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10章

第210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谷家?

    谷家齐君昀也是查过,妻子病得太莫名,他什么都查过。

    看来,他还是大意了。

    “是谁?”齐君昀又扶了椅子坐下,淡淡地道。

    长哀帝手撑着头,看着案面突然说起了不相干的,“表哥,你说,朕还有几年?”

    齐君昀垂着眼看着腿,不语。

    “尊儿说,你对他比以往生疏多了去了。”长哀帝看着桌面,嘴角翘了起来。

    他也是活到了这份上,才懂以前那些昏庸的皇帝为何读了那么多圣贤书,明辨那么多的道理,最后却当了个昏帝的原因了。

    不论天资,当个昏帝,可比当个明君容易多了,至少自己是痛快了,至少是成全了自己。

    只可惜,他就是想当个昏帝,也没几年了。

    江山还要交给儿子,他也不能毁了。

    真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桎梏性。

    就连他一向自持甚重的表哥,涉及到了他那表嫂,也愿意昏馈些。

    长哀帝不想对他这表哥弄那套帝王权术,哪怕,等他去了,外戚干政。

    只是,长哀帝倒不觉得以后他儿会对他这表伯父干政有何言词,到时候反抗最强烈的怕是群臣。

    他们不会坐视齐相一统朝廷的。

    他表哥这心里倒是真装着天下的,可这天下是肯定没装着他的。

    他还可令史官在史书上颠倒黑白替他美言几句,他表哥若是干政下去,最后被定为佞臣的可能性就大了。

    说来也是好笑,他那位父皇活着的时候打压了他这个表哥十几年,但那十几年,却成就了他表哥如日中天的良臣之名。

    可在他跟他儿子的手下,他们要是放任他继续干政下去,外面也好,群臣也好,就会拿齐相的把权当外戚干政了。

    所以,他这表哥肯定也是想到这点了,对他们亲近归亲近,但却跟以前还是不一样了,长哀帝想着,抬起了双目,微笑着看向了缄默不语的齐相。

    齐君昀对上皇帝那些含着悲哀的双目,他还是沉默着。

    只是,在一阵的沉默后,他轻叹了口气,“你没有几年了。”

    表弟成为了皇帝,皇帝跟太子的身份毕竟是不一样的,以前太子是太子,但还是他的表弟,就是太子后来兵权牢固,他还是把他有点当表弟看的,只是,太子继位为帝后,对他来说,太子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皇帝。

    他对太子确实不如以前亲近了。

    只是,在听到皇帝问他还有几年后,齐国公的心中的不好受翻滚成了炽焰,最终还是把胸口烧穿了。

    就几年了,还真让他孤家寡人地过不成?

    “你也多陪他一点,哪怕只是跟他说些没用的话,那些大道理,就由太傅和我来讲罢。”齐君昀说罢,见长哀帝又闭上了悲伤的双目,他垂着头,也是难掩心中悲哀,握拳抵嘴轻咳了几声。

    他这表弟啊,哪怕是心能随着时间再活过来,可老天也没给他什么时间去治愈了。

    江山美人,他就是想贪,都没什么时间贪了——他如若不顾忌皇长孙,他倒是还可以对这天下恣意妄为一番,可皇帝又怎么舍得?

    这对相依为命的父子,也就只能这么熬了。

    “呵。”长哀帝本来打算跟他这表哥讲讲他们君臣以后的往后,可他起了个头,齐相也接了个中间,可这末尾,他却不想再说下去了,他终究不是个好皇帝,不够心狠,也不够自私。

    长哀帝自嘲地笑了笑,睁开眼,平静地朝齐君昀道,“谷府老夫的表妹,工部侍郎余通之妻是先帝的人。”

