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44章

第44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齐君昀没来多久就走了,走后没多久,齐家就来了一个笑眯眯的年轻人,一见谢慧齐一揖就到了底。

    那年轻人长得文文净净,秀秀气气,一个就是个脾气好的斯文人,谢慧齐一听说他是代齐丁过来代主子照看他们的,直看了这人好一会。

    齐家的下人真是质量一个比一个高,这看着像哪家公子哥的人居然是个下人,谢慧齐想起那日风尘仆仆的齐家长公子进入她家的样子——潇洒磊落至极,但看起来也过于闲云野鹤,有点像不出世的名门贵公子。

    实在不像是手下一大堆人的当权者。

    可事实就是他还不是国公爷,就已经好像没有他做不到的事了。

    他手下出来的一个一个的人,是谢慧齐在河西绝看不到的能人。

    他仅仅只是一府的长公子就已经如此,谢慧齐实在不想去想真正的当权者俞家会是怎么个样子……

    一想起她就难以呼吸,她父亲那样的人物,无论家世人品在京也是数一流的人物,他曾也是是挚友无数,出事后也有众人保他,可就是这样,他还是难逃被逐出家门的结果,最后死在河西连个全尸都没有,这样绝顶的权力下,他们姐弟这样的人谈复仇谈何容易?

    即便是活着,都要竭尽全力殚精竭虑。

    齐家那家人,也就是齐君昀手下的一个副管事齐昱见谢家姑娘连看他好几眼不说话,也还是半鞠着腰,半不起来。

    “你请起。”谢慧齐回过神后连忙说了一句。

    “姑娘客气了,”齐昱被他的主子“特意”调过来,短时间内是没打算走了,见谢家姑娘客气,他诚心地道,“姑娘叫我齐昱吧,小的只是个下人,当不得请字,您以后有事只管吩咐小的,就把我当您的家人使唤就是,我来是我家主子让我过来跑腿的,请您不必要对我客气了。”

    谢慧齐见他字里行间都透着“我只是个下人”的意思,想想之前齐丁走时那死了全家的可怜样儿,也有点明白齐昱的意思。

    他要是办不好差事,就是第二个齐丁了。

    “知道了。”谢慧齐点点头,笑了一下,没想着为难人家。

    身在其位谋其政,当下人的也是这样。

    如果她的客气只会为难连累别人,还是收敛着点的好,可不能好心办坏事。

    傍晚大郎二郎归家,谢慧齐跟他们说了齐丁走了,来了个齐昱的事,且这个齐昱不像齐丁一样每天晚上不会出现在他们家里,这个齐昱是要住在这里的。

    她最后说了符咒之事。

    二郎一听那是绝户的符咒,气得从凳子上跳起闷头就往前冲,要去□□,被周围捉了回来之后,他眼睛血红地道,“我要怎么办?”

    他要怎么办,他们家才不会被人这么对待。

    而大郎站在一旁,藏于袖中的拳头捏得紧紧的,他阿姐看他,他就别过了脸,不想让她看到他眼睛里的恨意。

    谢慧齐看着两个弟弟,最后只好一搂,把他们搂在怀里,抬头看着上面,不让眼泪流出来,“不怎么办,咱们先好好活着的。”

    他们得先活着,才有以后不是?

    **

    齐君昀上了谢家的门,谢家的大姑娘谢慧依一从丫鬟嘴里听到这事,咬牙看了看只训了半道的芸姨娘,恨恨地跺了下脚,怒道,“今个儿暂且饶了你,哼。”

    说罢,也不叫丫鬟,快步往前外走。

    她赶着回去换身衣裳。

    她母亲的奶娘忙去拦她,还不等她说话,谢慧依就飞快绕过了她,蝴蝶一样地飞走了。

    芸姨娘一看来出头的大姑娘走了,慢腾腾地从地上站起,低腰掸了掸膝盖上的灰,也不看那奶娘,接过她的忠心丫鬟重新拿过来的药碗朝床边走过去。

    “你敢!”老奶娘声嘶力竭地喊。

    “李奶娘这是要我再亲自喝一道试给你看?”芸姨娘端着药碗,挑了下眉,“毒害主母的罪名我可担不起,你若是信不过我,何不你也来试试?”

    老奶娘一听,横眉竖眼,“你以为我不敢!”

