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166章

第166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慧齐目送着若桑跟她的儿子而去,回了国公府,被问到若桑现在的样子,谢慧齐轻叹了一声,“瘦了。”

    人也憔悴。

    想来离开太子,她也不好受。

    晚上齐君昀回来,谢慧齐趴他胸口道,“哪一天让我带着孩子离开你,我是离不开的。”

    齐君昀笑了起来,轻柔地顺着她的背。

    他什么都没说,但心里想自己莫要有让她做这个决定的一天。

    小姑娘睡在了他的身边,给他生了儿子后,齐君昀发现之前他的有些想法也变了,他不再像当初那样一往向前,无畏无惧……

    他每天呆在金銮殿御书房里想的都是要全首全尾地退下来才好,他若是垮了,这个家还是会完。

    他不是没想过,让小姑娘隔着他一些,这样哪天也许他没了,她还是能带着亲人好好活下去,可情感的事不是他所能决定,每次抱着怀里的人,他想的都是让她更倾心于他一些。

    因着若桑带着孩子进了宫,等梨妃传她进宫说话,谢慧齐也热络了起来。

    若桑带着孩子在宫里,她若是能进宫去,看人一眼就是一眼,这样也许若桑的心里也许会好过些。

    春末天气好转了起来,南方的战事却打得异常凶猛,南方的弊端这时候也才彻底传回了朝廷,南方叛军私造武器,还私藏粮食数十万吨--大忻休养生息十来年的过半粮食,怕是都在了他们手里。

    皇帝知情后,当朝在朝廷吐了血,昏厥了过去。

    因此,国公爷接连近十天都没归家来。

    而在这时,谷舅母带了谷翼云过来,要跟她辞行。

    翼云即将跟随兵部的人马前往江南。

    谢慧齐听后,半晌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反倒是翼云低着头走了过来,拉了拉她的手。

    谢慧齐继尔宛尔一笑,“也好,你大郎表兄跟二郎表弟都去了,你去了,到时候咱们回来的就是三个英雄了!”

    谷翼云一听,小心地抬起眼了,朝表姐浅浅地笑了一下。

    “小云很厉害,表姐相信你,定会带着功劳回来见你的阿父阿娘的。”

    谢慧齐说罢,翼云又拉了拉她的手,方才退了下去。

    谷舅母这次带了孩子去见过齐老太君她。

    因着谷翼云不同寻常孩子,怕吓着老太太她们了,前几次来国公府,都只是远远地跟老太太她们行了礼,这一次是齐家的主母们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谷家的小表弟,见小孩长得精巧,头不愿意抬点,看着羞涩了点,这一次也是好好给谷翼云又打发了次见面礼。

    说了几句,谷舅母推了国公府的留膳,带着孩子走了。

    她走后,齐家的主母们听说谷翼云要去南方,说是要代父挣功劳,当下个个面露不忍,齐项氏更是叹了口气,低着头看着怀里的侄孙,轻声道,“乖宝儿不怕,你阿父啊,现在就在宫里给你挣功劳,咱们家用不着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皇帝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了,齐君昀在宫里呆的时日也多,但在不久,余小英急马入京,进了宫里。

    齐国公府跟谷府是直到余小英进宫一天后才知道他回了京城,且是齐君昀在皇帝病情稳定后告知他们的。

    这一次,齐君昀的当机立断救了皇帝一命。

    宫里的御医对皇帝的病情束手无措,又不敢下重药担大责,余小英进宫后剑走偏峰,反倒把皇帝的命救了回来。

    只是皇帝的命救回来了,日夜兼程跑死了几匹马的余小英却倒下了,被齐君昀送回了谷府。

    余小英睡在谷府的床上,半夜嘴里还喃喃,“表妹夫,你莫骗我。”

    许我的前程似锦,可一样都不能少,他还想拿着这个去给他娘子买花衣裳穿。

    而皇宫里,皇帝当夜半夜就醒了,知道左相夜栖太和殿,就让太监去见了他来。

    醒过来的皇帝靠着床头,听到外面的人说左相到了,眼看着那个头发一丝不苟,面容英俊沉稳的妻侄走进了宫里。

    “见过皇上……”齐君昀走近就跪了下来。

    皇帝颔首,“五行,赐座。”

    “是,皇上。”

    齐君昀也没多语,在太监搬到龙床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是你叫的余小英?”

    “是。”

    “之前你并没与朕说过。”

    “是。”

    见他淡应,皇帝看向他,“为何?”

    “臣那时若是说余小英能救您,您会召他回来吗?”

    不会……

    他只会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皇帝笑了起来,又轻咳了一声,“朕还有几年?”

    “说是三四年,若是调理得好,七八年也不在话下。”齐君昀好话坏话都说了。

    “你救了朕……”皇帝笑了起来,闭着眼道,“朕死了你岂不是最好?”

