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197章

第197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死了?”齐君昀起了身,怕脏了她,把身上沾血的披风解下,低下头拿唇碰了碰她雪白的唇。

    随后他起了身,扶着边榻坐了下来,长长地舒了口气。

    唇是白的,但还是有着热气的,他碰得出来。

    人没死。

    齐君昀碰了碰手,低头看了看。

    他有好几天没碰水了,手极脏,但他现在也不想去洗,只想坐一会,好好地在有母亲有妻儿的地方坐一会。

    “她的嘴唇以前都是鲜红的……”齐君昀回头看了眼她,回头看向母亲,见她满脸的泪,也是一怔,随后,他从怀里抽出他家小姑娘为他绣的帕子,给母亲拭了脸,温和地道,“别哭,她会没事的。”

    说罢,他顿了顿,安慰母亲,也安慰自己,“真的会没事的,她舍不下这一切的,就是舍得我,也舍不得孩子,她弟弟们还都没回来。”

    齐君昀说罢,看着母亲不停掉着的眼泪,那混钝近乎麻木的心就像被打开了个缺口,他的心渐渐地,密密麻麻地疼痛了起来。

    他回头看着脸孔白得就像外面的雪一样的妻子,又喃喃了地道了一句,“她的本嘴是红的。”

    现在这样子,真是刺他的眼极了。

    “她……她……”齐容氏别过脸,眼泪擦了又擦,还是不断,她干脆起了身,快步走出了门去。

    她想跟儿子说,儿媳妇是真的会没事的,可她看着儿子那看似淡定却执拗的神情,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真要是没了,他会受不了的。

    “阿父……”祖母走后,一直闭着眼睛的长孙公子悄悄地从被窝里爬了起来。

    齐君昀偏头看向他,看了好一会,才看到他的儿子站在那个地方,就站在他妻子的脚旁边,他温和地翘了翘嘴角,站起身来去抱了他,不忘把他放在一旁的小披风裹到了他身上,把他抱了过来坐下。

    “我听齐封说,这几日是你在帮着祖母当家?”齐君昀把儿子的小脚也裹进披风里,低头看着那张肖似他的小脸淡道。

    “嗯。”

    “做得很好。”

    “嗯。”齐璞靠着他的胸膛,许久,他哑着嗓子问他的父亲,“阿父,这就是你所说的天有不则风云吗?”

    “嗯,是。”

    “那我可不可以不要?我不想长大。”他不想顶天立地当个当家的小国公爷了,只要阿娘没事就好,他可以不长大的。

    “没事,你娘不会有事,你也会长大……”齐君昀闭着眼睛吁了口气,把在怀里哭的长子抱紧,假装不知道他哭。

    “阿父,我想要娘。”小国公爷终于敢哭了,他抓着父亲胸前的衣裳呜咽着,哀求着,“我想要娘。”

    他想要娘,想让他娘对他笑,想让他娘问他在书院过得好不好,哪怕他娘骂他打他,他都想要他娘。

    他想要自己的娘。

    “嗯,改天就给你。”齐君昀拍着他的背,淡淡地道。

    小国公爷呜呜地哭了起来,齐望也醒了,他抱着在他的小怀抱里哭得牙齿咯咯作响的小姐姐,转头朝他娘看去。

    他很害怕。

    他抱着小姐姐坐了起来,安静的眼睛望向他的父亲,他道,“阿父,我怕。”

    齐君昀把长子抱了过去,把他塞进了被子里,把三个孩子一起抱到了怀里,看着那静静躺着,任由他们的孩子们哭的妻子,那眼睛红得可怖。

    “没事,改天就没事了。”他疲惫地闭了闭眼,打起了精神,“来,阿父帮你们穿衣裳,你们跟阿父去沐房玩会。”

