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346章

第346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见齐奚,平哀帝说要抬她出门看看花,齐国公当下就皱了眉,国公夫人不动声色扯了下他的手。

    平哀帝显得很高兴,跟国公夫人说罢又转头对齐奚道,“你种的那几盆迎夏花今早都开了,你去看看。”

    齐奚默然朝母亲看去。

    谢慧齐没说话,她也来不及说,皇帝话一出,宫人们就动了。

    有皇帝在,这宫里就不是她说话的地了。

    皇帝一声令下,众人小心地抬了齐奚出去,齐奚好久没见阳光,出门初见光时闭了会眼,但很快就又睁了开来。

    皇帝伸手拦在她眼上,挡了阳光。

    一行人坐下,看着在盛夏的阳下绽放得热烈的花儿,齐奚的嘴边有了点笑,显出了几分天真无邪来。

    “表伯母,您喝水。”平哀帝一直很殷勤地招呼人,一路只闻他的声音,这时候他把茶放到谢慧齐面前,又拿勺弄了勺水,自己先试了试温度,随后弯腰放到了表妹嘴边,轻声道,“喝两口润润嘴。”

    齐奚以前日日打理的花开得确实都好,花盆摆放的位置也都是她亲手摆的,表哥让她喝水的时候她也没离那些姹紫嫣红的花儿,尔后又朝父母高兴地看去,眼睛亮亮。

    女儿高兴得像个小女孩,谢慧齐不过微微一怔,嘴边也扬开了笑。

    皇帝也是看着齐奚笑了起来,齐国公跟谢晋平在旁看着没出声,这时国公夫人开了口,转头跟丈夫与弟弟商量起下个月节庆日家中怎么个过法。

    还道,“今年就两府一起过罢,咱们两家也好久没一道过中秋了。”

    谢晋平自是点头,又道,“依姐姐的,今年庄子里种了些麦稞,你爱吃的那种,八月虽还没熟,但能拣些熟透了的打下,到时候姐姐做点心的料就有了。”

    谢慧齐笑了起来,摇头道,“姐姐做的已不如当年好了。”

    一家人闲话家常,如皇帝的意,一道用了午膳,等到膳后茶毕,男人们走了,谢慧齐靠在又搬回来了的女儿的床边的椅上,手握着女儿有些过热的手,一直无声。

    等到绿姑端来了退烧药,谢慧齐喂完光闻着就苦得发涩的药,给女儿擦嘴的时候才淡道,“你太纵着他了。”

    哪怕是他确是为她好,她也太过于对他百依百顺了,她高烧虽退,但日日低烧,出去一趟回来,做得再小心也难免会受些苦。

    齐奚一直在偷偷瞄她,听到这话众多想为表哥说的话在嘴里打了个转,又咽了下去。

    他心疼她,她亦如此,而且她还有父母长辈为她担忧为她欢喜,而他却只有一个她了,她舍不得拒绝。

    最终她笑着朝母亲道,“我还是有些像您的。”

    她说得小心翼翼又满脸讨好,谢慧齐轻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好了,睡罢。”

    等女儿睡下,谢慧齐又发起了呆。

    像她?

    是有些像罢。

    她们骨子里都挺舍得为难自己的,如果成全的是心中所爱的人的话。

    **

    今日的太和殿有些安静,皇帝不见人,偌大的太和殿一望广阔的宫坪上不再有来来往往的人,阳光正好躺在殿顶的琉璃瓦上,威严肃重的太和殿此时美得不像人间宫楼。

    踏步入了正门,皇帝抬眼看了看上空,眼睛眯了眯,回头朝齐国公笑道,“太和殿有二十年没休整过了。”

    齐国公抬首望了一眼,颔首道,“是有这些个年头了。”

    “太帝年当年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平哀帝往前走,又问了一句。

    “英明神武。”齐国公简言。

    平哀帝微微笑了起来,他摒弃了抬伞的宫人,与齐国公,谢大将军走在了烈阳下,他背着手举步悠闲,先前沉默的他一进了太和殿嘴里的话却未断,“朕也还记得他,与表伯父所说相差甚远。”

    刺眼的阳光下齐国公也眯了眯眼。

    “朕也记得朕小时候,”齐国公不答话,皇帝依旧不紧不慢地往前走,语气悠悠,“三番五次跟誓,以后决不当个像他一样的人。”

    说到这,皇帝嘴角勾起,“像他一样的皇帝。”

    这时一直低头不语跟随皇帝的谢晋平略一侧头,看了自家姐夫一眼,见姐夫脸色平淡,他便随意收回了眼。

    “可惜,”皇帝看着太和殿,迈上了第一道台阶,嘴边笑意缥缈,“朕还是像了他。”

