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168章

第168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就是小儿胆包天,长辈们想的都是找几个人盯着他,而不是教训他,谢慧齐下午跟着齐君昀回了他们的鹤心院,就跟夫君嘀咕,“您得教,狠狠教,教得越严越好,要不长大了肯定不听话。”

    她教不行,她没那个威力,老祖母和婆婆二婶,没哪一个是她敢对着干的。

    还是得她说一不二的夫君出门。

    “嗯。”齐君昀应了声。

    谢慧齐又叫着齐昱把今日她要办的事务搬到鹤心院来,打算守着他睡。

    齐昱把帐册等物搬来后,谢慧齐摆放着长案上搬来的册子,按她重事优先的习惯把急要处理的放在前面,分重次的时候,她朝身后半只手放在她腰上,懒懒躺在长榻上的夫君道,“哥哥,你说为何我老看扈夫人,卫夫人她们好像没什么事做似的,你说我是不是累坏了?”

    闭着眼睛假寐的男人笑出声来,懒懒道,“要不你去她们府上看看,她们是不是没事做?”

    谢慧齐轻咳了一声。

    这男人也太不好哄了。

    这时候不是应该心疼她,出言让她少做点么?

    “累了?”齐君昀这时候睁开了眼。

    在他的笑眼下,谢慧齐还挺不好意思的,摇头道,“没有。”

    “那就是想撒娇?”齐君昀干脆把揽腰把她抱到了怀里,拍拍她的腰,“行了,咱们不看了,陪我睡会。”

    谢慧齐笑着点头,但闭眼没一会就睡不着,长手就往榻边的案上探,摸到最靠近的那本帐册,干脆在他怀里翻了个身,窝在他肩上就看了起来。

    闭着眼睛的齐君昀笑着拍了下她的腰。

    真是爱撒娇。

    **

    八月,南方大捷,太子欲要班师还朝,这时候齐君昀却在皇宫为南方的收势跟皇帝大吵了一架,吵得皇帝当场就让人打了他一大百板。

    这一百板下去,国公府听到下人禀报的谢慧齐跟齐容氏在听过消息后都呆了。

    谢慧齐更是直接傻得坐在那一动也不动。

    她生平见过他最不像国公府主子的样子,不过是他赶到河西时那风尘仆仆的模样,可那时候他身上沾染的风尘再多,也依旧磊落洒脱。

    不管是小时的鹤立鸡群,还是如今的顶天立地,他在她心中都是那个不会有人想着去折辱他的人。

    先前她不懂韩芸为何拒绝他的求娶,现在,她更不懂皇帝为何要去打像他这样的人的板子,就是摘了他的官帽子,皇帝也不应该把板子落在他这样的人身上。

    皇帝此举,比打她板子还难受……

    媳妇听过消息后坐在那眼睛就一串串地流,她明明没哭出声来,面容也不悲凄,齐项氏却是看得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媳妇的肩。

    谢慧齐因此惊醒,慌忙擦了眼泪站了起来,勉强笑着道,“我去让药堂的大夫路上迎他,祖奶奶那,您看……”

    “先瞒着。”齐容氏在一会后静静地道。

    “唉,孩儿知道了。”是得瞒着,老祖母现在看着是精神好,可现在她的身体确实是不如以前了,睡得早起得晚,意识也渐渐不如以前那么清朗了,再受点打击,老人家可能就恢复不过来了。

    这一百板子,是皇帝特地下的令的。

    盛怒之下的皇帝怕宫里的那群太监碍于齐君昀的身份不敢下手,尤其管着这些太监的老太监是看着他这个妻侄长大的,没那个情份都要给他三分脸,这些小的们就更是了,所以把棍仗交给了右相跟是先前俞家那派的御史,所以政敌手中的这一百仗下来,齐国公就是年轻体泰,也是被直接抬出了宫里,被打得一步都不能走。

    抬回来后,在门口迎他,一掀起车帘子没想到有如此惨烈的谢慧齐吓得当下就腿一软,如若不是身边的丫鬟扶着,她也就倒了下去。

    “过来……”掀了马车的帘子,已让赶来的府中大夫让了药的齐君昀招手让她进来。

    谢慧齐手忙脚乱地踩凳上去后,闻到满车的药味跟血腥味,还有看到众多的血布后,她都不知道把眼睛往哪挪,更不敢看他的人。

    半趴着小桌上的齐君昀背上和臀部依旧血流不止,伤口太深,洒的两层药没把血止住,遂他衣裳都没穿上,身上仅着一点裤子的国公爷这时候又朝那跟小猫一样蹲在门口把头埋下的妻子看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再道,“过来。”

