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138章

第138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就是……”谢慧齐顺着她的话理了理,道,“也就是说,这李主薄可能是先知情的?”

    蔡婆子脑子不够用,只管点头称是。

    谢慧齐再问她,也是问不出再仔细的来了,因接下来的事,跟她知道的也就差不多了。

    她这头思忖着,看时辰不早,就让婆子回去休息。

    第二日谢慧齐早早就起了,天还没亮,就出了青阳院去了鹤心园,她这还没到门口,鹤心园就出来了一批人。

    走地前面的是齐君昀。

    一见到她,还不等她张口,长公子就先开了口,“怎么来了?”

    “哥哥。”谢慧齐忙向他走近,走到他面前时轻福了一礼,她身后的丫鬟们停在不远处已没动了。

    “嗯。”她身后的长发披散着,半边都挡了她的脸了,看她像是一起来就过来了,这时候天离亮还早,他是要赶着去上早朝才起得早,但她这般赶过来送他是头一遭,齐君昀也就没责备她,把她脸边被风吹乱了的黑发往耳后抚去,摸了下她的小脸,低头问那睁着烁烁的眼睛望着他的小姑娘,“怎地了?”

    “我就过来送送你。”

    齐君昀笑了起来,这时候他也没什么时辰耽搁,牵了她的手往大道走去,“睡不着?”

    “是呢。”谢慧齐点了点头。

    “以后别了。”

    谢慧齐没吭声,这时也快到大道上了,她见他的马在扬着尾巴在等他,也知他们说不上了几句话了,她把叹息隐在了口里,又抬头朝他望去。

    天色未亮,大道两边的灯光未熄,齐君昀看到了她眼里清楚的不舍,嘴边也微微笑了起来,他俯身抬手在她的颊边摸了摸,“好了,回去再歇一会,等我回来,嗯?”

    谢慧齐点头,看着他上马。

    齐君昀上马之后看到她站在路边,轻风扬起了她落地的纱衣,那浓密的黑发也随风扬起,每一根都丝丝缠绕到了他的心上……

    “回吧。”从不喜回首的长公子回首朝她道。

    谢慧齐点头,朝他欠腰,送他离去。

    齐君昀纵马转弯时,再回过头时,就只看到了她身着白衫在晨风摇曳的灯光中单薄的身姿,一眼而过,他回过身弯腰两手一提缰绳,越过河桥,朝大门驶去。

    **

    谢慧齐知道母亲旧案之事必须要经过他的手,这心是提着一半也放下了一半,但这事她没告知过国公夫人她们,也无从开口,所以什么事也不带到脸上,也让帮着查案的齐昱注意着点。

    她不想拿自己的私事去烦国公府的主母们。

    这头张异又带着他的女儿们来国公府了,且不只是三个,六个都来了。

    那三个有两个已经让谢慧齐订了亲了,张异很是感激,这次特地给谢慧齐带了许多的土特产过来,说是多谢姑娘为他家的女儿费心了。

    另外,张异这次也是为没订亲的二妞来说亲的,他说府里的一个庶子不错,他很看得上。

    谢慧齐一听他说的那个人,心里就有数了。

    那庶子是二老爷家的,在府里的排行是六,之前国公府出事,就是由他带了管事的出去打理外边的事的。

    二夫人不喜欢他,但这个能力在那,要用的时候也只能派上他。

    二妞看上他,倒也不算坏事,因谢慧齐也听齐昱说过,那个庶子是长公子用的人,就这点而言,二妞在府里的日子也就是在二夫人面前难过点,别的方面于她也好,于娘家也好,也不算差。

    谢慧齐是没见过几个府里的庶子的,她虽在内府来去自由,有事也能去前堂走走,但她是长公子的未婚妻,后院就且不说了,庶子住的地方简直比向南院还离内院远,都快被发放到国公府的边沿去了,他们在府里的身份可没比庶女好到哪里去,内府他们要是擅自闯入,那就真不知道会怎么死,而去前堂,只要见着这些个庶子了,可能他们避她唯恐不及不说,齐昱带着的那群男仆也会提前叫他们走,所以可能大妞二妞她们还见过几个庶子,她可是没近距离见过几个,有那么一两个要么是在长公子身边看到就一闪而过的,也就是在前堂不巧碰到,隔得远远的人家就撒腿就跑了。