    她总说,他不能成天不在家,人的一生是很短暂的,孩子们很快就会长大,他现在不亲近他们,等他们大了他再想亲近,就晚了。

    她说他一生就是功成名就了又如何,救了天下的百姓又如何,他死了,就是流芳百世又如何,他又能真得到什么……

    他的孩子们在他身上失去的,才是真真切切的,他在他们身上失去的,也才是真真切切的……

    他听着,知道她有几分道理,可他总以为自己还有很多时间陪他们,也陪她。

    他会把他的一生都给他们的。

    可他没怎么仔细想过,她会不会把她的一生都给他。

    真是可怜。

    齐君昀都有些怜悯起自己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总在做最正确的选择,但等现实反过来扇他一巴掌的时候,他才想,其实不是她一直缺不了他,而是他太需要她了。

    原来,那个离不开的人,从来不是她。

    **

    朝廷一直在杀人,齐君昀在初五那天没离开国公府进宫,哪怕皇帝身边的公公来请。

    初六那天,齐君昀从宫里回来,对沉睡的妻子淡道,“你舅父也有点不行了。”

    半夜,坐在妻子身边的齐君昀听到她在叫他哥哥,他猛然睁开眼,身子往前倾去……

    迷离的灯光下,她的脸依旧毫无变化。

    齐君昀手撑着腿,揉了揉脸,这盹是没法再打下去了,他起身去倒了杯温和铜炭炉上面的水,站在桌边吹凉着,想着等会喂她一口喝。

    “哥哥。”又有人在叫他。

    齐君昀这次没再回头,跟那个在他的梦里叫过他无数次的小姑娘回了一句,“嗯,哥哥在这。”

    声音没了,齐君昀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吹着那碗热水。

    他曾跟自己说,哪怕犯了杀戮,假公济私,也得护她周全……

    到底是他无能了,连个叫他哥哥的小姑娘都护不住。

    水终于温了点,齐君昀喝了一口转过身朝榻边走去。

    “哥哥。”床上,那有着亮晶晶眼睛的小姑娘朝他叫了一声,虚弱地朝他笑了一笑。

    她的嘴唇还是白的,但眼睛是活的。

    齐君昀闭了闭眼,再眨开眼时方才提起步子往前走。

    走了两步,把手中那半碗水竟晃悠出了水来,溅在了他的手背上。

    “呃……”刚醒过来的谢慧齐艰难地动了动头,看着那站在原地不动了的丈夫,疑惑地看着他。

    咋不动了?

    谢慧齐以为自己做梦呢,转过头看了看,见自己呆的地方是青阳院的暖阁,婆婆的地方,不是他们的鹤心院……

    还真是做梦。

    一想是做梦,谢慧齐也觉得有点失望了。

    她那么努力醒过来,结果还是在梦里,可真够让人难受的。

    “唉,哥哥你别愣着了。”夜长梦短,他再不过来她这梦就要醒了,谢慧齐有些着急,觉得腰那块疼得慌。

    她这梦做得也太差劲了点,疼得厉害,但人却是傻的。

    “哦……”见她催,齐君昀有点发傻,但脚已经极快地走了过来。

    “唉,哥哥,我说……”谢慧齐说着发现自己喉咙也有些哑,声音小得不像话,觉得这梦也太对不起自己了一点,同时眼睛不由渴望地望向了他的碗。

    齐君昀看到她的眼睛,错愣了一下,随便飞快在榻边坐下,把茶碗小心地放到了她嘴边,见她连喝了几口,他摸了摸他扶着的她那处有点温热的脸颊,把茶碗收了回来,自己喝了一口。

    水是温热的,跟他刚刚试的差不多。

    谢慧齐才喝两口,见他把碗收了回去,顿时就急了,这人怎么了?对她那么好的一个人,在梦里怎么对她这么吝啬,连口水都不让她喝饱。

    “我当年进了这个门就知道,我早晚就是个黄脸婆的命,用过就要被人丢……”谢慧齐嘴里嘀咕着,这话还没嘀咕完,这茶碗就又送到了嘴边,她也顾不上埋汰他的不是了,赶紧喝了起来。

