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327章 最更新新

第327章 最更新新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齐璞送客后,先一人来了鹤心院。

    谢慧齐见着他,没提起之前之事,笑着应了。

    她也是累了,齐君昀让她歇息,带了长子去书房。

    进了书房,齐君昀任由长子点亮房中灯火,他坐在案桌后先没说话。

    今晚之事,在皇帝跟他这里,说不上大——开朝勋贵朝夕之间从云端跌到泥底的事不是未曾没有,他们既然能把人捧多高,也能让他跌多惨。

    林家在他们这一直不算太大的大事,是抬举还是踩下,下番布置即可,之前他是为着长子一直在拖着,皇帝也是一直在旁看着,他们对林家无太多的所谓,也就不着急,冷眼旁观反倒是更能看清楚林家到底适不适合这个朝廷一些。

    当然现在也还是难免护着一些,林元帅若是把这当是他们该得的倒也无妨。

    在他们这,林家不动作,那就由得林家慢慢消失,林家不作为,端着他们的碗吃着他们的饭还不干人事也是不要紧,他们家出了个好女儿,就给了他们时日,慢慢消失也是林家的一条出路。

    他也算是喜爱林杳,但也没喜爱到插手林家家事的地步,林家还不值他张这个口。

    但他母亲还是为了他出了手——林家女是长子选的,他喜爱着她,遂在他母亲那,这就成了天大的事。

    说她擅作主张也不为过,还一人与林立渊对峙。

    她又把林家拖到了明处,但齐君昀却没有了之前对林家的耐心了。

    书房灯火亮了之后,他开了口,“林杳之事你知道了?”

    “孩儿知道了,”齐璞沉声道,回了案桌,父亲下首坐下,“我知道阿娘的用意。”

    “你也知道之前皇帝与我的意思?”

    “孩儿知道。”岂能不知?能把林杳压在京城压大半年,还想训服儿子的林元帅是不着急,确也是沉得住气。

    但齐璞也知道,这个皇朝不是林家的,林杳的位置放在那不是传供给林杳,等着林家人接替的。

    压得越久,皇帝不会说出口的失望就会越多。

    或许林元帅适合的真只是战场那种短兵之地,岳父其人,齐璞也是临到近两年才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他猜不透上意,也斟不破朝局。

    “林家大哥,”齐璞说到这顿了顿才道,“确要比元帅要懂得变通许多。”

    他没再说更多,这些他父亲比他只会知道得更多。

    他说多了,在他父亲那里,不过是妻子而有的懦弱罢了。

    “嗯。”齐君昀慢应了一声。

    儿子们的母亲讲规则,讲究有来有往,齐君昀也敬重她那一套,但朝局到底还是弱肉强食,今日入府举杯纵欢的重臣,多名在朝廷中与他暗地里厮杀了好些年头,他要是跟她一样的心思,他跟她,还有他们的一府,只为成为今日在他们家举杯痛饮的他们的酒下魂,祭中词,成为他们纵酒庆欢的另一个理由。

    齐君昀按了按手心,慢慢地道,“林府我扶过,为你……”

    齐璞在父亲漠然的双眼中点了头。

    “年初皇上与我也提起时,他那时是决定再给林府一点时日的。”

    “我知道……”齐璞突然插了嘴,“岳父麾下的刘将军他们找过皇上。”

    齐君昀看着长子,这次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他不是一无所知就好,颔首道,“他们比林杳更适合那个位置。”

    齐璞知道。

    他也知道林杳就算还不完全知道,但也应该知道一点了。

    而在他这里,这是皇帝的决定,他父亲想来也是认同,齐璞也不可能再为林府做什么,家族为他已经扶持了林府很长一段时日了。

    “于朝局也有益……”不是他们国公府的亲家掌兵权,很多朝臣也松了一口气,靠着他们掌权的刘都他们的忠心反而要比林家更可靠一些。

    齐璞勉强地勾了勾嘴角,这确是事实,现在摆在他和众人眼前的是,出世的林家已没有不出世的神秘林家那样让人忌惮了。

    “当初也是我大意了一些……”齐国公淡淡道。

    他这般说出来,齐璞脸上的苦意更深了。

    像他阿父这样的人,但凡说到自己是错的了,那就代表他已放弃了当初的决定,林家在他那里也就成了一枚可弃的弃子。

    见长子笑得甚苦,到底是自己的儿子,齐国公话也放缓了些,“这事是为父之错,不会怪你。”

    “您还是怪我罢。”齐璞苦笑。

    “你母亲今日是为你出了手,”齐国公带他来也是想把话说开,不想长子在他这里再走什么弯路,“但你心中要清楚,此事要是没成事,你最好管好你那个媳妇,别闹到我们跟前来。”

    不是他阿娘想不为难他,这事就能成定局的。

    “林家……”见儿子脸色苦涩得很,齐国公也是好笑,沉吟了一下,“今晚之事一过,你岳父在皇上那是完全不行了,皇上看似没下决断,但他搁置了林杳这般久,且他也跟我说了刘都,和采同之事,就说他心中已有了替代之意,你阿娘是出了手给林杳吊了口气,也不知他会不会如她所愿。”

    “嗯。”齐璞也无话可说。

    齐国公跟他说完该说的,就挥手让他退下。

    齐璞站起告退,走之前犹豫了一下问他,“您怎么看元帅?”

