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76章

第76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慧齐低着头出了弟弟们住的院去,再抬头已是没泪。

    她回了老祖宗的主院,脚步放得很轻。

    老人家早就睡了,可不能惊了她。

    她蹑手蹑脚带着丫鬟们回了自己屋子洗漱,刚要就寝,就听外面有婆子的声音,说大公子差了人送了件东西来。

    谢慧齐纳闷,这夜深了,有什么东西非要这个时辰送?

    她让丫鬟去开了门,不一会丫鬟就拿了东西到里屋来了,两手拉着的纸张看着居然是幅画的模样……

    本来上了床的谢慧齐也顾不得自个儿已脱衣了,忙掀被下了床,接过丫鬟手中的画,一看,她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不知道长公子怎么画的,寥寥几笔就把她擦眼泪的模样画了出来,画中的女孩子两只黑眼睛骨碌碌的,就是哭着还偷偷在打量四周的样子,一看分明就是戒心甚重的她。

    谢慧齐拿着墨迹未干的画上了床,看了好一会,又笑了起来。

    她知道这府里没什么事是瞒得过他的。

    但好在,他知道所有事,还能想着安慰她。

    也好在这样的她在他心里,不见贼眉鼠眼,只见美好狡黠。

    这一夜,谢大姑娘把画放在床一边,睡得很沉。

    **

    开春的早上要比寒冬亮得早一些,国公府的早上不见鸡叫,清晨就能听见几声鸟鸣。

    只是青阳院上下四十来个的仆人,早间一起忙碌起来,怎么会也有脚步声和压低说话的声音,但谢慧齐所住的这两天,每日早上安安静静的。

    她不是个静不了的人,但国公府的这种死静总让她有些许忐忑。

    可能她这世还真是个热闹的人,小时在侯府,没两岁一起床就要到父母的房里去窜个门跟父母唠几句嗑,去了河西更是一早就要吆喝着家人忙碌,就是住到了仙翼山山脚下,也是一大早就起来跟家人商量着今个儿家中的活汁。

    这热闹日子过惯了,冷不丁地冷清下来,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谢慧齐知道今天要去俞家,起得比以往还早了点,一起来看着伺候她的小红小绿比在她家的时候脚步还要轻声,她自己也放轻了自己的手脚。

    她今天穿了新衣,里里外外都如是,里头穿了薄蚕丝衣,这种蚕丝衣轻便又保暖,这种里衣在春寒的天气在里头穿一件也就可以了,新裳也是较为平常穿的白色棉布上裳,下面外面的裙子也是素素净净,静站的时候看不出什么来,只有在走动间,裙摆绣的那些细细麻麻的小花才看得出来……

    这是国公夫人给她的新裳,谢慧齐一直放在屋里没穿过。

    这种衣裳看着普通不如艳色的衣物起眼,但谢慧齐也是曾用过好东西的人,知道她用的东西价值不菲,这种看起来普通寻常时候穿的衣物,她娘以前也不过是一年添置三四身,再多的就不会再做了,因为一套做出来也是上千两银,一件裙子就要七八个绣娘的手工,哪是人月月添置得起的。

    今天跟着国公夫人出去,谢慧齐可不想给国公府丢人,就穿了好的。

    别人看不出来,那些名门贵族家里的人还是看得出她这身衣裳的份量的。

    她又把长公子特地让她挑的长生缕在胸前戴好,一穿戴好披了披风出来就先去了国公夫人那里,在门外站了一会,才听里面有了点轻微的动静,这才让丫鬟去敲门。

    门很快就应了,国公夫人让她进去。

    一见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国公夫人愣了愣,招手让她过来淡问,“怎么起得这般早?”

    “来给伯娘请下安,我等会还想去厨房一趟,给老祖宗和您熬点小米粥。”谢慧齐一个福身就笑着道,眉眼都跳动了起来,目光闪闪。

    国公夫人想着她这起床后来要修剪一下她养的花,老祖宗那更是还要一会才起,这小姑娘呆在她这也乏味,便点头道,“那就去罢。”

    谢慧齐得了应允,也没动静,等到国公夫人在丫鬟的伺候下穿好了衣裳,这才福身准备去青阳院的厨房。

    她一走,国公夫人身边伺候的曲婶便笑着轻声道,“谢家姑娘也是真听话,什么事都要过问您一下。”

    “这才是懂规矩的人家,”国公夫人走向她的小花园,神色淡淡,“你以为长公子会给我们国公府随随便便订门亲?”

