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329章

第329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由不喜人伺候,他就是住在国公府也是独来独往,顶多也就能让谢慧齐和她身边的麦姑她们帮把手,要不会赶人。m.移动网

    他不需谁照顾,且认人得很。

    谢慧齐跟着他从马厩走到鹤心院,就是抄着小路回来,也是走了一里多的地,谢由走得快,她步子自也是不慢,早走出了一身汗来,这时候她也是顾不上换裳,又跟在了谢由身后。

    谢由住在鹤心院角落里的一处小院子,临着一条小溪,翻墙过去跃过一条小河,就是国公府的花园,他进去时,麦姑她们正打扫好浴房,准备好热水衣裳,看到他来就请安,谢由的黑眼睛在她们身上转了一圈,视而不视回了他的房。

    房间干干净净,东西摆放得跟他离开那天一模一样,谢由把给谢府的大包袱放下,这才把挂在胸口自己的包袱取了下来。

    谢慧齐也匆匆赶到,站在院里跟麦姑说让她去换新衣裳,麦姑也是亲眼见到了人,知道准备的还是短小了些,走之前还跟夫人笑着道,“由公子长得好快。”

    谢慧齐也是笑,点头不已。

    为人母者,见着远归的孩子最欣慰的不过是他没瘦,即高且壮。

    皮相是最肤浅,也是最能直接宽慰人心的表相[一][本读]小说 xstxt。

    “孩儿?”门大打开着,谢慧齐站门口叫了他一声。

    谢由在里头“嗯”了一声。

    她举步进去,跟他说,“你去冲个水,我已让人去叫你伯伯和哥哥他们回来了。”

    谢由正盘坐在地上整理他的包袱,里面有换洗的衣物,还有几本书和两柄短刃,他把要给三哥小哥的东西拿了出来,就又把包袱打了起来。

    “嗯。”

    谢由起身往浴房走,这时在外头守着丫鬟赶紧着把姜汤端了过来,他又被堵着灌了碗辣辣的姜汤。

    半晌,浴房响起了水声,送衣物的老管事进去了又出来,跟站在门口打量着四周的夫人道,“夫人,又是冲的冷水。”

    准备的温水还是没用。

    “由着他……”谢慧齐摇头,拿他没什么办法。

    这些她管得他不严,也真是随他意去了。

    谢由沐浴好,换了新衣裳,就和谢慧齐回厅堂,谢慧齐在路上跟他说,把他及冠之前的衣裳都做好了,但他长得太快了,看来衣裳要做到像他阿父现在穿的才赶得上他。

    谢由本没吭声,听到她说起他二郎阿父,就点头,道,“好的。”

    像阿父好。

    谢慧齐见着了他整个人都轻快了几分,嘴边的笑一直没断,谢由进了厅堂就是吃,他胃口大,什么都能吃一点,由着她指着盘子说这样是伯伯最爱吃的,那样是三哥最爱吃的,大都都是小哥最爱吃的,他每样都尝一点,把大家最近爱吃的都吃了一遍。

    他变了个大样,没一年的时间长高了近一个头去了,谢慧齐边照顾着他,也是看着他不放,好在谢由公子只关心吃,也没拿眼瞪她。

    齐国公是头一个回来的,下人一报说国公爷回来了,谢由就站起了身,擦了嘴和手,就去门口了。

    两男人一照面,齐国公也是看他愣了一下,随即就回过神来牵了他的手往厅堂里走,嘴中道,“长大了许多。”

    谢由看着他,“嗯”了一声。

    谢慧齐在廊下等了他们,他们一上来,她就朝他问,“二郎也没朝你打招呼?”

    齐国公摇头。

    等进屋坐下,便问他,“想自己回来?”

