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326章

第326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立渊当下就死皱着眉朝国公夫人看去。

    他明了她话中之意,但母亲与媳妇,岂能相比?他夫人又岂是那个懦弱无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媳妇所能比的?

    林立渊即便什么也未曾说,谢慧齐也看明了他的意思,她本也没觉能说动林立渊什么,当下也不觉失望,只轻俯了首,朝站在身边的女儿点头。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道理懂的人多,但于那些懂的一些人来说,自己不喜的恨不能天下所有人都不喜欢,而别人不喜欢的,喜欢的,干我何事,有什么重要可言的?

    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多的是自己都做的事,别人做却是错的,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却要求别人做到的人。

    这时齐奚欠身,走到门口,轻轻柔柔地相请,“是林家大哥罢?请进。”

    女儿不高不低,娇柔客气的声音传来,谢慧齐脸色好了一点,齐国公这时拿起他的茶杯往她手上放,淡道,“喝口。”

    也歇歇气。

    谢慧齐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但心中却也是好受了许多。

    见她眼波停驻在了他脸上,齐国公嘴角往上翘了翘。

    这时门边传来了脚步声,林杳一进来就见到了首位的皇帝,当下快行了几步,几步之后又慢了下来,等到身后的齐二小姐与他并肩后快步走到了父母之位,他这才快行了几步朝皇帝跪下行礼,“小臣见过万岁爷。”

    “嗯,平身。”平哀帝神色淡淡,但言语还是温和。

    “谢皇上。”

    “小臣见过齐国公。”

    “不必多礼。”

    “谢齐国公,”林杳转向,依旧跪地未起,朝林立渊垂首,“父亲。”

    林立渊看着他眼角带着厉色,沉默不语。

    长子肖似他,便连脾气也像了几分,林立渊从小就把他放在身边带着长大,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的儿子会忤逆父母。

    逆子之前被他斥责也曾说不休妻,林立渊只当他们少年夫妻,毕竟是有感情,也还是没有紧逼于他,给了时间让他想清楚,他没曾料到,他的大度,换来的是儿子在国公夫人面前的告状!

    林立渊恨不得现在就扇他两耳光,但在齐国公府,在皇帝面前,他生生地忍了下来。

    他此时喉结不停上下颤动,林杳看了一眼后就又垂下了眼。

    “你还当我是你父亲?”林立渊终于出声。

    林杳没说话,他垂着头,背却挺得直直的。

    谢慧齐把人叫来,不是刁难他来的,这时候她也不紧不慢,低声轻柔道,“林大人还是想想刚才我与您说的话罢。”

    林立渊闻言,当下猛地谢慧齐看来,双目大张,身上杀气猛地迸出,与此同时,本漠然看着他们父子说话的齐国公脸色也猛地一变,但在他有所动作之前,他的手被熟悉的体温缠绕了上来。

    他朝身边的人看去。

    谢慧齐与他五指交缠,双眼动也不动地回视着林立渊,她脸色甚至连变都未曾变过半分,只是眼睛越发的冷漠而已。

    林立渊是手上有着无数人命的杀将,身上戾气一开就能让人喘不过气来,只是他张着双眼大动了干戈,他却只从国公夫人那不变的脸上看到了一双越发冷酷的眼睛。

    那双眼,跟她身边的齐国公要人性命,绝人后路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一刻,厅堂静得近乎可怖,在那双在他的杀势之下也不减冷意的双眼下,林立渊清楚听到了自己越发沉重的喘气声,当下他心下猛地一凝,首先转开了眼,往在首位的皇上看去。

    平哀帝见他猛地掉头,嘴角没有笑意地往上一勾,看向与他表伯母动杀念的林元帅大人。

    他未动怒,林立渊双眼却紧缩不已。

    “朕也是,”平哀帝摸了摸中指上那枚他父皇传给他的扳指,说到这,想了想才道,“长见识了。”

    说罢,不理会林立渊,转向齐国公淡道,“父皇死前本来要为表伯母加持身份的,只是想想也不妥当,就让朕往后捡个好日子再为表伯母封赐,朕也是等了两年才给表伯母加封。”

    齐君昀本沉着脸,闻言朝他点头,简言道,“承蒙先皇惦记,皇上圣恩。”

    平哀帝笑了笑,转向脸色甚是不好的林立渊,欲要说话时,却听他表伯母温声出言,“谢先帝,皇上圣恩。”

    平哀帝看向她,对上了她温和平静的脸,甚至看到了她朝他轻摇了下首。

    母亲这时无须谁为她出头,她主动开了个头,自然也会承担她挑事的结果,自己做的事自己担,最明了母亲性情不过,也被她言传身教过来的齐奚这时嘴角漫开微笑,朝皇帝福了一礼,朝他走去,悄然地站在了他身后。

    见她过来,平哀帝眼睛一直看着她,等到她在身边停下,都能闻到她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味了,鼻间那抹熟悉的香让他在嘴间轻笑了一声,便朝还在看着他的表伯母轻颔了下首,没有再为难林立渊。

    “林大人,”谢慧齐开了口,声音依旧轻柔,“亦如我之前所言,林家现在有两条路可走。”

    她没再说是告老还乡,还是让林杳当家,林立渊可以对她释放杀气,但她没想激怒他——虽然她也可以选择出了她心中的这口恶气。

    知道皇帝跟齐国公完全站在她这边的林立渊这次没声了,良久,他看着国公夫人那张柔和的脸,冷然地问,“国公夫人是管定了老夫家的家事了?”