    齐君昀一听就了悟了。

    原来是亲戚。

    还是跟他妻子相熟的亲戚。

    这就说得通了。

    妻子谷府送葬,好几天都是跟这些女眷们呆在一块的,再防也有防不胜防的时候,被下了药也是无人可知了。

    谁能想得到,是谷府的亲戚要害谷府有着绝对利害关系的国公夫人的命。

    且余通还是挂着他国公府的名声走这条官路的人,也算是他国公府的属臣了。

    被自家人谋害,齐君昀这些嘴角扬起的笑也是冷极了。

    “多谢皇上。”他站了起来。

    “要走了?”长哀帝笑道。

    见齐国公没动,长哀帝无所谓地道,“走吧,你还病着,早些回去,省得嫂嫂担心。”

    齐君昀看着无所谓,脸颊带着病意的绯红的太子,在嘴里无声地叹了口气,他张了口,却是道,“不急,如若皇上没什么事,就留我一顿膳罢。”

    长哀帝愣了愣,随后,他轻笑了起来,尔后轻轻地点了下头,也把叹息声掩在了嘴里。

    皇位仅在殿堂的几步上面,却跟人间隔了千重水万重山似的。

    高处实在不胜寒啊。

    长哀帝撑着龙椅站了起来,走下了那那几步殿阶,站到了齐国公的面前,无限惆怅也无限悲哀地道,“我是真没几年了,表哥。”

    所以,别防他那么紧。

    他这一生,也就仅有那么几个亲人了。

    “知道了。”齐国公扶了他,垂下了双眼。

    算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罢。

    **

    京城九月的天也凉了,但天气没有去年那般寒冷,齐君昀一连半个月都不断咳嗽,半夜为恐扰着她睡了,他偶尔咳嗽一声,谢慧齐也是听得出他有多容忍,她心烦得很,见府里的药不管用,就又叫了表姐夫过来。

    这一次,表姐跟表弟都随着余小英来了。

    国公府一窝的女人,老的正当年轻的,还有那个最小最粉嫩的都围着国公爷,担心不已地看着他。

    三代美人一个不缺,忧心忡忡地直盯着他,齐国公嘴边也是一直挂着笑意,在余小英给他把脉的时候,又是连着轻咳了几声,吓得那几个老少美人胆颤心惊地看着他。

    见他一咳,他府里的那几个女人就跟被踩了脚的猫一样不安,时深受府中女人爱戴的齐国公只能摇头了。

    余小英把过脉,小心翼翼地问他这表妹夫,“是思虑过多罢?”

    他口气也不敢说重了,生怕表妹夫认为他是说他心眼多。

    但他这表妹夫着实是他认识的人中心眼最大的。

    这么多年来,他只见过他弄死别人,没见过别人弄残过他。

    他着实是有些害怕他的。

    他现在不当太医了,开了药铺,但手里的药材都是他这表妹夫给他走后门弄来的,他也不得不怕。

    当然他也怕表妹夫倒了,他也得跟着一样倒霉。

    来京这么多年了,余小英早就明白被连坐是一件多么凄惨的事了。

    他日子过得好好的,晚上睡觉有媳妇,白天睁眼了能看见儿子,连太医都不用当了在宫里胆颤心惊,现在靠着当过太医的名声在京城能吃一辈子的饭,这种小日子他很珍惜的。

    “嗯?”齐君昀瞄了余小英一眼。

    余小英顿时就摇了头,“我再把把,我再把把。”

    这次把完脉,他也就不说话了,只顾埋头写单子,完了当谢慧齐拿过去看后,他道,“先喝几日试试。”

    谢慧齐给了一直站在旁边府里的老大夫左让,见左让点头说他下去煎药后,她也是朝余小英松了口气,“你的偏方向来有用,也许喝几剂喝了呢。”

    她实在是怕了他咳了,怕得每晚都睡不踏实。

    余小英诊过脉,谷芝堇就开口她带弟弟来的事,跟国公府的两个老主母,还有表妹道,“我想趁着父亲的百日还未过,想给翼云抬门媳妇进门。”

    谢慧齐轻“啊”了一声,与婆婆和二婶看过一眼后,她朝表姐开了口,“那有看中的人家?”

