手什么的我就有用了。”

    “……你还是出去吧。”

    谢汶端着那盘雪菜炒笋和闪电一起被赶出去了。

    顾沁彦做好鸡蛋羹、酱爆鸡丁和冬瓜荠菜汤之后,到处找不到谢汶。

    最后在后院的草坪上找到她。

    她正蹲在地上,夹着一筷子雪菜喂闪电,可闪电摇头摆脑就是不肯张嘴,要不是谢汶一只手抓住了它脖子上的项圈,估计它早就跑得没影了。

    “你怎么能只吃竹笋呢?挑食是不好的!”

    那你自己怎么不吃!

    顾沁彦看向地上的那盘雪菜炒笋,竹笋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全是雪菜。

    谢汶还在循循善诱:“来,闪电乖,张嘴。”

    我死也不会屈服的!

    顾沁彦觉得这个场景很是熟悉,他想起他们度蜜月的那天晚上她也是这样,非要逼着狗吃东西。

    这是什么怪癖?

    他出声道:“饭做好了。”

    她立马就起身了,笑吟吟的拉着他说:“走吧走吧,好饿喔。”

    闪电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两人离去,那我呢?

    “太太太好吃了!”谢汶简直是狼吞虎咽,她巴不得把舌头都吃下去!

    她吞下最后一口饭,才有机会问顾沁彦:“你怎么会学做饭?”

    “在瑞士读大学的时候,吃不惯那里的吃的,就只有自己学着做。”

    “你自己学的?”

    “嗯。”

    谢汶不禁感慨自己面前的是个什么物种啊,照着菜谱都能做成这个样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

    顾沁彦见她吃好了,心思马上动到了别的事情上面。

    他问道:“吃饱了?”

    谢汶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满足的点头。

    他又道:“那现在喂喂我?”

    “……饭后不宜剧烈运动。”谢汶的理由冠冕堂皇,她就知道他催着回家一定没什么好事。

    顾沁彦不想和她废话,刚想起身,谢汶马上‘啊’了一声,先发制人道:“饭后应该去散散步啊什么的,走,我们带闪电溜溜去。”

    他不悦道:“不要!”

    “你不去算了,反正你也没吃什么,需要散步的是我。”

    “……”

    她都走了,他留在这儿做什么?洗碗?

    所以最后还是两人一狗一起出的门。

    这还是两人头一回一起遛狗,谢汶很是愉快,顾沁彦很是郁闷。

    闪电在两人前头欢快的撒丫子跑着,脖子上的铃铛叮铃铃的响。它跑几步就转头看看他们两个有没有跟上来,确认了他们还在之后又开始往前跑。

    一个狗独自嗨着。

    谢汶尝试了好几回向顾沁彦搭话,他都爱理不理。

    这人真是的,整天想着怎么把她骗上床,精力简直旺盛的可怕。

    “啊!”谢汶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她连忙扯扯顾沁彦的袖子,压低声音问:“你、那个,我们……”

    顾沁彦根本听不清楚她说些什么,皱眉道:“什么?”

    谢汶脸红红的凑到他耳边,声音还是很小,但已经够他听清楚了,他怔了怔然后不可抑制的有了笑意。

    她说:“我们那个的时候你有没有采取什么措施?”

    她见他真的在皱眉思考的模样,不禁急道:“你自己有没有带套你不知道吗!”

    他没想到她那么直白,俊脸也破天荒的有些微红。

    他暗咳了声,清清嗓子反问道:“你不是也应该很清楚吗?”

    谢汶也囧了,她、她根本就是晕的,怎么知道!

    顾沁彦见她快要恼羞成怒也不再继续逗她,他平淡的说:“没有。”

    “没有!?”谢汶激动得一把抓住他的手摇晃,“你怎么能够没有!”

    “我为什么要?”

    “你们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有教过你怎么避孕吗?!果然,老外都是不靠谱的!”

    “干什么避孕?”顾沁彦挑眉,“我求之不得。”

    求求求,求你妹啊!生孩子痛的人又不是你!

    谢汶怒道:“你知道生孩子有多痛吗?”

    “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

    谢汶一脸惊恐的说:“那种痛简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恨不得……”

    “你经历过?”看她那个身临其境的样子,让他觉得她已经是孩子的妈了。

    “你不会看电视呀!”谢汶瞪他一眼,继续说:“电视上那些女人叫的多吓人啊。而且我从书上看到,人类病痛之最其中就有分娩!”她越想越怕,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顾沁彦问:“你不喜欢小孩子?”

    “不喜欢。小孩子最烦人了。”

    “可是我喜欢。”

    “你喜欢你自己生。”

    “我只喜欢你生的。”

    谢汶有些暗喜,但她实在害怕生孩子,她怕痛。

    她对上顾沁彦温柔的视线,他眼里的深情让她心一动,不禁软下来说:“你就把闪电当成我们的宝宝好了。”

    顾沁彦的目光瞬间冷冽如冰。

    恰好此时前方传来闪电的惨叫,谢汶一惊连忙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闪电正在被一只大型猎犬追着狼狈逃窜,那只猎犬足足有它的十倍大,要是一口下去,它还活得了吗?

