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75章

第75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已是傍晚,谢慧齐还要回青阳院陪老祖宗用膳,没一会就要走,二娘子跟四娘子在她走时要跟她磕头,吓得她赶紧扶了人,挥退了丫鬟下人无奈地跟她们道,“我知道你们现下觉得我好,我现在也是尽我所能为你们挑好的,但实话也是跟你们说了,你们是这两位举子自己选的,想必选中你们也自有他们的原因,你们身上有得他们喜欢的地方,你们若是欢喜他们,也是再好不过,但往后日子不管是好是坏,我也希望你们知道,长公子和国公府已经为你们尽力了。”

    谢慧齐这话也是希望她们知道,她们不差,有人喜欢她们,另外不管国公府夫人曾经对她们做过什么,但她们现在能嫁出去,也是国公府对她们的恩。

    当然往后她们是怎么想的其实也不重要,她们若想嫁进夫家有个娘家撑腰,还是得靠着国公府,尤其眼前这两位,定了她们的主往后可是跟国公府走同一条道的,她们还是得跟着国公府走。

    她苦口婆心说了一大堆,二娘子跟四娘子现下脑子时只听得见那句她们是她们以后的夫婿自己选的,这下更是喜得头昏脑胀,就是谢慧齐说完话就赶紧走了,她们还是对着她的背影给她磕了头。

    谢慧齐回过头看到顿时掩不住嘴呜咽了一声。

    这媒婆的活当干得真是折寿。

    她这世才十四岁啊,受得了这么多的磕头吗?

    那刘,李两个书生对国公府的这门亲事也是上心,隔天就来了媒婆来合八字,定时间了。

    谢慧齐本来想怎么样也得过问一下二夫人,哪想这天国公夫人跟二夫人一大早就去了俞家,到了下午都没回。

    她只好出面跟人定了。

    因着想尽快把这两人嫁出去好解决两桩心头大事,谢慧齐擅自作主把婚事定在了时辰最适合的最早的那个时间——五月初八。

    那个时候正好不冷不热,办婚事的话酒席也好做,新郎新娘子穿衣裳也不遭罪,是再好不过的日子了。

    谢慧齐把时间一定好,还去过问了齐老祖宗。

    齐老祖宗对家里的这些庶姑娘们有点不喜,她总觉得就是因着她们的那些个姨娘她两个儿子才败坏,所以连带她们生的女儿也不喜欢,但无论如何这也算是她的孙女们,听定了两个要出嫁,她“哦”了一声,对身边的倚佩讲,“那回头你们去我库里给她们挑十来匹好布过去……”

    说着就对谢慧齐道,“你等会去祖奶奶的箱子给她们挑两套头面,挑两套戴得出面的罢。”

    说罢叹了口气,道,“嫁出去也好,省得给我孙儿添堵。”

    说到底,在她这里,什么事都是给她孙儿添不添堵的事。

    但老祖宗不看重,但她给了话出来,谢慧齐也是跟着老祖宗在下午的时候两个人玩闹着说说笑笑,把给这两个姑娘的头面挑了出来。

    齐老祖宗的东西就是那不起眼的那也不寻常物件,何况谢慧齐是真跟这两个姑娘掌了眼,选了两套适合她们气质容貌的头面,等到叫她们来拿,人到了之后,二娘子跟四娘子压根没想到老祖宗在这时候就已经愿意给她们嫁妆了,而且不是俗物,每样都是她们只能在主母身上看着,却从不可能真正得到的富贵头面,从头上戴的到耳环,项链,手链都有,完完整整的一套整整齐齐,二娘子跟四娘子当场就痛哭了起来,哭得齐老太君的眼睛都瞪大了。

    等到妆盒到了她们手里,本来止了哭的两人捧着两个妆盒子又是一顿痛哭,对着老祖宗是磕头又磕头,磕得齐老太君都发蒙。

    等小孙媳妇让人领了她们出去,耳根子一时得了清静的老太君一派劫后余生地拍着胸口道,“真能哭,还是嫁出去的好。”

    留在府里,好好的府里没事都得让她们哭出毛病来!

