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03章 更*新

第203章 更*新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坐。”谢慧齐扶了二婶坐下,朝秦二夫人淡道。

    秦二夫人又欠了欠腰,等到谢慧齐坐下了,这才走到下首的位置,挑了个下首靠下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还是知道规矩的。

    齐项氏半靠着椅子看着这秦二夫人淡淡道,“你是秦家二爷的夫人?怎地以前没见过你。”

    “回二老夫人的话,妾身出来的次数很少,未曾有幸与老夫人照面过,这回也是家里大嫂过了,大伯伤心过度,未曾有心续弦,方才让妾身先当了这个家,掌了家中中馈之事,也方才有这个身份能出来拜见二老夫人,与国公夫人。”秦二夫人恭敬地回着,口气谦和,态度很是不卑不亢。

    话倒是挺会说的,齐项氏回过头朝淡然坐着的侄媳妇看去。

    谢慧齐正接过丫鬟手中奉上来的茶,见给齐二婶的是花茶,她摇了摇头,把刚拿到手的茶杯搁到了盘中,淡道,“换杯参茶罢。”

    她拿过自己的那杯,见是普通的白水,就拿了过来,搁在了桌边。

    她这几天胸闷,什么茶水都喝不下,只能多喝些白开水。

    丫鬟退了下去,谢慧齐迎了齐项氏的眼光,朝她道,“送上来的是花茶,您最近胃口也不太好,还是喝几日参茶罢,过两天再换点淡茶喝喝,换着喝下试试。”

    花茶虽香,但因里头加了蜜,上了年纪,吃多了糖也不好。

    “嗯。”齐二婶淡应了一声,因着外人在,也就只看了看侄媳妇一眼,没去拍她的手。

    她这些年因着侄孙儿他们,心是全偏在了这对夫妻上了,连娘家也都不太管了,一家里,侄媳妇要奉着她大嫂与她两个婆婆不容易,齐项氏也从不给她添堵,只盼万事她顺心了就好。

    谢慧齐这厢也是朝秦二夫人看去,朝她道,“秦二夫人喝茶罢。”

    “多谢国公夫人。”

    秦二夫人等谢慧齐抬了杯子,这才拿杯子喝了口清茶,见茶水一入口中,茶香味就溢满了嘴,水还略有点清凉之感,甚是提神振气的,当下也是略有点惊奇。

    也不知这是什么茶。

    “秦相最近身体可好?”谢慧齐问她道。

    “回国公夫人的话,妾身也是不知……”秦二夫人说到这苦笑了一下,道,“大伯日日候在宫中,家中人与我已是有多日未曾见到他人影了。”

    “这等时候,确是忙碌了些。”谢慧齐轻颔了下首,“不知秦二夫人今日来我国公府,是有何要事?”

    秦二夫人一听“要事”两字,也是怔仲了一下。

    随即她一脸惭愧地道,“当不上要事,妾身这次前来国公府,主要是前来感谢国公府之前帮衬之情,妾身这次还带了点感谢的薄礼过来,还请您笑纳。”

    说着,刚坐下不久的秦二夫人又站了起来,令下人把手中捧着的礼品送上来,她亲自奉到了谢慧齐的跟前。

    谢慧齐没动,小麦见夫人朝她颔了下首,就上前把东西接了过来。

    “有劳你费心了。”谢慧齐淡淡道。

    她甚是冷淡平静,秦二夫人也无话可接,这话也是说不下去,这茶喝了半盏,她见国公夫人跟齐二老夫人都神色淡淡,就知这次来的目的怕是不能成行了。

    她们不可能让她见皇长孙的。

    这面看来是见不着了,唯恐遭国公府的厌,秦二夫人也不恋栈,当即就起身,恭敬朝她们告别,“妾身也知国公府事务众多,也不便再过多打扰两位夫人了,就且告退,妾身这次不告登门,有所叨扰之处,还请两位夫人多多谅解。”

    秦二夫人这一走,齐项氏回去的路上与谢慧齐道,“是个顶顶聪明的。”

    一看就是个能屈能伸的。

    谢慧齐细想了想那个她曾见过的不打眼,规规矩矩的秦相夫人,也是点了头,“嗯。”