    “我这么高了,”站在他身前的谢由比了比自己的身高,道,“可以自己了。”

    意思是他可以照顾自己了,也可以自己走天下了,齐国公明白他的话,在夫人拿帕过来给他擦了脸后,他在她坐下为他擦手的时候与她道,“他心中有数,你莫要担心。”

    “武艺如何?”齐国公又转头问他。

    “打败了阿父。”谢由淡淡道。

    打败了才给他上的路。

    “很好。”齐国公嘴边泛起了笑,因着他这抹笑,谢由就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夹了他爱吃的吃了起来。

    “看罢,他连他阿父都打败了,路上不会有什么凶险。”齐国公回头朝夫人笑着道。

    谢慧齐觉得在这种事上她永远都苟同不了她家国公爷,他总觉得就是遇着了危险只要是男人就会化险为夷,而她顾忌的总是那万一。

    这是讲不通的。

    **

    谢由虽是个静的,但因他的回来府中还是热闹了几分,光他与齐润的打斗声就能让齐府的后院虎虎生风。

    这临近年底,谢慧齐着实也忙,谢由偶尔也会抽点空来看看她,在她身边坐一会才去。

    谢慧齐也不是没想过让他帮着他看看帐,只是这口一开就要被小由公子瞪,家中是谁都是要怕她几分的,哪怕是国公爷也怕她跟他秋后算帐总让着她两分,但谢由却是唯一的那个不怕她的,要是不如他的意,就会被他眼带不悦地瞪。

    除开初见他的欣喜,这也是个让她头疼的。

    好在国子监也放了假,休王也放了齐望回来,有了三儿子帮着她处理庶务,谢慧齐不再忙得连国公府回不回来都懒得过问了。

    因这年下半年国公府与他府的来往较多,谢慧齐还应几家夫人之前,当了几个媒人,出去吃了两趟喜酒,这一到年底,京中各府与国公府的来往就多了些。

    与府外的人都亲近了些,自家人就更如是了,即便是容家还有蔡家的也上了门来,皆规规矩矩没有愈矩,伸手不打笑面人,谢慧齐也是叫了儿子们留意些,出去了也还是要和堂兄弟和表兄弟亲近些的好。

    有着她的话,小年一过这几天,齐润就带着谢由到处去见兄弟们去了,他本是仗义疏财的性子,这一见没几天,就把他的个人小财库里的那近一千银散尽了,还好还记得给他喜欢的乖妹子买了几朵小珠花回来,也不算什么都没带回来。

    他在外面胡作非为,谢慧齐也是知道他把有家人家的学堂修了,那家人家还是经他阿父贬官落魄的家族,他还给了人家穷夫子三年的修金,想来那家人家也是心中五味杂陈,想吐吐不出,想骂骂不出口,他还在街上打抱不平过好几次,打了自家属臣的子弟,还请了他在九门的那一群五大三粗的军夫下馆子吃饭,还带了他的那些兄弟们去运河边上跳了一次河,把好几个人冻得回去病了一场……

    齐家小公子带着比他高一个多头的谢由弟弟把日子过得五彩缤纷,谢慧齐就是想把他逮回来揍一顿活的也不成行,因为谢由会瞪她,提刀挡他面前。

    反了天去了。

    国公夫人也就越发的觉得三儿子才是她的心中宝,被她依靠着的齐望也是着实过了好几天被母亲依赖着的日子。

    他下半年的学业太忙了,下半年有几个各地的老大师被请到了京中呆在国子监里教学,父亲让他全力以赴,结果就是他很少着家,有时母亲着实想他,让人来叫他,他也不是次次都能回得来。

    今年小年皇帝要祭皇庙,所以齐奚没回,小年一过,她就又带皇帝偷偷摸摸地回了。

    谷家姑嫂往国公府送东西看到了他们,还跟他们用了顿膳,回头走时,谷芝堇还让她的跟班儿余小英给皇帝把了次脉。

    余小英把完脉也是啧啧称奇,皱着眉头道,“不可能啊。”

    皇帝的身子齐奚再清楚不过,跟表姨夫笑道,“比以前好了许多罢?”