    若是不懂进退的,她儿怎么看得上。

    **

    这国公府的早膳用得极为平和,早间长公子带了谢家两郎过来用膳,一家的女人送了他们走,老祖宗听说小孙媳妇要跟着两个媳妇要去俞家,又叫来七婆子一顿好找,把国公府从先皇那得的前朝的赏都翻了出来,硬是翻出一对白玉福鸟别在了小姑娘的两个髻丫里,害得谢慧齐走路都有点想踮着脚尖,看戴这么贵重东西的自己能不能飞起来……

    国公夫人因在江南的父亲过逝不久,穿得也素,二夫人倒是没什么丧可守,穿得不招丧事人家的晦气,但也不是那么低调,她今个儿就戴了一套青蓝宝石的头面,从头上插的三只钗子一只步摇,到手上戴的四中方镯都镶了鸽子蛋大一颗的蓝宝石,只要是女人就能看得挪不动脚。

    谢慧齐刚到来用早膳的二夫人,也是好生瞧了一顿,还引得齐君昀看了她两眼。

    等到辞了老祖宗,跟着两个国公府的夫人上了同一辆马车,谢慧齐就挨着国公夫人朝二夫人羡慕地道,“二婶你今天真好看。”

    穿得好贵。

    张扬的二夫人听了嗤笑了一声,朝国公夫人道,“别是看中了我身上这身罢?”

    说罢不等国公夫人说话,她就对谢慧齐道,“等我要死了,就把这套留给你。”

    谢慧齐一听就傻眼。

    就是相处了有一段时日了,她还是有点没适应好国公府主子们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劲。

    国公夫人这时候撩了撩眼皮,也没说话,只是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坐在身边的二弟媳的腿一下。

    年经轻轻的,说什么死不死的。

    那么难的日子都熬过来了,往后的又有什么熬不住的。

    二夫人见她撩话她这大嫂也没什么反应,见小姑娘躲到她的肩后也不敢说话了,她无趣地别过眼,伸出手翘起了点窗帘子往外面瞧去。

    国公府的主母们虽说只坐了一辆马车,但带着的下人却是有六马车,三个人每个人都是六个丫鬟婆子,再六个使唤跑腿的小厮,且尚不仅如此,这十个下仆中还有一个管事的和一个管事婆子,一个人就得带十二个人,所以国公府的人一进俞家的门就是不浩浩荡荡的一群,想忽视他们都难。

    俞家现在主持内务的俞二爷俞二夫人一听齐家的又来了,气得砸了手中刚握着的茶杯,痛苦地捶了下胸,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转身就往门边走,去迎那群该死的齐家人。

    这厢俞二夫人一往大门边走去,就又有婆子跑出了满额头的汗来哭着报,“二夫人,大夫人又发疯了啊,她,她……”

    俞二夫人面无表情地往外面走去,根本不想问“她”怎么了。

    还是她身边的管事婆子着急问了一声,“大夫人又怎么了?”

    “昨日刚刚进府的五公子刚过去给她请安,她,她,她……”婆子羞于禀报,跪下来就磕头,不敢往下说了。

    “你这老东西,她什么她,还不赶紧说!”管事婆子怒了。

    “她抱着五公子就亲嘴啊……”那老婆子哀嚎了一声,又是猛地磕了一个头。

    这下管事婆子也是目瞪口呆,朝他们二夫人看去。

    “关起来,你们还不关起来!”这几天被大夫人折磨疯了的二夫人也是撕扯着沙哑的喉咙在吼,“她是疯的你们难道还不知道?要我说几次关起来你们才把人看得死死的?一群废物!养你们何用!你们这些没长眼的……”

    不等二夫人这边喘着气把话说完,那头有丫鬟急急走来,看到二夫人就跪下急道,“二夫人,齐国公夫人和他们的二夫人往您这边来了……”

    俞二夫人绝望地一闭眼睛,又捶了一下喘不过气来的胸,哑着喉咙带着哭音泣道,“这是要逼死我啊!”

    说罢,她颤抖着手指着那报事的婆子,“还不滚回去把人关住了,传话下去,以后谁也不许去见她,谁敢抗命,就让那人来找我!找二爷!”

    说着就转过了身,深吸了口气,朝齐家那两个看热闹的人走去。

    俞二夫人没想今天齐家来的还不只两个,这两个还带了个小的来,一见她就脆生生地给她行礼,娇美的小脸上一片甜笑,“谢家小女谢慧齐见过俞二夫人。”

    俞二夫人一听是谢家的种,头就一阵的晕眩,她硬是把舌头尖给死死咬住了,这才没被气得发抖。

    这丫头一来,是想让今天来俞家的人都忆起那桩被尘封了好几年的丑事罢?

    一想大夫人疯了,见着人就亲的丑事快被人人皆知,这齐家带着这丫头来,是想让俞家的脸面这几天彻底丢光吧?

    当他们俞家真没人了?

    他们俞家再没人,现在的太后,皇后也是他们俞家的人!

    俞二夫人冷笑了起来,看着那谢家小女皮笑肉不笑地道,“听说你父亲死了?”