    谢慧齐迅速往前挪了挪,怕他急,一下就挪到了他面前,看着地上道,“祖奶奶还不知道,娘跟我想瞒着她,宝儿他婶奶奶带着他,二婶带他一天都不累的,娘现在就在鹤心院等着咱们,我叫了下人已经把路清出来了,担架我也叫他们准备好了,哥哥,马车现在进门罢……”

    齐君昀看她看着地上说了一大串话就是不看他,撑着脑袋摇了摇头,朝跪在对面的大夫道,“进门罢。”

    “稍等一会,主子,老朽再给您上层药粉。”

    “嗯。”

    老大夫赶紧又给上了层药粉,见血慢慢止住了,飞快下了马车,吩咐人赶车去了。

    刚才已经抬眼看着上药的谢慧齐已经完全把他背上的伤势看清楚了,他后背跟臀部没一处好的,她看得简直不能呼吸。

    见妻子呆呆在跪坐在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齐君昀笑了一下,伸出手弹了下她的额头,“别傻了,过来帮哥哥擦一下汗。”

    谢慧齐没吭声,她当即站了起来,把车榻上的桌子搬开,她靠着车窗那头半躺下,朝他招手,“哥哥,你趴一会,等会到屋子里就好了。”

    齐君昀闷笑了一声,依她的话趴到了她怀里。

    感觉到她胸前的柔软后,一直紧绷着的男人这时候总算吁了口气,把脸埋在了她的胸前,这才任由身上的冷汗直冒。

    不比谢慧齐好多少,齐容氏看到儿子的惨状后,直接捂着胸口就倒了,吓得谢慧齐心口狂跳。

    好在跟过来的大夫及时掐着她的人中,把她弄醒了过来。

    齐君昀这一次又趴在床上重新上了次药,大夫不容老夫人跟夫人多问,就已经开了口,“伤及肩和腰了,所幸背上的骨头没断,但就是主子身体好,这次恐怕至少也得养半年去了,这一个月更是不能动身。”

    齐容氏与谢慧齐听了面如死灰。

    齐君昀趴在枕头看着她们,朝她们摇头,“没事,正好可以留在府里看管璞儿了。”

    “诶,知道了,哥哥你等会喝过药先睡会。”谢慧齐说着就往门边去,“我去看看药有没有煎好。”

    到了门口,她方才抬起头来,把快要掉出来的眼泪逼了回去。

    齐二婶是到晚上才知道这事的,这时候齐君昀已是睡了,而国公府的属臣们是一个接一个上了府,都是谢慧齐去了前堂拦下的。

    谷展铧也是得信来了,帮着谢慧齐送走了国公府的属臣。

    谢慧齐让他们两日后再来国公府,到时候会由国公爷见他们。

    等到亥时没有人来后,谷展铧看着外甥女不复甜美纯净的脸,轻叹了口气,“要不要舅父留下来?”

    “舅父现在回去可是稳妥?”谢慧齐看着门外的夜色,朝站在一边的齐昱道,“你出去跟九门的人打个招呼,让他们派几个人过来送我舅父回府。”

    “是。”

    齐昱轻声应着退出了前堂,谢慧齐这时候朝舅父道,“您还是回罢,舅母一个人在府里,我不放心,再则,您在这,老祖母若是知道了,肯定会问句话的,我们现在还瞒着她,想着等国公爷好了点再告知她,这时候还是别让她起疑心的好,老人家年岁已是大了,禁不住折腾了。”

    谷展铧见她这时候还是有条不紊,样样都安排得妥当,就是不来,那些属臣她也依然会好声好气地打发走,他也是放了心。

    “舅父,”谢慧齐在示意堂里的丫鬟婆子们退下后,眼睛直白地看向谷展铧,“皇上是为何要折辱我夫君?可是出什么事了?”

    “嗯……”谷展铧点了头,“你家国公爷想让自己的人去打扫战场,这时候打扫战场在有些人的眼里那就是重占江南势力了,皇上觉得你家国公爷居心叵测,打算让新上任的那些没被各家分走的翰林去南方收拾局面,你家国公爷因此在朝廷上说了句荒唐,皇上就……”

    大概就恼羞成怒,想要羞辱他这个为他建功累累的左相了。

    “南方现下已因战事民祸甚多,哪一方面来讲,都不是新进的那些只会纸上谈兵的才子能收拾得了的,你家国公爷手下众多处理民乱,在县州都治理有功的人才,这些为官多年的人才是收拾江南残局的最当人选,皇上这时候只想着他居心叵测,却忘了他之前为了南方战事献计无数,布阵得宜,一心为国的功绩了。”谷展铧说到冷冷地翘起了嘴角,脸上阴戾尽现,“之前我就劝过他,有些人该走就走,这京城乱了又如何?他又不是收拾不起,顶多不过就是……”

    “舅父!”谢慧齐毅然决然地打断了他的话。

    她知道他想说什么。

    可这不是他能说的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