    翼云一直在边境,回来后也是父亲重病,加之家里是家姐当家,又连着是灾年,年景不好过,朝廷都缩衣节食,富贵人家嫁娶之事也不多,谢慧齐这边也是没听到他婚事的动静,这还是头一次听到。

    但就是有看中的人家了,百日之内就抬进门来,这是不是有点紧了?

    姑娘家也不知道会不会答应。

    谢慧齐思忖着看着表姐,谷芝堇淡道,“看中一户人家,是个孤女,且无兄弟,现寄借在庙中。”

    已借住在庙中,那就等于半脚已进空门了?

    表亲家要娶半个尼姑,齐二婶眉眼忍不住跳了跳,朝表亲家的小姐看去,“可是恰当?”

    这家里无亲也就算了,可娶个尼姑?

    现在谷家现在的这个当家可是再年轻有为不过的兵部侍郎!

    齐项氏忍不住朝谷家现在的当家看去,见他眉眼不动,不动如山地坐在那,这谷家的儿郎也是身材高大,一表人材,样貌能耐每样都拿得出手,配个尼姑?

    齐项氏眉头忍不住皱得死紧。

    “回二婶的话,”谷芝堇人有点冷,但对老齐二夫人却是再恭敬不过的,“我这也只是看中,还没定,也是过来跟老夫人和您来商量着看的。”

    “我看不妥。”齐项氏一听她这么说,想也不想地摇了头,否决了。

    再怎么样,也不至于配这么个孤女。

    “慧慧,你说呢?”齐容氏看向了谢慧齐。

    谢慧齐听表姐这么说,也没惊着,表姐既然提了出来,那肯定是有她的想法的,听了婆婆的话她开口便道,“我觉得是个孤女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当初嫁进来的时候,身边也只有大郎二郎他们。”

    “岂是能跟你相提并论的?”齐项氏见她拿个孤女跟她比,很是不快。

    谢慧齐嘴角扬了扬,眼睛温柔地看向齐二婶,“也是差不了许多的,当初您也没有嫌弃我什么。”

    齐项氏一听,“嘁”了一声,还是不快地道,“在你眼中,就没什么是不好不妥的。”

    谷芝堇接了话,道,“那孤女我以前见过几次,性子是个好的,沉得住气,人也安静。”

    “那这两个在一起……”齐项氏一听都傻眼了,拿出了两手,还指着一动不动的谷家大爷道,“一天到晚,气都不吭一声,这日子怎么过?”

    说着就朝坐在旁边,此时正皱着眉头喝冰糖梨汁的国公爷道,“君昀,你说,你夫人天天跟你一声不吭过吗?”

    齐国公拿眼睛漫不经心地扫了在座的人一样,朝他二婶摇了摇头。

    一得到支持,齐项氏马上朝谷芝堇道,“那根本跟你表妹没什么可比的。”

    “二婶……”谢慧齐摇了下头。

    人家也不是要娶个跟她一样的,不过是因为身份是个孤女,跟她以前有点相似罢了。

    再说,是孤女的话,若是这个孤女肯嫁,她家里没人,百日之内成婚,也是比家里有人的规矩要少一些,嫁娶之事也要来得及一些。

    “谷家大爷,你怎么说?”齐项氏不想理会她,直接问谷翼云。

    “我听长辈和家姐的。”谷家大爷淡淡道。

    “唉。”一听这话,齐项氏就叹了口气,转头朝谷芝堇道,“有这么个听话的弟弟,你还是多想一想罢。”

    谷芝堇是尊敬国公府的老夫人们,但她从来都不是个没主意的,她若是拿不了主意的,她自己都不知道死多谢遍了,听了齐项氏的话也还是淡然道,“也不是没想过娶个好人家的,愿意嫁过来的也是有,只是,我们家毕竟是不一样的,在我活着的时候,我是要跟翼云住在一起的,二婶,您说,到时候哪家的贵女嫁过来,是容得下我们一家的?”

    到时候只会撵了他们一家出去罢?