    管定了?还真是管定了。

    他还是如此说道,谢慧齐是决定换人换定了。

    她不会把国公府的左臂右膀送给这样的人当……

    谢慧齐微笑着点了头。

    “如您所愿。”林立渊又再次朝她举起了手,狠绝冷酷地道,让在场的人谁都能看出他的心不甘情不愿。

    林杳的前路,怕是也不会太平到哪里去。

    谢慧齐这时温和叫了林杳一声,“长公子。”

    她一出声,林杳就在其父眼如毒刀的眼睛中转过了身,跪向了她。

    “你可担?”谢慧齐弯了点眼,目光柔和地看着他。

    这孩子今日要是在国公府应了她的话,以后怕是跟父母善了不了了,这说是他的罪过也不为过,那他是担,还是不担?

    他要是拒绝,谢慧齐也不勉强他——在这个君权父权夫权至上的年代,与父母不睦那是大罪,就是不揭开来给人看,他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他生在那个家中,他父母生养了他,他不可能避得开他的父母。

    这是他要承担的,但不是谁都能承担得了的。

    “担。”林杳只出了一个字,然后朝她磕了头,随后转过身,朝皇帝磕了头,又道了两字,“臣担。”

    就是剔骨削肉他也担。

    他有妻儿要护,有前程要走,还有,父母再恨他,他也要颐养他们的天年。

    林杳磕完皇帝,再转向林立渊前,这一次他狠狠磕了三个响头,把鹤心院的地砖磕得砰砰作响,他头破血流,磕完头他起起了身,半垂着头,血流进了他的眼睛他也还是垂眼不动,嘴间道,“阿父,孩儿先走一步了。”

    父母恩情他不会忘,但他得先走一步了,他无法再按照他们的心意像个木偶一样任由他们操纵着活着,置自己妻儿的生死于不顾。

    林立渊当下脸色青黑,他站了起来什么也没说,便是朝皇帝告退时也只是掀袍磕头就起身而扶持。

    他匆步离开了厅堂,踏过门槛时他的身影颤抖了两下……

    林杳当下拖着腿往前走了几步,但眼睛所见的是其父更加快速离开的背影。

    “去吧。”

    有人开了口,林杳回过头看向她,又听她轻柔道了一声,“去罢。”

    林杳沉默地看了她一眼,又回过神,朝皇帝再跪了个头,“臣告退。”

    平哀帝朝他颔首,他这才起身,飞快而去。

    林杳一个转眼就不见了,平哀帝朝表伯父表伯母看去,道,“不管如何,林府如若担不起重责,便也只能弃了。”

    要是林杳不能撑起林家,林府也只能如他父皇所定一样,只能是一代孤臣为终。

    齐国公漠然地点了点头。

    谢慧齐被他反手握住,在心里叹了口气,最终微笑未语。

    这夜前面齐璞在前院送客,齐国公未再去前面。

    平哀帝在后院用了点吃食,就欲要带齐奚回宫。

    齐奚与母亲回卧室取物,她对给她整理东西带回去的母亲说,“林元帅就是知你给了他们家条活路,也不会感激你的。”

    “所以这就是他的局限性,”谢慧齐为女儿整理着夏裳,挑了最鲜明的和最素雅的放进箱笼,女儿大了,身形跟她差不多,她以前穿的也可挑了好看的几身让女儿去换着穿,“现在就要看他儿子能不能带他们家走得远了。”

    “若是不能呢?”

    谢慧齐停了挑衣的手,叹了口气,“若是不能,你大哥的路就要难走些了。”

    林家成为了负累,娶了重情的林家女的长子岂能无忧。

    齐奚轻“嗯”了一声,没再就此话说道什么,而是问起了母亲关于苦夏吃些什么身体才舒坦的话来。

    他们回宫的路上,皇帝抱着在他怀里假寐的齐二小姐轻声道,“你阿娘生气了?”

    齐奚闻言睁开了眼,良久未出声,末了,她在重闭上眼后淡道,“没有真生气,我们家谁都没那个善心管别人家如何,她担忧的从来只有我们。”

    家好,活在里面的他们才能安全,为此,不管有多少人憎恨诅咒她,她都当是她付出的代价中的一部分。

    **

    这夜半夜林杳匍匐于家祠中不能起身,其妻得了他身边人的话,打了包袱,抱着儿子而来,她给他擦身,儿子就在旁给她挤帕子,两人安安静静地照顾着他,林杳眼睛清明地看着他们,等到他们也趴在他身边后,靠着柱子的林杳把她带来的披风盖在了乖巧的母子俩身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摸了摸,道,“睡罢。”

    林妻点点头,把儿子抱到怀里,让他靠得舒服后,她又抬头看他。

    “睡罢。”林杳朝瘦得脸只有巴掌大的小妇人笑了笑,“没事了。”

    林妻把脸放在他的掌心蹭了蹭。

    “以后要跟紧我,有事了要记得第一个叫我。”林杳见她依恋他的样子,心都柔了,低下头在她唇上碰了碰,“不会再让你们受伤了。”

    林妻以前最喜流泪,但今夜过来,她都没让自己掉一滴泪,见他看着她笑了,她便也小小地笑了一下,轻声张口,“你不要担心,我也会保护自己和儿子了,不会像以前那般没用了。”

    她又在他手心里蹭了蹭,眼睛看着他不放,那痴痴的样子看得在外一向不苟言笑的林杳嘴边笑意不断。

    他声音更是温柔了起来,“睡罢,我守着你们娘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