    濒死之人还能活过来,且体力气息生生不息,已不是好许多能言的,已算是奇迹,余小英点头,心中奇怪,但也不是太过于奇怪。

    求生**强的人,也总有那么几个出人意料的,他现在在皇帝身上看到了生气,不像之前不过十岁出头的人,就像活了百年般麻木,透着股灰败的死气。

    因着皇帝跟齐奚来了,连着几日国公府都是每顿膳都是一家人一起用,便连早膳亦如此,谢慧齐带着齐奚准备一日三餐,她们下了厨,也是颇费了些功夫。

    谢慧齐能做的也就是这些年常做的两三样,做出来还挺好吃,别的手上功夫生疏了,也就废了,倒是齐奚能做出几十样菜来都不带重样的,很是让谢慧齐多看了几眼,也尝了不少。

    齐奚在深宫里天天找事情做,她亲手做的饭膳再如何差皇帝也是要用的,她倒也不折磨人,做的也是花样百出,她打发了时日,也把人养得不错。

    大年三十这天皇帝跟齐奚用过早膳,皇帝就带着齐奚和这几日在国公府搜刮的众多好东西走了,其中还有一箱国公夫人煞费苦心为国公爷寻来的古籍和众多孤本——送走了两只蝗虫,国公爷不知如何作想,但人一走,国公夫人倍感欣喜,觉得短时间内怕是很难想起她还有个女儿来。

    大年初一这日,谢慧齐接了不少要登门拜年的帖子,她挑拣了不少回了帖子回去。

    她开始正视起给三儿子看人的事了,她是准备大撒鱼网,在京中家教良好的人家中挑个闺秀回来。

    闺秀样貌不必一等一,但性情好,足够聪慧就行,身份上她反倒放得开了一些,嫡女庶女皆可——在两者上,庶女其实更适合三子一些,庶女总没得嫡女来得受重视,自我认知总是要清醒些。

    嫡女也不乏好的,但是天之娇女有所倚仗,难免会有点心高气傲,而三子是骨子里真正像了他父亲的,要是娶个脾气娇气一点的,她气着回一次娘家,那这一去就是有去无回了,她这个儿子是绝对不会对此多看一眼,多废一句话,更别说还让人回他的家了。

    真论起来三子是他们兄弟之间最挑剔的那个了,她找出了人不说,还得他过眼,到时候也还真不是她喜欢他就点头的,按她对三儿子的了解,他嘴间的随便从来都不随便,去年他长兄走时办的那场大宴上,她也是叮嘱了他的,可他一个人都没看上。

    她开了门禁,国公府也要比去年热闹多了,她也是忙过了正月十五,一个中意的都没挑出来,谢由却道要回江南了。

    他说要去接他阿父回了。

    谢慧齐疑惑不已,去问丈夫,这才知谢由带回来了二郎的请辞表,他准备今年就回京城,不想再在江南呆下去。

    江南这时已稳,谢晋庆也可回来,朝廷正月上朝过后也商议出了谁去接他江南监御史的职,谢由正好跟上任的官员一道前去江南。

    谢由要再跑一趟,谢慧齐也拦不住他,便再由了他去。

    正月过后,林杳过来跟国公爷求医求药,林元帅老疾病发,要多年上等,只有齐国公府和内宫有的老参和国公府的针灸大夫,谢慧齐点了头。

    这针灸大夫去了一月,卧病在床的林立渊又能再下武场,健步如飞,林杳过来与齐国公道了谢,把人也送了回来——同时又跟谢慧齐求了件事,想让其子每月逢一过来让国公府药堂的大夫给他扎扎针。

    国公府的大夫也是看了,他长子的耳朵尚还有一线可救之机。

    林杳把人送回来,是因其母开了要朝国公府开口把大夫要到林府的嘴,林杳便干脆把国公府的人送回了国公府,断了其母的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