    谢慧齐脸上没了笑,大大方方颔了首,“二夫人说的没错,我阿父没了,比俞大爷还要早死了几个月。”

    我们家是没有了父亲,你们家同样也没了当家作主的大爷。

    俞二夫人脸上的冷笑更冷了,“节哀。”

    “二夫人也节哀。”谢慧齐又朝她福了一福。

    见她说得跟死的是她丈夫一样,俞二夫人脸色一变,又见国公夫人依旧一张死人脸冷冰冰地看着她,而国公府的二夫人一脸的讥俏,似在嘲笑她也就只能欺负下小姑娘了,她脸色便更难看了起来。

    “我还有事要去处置,不能亲自招呼你们这些贵客了,国公夫人,我这让丫鬟带你们去女客堂罢。”俞二夫人生生把气咽下,冷着脸勉强道。

    大夫人已疯,小妾们也跟疯了似的一个两个作妖不已,她不能再跟着被人气疯了,若不然俞家的笑话更大了。

    “二夫人忙自己的去就好,女客堂在哪我们知道,我们自个儿去就行。”国公府的二夫人开了口,说完就朝国公夫人道,“大嫂,走吧,我认得路。”

    国公夫人颔颔首,目中无人地无视着俞二夫人,拉过谢慧齐的手就往前走去。

    等她们领着齐国公府的那浩浩荡荡的人一错身而过,俞二夫人支着头连喘了好几口气,才没冲上前去把齐二夫人那张嘴撕了,把国公夫人那张死人脸扯了。

    这两个死女人简直气煞她也!

    **

    谢慧齐是等到了女客堂才知道俞家有多热闹,而二夫人也不是在国公府的那么冷艳高贵高不可攀,只见她们一进女客堂,国公夫人还什么话都没说,二夫人就一个箭步上前,握了不知道哪家高贵夫人的手,跟人快快地说起话来,那声音是又欢快又轻脆,听着都像二八年华的少女,“祁夫人呐,您今日来得比我们早啊?可有什么好事要跟我们说的?”

    那祁夫人忍着笑轻咳了一声,道,“哪儿的话,我这哪有什么好事,不过,听说你们昨日回得晚?还在国舅府里用了晚膳才回?”

    说着她往国公夫人这边看来,朝国公夫人轻点了点头。

    国公夫人同样回以颔首。

    那祁夫人还看了谢慧齐一眼。

    这时候齐二夫人又是笑着轻捶了一下祈夫人的肩,道,“你是府里有人要赶着伺候回得早,我们嘛,我们府里哪有什么人可让我们忙的,这不国舅府一留我们的饭,我们想着回去也是给府里的老祖宗添乱,就在这府里用了……”

    “哦?”祈夫人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

    这时候,女客堂里的好几个夫人都慢慢地围了上来。

    齐二夫人一等人靠近,就拿帕挡嘴笑。

    “快说,你昨个儿傍晚留在这看着什么了?”见齐二夫人还拿乔,已经知道了一点的祈夫人赶紧去掐她的手背,捏着她的手背肉还打了个转,“还不赶紧说,项妹妹你吊谁的胃口你?”

    齐二夫人赶紧甩背,白了她一眼,也不故作悬乎了,招招手让那些靠近过来的人都过来,等大家一围了个圈,她就开始跟俞家作对了,“你们猜昨天傍晚俞家又来了什么了?”

    “谁又来了?”其中一个性急的夫人忍不住道。

    “诶,不吊着你们了,我跟你们说啊,国舅爷在外养的外室带着儿子来了……”齐二夫人说到这眉眼都是飞的,“这若是只是个外室我也没什么好跟你们说道的,可这外室不一般啊,可那外室说她大儿子是国舅爷的,小儿子是……”

    说到这,齐二夫人“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众夫人急了,忙推着她,“赶紧说赶紧说。”

    齐二夫人继续眉毛色舞,“说小儿子是俞五爷的,当时我听了笑得我啊,哈哈,这哪来的活宝贝啊……”

    这一女共侍二夫,连生两个人的儿子,还跑到人家丧堂上来说,俞家这可真是缺大德了才出这种事……

    齐二夫人说罢,众夫人哗然,就是那边坐在椅子上巍然不动的跟着俞家的几个夫人也是听了脸不停地抽动……

    不是她们不想跟齐国公府的这两个夫人对着干,而是俞家出的这些事她们也挺哑口无言的。

    这要怎么跟她们争嘴?她们要是反驳几句,齐二夫人一个眼神飞向她们,说到她们自个儿的身上,那她们要怎么办?

    谁家没几件丑事啊?