    “国家需要您,朝廷需要您,南方需要您,太子也需要您……”齐君昀接过了太监递过来的药碗,拿起了勺吹了吹药汤,往皇帝嘴里送去,“您这时候倒不得。”

    倒了,他们收拾起来就麻烦了,战乱只会更猛,到时候恐京城就会动乱,俞家的势力还在,正在一边虎视眈眈。

    “哼。”皇帝哼笑了一声,把药喝了下去。

    一碗药尽,他终于把眼睛定定地放在了他这个妻侄身上,“你们齐家……”

    齐君昀看着他,用他那黑如青墨,深遂又显得神秘的双眼直视着皇帝。

    皇帝总是看不明他。

    尤其在他父亲与叔父死后,他就已经看不明白他这个妻侄了,但他能肯定的是,他是他所见过的最能沉得住气的人之一。

    就像那个老国公爷。

    他曾经骄傲于在老国公爷手里把他的独女抢了过来,就是齐家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得终生屈膝于他脚下,而女儿也只能以他的恩宠过活。

    可他最终还是没有把齐家人掌握在手里,哪怕,他弄死了齐家的那两个没用的儿子。

    但齐家却还是可怕的,在老国公爷跟皇后死后,这个府里还有着个嫡长公子,硬是把风雨飘摇的国公府撑了起来,而最终他也成了一个与他祖父一样的人,让人畏惧,却又让人敬重。

    敬重,皇帝想着这两个字嗤笑出了声,但却也明白了为何当年他太帝跟先帝为何那般器重老国公了。

    说来也还好,他这个妻侄不像他那个没用的父亲,大忻也多了个良臣,如若他跟他父亲一样糊涂,他们国公府也早在他手里没了。

    “你们齐家,”皇帝闭上眼,淡淡地道,“你说,你们齐家以后会不会成为另一个俞家?”

    如果他把江山给了太子,那太子就是在齐家的扶持下当上皇帝的,就如他当年靠的俞家的一样。

    那,齐家会不会是另一个俞家?

    “没有齐家,总有另一个外戚,皇上,”齐君昀把空了的空碗搁在了来接碗的太监的双手里,又转身对着皇帝道,“除非您的太子不娶妻,不立后,如若您说找个外戚不强的皇后,那您看看,您的哪个皇子比太子更适合当太子?”

    俞后的三皇了,还有一个贵妃生的二皇子,再来的还有几个四妃的皇子,这些人的外戚是比不得太子有他,但若是跋扈起来,可能连俞家都不如。

    俞家至少男人不入朝,在这一方面,俞家是给自家削弱了近半的势力的。

    皇子聪明的不是没有,只是,聪明归聪明,势力不大,他们若是当政,被外戚干政的可能性更大。

    而他于太子,虽然比不得他祖父于先皇,但还是比得上他于现在的皇上的。

    齐君昀没明说,但皇帝也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如若不是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知道,他都猜这是他妻侄使的好一手的连环计,就为的说服他把江山给太子。

    良久,皇帝叹了口气,“朕知道了。”

    “臣告退。”齐君昀在跪下起身后,迟疑了一下,给皇帝拉了拉被子,轻言道了一句,“不管您是怎么想我的,于臣而言,国家大义始终是置于个人生死之上的,我齐家祖训三忠言,忠国忠民忠君,我祖父亲自教导于我,臣终生都不敢忘却其中一字。”

    说罢,再一躬身,转而离去。

    皇帝漠然看着他走出宫门,收回眼睛后朝太监淡淡道,“明早把皇长孙,还有他的母亲带来见我罢。”

    有些事,他确也该表明态度了,省得就是这时候了,朝廷中有的些人还蠢蠢欲动,想那些不应该想的。

    **

    余小英在谷府醒来就看到了岳母那张明显哭过的脸,他当下就下了床,唰唰给自己开了药单,让下人去抓药,又给岳母把脉。

    看到岳母那一脸想问事的脸,他想了想,道,“堇堇不让我跟您说话。”

    谷母哭笑不得,“那你回来了,我还不问你几句?你说我不问,那我还是不是她娘了?你儿的外祖母了?”

    余小英叹了口气,道,“堇堇怕您担心她。”

    “你不说我更担心。”

    余小英听到这,脸上有了愧疚,其实他根本没想瞒岳母,他很想找个人来责怪责怪他。

    于是,谷母见他脸上又是心疼,又是不安地开了口,“大儿二儿都乖巧得很,就是我……我……”

    “什么?”谷母的心被他带得也吊了起来。

    “就是我混帐,看人打仗一时热血偷溜了出去,跟着人打的时候掉进了山沟沟里,后来,是堇堇她来寻了我,把我背出去的,那次她着急我,又加上没日没夜地寻我,回去后就大病了一场,一病就病了两个月,先前过年那阵就一直在病着……”余小英说到这,脸跟眼睛都红了,连脖子也是被胀成了一片的猪肝色。

    是他混帐,也是他糊涂没脑子,血一热连后果都没去想,连交待都没交待一声,就偷偷跟在了人群中,与敌方交战时他一个错步就摔进了山沟沟里昏倒了,只有她在没见到他回来,带着人不顾危险满山遍野地找他,才把他的命给找了回来。

    他之前还当为了她,他什么都愿意做,到这次才明白,为了这一个处处都不如她的,配不上她的人,她更是什么都不顾。

    “你……你……”谷母一听他的话被他吓得当下脸色苍白,听女儿还病了两个月,心跳更是由自主地加快,想也不想一巴掌就抽在了他的肩上,“你这个糊涂鬼!你现在都两个孩子的父亲了,你居然还……还……”

    谷母气得一阵头昏目眩,身子往边上倒,差点跌倒在地。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完。

    大家晚安。

    天太冷,大家要多注意保暖多喝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