    谢慧齐也知道府里为何妨得紧,这方面她也宁肯府里防得紧些少给自己添乱,一直一点看法都没有。

    这时候听张大人说二妞看上六公子了,她也只管往二夫人看去,没打算她来作这个主。

    二夫人看她依赖地朝她看来,白了她一眼,但还是点了头,“行,你看得上就成,我没什么话要说的。”

    这二妞吧,这性子往好里说就是大大咧咧,说得不好听点的就是脑子是空的,什么都装不下,就是有人当着她的面翻她的白眼她也能当看不见,一点也不记挂。

    也不知她以后会长成什么样,但依现在这性子,齐项氏觉得她忍忍,还是能忍得下这么个傻丫头的。

    “多谢二夫人。”张异当下就喜滋滋地拱了手。

    他不出一天就走了,他是趁着上京来送贡品来送女儿的,回去还得办公务,这下把三个订好了亲事的女儿带走,又扔下三个小的,又扔下几车的瓜果就走了。

    谢慧齐一看那三个看着她嗷嗷待哺的小妞们,揉着脑袋让红豆把她们往她们姐姐住过的院子带……

    这三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一走,谢慧齐就靠在了二夫人的头上无力地道,“二婶,我都没比她们大几个月呢。”

    有必要看着她就跟看着她们娘似的一样吗?

    齐项氏拍拍她的手,一言不发,连安慰的话都省了。

    反正这种事,别找她就成。

    她这时候也是觉得侄子把她给要进府来绝对是聪明绝顶之举,反正要是把这事安排到她手里,都别想着她能给他一个好交待了。

    **

    这厢蔡婆子想回国子监去照顾大郎二郎,但谢慧齐给压下了。

    蔡婆子太疼那两个小的了,两个小的一个看着卓尔不凡一身孤傲,一个看着豪气散漫毫无心机,但两个心眼都不小,她亲自带出来的孩子,知道他们的心思可不是一般的孩子能比的,就是外边普通的成人都不可能有他们的脑子活泛,蔡婆子这个面对他们毫无保留的老家人用不了几句话,就会被他们套出来她找她回来是干嘛的。

    这事谢慧齐没想让他们知道。

    他们现在就该好好在国子监念他们的书。

    大郎已经跟他的世兄求好了,让他们父亲尸骨不全的黄智让他来处理——他有那么大的心,就得有那么大的能力。

    现在还不到他跟二郎逞强的时候。

    没两天,齐昱这天就有了新的消息跟她禀报,“李伯许的家人已经找到了。”

    谢慧齐之前听说李伯许是五年前死于伤寒,之后他的空有就搬离了他为官时住的宅子,回乡去了,所以这人不好走,但没想两天就有消息了,她连问,“那可是问出什么来了?”

    “是问出事来了,”齐昱没说现在李伯许家中家道中落了,一家人都回深山老家当原本的猎民去了,只道,“那家人说李大人当年是见过您母亲谢夫人的……”

    “啊?”谢慧齐当下就站了起来。

    “这事主子那边也知晓了,让我过来跟您说,”齐昱头低得甚低,轻声道,“李夫人还活着,她说当年她家大人跟她在六月十四日那天在家中见过您的母亲,只是后来这事还不等他们做什么,俞家那边就出手了,李大人记下的案卷当时也被人拿走了,齐恫亲自去办的这事,详细问过李夫人的话,与案卷里所记的半无什么出入。”

    “在家中见过我母亲?我母亲找上了他们?”谢慧齐撑着案桌慢慢地坐了下来。

    “是。”

    “我母亲亲自报的案?找的我父亲的至交好友?”

    齐昱抬头看了一眼神情虚弱的女主子,迅速低下头,轻道,“姑娘,是这样的没错。”

    “没假?”