    齐国公本挥手后就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养神,听到这话揉了揉眼睛,睁开他那双清明的眼睛看向长子,淡道,“他适合战场。”

    但不适合在京城跟他们这种人厮杀。

    “孩儿告退。”

    齐君昀看着长子离开,又闭目养神了一会,方才站起回主院。

    到了他们夫妇的住院,果不其然,她还站在廊下等。

    她身上还是刚才的那袭衣裳,齐君昀把她抱起,抱着她往浴房走,嘴里道,“都如你的意了?”

    听她在他胸间笑个不停,他嘴角也翘了起来。

    “我知道也不是很管用,我做我的,你们做你们的就是。”

    他夫人向来有自知之明。

    “你做的很好……”至少让皇上跟他都因林立渊今晚之举下了决定,一个连自己在干什么都摸不清楚的臣子,岂止是让他们背后发凉,“林杳的事,皇上应是会考虑的。”

    谢慧齐也知她和女儿进屋收拾东西一趟,君臣之间就林府的事已经商量个章程出来了,这种事是好是坏都是她插手不了的,她只管点头就是。

    “嗯。”

    “你已经做了你要做的,以后就别再管了。”

    他有提醒之意,谢慧齐抬起了头看他,“是我管不了的了?”

    齐君昀点头,低头碰了碰她的额头,“嗯。”

    那是她不能插手的事了。

    谢慧齐便又点了头。

    “你媳妇那……”

    齐君昀话一出,被她打了一下,他不以为然,接着道,“你就别管她是怎么想的了,你该教的都教了,她立不立得得起,那就是齐璞要处理的事了。”

    谢慧齐最头疼的就是最后事情还是要轮到长子手里,但现在她也真是该做的都做了,最后要是还是轮到了长子手上,那只能说是该他的事,他逃不过。

    她从不为难自己,便又点头道,“知道了。”

    说罢,她还是又求了他一次,“帮下林杳罢,也不是全看在他是长媳长兄的份上,我看他能力确实不小,林元帅确是于国也功,他也确是将帅之才,这样的年轻人埋没了于国也是可惜。”

    像林杳这样的有才之人,现在不是没有,以后想来也不缺乏——她也是久不出府了,不知道外面的朗朗读书声。

    更不知道唯忻有才让人野心勃勃,成群敢踩着前人之尸的人大批而来。

    但齐君昀还是点了头。

    **

    林玲不知昨夜家中之事,夜宴一过,她就又开始清点要去蚊凶之物,所以母亲来见,她还当是母亲给她送东西来的。

    齐璞也在家中书房,听闻岳母来了,笑笑未语,挥退了来报之人。

    林玲一见到母亲,一见她脂粉都藏不住的败色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挥退了下人。

    但她身边的两个贴身之人还是没退,林夫人朝她们看去时,林玲犹豫了一下,朝母亲微笑道,“阿娘有话就说罢,不打紧的。”

    林夫人朝她勉强一笑,道,“娘有些体己话想跟你说。”

    林玲眉头微敛。

    “玲玲……”

    母亲语带哀求,林玲有些慌张,朝后面看去。

    阿丛她们就一福身,相继退下。

    “阿娘,是……”

    “玲玲,你阿父病了,”人一退下,林夫人就打断了女儿的话,眼泪也流了出来,低泣道,“你阿佼说从今以后就是你阿兄当家了,我不知他是什么意思,我怎么问他他都不答我的话,我在想,是不是……”

    林夫人小心地看向女儿,“是不是我昨日做错了事,让……”

    “阿娘!”林玲想也没想就打断了她的话,当下背都僵了,“昨日之事昨日已毕。”

    她不能来国公府,在国公府的地方说道这家主母,当着她的面说她婆婆的不是。

    她阿娘已经是越来越敢说了。

    林玲当下就叫了下人进来,当着下人的面问起了父亲之事,林夫人本就浑浑噩噩来找她,女儿态度一坚决,她的话便被压了下去,直到被女儿的人送上了马车,她这才知来找女儿的这一趟什么也没得,在马车里心如死灰。

    送走母亲,林玲去书房找了齐璞。

    齐璞知道她送走了人的事,听道岳父病了,便道,“你若是想去看便去罢。”

    林玲听他的意思是只她一人去,心中一冷,也知是出事了,她也顾不上别的了,当下就走到他面前拉着他的手,“你能跟我说说吗?”

    齐璞见她直接,心中也是一柔,朝屋中的随从的一点头,等他们下去后,他拉着林玲坐到了腿上,抱着她把来龙去脉能说的简单地说了一遍。

    林玲是第一次听说子侄之事,她根本不知道她侄子耳朵失聪之事,等丈夫说完,她脑袋还懵着……

    那是家中长孙,是长孙,嫂子再有不对之处岂能牵累到小儿身上?父母怎能这般对待?

    虎毒况且不食子,侄子现在还仅是他们家的单苗,父母是如何下的了这决定的?

    林玲还懵着,齐璞见她小脸都白了,也是苦笑,拿脸轻触了下她的脸道,“现在看你大哥的罢。”

    “那,”林玲听得心都不敢跳了,她咽了咽口水,道,“大哥,大哥能……”

    “看他自己,”齐璞淡道,“你父手下敢越过你父找到皇上,你母娘家能牵制你母,你家中在你母亲的应允下还有数个表妹等着当你的小大嫂,你兄的小妾,你们家一团混乱你父还不自知,在皇上面前咬死了这仅是他的家事,玲玲,你家现下也就你大哥能为你家博条前路出来了。”

    她该怎么办,她心中也该有个确切的主意了。

    而林玲听全了他的话,当下血色全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