    这家人看起来确实聪明得很,看起来,也很是团结。

    就是那个看着怯场的秦二夫人,即便口拙拘谨,在一群贵夫人当中,也不是那个会出差池的。

    秦家能爬上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就也因为秦家聪明谨慎,确也是最占便宜的。

    太子这事,还真是得好好处理才成。

    谢慧齐没见过太子,不知道太子的意思,现下对秦家也是谨慎。

    她知道若桑的意思,如果只要对太子好,她如若泉下有知,再伤心也会认了的,就如她母亲对她父亲的感情一样。

    女人就是这点傻,用情深了,独占欲都会淡得不见踪影,心里只会觉得他好就好。

    这种感情说来确是无私,但谢慧齐自己是不行的,她以真心相待的人,心里也要只有她一个才行,她把自己看得很重,重的只有对方以同样的感情对待她,她才觉得对方担当得起她的真心。

    以己度人,她不觉得太子真要对若桑有心,他还需要一个太子妃。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太子如果觉得他需要一个人陪着,谢慧齐也不会拦着,毕竟别人是别人,别人觉得好那才是他自己的好。

    她所要做的,就是太子认定什么觉得好,那她能帮就帮,哪怕不认同她也会帮,只要他觉得幸福就行。

    因为这才是若桑的心愿。

    中午一家人用了午膳,谢慧齐一直给嘟嘟夹着菜,这深深刺了小国公爷的眼,小国公爷在他娘给他表哥细心地擦嘴边的余渍时,就酸溜溜地开了口,“娘,你就让表哥好好用膳罢,他自己有手。”

    谢慧齐撩了撩眼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小国公爷一见他娘跟他父亲一样不怒而威的眼神,当下就缩了缩脑袋,怕被秋后算帐的小国公爷埋首吃着他的饭不管了。

    齐望则安静地坐在母亲身边一直转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们,自己慢慢地用着饭,但等到他娘给表哥拿小碗装最爱的奶豆腐时,他怯生生地把他的小碗慢慢地挪到了母亲的手边。

    他也想吃。

    谢慧齐瞄到,也是失笑,给小孩儿擦了嘴,又喂他吃了两口,又是忍不住抱着他的头在他的小脑袋上轻轻地碰了一下,印了一个吻。

    这就是她的孩子,每天总有那么一个时刻,让她爱他们爱到不行。

    温尊在旁看着,也是微微笑了起来。

    坐在他身边的齐奚也一直在照顾这个在宫里没人陪的哥哥,见他看着母亲和弟弟在笑,她也好奇地看着他——她心里觉得这个哥哥是真的可怜,笑起来那么好看,但好像比伤心还要难过似的。

    她是不是应该对他更好一点?齐奚想。

    **

    谢慧齐想着她得见太子一趟,但现在国公爷不在府里,此事也不好办。

    她也不想通过皇长孙的嘴去见太子,对她来说,皇长孙就是皇长孙,是她应该疼爱的孩子,她尽量给予他帮忙,而不是利用他去做什么。

    她能给予这个孩子的帮忙不多,也是她自己愿意帮忙的,就没必要在他身上索取什么了,尽量让感情有多单纯就有多单纯的好,要不到后头变质了,再后悔也是来不及。

    她是个女人,没有满腹经伦,也不心怀天下,她的天地就那么大,她只想做好她自己的事,坚持好自己的原则就是。

    谢慧齐本不是个急性子的人,她做长远规划做得多了,有着比很多人都要好的耐性和清楚认知,但这次太子的事有点急,而且到处都是水患疫病,她忍不住去信问了齐君昀,问他什么时候回。