    “我的病,需要姐夫时时看着。”谷翼云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谷芝堇听了转过头,看了眼怕她被误解的弟弟。

    “是个姑娘就行。”谷翼云又淡道了一句,起身朝齐项氏作了个揖,赔了插话的礼,方才又回到原位坐了下来。

    齐项氏一想,也是如此,但还是道,“找个身后娘家没那么强势的。”

    总比找个什么都没有,还会被人诟病的孤女好。

    “一时之间,也是找不到性情跟家境都行的女儿家了,”谷芝堇淡淡道,“再三年的话,那时候翼云也是太大了。”

    齐项氏也是无话可说。

    “那孤女是住在哪个庙里,哪家的姑娘?”齐容氏这时候开了口。

    谷芝堇见老国公夫人问到正题,心中也是松了口气,对着老国公夫人细细地说了起来,“是翰林院一个老编修的女儿,是这位老编修与妻子中年才得来的女儿,只是家境贫寒了些,其夫人重病也花光了家中的积蓄,没两月,这老编修也过了,这姑娘在京中也只有几个家境不好的亲戚,无一接纳她的,便受了一位师太的好意,去了一家庵堂,这庵堂名叫水月庵。”

    “水月庵?”没听过这庵堂的齐容氏重复了一次。

    “是京郊乐山上的一府小庙,说是一位中年丧夫丧子的妇人所建的,里面专收纳身后无所依靠的老少妇孺。”

    “倒是个有几分善心的地方。”齐容氏淡淡点头。

    “是。”

    “那孤女可是知情了?”齐容氏也是听出来这位表小姐铁了心了。

    “还没有,”谷芝堇摇摇头,淡道,“我想从您这边得了首肯,再去跟她提这意。”

    “你觉着好的就是好的……”这时候齐项氏动了一动,齐容氏扫了话有点过多的二弟媳一眼,见她收住了嘴,就又转眼看向了谷芝堇,“我们都欢喜,是不,媳妇?”

    谢慧齐点点头,看向表弟。

    谷翼云也是转头看向了她,朝她颔了下首,示意他对这事也赞同得很。

    他姐姐看中了就好。

    谷家带着跟国公府通过气的事走了,谢慧齐说来也不操心表弟的大事——这等事,她表姐肯定不可能马虎,她就一个弟弟。

    她便以为这事肯定是差不多了,也是开始替谷府准备着成婚的事来——谷府得从国公府的布庄和米粮铺等地方拿东西才行。

    国公府下面的这些铺子的存货就那么一点,不预留着一些下来,谷府到时候到别处买也不好买。

    铺子里给谷府留着点,她再从府里分着点出来,这婚事也就能操办起来了。

    之前为办丧事,谷府也是没什么存着的米粮了。

    这已是连着快五年的灾荒了,现在这京里,也就那么几家家里有富裕的存粮的,现在谁家不是算着家里的那点米粮过日子的。

    只是谢慧齐准备得差不多,就等谷府来话差人把东西送过去,却听去了趟谷家给谷府送点南方来的水果齐昱跟她道这事那孤女没答应。

    谢慧齐听了都愣了了一下,随即又觉得这等事,姑娘家可能有姑娘家的想法,便也觉得这事就是不成,那也只能说是表弟与这位姑娘没缘份。

    不过,等到十月下旬时候,谷府来了消息,说婚事就定在十月二十九日。

    谷府送来了消息,不日,谷芝堇就过来借东西了。

    谷芝堇带来了比市价还贵了一点的银两过来,谢慧齐算了算帐,把多的那点给退了回去。

    清点好东西,她跟表姐喝茶的时候问起了这事,“这定的有点急罢?”

