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194章

第194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差人去罢。”齐容氏点了头。

    这时候,被齐二婶带在暖阁的偏厅地毯上玩着的三兄妹都跑了出来,最大的那个问,“我阿父还不回吗?”

    “就快回了。”谢慧齐忙笑着道,“好好玩着,把功课也在脑子里温习下,省得你们阿父回来见你们一个个草包样,少不得罚你们。”

    说着,就笑着出了门。

    一出门,笑容就垮了下来。

    她实在是太担心了。

    吩咐了人去属臣家探消息,下人是冒着风雪就出了门,这天雪太厚了,连马都没法跑,只能靠腿了。

    可天黑了,人还是没回。

    倒是去属臣家探消息的人也来信了,说家里的大人也是没回,也是一样的担心着。

    谢慧齐一听,看大家是一样的,这心到底还是没安下--这宫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以至于大年三十皇帝不放人回,连个消息也不让人往家里送?

    属臣家去宫门前打听的人也是一去不回,谢慧齐的心沉甸甸的。

    当夜,等不到父亲回来的小金珠委屈地扁起了嘴,即便是谢慧齐把她阿父的那份压岁钱也给她了,可她就是嘟着嘴不理人,也不抬头看人。

    小馒头也是伤心,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茫然,不明白为何说好的阿父没回来。

    这时候,长孙公子也就有了点长孙公子的样子,他牵着弟弟,安慰妹妹,晚上带着他们睡在了鹤心院父母的床上,见他们睡不着,就拿着父亲的披风和朝服出来试给妹妹弟弟看,逗得两个小的笑了起来,安抚了好一阵,筋疲力尽的三个小的才睡着了。

    谢慧齐去给他们盖被子的时候,她以为睡着了的大儿突然睁开眼,轻轻地问了她一声,“娘,我父明早可是会回?”

    谢慧齐眼睛都酸了,她摸了摸儿子的小嫩脸,微笑着道,“会的。”

    谢慧齐守着孩子们一夜未睡,也没等来齐君昀回家的消息。

    第二日一早,她心神不宁更甚昨日,叫了齐封过来,齐封也是一夜未睡,见到面容有些憔悴的夫人,他苦笑了起来,“夫人,齐大齐恫齐暗齐斯他们都未回……”

    他们已经派出去四个最得力的管事了,他们没回,这到底是出了多大的事啊?

    这叫人如何安睡。

    “这雪昨晚还是下了一夜?”

    “回夫人,是。”

    “马车也是出不去吧?”谢慧齐苦笑。

    齐封低头,不敢接话。

    不管马车出不出得去,这府里的主子是一个都不能出的。

    外头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等到把孩子们叫醒,给他们穿好衣裳,往祖母们院里走的时候,小金珠左右看了看,没看到想见到的人,扁着嘴,要哭不哭的样子。

    但她到底是没哭,她也是知道过年喜庆的日子不能哭。

    小长孙公子却是没再问他母亲他们父亲怎么还没回了,肖似国公爷脸蛋的小国公爷这时候小脸沉稳,手里牵着小妹妹和小弟弟,对母亲道,“妹妹和弟弟就让红婶儿和绿婶儿抱着罢,孩儿自己走。”

    “唉。”谢慧齐牵了他们,一行人到了青阳院。

    青阳院里,齐容氏跟齐项氏早已经端坐在暖阁里,见到她们来,齐容氏开口说话的声音都是哑的。

    想来,也是一夜未睡。

    一家人不复昨日的热闹,齐项氏小声地哄着几个小的用着早膳,眼睛看到不停地盯着外面的侄媳妇,心里也是叹了口气。

    她早说过,这家子不能没他,一个府才一个男主子,出了事,一府的老少怎么办?