    信一出去,谢慧齐也是跟齐昱他们仔细打听起外边的事来,她实在不好蒙,管事们被她逼问得满头大汗,等她问的东西太仔细了,他们干脆跪地磕头,一字不语了。

    国公爷是发过话的,不能让她知道外边的事。

    谢慧齐看了也是心中彻底有数了,这外面肯定很惨烈。

    八月的时候,天气又潮又湿且闷,即便是屋里放冰块都无济于事,府里的大夫们也全都出去了,即便是国公府的药材,也是被放出去了一半。

    谢慧齐想出去看看,但一提话,就被婆婆堵了。

    “你不能出府,这不是你哥哥的意思,是我的意思。”齐容氏淡淡道。

    她很少张口说谢慧齐不能做什么,但往往一张口,谢慧齐是完全不敢不遵守。

    婆婆一说,她就是再想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也是不能再提了。

    齐君昀也是来了信,写是下月润儿的百日之前就会到家,谢慧齐掐指一算,至少还有四十来个日子,也是叹了口气。

    但这关头,她实在也没法再去信催他回家。

    这等救灾救难的时候,他在外才是他存在的意义,要不他这忻朝的百官之首当得也太不称职了。

    福河水患,京城也是因大雪融化堆积的积水,和连绵不断的雨水汇聚在了一起出现了众多的问题,现在忻京的街道已不复往日的干净,因通水道被堵塞,积水无法排到护城河里,现在忻京四处糜烂一片,恶臭冲天,疫病横行,官府人手不够,手忙脚乱,只得以米粮等物向民众招集人手,即便如此,忻京每天还是会有不少人在这场灾祸中死去。

    这时候,卖儿卖女都是保全儿女性命的最妥当的办法了,大户人家里防得紧,如若进去了,干净的地方还是能保人一命的。

    国公府连街都堵了,齐国公在妻子生子坐月子的那段时间已经把国公府防得滴水不漏,这时候谢慧齐确是很难详细知道外面人间地狱的惨状,她即使是心里有点数,也很难想象外面的惨景。

    外面的日子很是艰难,这日太子进了国公府来,跟国公府的几个主母都见了面,跟国公府来谈借粮借地的事。

    他要国公府几乎所有的存粮,还有国公府在东北的三万亩地,和江南容家的数万亩水田,还有江南几大富绅家的田地,他都要借,一借就是三年。

    他要保障西北一线现在二十万大军下面的军粮。

    现在西北一线都是饿疯了的临国,国内是已经无法活下去的大多数平民百姓,这个时候,以丁充军换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国库没有这么大的实力,只能跟齐国公府这样根底的老世家想一想办法了。

    这事皇帝早打好这个主意了,只是宫变之后,齐国公是彻底的跟他同面不同心了,皇帝无法再提,太子思忖过来,还是来了国公府。

    像齐国公这样不显山露水,屹立不倒,家产颇丰的老勋贵,只有齐家一家。

    太子知道为了给他博条路出来,齐国公府的金银在这些年间损耗巨多,长久以来已是所剩不多了,但他表哥实在是过于能干,他没银财,也可以没银财,但没了的银财却化为了根基,他在东北的粮仓,还有几地存储的大粮库,他从皇帝手里知道详情后,也是大吃了一惊,不知道在这几年间,他未雨绸缪的表哥已经积攒了这么多的实物。

    谢慧齐见到太子还高兴得很,以为总算可以跟他好好谈谈了,但等到太子含蓄地跟她们说起他们齐国公府在各地的储存后,她就只剩心惊肉跳了。

    连眼皮也是因惊吓跳个不停。

    她自认为她跟她齐家哥哥做的这些事都是非常隐秘的。

    可听太子的意思是,皇帝对这些事知之甚详。

    看国公府的三个主母在他说到想借国公府几处的存粮后皆缄默不语,太子也是自嘲地翘起了嘴角,淡道,“我也知道我是个没心肝的,这等时候还帮着我父皇来跟你们要粮,算来我还真是个讨债鬼。”

    谢慧齐无心听他自嘲的话,在定定心神后,她看着太子,轻问,“皇上都知道了?”