    这厢二娘子跟四娘子一退出青阳院,二娘子就主动走向了往日她绝不会多搭一句话的四娘子。

    在她眼里,四娘子就是那会吃人的阴沟里的老鼠,满肚子的坏主意,谁沾上她都得倒霉,像五娘子就是。

    但现在,她跟四娘子就是同一个阵营的人了。

    两个人都定在五月初八出嫁,她们是国公府头两个会嫁出去的姑娘,虽说跟四娘子是同一天出嫁,但二娘子此时完全毫无怨言,尤其在手里还抱着两套每套都绝不少于万两银的头面后。

    “我们得商量个主意来,你带着你的人到我那里住如何?”二娘子直接地跟四娘子道,“你若是不放心,我带人搬到你那里也行,我们必须联手,无论是保住我们的婚事还是我们手头的东西。”

    四娘子本来喜得还找不着方向,听二娘子这么一说,也迅速地冷静了下来,下意识就揽紧了手中的宝贝。

    这是她的嫁妆!

    她以后保命的银钱!

    “我的丫鬟有不可靠的……”

    “我们身边有哪个丫鬟是可靠的?”二娘子冷冷地把事实指了出来,她们今天来连一个丫鬟都没带,不就说明她们谁都不信?

    “早晚会传出去……”四娘子抱着盒子转向墙壁,这里还没完全出青阳院,所以现在的院门口并没有他们那里的下人,可早晚她们订亲被赏了什么头面的事会传出去的,到时候那些发疯的姑娘们早晚会撕了她们吃了。

    “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先做打算。”二娘子很冷静,她是无论如何都是要带着嫁妆出嫁的,她还有很好,很长的未来在等着她,她绝不会在生路近在眼前的时候死在这国公府里。

    她以前都没有死掉,现在更是不可能!

    “要不要,把这事跟慧齐妹妹说说?”四娘子很快想到了主意。

    二娘子冷眼看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四娘子被她看得心里发麻,硬着头皮道,“不行吗?”

    “你觉得就是她会帮我们,但长公子会怎么看我们?”二娘子翘起嘴角,笑得甚是冰冷,“他只会觉得他给了我们一条活路,而我们却要把我们给的活路堵死,像我们这种人,不去死谁去死?”

    总是不断索取,她们就像生她们的姨娘了,到时候二夫人就真的可以眼皮都不用抬下就吩咐下人把她们扔去乱葬岗。

    这个话里最恨的时候,她以为四娘子明白,但看来,她这四妹妹脑子没她想得那么聪明。

    二娘子的话让四娘子狠狠瞪了她一眼,但她知道这不是跟二娘子耍嘴子的时候,她只想了片刻就道,“我搬去你那住,你那位置最偏,谁来都能知道,而且你那不是还有道后门通往主院这里?”

    二娘子嘲讽地露出笑脸,“你倒是清楚。”

    “你那地方小,”四娘子脑子已经急速地转动了起来,根本不理会她的嘲讽,快快地道,“这样的话我住进来顶多就只可以带一个丫鬟,到时候你说住不下就是,信不过的人少一个就是一个。”

    “现在的问题是,东西放哪?”二娘子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她的怀里。

    四娘子倒是笑了,她笑得越是骄蛮,“老祖宗赏的东西,谁能敢来偷?就是用抢的,也只有那抢的被打死的份,只要咱们不傻得把它们从手里流到别人手里去,它们就万万没有从我们手里跑掉的道理。”

    “倒也是。”因过于在意反倒没了主意的二娘子听到这话也觉得是,深吸了口气道,“那你搬过来,我们联手对付她们就是。”

    四娘子点点头。

    “二姑娘,四姑娘……”听她们在角落悄悄说了一大堆也不走,青阳院的主事婆婆在门口疑惑地叫了她们一声,“你们还有事吗?”