    小半碗茶水都入了肚后,国公夫人总算觉得喉口没那么难受了,不忘抬脸下意识就朝人露出个笑。

    她是知道自己长得好的,笑起来又特别好看,所以不忘对他老舒展这招,久而久之,这都成了她讨好他的招数了。

    齐君昀看着她的笑,轻拭过她嘴边沾着的水滴,眼睛看着她生动的黑眼,俯下身亲了亲她的嘴唇。

    谢慧齐一被亲,眼莫名地就酸了起来了,跟他抱怨道,“哥哥,我腰好疼,肚子也好疼,喉咙也好疼,哪哪都疼,宝宝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帮我看看……”

    “嗯。”齐君昀的眼热了,他低下头去她隆起的肚子上听了听,上来与她道,“孩子挺好的。”

    “哦……”谢慧齐低头去看自己的肚子,发现也看不到什么,腰反倒因这个动作更疼了,因是梦中,她也不忍着了,放心地吃吃地喊着疼,跟他尽情抱怨,“好疼的,我动都不动不了,哥哥,我跟你说,那个长得跟你一样的人实在太差劲了,他还拿剑刺我,吓坏我了,我一想要是你真的拿剑要杀我,我就恨得不行,我给你生儿育女还给你管家,天天想着念着你,你还刺我,渣得不行!要换我那年代,这肯定是要被万夫所指浸油锅的你知道不?还有啊,你知不知道你天天不回家有多不好?你真的就不知道我在家里有多着急吗?你这次还连个信都不送,我没被你杀死都快被你气死了,咳咳咳,哥哥啊,我跟你说,你这样真的不行,我知道你心怀天下,可那天下再大,说穿了,这天下能陪你到底,担心你吃喝,担心你热着冷着吗?担心你高兴还是不高兴吗?这天下有我这么喜欢你,挂心你吗?真是的,男人在外头挣钱本来是为了养家,结果你是为了你那些个事把家都搭进去了,本末倒置得很嘛。”

    因是在梦里,谢慧齐放心地给他安排着各种罪名,说完还意犹未尽,想编排出更多的来,只可惜她话说得实在太多了,嗓子也太疼了,腰也并没有她分散注意力那疼痛就减少一点,反而更是疼痛耐捺了,于是她这埋汰的话是再也说不出了。

    齐君昀一直在看着她的嘴唇动,话是每个字都听进耳朵里了,但直到她不说话,只傻傻看着他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

    他低下头碰了碰的嘴唇,跟她道,“要不要再睡会?”

    谢慧齐顿时傻眼,圆睁着双目瞪他。

    她好不容易在梦里能跟他说会话,他让她睡?

    这叫什么事。

    “我不睡……”她咕噜着。

    “好,那我去让厨房给你弄点吃的,让大夫过来给你瞧一瞧。”

    她丈夫太淡定了,就是在梦里,也淡定得跟泰山崩于前也不眨眼一样,谢慧齐看着这样的他都有点傻了。

    她觉得她那么爱他,大半原因其实就是因为他的脸和气势……

    这样的男人不拿爱实在太难为她了,理智在这种男人身上根本会化为乌有。

    “哦。”见他又拿那双她看了千万遍都不厌倦的黑眼眸看她,谢慧齐傻傻地哦了一声,无声地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

    算了,就是死了又如何,值了。

    只可惜了肚中的孩子,如果是生出来了给了他才死,那该有多好。

    这是他们的孩子啊,应该好好活着的。

    谢慧齐无奈地叹息着,伸出手摸向了自己的肚子,眼边轻轻地滑过了一道泪。

    孩儿太可惜了,她亲口跟他许诺过要为他生下来的。

    实在是太可惜了。

    齐君昀这时候已经转过了头去走到了门边,跟门边守夜的护卫婆子吩咐着,让一人去药堂找左让,一人去厨房炖小米粥。

    打发去药堂的护卫他三言两语就说了话说他走了,婆子他留着下来,跟她说着小米粥要怎么做。

    妻子曾跟他说过,大病的人,尤其久未进食的人在初始不宜大补,应该喝点小米粥先把胃暖好,才能慢慢进补。

    她为他做过,也详细说过怎么做,他都还记得,就不忘跟婆子说得清楚点。

    齐容氏这时候也是从主屋的正门带着孩子们出来了,是大孙儿听到父亲的声音先醒了过来的,他下了床,他的妹妹,弟弟也是醒了过来要出门来,她不得不跟着他们出来了,她先听儿子让人去请大夫,又听他逐字逐句地教婆子怎么煮粥,整个人都木了,脑袋一片空白。