    太子看着他那眼睛黑白分明,脸上还如小孩一般洁净无垢的嫂子,轻点了下头。

    她这日子,过得还是十年如一日一般,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连眼睛都没什么变化。

    看起来,还真是跟国师一样的人物。

    也难怪,国师这么喜欢她。

    他们许是同类罢。

    “哪几处,能跟我说说吗?”谢慧齐觉得她着实是在国公爷的保护下过了太久的好日子了,以至于单独面对这样的事情起来,居然心慌得不行。

    “行。”太子把国公府在忻朝四处的各大粮库都说了处来,连东海那边的暗仓也是道了出来。

    谢慧齐听得直咽口水。

    这几个地方,有好几处都是她经手了不少人去办的,有些暗仓甚至荒凉到没有人烟,府里只有国公爷跟她心里有数,没想到,居然让人查到了源头。

    皇帝果然防他们防得要死。

    难道这么多年来,无论她家国公爷怎么为国尽君,他都看他不顺眼。

    谢慧齐也是苦笑连连,不知道她此举到底是害了她家国公爷,还是帮了他。

    看来,这一次也真是不被剥层皮也难了。

    太子看嫂子苦笑不已,两位老长辈面面相觑,眼睛里皆是不解,他顿了一下,安慰那看似吓得不轻的嫂子道,“表嫂如若如我所想是担忧我父皇怪罪齐家囤物之事大可不必,我听表哥的意思,当年国公府四处囤物之事,他是跟我父皇说过一嘴的……”

    “啊?”谢慧齐这次是真愣了。

    皇帝知道?

    “嗯,我也是因表哥与我说借粮之事不难,与你说一下即可,方才来府叨扰你的。”太子淡淡道。

    看样子,他表哥所做的后手,也没有全告知表嫂。

    谢慧齐一听这个,在惊吓过度之后又是长长地吐了口气。

    这世上的事,果真是一环扣一环的,好在,她家国公爷做事总是留有后手,她没想到的事,他都能想到。

    刚才她真是差一点被太子的话吓死。

    如果皇帝那里没有告知过,被皇帝知道他们国公府四处藏这么多的物资,皇帝就能给国公府按罪名了——不过,她自认为这些事她做得一点风声都没漏,但还是被皇帝知道了,谢慧齐也实在是心情沉重。

    这个皇帝的心思太深了。

    一个人的心思太深了,就是好的事情到了他那里也会变质的,因为他什么都不信。

    “都要啊?”谢慧齐脸上苦得都能挤出苦汁出来了。

    见她笑的苦的不行,齐容氏也是皱了眉,朝太子望去,“都要吗?”

    太子歉意地笑了笑。

    这事由他来,比让他父皇来好。

    国家确也是不行了。

    国公府和他的各地的下属,还有姻亲交出来的粮食与田地,能保国家一两年的太平。

    “如果是换了别家是国公府,太子你觉得他们会答应?”齐项氏气得脸色都是白的,“你就不担心他们会造……”

    齐项氏说到这,“反”字还没出口,坐在她身边的齐容氏当即就回了头,扬起了手,扇了齐项氏一巴掌。

    “闭嘴。”齐容氏冷冷地道。

    齐项氏眼睛里转着泪,闭着眼睛狠狠地把头转到了一边。

    这样的皇帝,从来只会欺负他们齐家,他们尽什么忠!

    “给吗?”齐容氏看向了媳妇。

    谢慧齐朝婆婆苦涩一笑,朝太子道,“国公府的粮食与地,我们只能借八成,太子,国公府还有这么多的人要养,全给了,我们就得饿死了,且,这是借,不是给,至于国公府的属臣他们,得看他们自己是怎么决定,太子,国公府不能替属臣和姻亲决定他们的事。”

    要不然,国公府也得被人反了。

    太子当即也点了头,“好。”

    下面的事,就由他跟皇帝谈了。

    太子说着就起了身,他也无法坐下去了。

    他一走,齐项氏一想到那可能是侄儿侄媳妇给孙儿们存的保命的财产,是给他们家儿孙留的东西,之前都觉得可以为百姓多做些的老妇人都不禁痛哭出声,齐容氏冷淡的脸上也流过了两行泪。

    她们自是不知道自家偷存了这么多的东西,但一想也知道儿子媳妇为此付出了多大的心力,现在说是借给了国家,但想来也是有去无回的。

    之后怎么办,借出去的不说还借走的时候,能把地给还给他们,还得看上位者怎么想的。

    如若他们家还是孤苦伶仃也就罢了,可现在国公府有三个孙儿,一个孙女,每个都是她们的心头宝贝,国公府的家财散了,他们拿什么留给他们?

    再则,他们国公府这些年来,给国家的,给这个天下的还少了?