    平时再能干又如何,就因为他是主心骨,就因为心都牵在他身上,他倒了,全都要跟着他倒。

    “娘……”快要晌午的时候,谢慧齐站了起来,朝齐容氏道,“我舅父那边不知道有什么消息没有?再说,今日也是初一,孩儿也想去拜个年。”

    “你好好呆着!”齐容氏的口气也凌厉了起来,“就是拜年,也轮不到你今日出去。”

    “祖母,我去!”齐璞突然从陪妹妹,弟弟玩耍的炕上站了起来,朝着祖母一脸沉稳地道。

    “也不用你去……”齐容氏这时候站起了身,淡道,“我去。”

    “娘……”

    “别多说了。”

    可就算是齐容氏要去打听消息,雪也是太大了,外面简直寸步难行。

    去谷家打听消息的家人这时候也是回来了,一见到谢慧齐,整个脸都冻紫了的护卫就跪下磕头道,“夫人,不好了。”

    谢慧齐当下眼就是一黑,如若不是身后的小麦她们扶着,她也就倒下去了。

    “夫人,夫人,不是,是谷夫人不好了……”护卫着急地道,“谷夫人不行了,谷府也是等了一天的谷大人,可谷大人就是没回,他们往我们家打听消息的人也是半路就倒了,小的顺路给带了回来。”

    外面雪太大了,都有半个人高了,一脚踩出去腿就埋下去拔不出来,他若不是仗着有府里的滑雪板出门,这一路也是回不来。

    “我舅母不好了?是怎么个不好法?”谢慧齐闭了闭眼,撑着口气睁开眼问。

    “夫人,”那护卫磕着头,也不敢抬头,哆嗦着嘴道,“小的回来报信的时候,谷夫人好像就剩一口气了。”

    谢慧齐一口气险些没上来,等她回过神来,就是朝婆婆她们看去,“娘,必须得找个得力的去宫里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管家,府里现在的大护卫是谁?”齐容氏叫来了大管家。

    齐封低头不语。

    “管,家!”

    齐封朝齐容氏跪下,低头道,“夫人,那处动不得,他们是护着您这几个主子的生死的,国公爷吩咐过,就是他死在外头了,这些人也不能离你们半步。”

    “我让你动你就动,让他去宫里探探,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夫人,恕老奴不能遵命。”齐封坦然道。

    这事他不可能答应,主子吩咐过就是主母们也不能变更的事,他是不能抗命的。

    “就是只抽一个人去都不行?不动领头的,只抽其中一个熟悉宫中的人去就好……”谢慧齐开了口。

    见不是让护卫头子去,齐封犹豫了起来。

    “就这样吧,听你们夫人的。”齐容氏淡道。

    她们必须知道宫里出什么事了,接下来才好应对。

    看这情况,绝对不是小事。

    **

    初一下午,国公府没等来宫里的消息,却等来了谷府的报丧。

    谷舅母去了。

    谢慧齐听了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夜晚,宫里那边也没有消息,直到半夜国公府的探子回来,国公府才知道了一点宫里的消息,此时宫里灯光通明,各个宫门有严军把守,所有人都只进不出。

    现在驻守在宫门前的禁卫军全都是皇帝的人。

    宫里的事,探子也只带回来一半,说他能去的那几个地方皆悄无声息,往日会出没在那几个地方走动的人也还是照常走过,只是不知是谁人下了令,彼此之间皆无交谈。

    “小的猜,那样子看着是在抓内奸,宫里的人这时是要禁言不许声张的。”那护卫根据经验道。

    “抓内奸,抓得连让人往家里送个消息都不送?”也起来听消息的齐项氏皱着眉道。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护卫低着头。

    “行了,二弟媳……”齐容氏阻了弟媳妇的咄咄逼人。

    谢慧齐一声不吭,等到第二天去谷府的人来报,说谷府的表姐和表外甥他们都病了之后,她实在是坐不住了。

    “娘,让我去看一看罢……”谢慧齐恳求婆婆道。

    “你不能去,我去。”齐项氏干脆起了身,叫了婆子媳妇子她们去库房拿东西,准备跟她去谷府帮着办丧事。

    这事他们国公府是得帮衬着,但不是让有着身子的侄媳妇去。

    谢慧齐被齐二婶的这一干脆起身起得眼睛都酸了,眼泪差点掉出来。

    齐二婶今天下午就带着人,上了国公府拿狗牵着的雪撬,拖了一大堆东西去谷府了,齐容氏见媳妇不用去,也是大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她总有种家里要大难临头的感觉。

    婆媳俩都是心惊肉跳,等到宫里来了人,皇帝身边以前的老公公袁老内侍出现在国公府面前要传圣旨,她们听到这人来了,更是奇怪。

    “娘,我记得袁老公公已经不侍候万岁爷了啊?”谢慧齐警戒心很强,她只认她熟悉的人,这袁老公公以前是俞家的人,跟着俞家的倒下才倒下的。

    “嗯。”齐容氏也是点头,叫齐封道,“你再去探探口风,机灵点,多带点人到身边。”