    二娘子跟四娘子哪敢再留,都说道没事就飞快地走了。

    等到国公夫人跟二夫人晚上回府,二夫人听说老祖宗赏了多贵重的头面给那两个庶女,倒是笑了起来。

    不管他们国公府那以后的小媳妇存的是好心还是别的什么,这头面一打发下去,那两个被订亲了的庶女日子能好过才怪。

    一想这个,二夫人的心里也好过起来,也就无所谓下面怎么闹了,传来了她的主事婆婆就跟她道,“看着她们点就好,那两个已经订了亲的护着点,别这亲事订了到时候咱们府里没人嫁出去。”

    毕竟是那小姑娘头一份说成了的事,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这点面子她还是要给这府里的长公子留的。

    **

    一连几天长公子都带了弟弟们出去,谢慧齐也只能盼着他们晚上回来,见两个小的一眼,送他们上床。

    这晚国公夫人跟二夫人一道回来,还是先了长公子跟弟弟他们,老祖宗那因上午跟谢慧齐打了小半天的花牌,下午又挑了半天的首饰挑花了眼还听人哭了一场,这下早已困得入睡了,谢慧齐跟着国公夫人看过入睡的老夫人一眼后,就又跟着国公夫人回了她的房,侍候她洗漱。

    她倒也不用真伺候人,就是跟在旁边搭句嘴,递个东西而已,国公夫人不知道她是等人等得无聊在打发时间,见她跟在身边这么殷勤,犹豫了一下就道,“明早你收拾一下,用完早膳就随我们去俞家罢。”

    谢慧齐半晌张着眼没说话。

    见她愣了,国公夫人挑了下眉,“不愿意?”

    谢慧齐一个快步就上前,差点掉泪,“伯娘,我愿意。”

    她也要去看热闹!

    这热闹肯定好看,要不然一天到晚板着一张脸二夫人怎么可能回来的时候嘴角带笑?若是不好看,这冷艳的国公夫人更是不可能天一亮,早膳一吃完放下碗就要赶去俞家?

    “嗯,愿意就好。”国公夫人也知道她愿意得很,不过该说的她也还是说了,“这两天还是不太平,你跟着我去了一定要跟在我身边,切莫乱走一步,也不要说话,看着他们闹就是!话说到咱们身上来你也不用搭嘴,看我说就是。”

    “孩儿知道了。”谢慧齐喜得就差跳起来。

    等到长公子带着两个小的回了府,谢慧齐推着他们上前让丫鬟带着他们先进去给他们解身上的披风,两个小的一走在前头,她则眉开眼笑地凑到长公子身边道,“齐家哥哥,明个儿伯娘要带我去俞家瞧热闹。”

    齐君昀“嗯”了一声,看向她。

    见到她的笑脸,他那张有些淡漠的脸上也有了点笑,“这么想看?”

    谢慧齐咬着嘴笑着点了下头。

    “过去了就切莫这般笑了,”齐君昀抬手,最终把想摸向脸的手摸向了她的头发,顺了一下就放下来淡道,“跟紧我娘点。”

    “伯娘也这般说。”谢慧齐点头。

    “嗯……”齐君昀最终没忍住,低头看着她的脸还是用手背轻抚了下她的光滑的脸颊,然后抬起头快走了两步,背着手走在了她的前面。

    又被轻薄了的谢慧齐无奈地摸了摸被他摸过又徒然间热得发烫的脸,心想这么被占便宜下去,反抗无能的她早晚都得习惯了不可。

    至少她可别老动不动就脸红了,弄得她跟他一样把持不住似的。

    长公子回了他的地方,谢慧齐就进了两个弟弟的房,进到房里她才觉得二郎好像有些不高兴,但问他出什么事了他就是摇头,一个字都不说。

    这时候深已深了,谢慧齐也必须回她的房了,见他不说也没办法,看着他们上了自己的床,就打算出来。

    正要走的时候,二郎那边的睡房就传来了叫她的声音,谢慧齐掀帘进去,就听二郎趴在床口对她道,“今天有人当着哥哥的面骂我们阿父了……”

    谢慧齐一听一惊,忙进了门来,“谁?”