    西北打仗,他们私下给的米粮少了?家里之前都把一半的药材都放出去了,一文未要。

    他们家积累的这么多的财富,没有一样是大风刮来的。

    这次要走了,他们国公府是真的难了。

    太子走后,谢慧齐愣了一会就起了身,快速地跟在了太子的身后,在太子快要出青阳院的时候喊住了他。

    “太子。”

    太子站住,转过了身。

    “嫂嫂。”他双手相碰,揖了一礼,头垂了下去。

    谢慧齐走得急,站到他的面前时候有点喘,“秦家的那事,你是怎么想的?”

    太子愣然。

    “这太子妃,你是要,还是不要,能告诉我吗?”谢慧齐趁着机会赶紧问出了口。

    太子愣了一下,尔后摇了摇头。

    “不要。”他淡淡道。

    “那行,我知道了。”谢慧齐也是松了口气,因此也是笑了笑。

    不要就好,这样的话,若桑死了还死死惦记着他的事,也算是值得了。

    而嘟嘟以后的日子,也不会那么艰难了。

    “多谢嫂子关心。”太子朝她一揖到了底。

    谢慧齐见他起身后,说过此话就沉默着不语,没说走,也没再接着说,她也是轻叹了口气,跟太子道,“朝廷的事我不懂,但我觉得由你来,比跟皇帝下圣旨来要强。”

    所以,她不怪他的。

    也没什么好怪的。

    说到底,如果国家确实是需要这些东西去救命,他们早晚有天也会偷偷拿出来的。

    她心里装不下这个天下,但她丈夫心里是装着的。

    她没那个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魄,但她家国公爷有。

    国公府以前哪有现在这样的势大?还不都是他一手谋划打拼出来的。

    想想,只要人在就好。

    “呵。”太子笑了笑,不由摇了摇头。

    他这嫂子也够心大的。

    不过,能让他那个表哥忠情至此,想来也不会是个一般的女子。

    “你要是不急,吃完午膳再回罢,总不能人来了,连顿饭都不吃就走。”谢慧齐还是想留下人。

    太子来国公府一趟也不容易,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多伤人心呐。

    他们总归是亲人。

    她还答应过若桑要照顾他点的,不能人走了还没一年,话就废了。

    “诶,好。”太子在原地躇踌了一下,笑着点了头。

    谢慧齐把人带了回去,齐容氏跟齐项氏这时候心情也是恢复了平静了,谢慧齐留了他们说话,她去厨房看着人做菜去了,自己也下手做了份凉糕蒸上,想着待会让太子带回去给皇长孙。

    她再回客堂,三人好像也是说过一道,哭过一道了,太子的眼角都是红的,谢慧齐见此心里也是松了口气,婆婆跟二婶对太子也是好的,这样就好。

    人的感情呐,都是要相互之间谅解着才能加深的,谁都不饶过谁,到末了,不是生份,就是仇家。

    **

    太子是吃了午膳才走的,走之前,齐二婶也是扭扭捏捏的让他把给皇长孙带的东西带上。

    她给皇长孙做了双鞋,绣的是他最喜欢的翠竹。

    她毕竟是亲手带过皇长孙的,亲手抱过的孩子再如何也是有感情的。

    这世上,从来都是后辈忘却长辈,很少有长辈不记得孩子的。

    后辈的生命太长,人生中有太多的要经历,而长辈们眼见到的就那么块地方,能见到的人就那几个人,人生都是固定了的,忘却对他们来说都是艰难的,只是毕竟有了年岁,再多波涛汹涌的感情,也藏在了不知不觉的岁月中,藏在了口不对心的一言一行中,藏在了手下的一针一线中。

    齐项氏想着嘟嘟的可怜,想着她的死去的老婆婆对太子的挂心,看着太子微笑着带着东西走出了青阳院,那跟着一大群人的背影却孤独得近乎凄凉,站大廊下送人的她也是眼睛又红了。

    “做人怎么就这么难。”她心里着实是不好过。

    与她站在一起的齐容氏转过头,看着老弟媳脸上那淡淡的指印,也是在嘴里无声无息地叹了口气。

    难,都难。

    为着保护她们这些老少,儿子与媳妇也是不敢放松罢?