    “不假,”齐昱这时候也是笑不出来了,肃容道,“姑娘,恫管事是主子身边最好的刑讯好手,他问出来的话是不假的。”

    所以这事主子才派了他去。

    “是吧?”谢慧齐脑袋一片发蒙,半晌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齐昱把事说罢,退了下去,不一会,齐恫求见。

    “当年李大人跟李夫人拿了俞家的钱财,只是几年后李大人就没了,家财又散尽,李家家道中落,李夫人觉得这是俞家在赶尽杀绝,所以便把事情事无巨细都说给了小的听。”齐恫来是跟谢家姑娘解释的,便把事情言道了一二。

    他倒不觉得俞家没对李家赶尽杀绝,如若是赶尽杀绝,李家也不会只有一个李大人死了,他们一家还留了数条命回了老家。

    齐恫查过李家当年在京里的事,自李家得了银财后,本来有些清贫的李家几个儿子都成了烟花之地的常客,出入赌坊酒楼,个个都出手阔绰,还四处赊帐让人去家中讨要。

    李伯许倒是一直过得两袖清风,只是可能也禁不住家里人这么拖累,说是风寒死的,但说被家里人气死的也不为过。

    不过李家认为是俞家害的他们家,倒省了他的事,他都没使上什么厉害手段,仅花了点银子就把话套出来了。

    “是拿了钱的?”

    “是,姑娘。”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能让人闭嘴的办法,无非就是那几样,金钱,权力就足以把人恐吓得一言不发闭上嘴了,而这些,当年圣眷正浓的俞家都有。

    在齐恫看来,李伯许是有几分可怜的,他当时就是想跟俞家硬抗,他的上官也不会受理此案,而他接受了钱财被俞家堵上嘴,一是良心上过不运,还要承受背叛至交好友的愧疚,二是他钱财都接受了,却把一直没过上过富贵日子的家里人给败坏了……

    死于他来说倒是解脱了。

    齐恫把事情说罢就退了下去,谢慧齐这天一天的日子都不好过,晚上回青阳院用晚膳的时候也是魂不守舍,齐老太君见她只顾着低头用膳也不跟她问几声祖奶奶好不好,她朝小姑娘不停地看去,生怕她病了。

    末了,她还是没忍到膳毕,拉着大儿媳的袖子就道,“我看我孙媳妇不舒服,你让大夫过来给她看看。”

    谢慧齐这才回过神来强打起精神,但大夫还是过来了,把脉说她没事,老祖宗这才放心,但她这夜也是不敢再放纵自己的情绪了,连忙跟老祖宗说说笑笑起来,才把这事带过。

    这夜她等到半夜也没见人回,忍不住睡了过去,清晨听到门响,听到丫鬟叫“长公子”,她猛地从睡梦中惊醒,醒来等了一会看到人进来,才知自己没有做梦。

    “你怎么来了?”看到齐君昀身着朝服满脸疲惫朝床边走来,然后朝她一摇首,手一伸,谢慧齐想也没想就下了床给他褪朝袍。

    厚重沉实的朝袍一褪,齐君昀抱了她就上了床,把被子一盖闭着眼睛就道,“让哥哥睡会。”

    在太和殿里商量了一天一夜的朝事,他已经不行了。

    齐君昀这一睡就没醒过来,谢慧齐等到天亮了也不好再呆到床上,从他怀里小心地挣脱了出来,跑到老太君的屋里就跟老太君说悄悄话,“哥哥清晨才归家,在我那睡下了。”

    “嗯?”老太君眼睛一转,叫身边人,“三婶子,跟院子里的介说我今日头疼,谁也不想见,一点动静都不想听到,都给我回去,少来扰我。”

    “是,老祖宗。”三婶子也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心里有数得很,连忙出了门就去撵早上打扫院子的下人去了。

    “小绿,”老太君这又叫了她的丫鬟,“你去把大夫人请来,就说我找她有事。”

    “诶。”

    “行了,别担心,今儿这院子一个外人都不会有。”齐老太君一吩咐完,就拉了她的手,这才细细问起来,“他看着累不累啊?”

    “累呢,我看是昨晚一会儿都没睡。”

    “唉,磨人呐,当年你祖爷爷忙起来也是这般的,几夜几夜都不睡,我要是去催他一声,催得急了点他还跟我生气,忙起来就什么都不记得,六亲不认。”齐老太君说到这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就道,“我去看看他去。”

    **

    齐君昀直到下午才醒,国公夫人是带了若桑去荷塘那边去散心去了,二夫人则是在事管堂做她的事,老太君跟谢慧齐陪了他用午晚饭,把他侍候好了,这一老一少才松了口气。

    老太君一等膳撤了,看孙儿脸色好了,这才抱怨起来,“年纪轻轻就这么忙,不管不顾的,以后老了可怎么办?我看你是会忙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好好的媳妇呆在家里也都会不记得的。”