    说罢接过药碗,一口气把药喝完了,喝完不过片刻,她就倒在了地上。

    看见她倒下的丫鬟们纷纷握嘴看向那芸姨娘,见她神情自若,这下更没有人说话了。

    她们是老祖宗让大管家的派过来代替夫人房里的人的,这时候知道该听谁的话。

    谢大姑娘走了,搬来救兵的李奶娘也倒了,李氏的几个忠心丫鬟因顶撞了老祖宗被关了起来,在院子里的那几个也被换走了,李氏的房里再无她的人,芸姨娘也不藏着掖着,示意她的丫鬟把那昏迷不醒的人扶起来,她强手掰开李氏的嘴,把重新倒来的药罐下去。

    芸姨娘邹氏把药罐完,又细心地在李氏的喉咙伤口涂了活血散淤的药。

    李氏喉间那刚刚停止冒血的喉口又渗出了血丝,慢慢凝结成了血滴……

    芸姨娘看得翘了下嘴。

    等到李氏可以醒来的那天,她喉咙间的这块伤疤就是那神仙来了,也未必消得褪。

    而这,仅仅是开始。

    “我等你醒来的那天……”芸姨娘见药喂了,也涂了,低下头在李氏的耳边轻轻笑着道,“你不是最喜欢夺走别人最重要的东西?呵,现在轮到你了,高兴吧?”

    那厢谢慧依换了百花裙,紫花袄,她把小腰用花带系成了一束,怕披风遮了她的好身子和好衣裳,犹豫着摇头让丫鬟把狐皮拿走,她不披了。

    尽管这狐皮是难得的好皮子,白色的狐狸毛又白又轻梢,能衬得她的脸又小又娇艳,但一披上就挡了大半的身姿了,还是不披的好。

    谢慧依一换好衣裳,就迫不及待地往侯府的待客之所“明堂轩”走去,小脸上全是因兴奋所起的绯红。

    她的丫鬟知她心意,一路夸她是天仙下凡,谢慧依白了她好几眼,手上却捻帕挡嘴,垂眼轻笑不已。

    明堂轩里,这时谢进修拿着齐君昀拿出来的符纸发抖不已,齐君昀在一旁端着茶杯慢慢浅酌着清茶,并不言语。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喧闹声,等到下人来报说是大小姐前来有夫的事要报予他,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谢进修顿时无法再忍住心中的怒火,对着下人就厉声喝掉,“还不把那丢人现眼的东西拖下去!”

    下人被他的暴吼惊得连忙回过身,飞速地往外跑去。

    谢进修吼完,面色铁青回过头去看齐君昀,见齐家那小子还是一副无动于衷,巍然不动的样子,他深吸了口气,强把怒火忍下,“这事我定会查一个明白,这次多谢贤侄前来告知了!”

    谢进修这话是谢客之话,齐君昀没动,但把手中的茶杯搁在了桌上,抬起眼睛看向谢进修,淡淡道,“这么说来,这事应是跟老太君无关了?”

    谢进修掀袍在主位坐下,“这话是贤侄想问,还是……”

    “我问的,”齐君昀说罢笑了笑,“至于您侄女儿,呵……”

    他轻嘲地笑了一声。

    那个小姑娘这时候可没这个胆了。

    这时候她倒怯懦起来了,得罪不起的,她再贪生怕死不过,这时候说她有骨气来质问她这个伯父,太抬举了她了。

    齐君昀的嘲笑让谢进修眉头皱得更深。

    这位他从小看着他长大齐国公府长公子,他还小的时候他这个大人就已经不怎么看得他明白了,他经过大劫现下主持国公府,就是俞家视他为眼中丁,圣上还是三不五时地传他进宫,他就更是有些看不透这个人了,但有一点他是知道的,此看不上他们侯府的大姑娘,现下,门外就是一个为他发疯的大姑娘,而他嘴里还在嘲笑着他们侯府的嫡二姑娘,这让谢进修的面子简直没法挂下去,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把那种不堪强自忍了下来。

    他勉强道,“这事我会给慧齐一个交待,就无需贤侄费心了。”

    “费心?”齐君昀这时站了起来,淡笑着点了下头,“我是费心了。”

    说着他微垂了下头,朝谢进修望去,“只是我不费心,谢世伯何不妨现在就猜猜,他们能活得了几日?”

    说着也不等谢进修言语,双手一伸,朝谢进修一揖,“侄儿有事先走一步,世伯留步。”

    说罢,他甩袖背手,不紧不慢地往外走去,他被束成高束的长发垂在他的背后,随着他的身体微微地摇摆着。

    谢进修看得脸抽个不停。

    大女儿已经为了他不顾礼法了,如若弟弟的女儿也陷在这个看似翩翩浊世佳公子,实则冷酷无情的冷血之人手上,他以后有何面目去见他的弟弟?

    必须把他们分开。

    谢侯府不能再出一个笑话了。

    更不拿让他把他们谢侯府完全拿捏在手里,就是连手,也不是他齐国公府一个人说了算的。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