    “不止骂阿父,还骂我们不要脸,骂你不要脸,哥哥生气了,和我跟他们打了一架,噜,打得我腿都青了……”二郎把涂了药的伤脚伸出来,把裤子往上卷,露出了伤腿给他阿姐瞧,“哥哥说不要讲给你听,还跟世兄说好了一个字都不跟你提,可是我现在还是生气……”

    他难过的事,都想讲给阿姐听一听。

    这时候大郎在对面的睡床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就下床掀帘走了过来,对藏不住话的小叛徒摇了摇头,对他们这时候已经是沉下脸的阿姐道,“是那些人趁世兄不在的时候乱说,我跟二郎联手招呼了他们一顿,他们伤得比二郎惨,我没有受伤。”

    “那是因为我跟哥哥厉害,他们没用,五个对我们两个还打不赢我们。”二郎大声道。

    “他们有三个要比二郎小两三岁。”大郎这时候也不忘据实以告。

    “那也是我们两个打他们五个,我们更厉害。”二郎说到这,发现他的伤腿露出来半天也没得到理应得到的安慰,就去拉他阿姐的手,“阿姐你帮我吹吹呗。”

    吹吹就不疼了。

    谢慧齐低头仔细看了看伤口,见只是青了,而且腿上有药油的味道,看来是已经过处理了,这心里也稍稍安稳了些,低头帮他吹了几下就把裤腿放下,把腿塞进了被子里。

    “是谁家的人骂你们啊?”谢慧齐故作平常地问,口气甚至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

    “那个……”二郎板起手指就要数,被他阿兄非常严厉地瞪了他一眼。

    他顿时语塞,想起他跟哥哥说好的这等事就不要让阿姐为他们烦忧了的话,这时候才愿意仔细想起这事的二郎惭愧地低下了头。

    他一时生气,又想要飞飞,所以……

    哥哥说得没错,他总是教也教不听,老忘事,二郎沮丧地低着头,想若是自己这一辈子都没出息,只能靠阿姐跟哥哥养,一想到这个,他就难受得在床上打了个滚,把被子提到了脑袋,把整个人都盖住了。

    “阿姐,时辰不早了,让二郎睡罢。”大郎很坚定地拉了他阿姐起来,又拉着她到了门口,看着她沉默不语静静看着他的眼睛,他再次很坚定地道,“阿姐,我大了,很多事我知道怎么处置,你能信我吗?”

    阿姐侍候几个夫人,忙着整个国公府的事已经够让她心力交瘁了,他不想连他们在外面的事她都要担着,把自己给累坏。

    “大弟……”

    “我能的,阿姐。”见她开口,大郎就果断地打断了她。

    谢慧齐看着眼前坚定如铁的大弟弟,好久后,她才黯然地点了点头。

    是啊,大郎能行的。

    他已经长大了。

    她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让他们长大的准备,何必这时候去打乱他们长大的步伐……

    她摸了摸大弟弟的头,朝他微笑道,“阿姐知道了,阿姐信你。”

    等她转过头,莫名的心酸还是涌上她的心头,谢慧齐一时之间没绷住,眼睛溢满眼眶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谢晋平看着他阿姐被拉长的背影在灯光中渐渐消失,好一会都没有回过神来,直等到阿朔过来叫他进屋,他才发现那一直走在前方的人不见了。

    他推开了她。

    想必,她是伤心的罢?

    可这是他现在仅能为她做的。

    他是真的不想让她这么累。

    不知道他阿姐知不知道他此时的心。

    他长大了,他也是想保护她的。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只有两更。

    大家晚安。

    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