    “嗯,孙儿知道了。”长公子依旧淡定。

    “唉,说你不听的,我知道,孙媳妇,你看着他点,别让他给累坏了……”到底是心疼他,老太君还是不忘叮吃谢慧齐。

    谢慧齐乖乖巧巧地应是。

    这厢老太君也是午睡都没睡,一直在跟谢慧齐等着他醒来,这时候见孙儿睡饱吃好,她也是累了,没一会就回屋补觉去了。

    谢慧齐这才跟他说上了话,等她从齐君昀嘴里知道悟王在宫里自斩一手,这下又土包子一样地呆了。

    “一手换一命,倒是值得,他把家财尽数都交了上来,皇上应也不会追究他太多了。”齐君昀玩着手中的小手淡道。

    “那……”谢慧齐小声地在他耳边问他,“皇上会不会跟你过河拆桥?”

    她之前听他说过,悟王在南边可是有私库银山的人。

    皇帝现在得了这么多的银子,有了钱修墓,可就不会再受他挟制了?

    “嗯,依皇上素来的为人,是肯定会拆的……”齐君昀朝她笑了笑。

    见他还笑得出来,谢慧齐都服了他了。

    “怎么?”见她苦着脸,齐君昀抽出放在她背上的手,拍了下她的脸。

    “那我到时候又得带着祖奶奶伯娘她们躲了?”谢慧齐问得甚是无可奈何。

    “离拆还有一段时日,毕竟他手头上现有的两笔银都是我给他找来的……”齐君昀淡道,“现在还是要给我点脸面的。”

    谢慧齐把脸埋他怀里,叹了口气。

    “趁着还有点脸面,就把你的事给解决了罢……”齐君昀这时候也不再捉弄她身上了,继尔继续玩着她的小手,仰头看着房顶淡道,“你母亲的事,你舅父那边也去查了,加上我这边给你查的,你母亲应该是出事之后就找了顺天府你父亲那手下管着牢狱之事的主薄好友,问了他一些事,就事情来看,你母亲应该是被下了药,出事醒来就想找官府的人去抓捕俞家老八,但抓抓一般人,李伯许有这个权利,但抓俞家的人就没了,李伯许让你母亲回去之后,你母亲不知出了什么事,就投了井,这中间的事,大概也就前侯夫人李氏知道了,我明日上午有空,会让李府的人过来一趟,到时再看吧。”

    能不能把事情查个彻彻底底,就要看李家识不识相了。

    “那这事,上面……”

    皇帝不管?

    “上面那我已问过了……”齐君昀不好跟她说,他默许了日后皇帝可以弄死他,而皇帝现在也网开一面,默许他可以把这事在几家范围内查清楚,就是涉及到俞家,但只要不打了他这个当皇帝的脸,都是可行的,这些心照不宣的事谁也不会说出口,他自也不会跟小未婚妻用言语道明只有他们这些人才明了的事,“他会睁只眼闭只眼。”

    “他现在就能不管了?”谢慧齐说这话时,语气都冷了。

    齐君昀看着她,“此一时,彼一时。”

    他当时要他们这些老世家一家家败落,所以不择手段也要让他们一个个滚出朝廷,而皇帝做到了。

    现在,轮到俞家了,皇帝自然也是舍得下狠手。

    这个君王,如他姑姑所说,他身上沾了俞太后的血,就带了俞太后的疯狂,他忍了多少年的屈辱,就带了多大的狠毒,杀红了眼,就没他所会顾忌的。

    她还说等着看,这个人最终会成为孤家寡人,等到他领悟到没人会陪着他了的时候,绝对只会更暴虐。

    而现在的皇帝已经初见倪端了——他老了,也急了。

    没钱修墓一事,都逼得他向他这个妻侄要钱,就为了修个墓。

    他连等把那些老臣子收拾了的那一会功夫都不等。

    他把他立个太子折磨得半生不死,就是以后好生养着,也绝活不过四十去,可他这时还是一会对太子冷,一会对太子热,现在更是拿太子的命威胁他娶太子妃,娶的还是俞家女,他父不父,终也会逼得太子也对他子不子。

    这个江山因这个皇帝已经很危险了。

    当然,他这为臣的,也不变不跟着他一道变得危险起来。

    皇帝不给他活路,可他总归是要给自己谋出一条活路……

    作者有话要说:还是没把这事写完,十点左右应该还是会更一章写完。

    先写去,大家先看,错字病句我回头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