    现在已经二十日了。

    见表妹等帐算好,东西都清点好了才问这事,谷芝堇也是摇了下头。

    表妹这性子也是太沉得住了,现在才想起来问,她还以为她一进门她就会问的,早准备了话了。

    “是见过翼云之后才决定嫁的,那姑娘说了,她身无一物,没什么嫁妆要抬进来的,这婚事也简单点就好,当日拿花轿去抬了她,能带着她拜天地高堂就行。”谷芝堇淡淡道,“所以这事也从简了,我们家也没打算请几家人,到时候办个几桌,你们到了就行了。”

    “倒是答应得干脆,是个好姑娘。”谢慧齐对这姑娘顿时有了点好感,尤其听到那句能拜天地高堂后这好感度就上来了。

    干脆,又不随便。

    “嗯。”谷芝堇自己挑的,也是对这个弟媳妇没什么不喜欢的。

    谷翼云的婚事订得急,成的更是急,成婚那天上门的也没几个人,就是谷家舅母那边的亲戚也没来,不过等谢慧齐听表姐说这几家人被皇上调到外地去任职了后,也就点了头,根本没多想。

    因着谢慧齐的面子,国公府的两个老夫人都来了,不过吃过喜宴就走了,谢慧齐倒是留了段时间,等到进了洞房见过了新媳妇,等新媳妇朝她敬了茶又跟那位长相清雅,行为与她想得不同,甚是大方明朗的小姑娘聊了一会。

    等到国公府说要回去了,她这才出了门。

    谷芝堇送了她出去。

    “看不出不爱说话啊?”谢慧齐想了想刚才小姑娘跟她所说的她在庙里每日所做之事,一一娓娓道来,清清楚楚,实在看不来是个寡言之人。

    “待人还是大方的,私下有些不爱说话罢了。”谷芝堇说完顿了一下,又道,“是个好伴。”

    叽叽喳喳不知道待人处物的,那于他们家来说才是负累。

    她是瞧了好久,才挑出个这样出挑的来。

    看刚才弟媳妇对表妹不卑不亢,又恭敬得体的应对,也就不枉费她弟弟特地诚心去求娶她这一遭了。

    “看来是。”谢慧齐也是舒了口气。

    看来确实是个好媳妇。

    定得是急了一点,但表姐过了目,想来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他们夫妻走的时候,余小英也来送了他们,谢慧齐见表姐看到表姐夫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看一眼的,她有些纳闷,在上马车之前拉了她到一边,轻声问了句,“怎么了?”

    “没事。”

    “表姐?”

    谷芝堇看着她,脸色微霁,“真没事。”

    谢慧齐有些无奈地看着这万事都一肩担的表姐。

    她又不是瞎的,她正前方,她表姐夫正跟小狗一样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这表姐的背影,就跟快要被主人抛弃了一样。

    “姐姐……”她又叫了一声。

    谷芝堇顿了顿,终于说了,神色之间也还是冷淡,“他药房里收了两个女徒弟,说要嫁给他,就是当小妾也无妨,求到了我跟前,我打算过几天,就让他搬出去。”

    谢慧齐愣了。

    “回罢,没什么事。”谷芝堇淡道。

    她虽然伤心,但也还好。

    对她来说,这等小事伤不了她的什么根本。

    “那表姐夫的意思呢?”见她推她往马车那边走,谢慧齐忙抓住了她的手。

    “没事,你先回……”谷芝堇扶了她往马车走。

    “姐姐,我不放心。”谢慧齐实在担心这恩爱了这么久的俩夫妻出什么事。

    还让人搬出去,这……

    尤其眼前表姐夫这时候那天都要塌了的样子,谢慧齐心想这事怕是善了不不了。

    但谷芝堇推了她上马车,身边这么多下人看着,谢慧齐也不好再问,天也快黑了,府里的儿女们也在盼着她回去,只能随着马车走了。

    马车上,谢慧齐推了下闭着眼睛在养神的国公爷,“哥哥,我表姐跟表姐夫怎么了?”

    齐国公没理会她。

    “哥哥!”

    齐国公这才掀了掀眼皮,懒洋洋地道,“我怎么知道?”