    好在猎犬的女主人一直使力扯住它脖子上的项圈,可是女人的力气根本拽不住激动起来的大狗,反倒是被它踉跄拖着走。

    谢汶被眼前的场景惊出一身冷汗,她直唤闪电的名字,闪电听见她的声音更是卯足了劲的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往谢汶的方向冲过来。

    但是跟着冲过来的还有它背后的那只猎犬和被它拖着走的悲惨主人。

    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谢汶眼见那只凶恶的猎犬快要扑上自己。

    “sitdowm!”

    千钧一发之际,身后突然传来男人纯正的英国腔,前一秒还凶神恶煞的猎犬一下像被点了穴一样乖乖蹲在地上吐舌头。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闪电也躲到了谢汶身后安全上垒。

    那个女人蹲在地上喘着粗气,她抬头看见一身休闲装扮的顾沁彦,面上突然露出惊喜之色,她连忙起身整整衣服,含笑道谢:“顾先生刚才真是多亏你了。”

    “没事。”顾沁彦并不问她如何认识自己,只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就将谢汶一把扯到身边,低头问她:“吓傻了?”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等一下要去打狂犬疫苗。”谢汶惊魂未定的拍拍胸口。

    她想起同样被吓到的闪电,俯身将它抱起来,关心道:“儿子!你还好吧?”

    儿子?顾沁彦冷哼了声,他可不想要一只狗做儿子。

    旁边完全被冷落的女人咬了咬牙,她以为是因为自己今天一身运动服所以他认不出自己,不甘的再次对着顾沁彦说:“我是张舞,上个月你还来了我的生日派对的,还记得吗?”

    顾沁彦这才抬眼看她,语气自然的说:“原来是张董的千金,这狗是你的?”

    “是呀,前两天我表姐从德国带回来的猎犬。”她想到自己的狗之前发疯的样子,有些尴尬的说:“就是不怎么听话……”

    谢汶奇怪的说:“不是德国猎犬吗?干嘛跟它讲英文呢?”

    顾沁彦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国际上训狗都是用英文。”

    喔?谢汶看了一眼还乖乖坐在地上的猎犬,你原来还是国际化的狗哦。

    张舞询问的眼神看向顾沁彦,问道:“这位是?”

    “是我的妻子。”

    张舞脸唰的白了,她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居然已经结婚了!但她转念一想,又有什么关系,结了婚离就是,她不信凭她的相貌家世会有男人拒绝她?

    想到这儿,张舞脸上又堆满笑容,“既然今天我们如此有缘,两位不如到我家去坐坐?”

    谢汶接的很快:“不用了。”

    张舞脸上的笑变都没变,眼睛只看着顾沁彦,毕竟她关心的只是他的回答而已。至于这位顾夫人吗?不去的话就自个儿回去吧。

    顾沁彦略有深意的看了谢汶一眼,居然对张舞说:“好啊。”

    张舞的脸一下被点亮了,她激动得上前挽住顾沁彦的手说:“太好了,我家就在前面不远!”

    顾沁彦微微皱眉,下意识的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但眼角瞥到谢汶气嘟嘟的脸,他不但没有抽出手反而朝着张舞笑了笑。

    果然,谢汶的脸扭曲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因为他吃醋,他唇边的笑意渐深,却让旁边的张舞红了脸。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不是两个人相爱但不能在一起。

    更不是联通和移动。

    让谢汶告诉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眼前的这条绿化带!

    张宅就在绿化带的那端,不过百来米的距离却让谢汶觉得生不如死。

    先不说走在自己前面亲亲热热的那对‘狗男女’,可就连闪电都叛变了!

    谢汶哀怨的看着旁边蹭来蹭去、玩耍嬉闹的两只真正的‘狗男女’,她真是觉得生无可恋……

    不知道是谁之前还被人家咬的怪叫,现在倒好,腻在人家身边□!

    好不容易到了张宅,张舞热情的招呼两人坐下后,便上楼去叫张阳奇。

    谢汶心中气他拈花惹草,不愿和他讲话。顾沁彦是纯粹的恶趣味,想看看谢汶吃味的模样。

    两人就这样别扭的安静坐着,直到张舞陪着笑容满面的张阳奇下楼来。

    张阳奇是“阳奇地产”的董事,与顾沁彦有很多经济上的往来,他本身也很是欣赏顾沁彦,所以也对自家女儿的做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如果真的能够和顾氏联姻的话,对“阳奇地产”来说可是百利而无一害。

    张阳奇笑着走到顾沁彦面前寒暄道:“顾总,好久不见了。”

    顾沁彦起身回道:“张叔是长辈,叫我沁彦就好,今天不谈公事。”

    “哈哈,对!今天咱们不谈公事……我这女儿可是对你崇拜得很啊!以后你可要多到张叔这儿来,省的她一天到晚总是往外面跑。”

    “那是当然。”

    “爸爸,你胡说什么呢!”

    “难道不是……”

    “&#&*”

    “¥%(¥……”

    谢汶听着三个人旁若无人的谈话,脸都绿了。

    搞什么?老娘这么大个人杵在这儿你看不见呀!我还没死呢,就这么急着把你女儿嫁进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不爱我的我不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百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百肉并收藏不爱我的我不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