    齐璞已经懂事了,他从小被父亲带在身边教他学问道理,教他怎么当长子,以后怎么立这个国公府,他一直觉得自己懂得多,也最聪明,跟别家的公子都不一样,可这时候,他有点恨自己懂得太多了。

    阿父好像疯了。

    他像没事人一样地让人去请大夫给醒来的夫人看病,让人去厨房给母亲做吃的,就好像他们阿娘已经醒了过来……

    “阿父。”齐璞觉得外面冷得他的手脚都僵了,他都没力气走向他,只能无比害怕地叫了他一声。

    齐君昀说完话在想着事,一听儿子的声音,一转头就看到了母亲与儿女们,他先是笑了起来,想跟他们说他们娘醒了,但见他们衣裳不整地站在冰天雪地下,眉头又皱了起来,“赶紧回屋去!”

    说着,他就快步朝他们走去,把最小的两个抱到了怀里,嘴里忍不住轻斥,“怎么就这么出来了?病了你们阿娘又要担心了?”

    “哦。”小金珠听了,揽过父亲的脖子,小声地道,“病了啊,那我跟她道歉喽。”

    齐望点头。

    “祖母……”齐璞牵着手瑟瑟发抖的祖母走在了最后,但没走两步,齐容氏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倒下。

    这时候前方的齐君昀一个回身,飞快低下身,用肩和头那块把母亲撑住,这时候,退在他们身边的婆子媳妇子飞快过来扶住了她,齐君昀这才抱着儿女起身。

    “娘,你太累了,好生歇一会罢,等慧慧好了就好了。”齐容氏站起身后,听到儿子满是怜惜地朝她说着,她顿时眼前一片黑暗,差点又倒下去。

    儿子终于疯了。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

    “主子,主子……”这时候在国公爷出来就进去的婆子慌忙地跑了出来,嘴里压着声音慌乱地报,“主子您快去看看,夫人在哭,哭得可凶了,您赶紧去看看……”

    齐君昀一听,也顾不上送儿女进屋,抱着儿女就快步如箭一般冲回了暖厅。

    “娘……”齐璞一听,也是傻眼,傻眼之后也冲向了前,冲了几步想起祖母,又猛地回头去扶她。

    “什……什么……”齐容氏傻了,被下人扶着往暖厅走,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边齐容氏傻了,正在伤心掉泪的谢慧齐看到抱着儿女进来的国公爷,还有婆婆和长子也相继快步到了她跟前后,她也是傻了。

    随即,领悟过来自己可能不是做梦的谢慧齐看到小金珠号啕大哭着,两只小手住她伸,嘴里叫着“阿娘”的时候,她的心因小女儿凄惨原哭声猛地刺疼了起来。

    只是她一伸手,想回抱小女儿的时候,腰侧疼得她五脏六腑都跟被人生生挖出来了一样,她只能咬着牙轻“啊”了一声,头倒回了枕头,再次硬生生地把所有疼痛都掩了下去。

    天,不是做梦。

    她是真的醒了。

    那她就不能再跟个孩子一样跟她家国公爷没皮没脸地抱怨了。

    这时候清醒过来的谢慧齐疼得流着眼泪,朝抱着孩子的丈夫看去。

    她满是泪眼的这一眼,却是清楚看到了他眼中闪过的一道泪光。

    谢慧齐怔怔地看着他,看着他放下儿女,看着他低下头,轻拭了她眼边的泪,听他在她耳朵轻叹着道,“别再哭了,是我的不好。”

    是他不好,才让她这样委曲求全着,连埋怨都只能在梦里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