    谢慧齐干脆不说话了,用拳手捶他。

    被捶了两下,齐国公抬起手抓住了她的手,睁开眼无奈地看着她,“别人夫妻之间的事,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谢慧齐去咬他的手。

    被她咬了两口,齐君昀更是无奈了,把人抱到了怀里让她老实坐着,这才与她道,“你表姐夫中美人计了。”

    “怎么个说法?”怎么中的?

    “许是有人瞄中了他,卖身葬父卖到了他的眼前,他也就买了……”齐君昀想了想又道,“不过也许是你表姐夫看中了人家的姿色也不一定。”

    毕竟,有了功名利禄就贪求美色的人,京中从来不缺。

    “你怎么知道是看中了人家的姿色?”谢慧齐斜眼看到,“你知道她们长什么样?”

    齐国公笑了起来,脸色柔和地看着她。

    他这半生,什么美色没见过,什么美人计没见过?

    她又不是心中没数。

    问他这话,这是迁怒不成?

    谢慧齐被他笑得更是愤怒了,转身又捶了他一下,眉头皱了起来,心中还是不信,“不会罢?”

    看刚才她表姐没看他一眼,表姐夫那急得就要汪汪乱叫的样子,不像是变心啊。

    不过,谢慧齐毕竟不是什么天真的女人,她知道对很多男人来说,再爱又如何?再爱也抵不住新鲜*对眼球的吸引力。

    对心志不坚的人来说,他们的人生中充满了无数的一时心动,尤其对送上门来的,一时的心动很快就会化为行动,就是对妻子的愧疚也斗不过那一时的冲动。

    但是,就是她有这个认知,她还是不觉得她表姐夫是那种人。

    他要是,她那聪明绝顶的表姐会看得上他?把心全放在他身上?

    绝不可能!

    “别操心人家的事……”齐君昀揽紧了她的腰,让她靠在了身上,拍了拍她的背,淡道,“你只要记得堇娘子是你的表姐就成。”

    到时候,就是余小英变心了又如何?

    捏死他,不过是她一根手指头的事。

    她表姐可不是个什么心软的人,不会跟背叛她的人粘粘乎乎的。

    余小英若是不懂他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他要是走错了道,最后找了死,顶多也就得他买的那两个还当了女徒弟的一声哭罢了。

    **

    与齐国公想的不同,余大夫还是知道他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的。

    所以当他随着大管家的送行了府中的客人,回屋没见到妻子后,他想也不想就回头去找人去了。

    他终是在客房找到了谷芝堇。

    谷芝堇见到他来也不奇怪,只是在他靠近她床边后,她朝他摇了头。

    太近了。

    余小英停了步子,满眼无奈地看着她,艰难地道,“我当时真没想那么多,你也知道,我当年也是这样被我师傅买回去,当了徒弟的。”

    他只是没想到,徒弟转过脸,就到她面前哭着说要给他当小妾。

    他看那两个小姑娘很是聪明,又是大夫之女,懂些药理,埋没了很可惜,他当时根本没想那么多。

    谷芝堇却也不是为那两个小姑娘生气,而是对他。

    她知道他不是京城出生之人,京城人懂的很多东西,他不懂,但那些阴谋诡计和麻烦事他先前不懂可以,但在经过这么多事后,在她教了他那么多后,他还不懂?

    如果还不懂,那她只能承认,他还是不适合她的。

    谷芝堇也是满心的疲惫,这么些年,她也把全心全意都放在了他的身上了,最初一开始她对他没有企盼也就无所谓失望了,只是付出了这么多后,却发现他还是不适合,那种铺天盖地的失望差点把她整个人都埋了。

    “堇堇,如果这是别人的计,那你跟我分房,岂不就是中了别人的计了?”这几天他都见不到她,余小英也是彻底的慌了,“我已把人送走了,你别跟我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了,也会留着心眼防人的。”

    “你累吗?”谷芝堇听完他的话,看着他满脸的慌张,也是叹了口气,她撑着床面下了床,把衣裳披上,这一次她走到了他的跟前,清楚地问他,“这么多年来,你累吗?”

    为了配得上她,他累吗?