    谁不难呢?

    是人就难。

    谢慧齐见她们脸上都沉重,这时候也是笑了起来,拉着站在跟前的小金珠跟小馒头跟她们道,“娘,二婶,我看没什么事是难的,最难的就是要哄咱们家的小公子小姑娘睡午觉,我是累了,不带他们了,就把他们交给你们了啊。”

    说着她就急匆匆地走了,她这也是该去看看一直在睡着的小儿子了。

    “娘……”午睡困得死去活来的小金珠下意识就觉得她娘又要抛弃她了,当下就扯着喉咙凄惨地叫她,“你又要去哪儿,怎地不带我?”

    齐项氏当下吓得就一哆嗦,赶紧抱起她,“小乖乖,不哭了,你娘去有事去了。”

    “才不是,她又去看小弟弟去了。”齐奚也是不好骗,揉着困倦的眼睛委委屈屈地道,“自从有了小弟弟,她眼中就没我们了。”

    被祖母牵着小手的齐望这时候很严肃地点了下头。

    是这样的,没错。

    现在他们阿娘最疼的就是小弟弟,事实是这样的绝对没错。

    **

    不等国公府来人,谢慧齐就召集了府里所有的管事。

    她把国公府各地物资的帐册拿了出来,分发到位。

    每个地方都派两个管事即日拿着册子过去对帐,之后官府要是来人搬取物资,每一样都要写道清楚,每页皆要盖下官印,立下借契。

    这以后的债还不还现在不好说,但借的就是借的。

    国公府为天下倾家荡产,他们可以现在不说,但往后皇帝要是拿这个作筏子,那是不成的。

    管事们也是第一次知道府里四处有这么多的东西,个个也都是吓了一跳。

    但这再吓一跳,心也是稳的。

    主子们能耐,府里的人日子再不好过,那也不是别府能比的。

    管事们出去都是另外要算奖赏银子的,身上也还了府里大夫制的解毒丸,随行的还有四个护卫,所以他们出行也还算是安全,但羊毛也是出在羊身上,谢慧齐没打算让他们白走这一遭,出言让他们在这一路上多留点心,每到一个地方,要打听好当地的风土人情还有现在的情况,最好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可以用,还可以挣钱的,都一一写道清楚。

    这样带回来的消息可能不会条条都有用,但综合起来,总会有她用得到的地方,到时候总结出来的实用的东西被传播了出去,对这个天下的百姓也是好的——古代的情况发展慢,最主要的也是交通不方便,不利于有利事物的传播。

    管事们跟护卫们这一通派出去,国公府就少了一小半的人了,谢慧齐这下也是没空想着要少去的那些东西,脑子里成天都是在琢磨着怎么把这日子过下去,养活府中的人。

    这时候国公府在京的属臣得了消息,也是纷纷上了府。

    在得知事情还是可以由他们定的后,属臣家的卫,扈,楚,许四家,皆按国公府给的章例来给,都是八成,而有些下属家就舍不得了,有给七成的,给六成的,而见给七成,六成的没有问题,再后面的给五成,四成的都有。

    管得再好,人心也不可能是全齐的。

    等国公府开了这个头,被太子拿来游说各家后,秦相等高官家也是纷纷解囊。

    不过见这些人家有的只给三四成,国公府家最后那批没给的属臣也是三四成地给。

    而江南那边情况就要好多了,张异管辖的江南三州居然有义商捐粮,江南首富捐出了家产的大半存粮近五千担,紧接着,江南容氏也是给出了家中八成的存粮,而江南天下闻名的盐商家也是捐出了家中近七成的粮食,而江南有名的药中堂带头,也给出了不少药材出来,还每日熬一万碗避邪汤发放,由这几家带了头,情况最恶劣的江南却也是好得最好的,民众也是非常快地稳定了下来,等着官府再进一步的安排。

    而江南甚至跟朝廷禀报,说让朝廷派钦差大人监督送往京城的粮草上京。

    燕帝任政一生,从来没觉得有臣子可以让他这么痛快过,国家危难之时,江南几方官民的壮举当真是让他大快不已,当下就朝南方传了圣旨,凡捐粮千担以上的商人家皆可免了以后百年的赋税,其后世子弟世代皆可入州府的学堂入学,而捐半数家产的,皇帝亲自写了圣旨,封了皇商之名,甚至连药中堂也是让宫中的人刻了匾额,让钦差带过去。