    第一道台阶不过十二道,一会儿就上去了,太和殿近了,太和殿正殿上面的金碑闪闪发光,耀眼得能灼伤人的眼。

    皇帝眯着眼看去,脚下的步子未停。

    他啊,他这二十来年,觉得自己过得像人样的日子居然皆能数得出来,也历历在目。

    他的记性太好了,好的记得太牢,坏的一点也丢不掉。

    真是温家人,打骨子里就偏执贪婪。

    “国公爷……”在快在迈上第二道殿阶时,皇帝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左后方的人。

    齐国公面色淡淡,除了两鬓的白色,他容貌还年轻,不太像快年及五旬的人。

    “那些人朕杀得不悔,”皇帝也看着他淡淡道,“就是累及你了。”

    哪怕累及,他也不悔。

    他把持的深宫那些人依旧可以把手伸进来,害他的女人,杀几个为首之人已是为着她修身养性了,那夜他就差一点屠了温氏皇族的门。

    这些人挑起了他遗忘了的对太帝,对皇族,对这个深宫的憎恨。

    “皇上,走罢。”烈阳下,齐国公声音依旧平稳,引得皇帝笑了起来,颔首上了殿阶。

    他还记得当年他父皇对他说,别人的别人的,你的是你的,他不给的你就是求也求不来的,实在想要,只能靠抢,尤其你表伯父家的,他护得太牢,你想要只能抢。

    激怒他这个表伯父不是件简单的事。

    但皇帝知道他已经快了。

    一入太和殿净了脸坐下,皇帝道,“国公爷手上还有多少人能为朕分忧的?”

    齐国公正眼看向他,沉默了一下道,“没几个。”

    “是么。”皇帝有点可惜,端起茶杯放在手中转了个圈,沉吟了一下方道,“朕想叫齐璞表弟回京,不知您意下如何?”

    皇帝用了敬称,但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齐国公这时候嘴角扬起了点薄笑,笑容冰冷得很,“皇上如若是问老臣的意思,老臣觉得不妥。”

    国公府已经是被置于水火之中了,当前的事还没解决,国公府长公子再回京,到时候不能坐实的都要被人坐实了去。

    “那朕要是想让他回?”

    “不,妥。”

    皇帝话未完,齐国公就打断了他,字字如刀,眼睛也锐利得如刀一般,“皇上三思。”

    平哀帝笑了笑。

    三思?可不就是三思。

    “那您把奚儿表妹接回去罢,”平哀帝依是淡淡道,“让表弟回京,还是让表妹回府,您选一个。”

    齐国公笑了起来,这时候他连眼都是冷的,“皇上一句话的事,回头我这就接她回去。”

    他太干脆了,平哀帝这时候胸口疼得喘不过气来,他浑然不自觉地摸了摸胸口,放下手又若无其事地道,“那就多谢国公爷了。”

    说到这,他笑了笑,朝国公爷又道,“那能不能别让她哭?”

    他说得很轻,声音都是恍然的,明显的魂不守舍。

    齐国公冰冷地看着他,一个字都没说。

    “能不能?”平哀帝这时候又紧紧地看着他,身体往前趋。

    “皇上,”齐国公说这句的时候别过了脸,看向了太和殿挂在右侧墙壁上的大忻山水图,神情木然,“老臣不是无所不能的。”

    **

    齐国公再回长乐宫,国公夫人还没回过神来,也没与他说道几句话,就听他站在她们身前对她们道,“收拾下,咱们回家。”

    说罢,看向女儿,平静地道,“你也一道回。”

    国公夫人当下想也不想地站了起来,惊异地看向他,“为何?还是……”

    齐国公没回避,与她道,“皇上让我在让璞儿回来与带她回去之间选一样,我选了后者,你们现下就与我回去。”

    国公夫人连停顿都没有,回过头就去看女儿。

    龙床上,齐奚已泪流满面。

    “赶紧,”齐国公说着就走向了他夫人的身边,扶着椅子坐了下去,躺下闭目了一会,缓过了身体的那阵突如其来的疲惫才接道,“收拾下,天黑就出宫。”

    谢慧齐站着好久都不知道怎么说话,齐奚闭着眼睛,泪流不止。

    许久,齐奚深吸了口气,朝门边喊了一声,“夏尚宫?”

    听候她吩咐的女官迅速地进了门来,跪下地,“奴婢在。”

    “他在哪?”齐奚深吸了口气又道,“皇上在哪?”

    “奴婢,奴婢不知……”

    “去找他,就说我想见他。”齐奚哭出了声来。

    这厢皇帝坐在太和殿里一声接一声地咳,他嘴边含笑看着桌上他表妹的画像,水渍从他的眼角流出,“滴答”一声,落在了她的脸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