    余小英摇头不已,“不累,真的,我不累。”

    “那以后呢?”谷芝堇碰了碰他冰冷的脸,淡淡地道,“一辈子都这样,你不累?”

    他累的。

    所以,碰到跟他以前相似的人,他那么欣喜若狂,救她们于水火当中,还想把她们留在自己的身边。

    他不懂自己,她却是懂的。

    她在他的背后看了他这么多年,如何能看不穿他的心思?

    谷芝堇也是为自己有些悲哀了。

    她娘生前老说她太聪明,看得太透了不好,可是,她就是如此,看不透,她就不是她了。

    她只能过看得透的日子。

    如若他们还是不适合,他也就只能搬出去了。

    “累的话,”见他没了声音,谷芝堇收回了手,淡淡道,“就搬出去吧,不要担心儿子们,他们是你的儿子,从一开始,我跟谷家都没想抢你的儿子。”

    她都让他们跟着他姓了。

    余小英突然抽了抽鼻子,“你还是想赶我走……”

    他忍住了鼻酸,但没忍住眼睛里掉出的泪,“你还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他已经很努力追赶她了。

    可无论怎么做,她都有办法让他觉得他配不上她。

    可就是这样,又如何?

    “我不滚的,反正我不滚……”余小英不顾三七二十一死死地抱住了她,“就是儿子们跟你姓我也不滚,你休想摆脱我!”

    说着他就扯着嗓子嚎,“翼云,翼云,你赶紧过来看看,你姐姐不要我了,我不活了……”

    谷芝堇顿时僵住了。

    眼看他又要嚎,她赶紧拦了他的嘴。

    余小英拿湿漉漉的眼睛看她,大有她再敢赶他,他就要把她新婚的弟弟嚎过来之势。

    但这时候,谷翼云没被他嚎来,他们的长子余谷却被他嚎来了。

    余谷抱着双臂站在门边,冷眼在他们身上扫了扫,过了一会,他朝他母亲皱了皱眉,“你又欺负他?”

    这下换谷芝堇无奈了。

    “别欺负他了……”见被母亲拦着嘴的父亲狂喜地看着他,余谷摇摇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傻。”

    这下,余小英真傻了。

    他儿子说他傻?

    “你不正喜欢他这点?”余谷不想多看他那傻子父亲一眼,不认可地看着母亲道,“他不在身边就天天看着他的东西发呆,他在你就赶他走。”

    被儿子无情揭短的谷芝堇皱着眉头不快地看着儿子。

    “他要是敢纳小妾,”余谷不为所动,抱着双臂继续淡淡道,“打断他的腿就是,你要是下不了手,我帮你下就是。”

    说完,自认为交待好了的余谷就走了。

    他一走,谷芝堇刚把手放下,余小英就抱着妻子呜咽了起来,“堇堇,咱们儿子说要打断我的腿。”

    他真的不想活了。

    谷芝堇任他抱着,若有所思了起来。

    “堇堇……”

    被他凄烈地叫着,谷芝堇没法子,手不自觉地就抬起安抚起他的背来了。

    她刚抚弄了一下,就被他抱得更紧了。

    谷芝堇被他勒得生疼,过了一会,当她听他在她耳边说他要回去继续当太医后,她苦涩地叹了口气,与他道,“是我为难你了。”

    这本来不该是他承受的。

    他应该过他云游四海,四处行医的日子的。

    说来,也是她拖累了他,却对他没有耐性,对自己的付出可惜怜爱不已,却对他的努力总是嫌不够。

    而既然他选择了留了下来,她确实不应该把他往外推,也许这一推,还便宜了别人。

    “小英,”谷芝堇闭了闭眼,决定把儿子的话重复一遍,“不要再发生一次了,你记着,要是你再给我招这样的祸事出来,不用你儿子动手,我亲自打断你的腿。”

    余小英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她,“打断哪条腿啊?”

    “你想的那条腿。”谷芝堇淡淡地道。

    余小英下意识就拢了拢双腿,这还没打断,他就感觉疼起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