    此后,各地纷纷效之。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忻朝的艰难困境也渐有了曙光,因灾难和疾病流离失所的百姓们终也有了庇护他们的地方。

    国师在宫中因此多喝了碗酒,醉倒在了宫中枯老的千年大树下。

    **

    齐君昀是九月初回的京城。

    他先进了宫,跟皇帝报福河州的灾情。

    福河州半数被淹,境况很惨,但齐君昀让半数福河人迁进了福河州的隔州礼安。

    在政见上,他跟皇帝甚至能保持一致,这也是他多年来在皇帝手下还能活这么久的原因,也是他愿意跟皇帝周旋这么久的原因,但这么些年这些事下来,再好的君臣之谊也是荡然无踪,消失得没有了,所以齐君昀在把福河的人让他的下官迁进礼安,让江南那边送过粮之后,他就回了京,而其中的艰难他也没跟皇帝禀报,江南首富带头捐粮之事,他更是没跟皇帝说是他的手笔。

    进了宫,他也是提都未提。

    皇帝知不知情,对他来说也是没有那么重要了。

    皇帝见到齐君昀,见到的还是衣冠楚楚,有着天人之姿的齐国公,只是此齐国公脸容瘦削,神情冷峻,从前那个天下第一公子已不再复往日的温文儒雅了。

    齐国公的脸上已经很少能见到笑了。

    皇帝听完齐君昀在福河所做的安排,连后续之后也是一一妥当,有相关的官员在处理,他下了殿阶,与他淡道,“陪朕走走罢。”

    “是。”

    出了太和殿,空气沉闷,让人沉不过气来,皇帝抬抬头,道,“下午怕是还有场雨要下。”

    “嗯。”

    “福河的事,你做得很好。”

    “谢皇上。”

    “之前你是有所谋划了的吧?”

    齐君昀揉了揉因动笔过多僵硬的双手,嘴里回着话,“嗯,不止福河,皇上要是看为臣关于他州之策,臣明日就拿来奉上。”

    他从不打没准备的仗。

    “你是个天才。”皇帝带着他走上了凉亭,他们刚进凉亭,雨哗哗地就下了。

    齐君昀抬头看向乌云密布的天空,淡淡地道,“臣是不是天才不要紧,皇上,臣跟您一样,只愿国家繁荣昌盛,百姓能安居乐业。”

    他齐国公府的祖宗跟随祖帝打天下抱以的抱负,他不得不记着,再如何,这个国家还是要忠的。

    皇帝看着连绵不断的雨幕,沉默了下来。

    他这个妻侄,活到如今确实不容易。

    但也还好,他活了下来。

    先帝死之前,一定让他娶齐家的女儿,一定让他对齐家好,说齐家能帮他稳住这天下,是护龙之主,他先前没怎么当回事,现在看来,先帝还是有远见的。

    只是他这妻侄看来,确是对他心灰意冷了。

    “秦家女为妃的事,你看如何?”皇帝口气好了下来。

    “臣看皇上跟太子的意思。”

    皇帝见他不争不论的,心里也是百般不是滋味。

    “太子到底是要个太子妃的,总不能他当了皇帝,这个国家连个皇后也没有罢?”皇帝深深地拢起了眉心,“朕不是想逼他,只是朕到底是老了,也不知道哪天会走,秦家虽然有相,但在京中的家底算来是薄的,尊儿有了你们齐家,秦家也不能拿他如何,朕还是放心的。”

    再说,有秦家帮着,到时候,这朝廷就皆是太子的人了,不像他上位的时候,还得排除异己。

    如若太子实在担心皇长孙往后不知如何自处,等他一走,他大可在上位之后立了皇长孙为东宫,定齐家的女儿为太子妃即可。

    给尊儿定齐家的那个小女儿,想来太子也是愿意的,有了齐家,秦家还能拿皇长孙如何?到时候,为了各自的利益,他的左右两相肯定也是面和心不和,比他们联手把持朝廷要来得容易掌控得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