    齐封应声去了,过了两柱香,他又跑了过来,把圣旨都拿了过来,奉上给老主母后,齐管家的脸上也是面无血色,“袁公公说,皇上跟诸多大人都中了剧毒,皇宫里有内奸,毒是下在水里的,就是很多公公也都是中了毒,只有他和几个呆在闲宫里的老公公没事,所以皇上差他来国公府讨几味宫里没有的药……”

    婆媳俩一听,齐齐从炕上站了起来。

    “钥匙我这……”

    “好,你给我就行,你带着孩子。”齐容氏朝媳妇道。

    谢慧齐想了想,也点了头,“我去鹤心院拿。”

    媳妇急忙带人去鹤心院去拿钥匙的时候,齐容氏抱着安静的长孙,朝齐封道,“人你看住了?没带进内府来罢?”

    “您放心,内府被彭护卫他们看得牢牢的,一个人都进不来。”

    “好,药单呢?”

    “这。”齐封赶紧奉上。

    齐容氏一看,见上面写的都是他们国公府才有的稀世好药,这外面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国公府有这药,就是药堂的大夫也未必清楚这些药他们药库里都有,这心里也是信了七分了。

    等谢慧齐讨了钥匙来,她还把药单给了媳妇看了一眼。

    谢慧齐一看,心急如焚,不知道她齐家哥哥受伤严不严重。

    “娘,您赶紧去罢,孩子们我看着。”谢慧齐也是急了起来,声音都带着颤音。

    齐容氏也不再废话,系好披风就带了人去库房了。

    护卫也分走了一批跟着她。

    “阿娘,祖母做事去了?”炕上,小金珠停了跟小弟弟玩翻绳子的游戏,问她的母亲。

    “诶,是呢。”谢慧齐朝她点头,朝炕边走去,眼睛往门边不停地看。

    这时候的大门她没有让下人关上,白雪在外面纷飞着,雪白的天空白得让人心里空荡荡的……

    “冷吗?”谢慧齐走到炕边,把站着看着她的大儿拉下,把他的脚放到了桌底下拿着被子盖着暖着,问他们。

    冷的话,还是要把门关上的好。

    这时候,突然有人冲了进来,朝她道,“夫人,不好了,老国公夫人那边出事了。”

    “什么?”谢慧齐失声往前走了两步,朝那个人看去。

    却在这时候,她听到了外面有兵刃相加的声音。

    这时候婆子丫鬟都堵在了她的面前。

    “夫人,不要去。”此时三个月前才被齐君昀放到她身边的山花婆子沉声道。

    这时候,那护卫抬起头来沉声道,“不好了,那些杀进国公府的人也来了,夫人,请随小的来……”

    那护卫过来就要拉人。

    “哪边的人?”那山花老婆子突然这么问了一声。

    那护卫一愣,但这时候,山花老婆子突然朝他扑来,那护卫这时候已是知道事情败露,当下就抽出刀一个驴打滚,滚到了炕边,那刀就往没有人护住的国公府小主子们劈去……

    “啊,不!”谢慧齐一看那大刀朝大儿劈去,当下想也不想就往前冲去。

    这时候已经有武使丫头出手,抽出了腰间一直佩着的软剑砍向了他的手。

    而在这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门口。

    “国公爷……”谢慧齐身边的丫鬟婆子们看到男主子国公爷突然回来了,都惊了。

    谢慧齐回头,在看到她齐家哥哥的那一刻,她想也不想地尖叫,“拦住他,他不是国公爷……”

    可这时候她看到,喊出声音的时候晚了,就在她喊出国公爷三字的片刻之间,那个肖似齐君昀的人执剑朝此时没有丫鬟拦着的她的肚子刺来。

    那是她的肚子……

    谢慧齐当下就急速转过了身,等剑从她的腰侧穿过肉而过的时候,她最后那句中的“国公爷”正好消失在了她的口中。

    她闭上了眼,流下了泪。

    这一遭,真是她怎么逃,全家人帮着她逃,都还是没有逃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