    齐国公府也有,可齐国公府遭报应了,两个老爷都死了,国公府没落了,所以她们敢到处咬人也不怕。

    她们家的没死,可就是没死,仗不住她们说啊。

    所以就是明知俞二夫人会对着她们发火,说她们不帮忙的不是,这几个人还是继续沉默着,不想这时候把火引到自己身上来。

    俞家现在分明是有人跟他们家对着干,这一桩桩丑得见不得人的事天天都有,瞒都瞒不下,俞家自己都对付不了,她们这一个个女流之辈也是无可奈何。

    俞家这几年都风头太大,有些过于唯我独尊,没少得罪这京城里的一些没落的豪门贵族,而这些豪门贵族的夫人哪个来头都大,一等俞家出事,就是不用人招呼,比谁都爱来俞家雪上加霜,齐二夫人都不用跟人特别热络,就有一堆盼着俞家不好的人围上来跟着她火上加油。

    这厢齐二夫人的话一完,那心眼不比她小的另一个夫人眼睛一转,拿着帕子掩着嘴就闷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那些夫人们一愣,也个个都是拦着脸笑了起来。

    谢慧齐这真真是第一次看见这些贵夫人这么八卦别人的,连坐都没坐,就围作了一团在主人家中说道主人家的不是……

    她只能说贵夫人不愧为贵夫人,真不怕得罪人。

    国公夫人眼睛瞥到小媳妇眼珠子都又快要瞪出来,嘴角微扯,拉了她的手,自是去寻了一处没人坐的地方坐下来了。

    离得远了,谢慧齐也就听不到齐二夫人的话了,那厢齐二夫人不知道又说了什么,几个夫人又是轻声地惊叫了起来,引得谢慧齐也不停地往那边看。

    八卦之心人人有之,她也好想听一听。

    等齐二夫人说过瘾了,就带了她以前的闺中好友祈夫人过来了,对谢慧齐道,“这是工部侍郎祈大人的夫人,说来跟你也带着点亲了……”

    谢慧齐忙给祈夫人道了个万福,“见过祈夫人……”

    那祈夫人微微一笑,扶了她,“侄女儿不必多礼。”

    说着接过了齐二夫人的话,上下又看了眼漂亮的小姑娘一眼道,“我确是跟你带着点亲的,你舅母是我的亲表姐,我嫁后就随夫去了外地就任,到三年前才回京,想来你也没见过我,不认识我倒也罢。”

    谢慧齐一听,慌忙又给她行了个礼,眼睛不停地看着祈夫人。

    这祈夫人是舅母的亲表姐,应是知道她舅舅跟舅母的消息的罢?

    谢慧齐想着望着祈夫人的眼睛就不由带了期盼……

    可祈夫人什么也没说,又朝这小姑娘看了两眼,又微笑着朝国公夫人行了道礼,“国公夫人……”

    “祈夫人。”国公夫人淡淡回应了一句。

    这一见完礼,祈夫人就走了,去了另一边跟人谈笑风生去了。

    二夫人这时候走到谢慧齐的身边牵了她的手,嘴唇微动,“莫要心急。”

    一听她的话,谢慧齐按捺住了心中的浮动,朝二夫人感激一笑。

    这时候,女客堂又来了人,说是哪家的尚书夫人来了,哪家的侯夫人来了,一堆堆的贵妇人进了女客堂,不等过辰时女客堂就满堂的人了。

    听她们说道起了俞家这几天的事,谢慧齐这才真正开了眼界。

    这几天俞家的小妾们寻死的寻死,还有跟大夫人大打一架在大夫人的房里上吊而亡的,还有大夫人被这些小妾们逼疯了的消息,说现在已经见到见人就亲,逮着个丫鬟小厮就要跟他们亲嘴,不仅如此,大夫人是当朝开国侯家的女儿,开国侯一听女儿被小妾们逼疯了,说是今天开国侯家的人就会来人要一个公道……

    今天这些夫人们个个早来,就是来看这个热闹的。

    谢慧齐本来以为今天自己这一顿收拾还有她的身份会引起少闲言碎语来,可与俞家现如今的热闹一比,她来之前的想法实在是过于看得起自己了。

    她太无足轻重了,就是有人注意到她,知道她是谁之后也不过是可能觉得她会让俞家更乱,眼睛冒一下光而已……

    但俞家现在的乱已经是让人瞠目结舌了,等到外边传来了大夫人竟然逮着归来的前去问候她的庶子亲嘴的消息后,满堂的夫人们个个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堂面在一时的安静后乱得就跟里头藏了五千只鸡鸭一般,你咯咯咯咯,我就嘎嘎嘎嘎,个个嘴里说个不停,交流着她们彼此的震惊。

    也就谢慧齐这边安静了点。

    但等站在国公夫人身边的谢慧齐低头去看她的伯娘,发现她的伯娘那脑袋是一下子这边瞅瞅,那边瞅瞅,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也忙得不亦乐乎后,她也是不禁汗颜。

    敢情国公夫人虽然没说话,但一点也没闲着啊。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身体不好没更新,今天更早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