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21章

第221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世事也是荒唐,有空四处游走的得了盛名,做实事的反倒要夹起尾巴做人——谢慧齐一想灾年这些年里,她家这位在外面被人传独权的国公爷回家的次数和他们家为国家所做的,心肠都不由要硬上几分。

    不过,她家国公爷做了他想做的,行得堂堂正正,坐得稳稳当当,她也就觉得值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能把这段困难的特殊时期扛过来,最后把浮在半空摇摇欲坠的忻朝轻放在了地上,平安着陆。

    这也是谢慧齐尽管埋怨他不归家,但他没做到也从不会拿此抱怨的原因。

    他做的事于民于国如何,她并不在乎,但她就是为他就是做到极好于他也是平平常常,并不值得言语说道半句的样子迷得神魂颠倒。

    为此,比起她喜欢他多喜欢他一点,也并不是什么难的事。

    送了儿子们上了进宫的马车,谢慧齐进了东堂,没一会,就听下人说她表姐带着表弟妹来了。

    谷芝堇带了一马车的各种干果过来,都是拿药草烹制而成的花生瓜子等物,是新制好的,送到国公府还带着热气。

    谢慧齐留了她们用午膳,膳后楚家那几位夫人都来了,几人围在珠玉堂吃着点头说着话,谢慧齐又是听了一下午的热闹事。

    “夫人,”在笑闹过来,坐在谢慧齐最近的楚夫人朝谢慧齐轻道了一句,“有件事跟您说一下。”

    谢慧齐笑看着前面扈卫两家夫人的谈话,轻颔了下首。

    “有人拿着您身边的得意人,编了绘本,是那种的……”楚夫人把帕子盖到了手上,又拿了下来。

    春宫图?

    谢慧齐略挑了下眉,嘴边笑意不改,嘴唇微动,“谁?”

    “原娘子。”楚夫人低着头,轻声道。

    那就是小麦了,还真是她身边的得意人,侍候她都十来年了,原本的丫鬟,现在身边最得力的媳妇子,还是要侍候她一生的世仆。

    这满府的下人,确实没有谁比小麦更得她意的了。

    “书呢?”

    “放在给您送的那块绢布的里头。”楚夫人笑看着朝那几个说笑着突然朝她们看来的夫人瞧去,轻声说罢,扬高了声音又与那几个望着她不放的夫人笑道,“我跟夫人讲几句悄悄话,你们要不要来听?”

    “你这捉狭鬼!”扈夫人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夫人,楚家夫人莫不是在你耳边说道我们的不是罢?您可别听她瞎说,我这里才有她的稀罕事说给您听,您容我说一嘴罢?”

    扈夫人此言一出,楚夫人抚着胸脯笑了两声,乐道,“我就知道你在这等着我,行了行了,以后有什么话,我一定拉上你一道再说,行不?”

    “一件一件来,我都爱听得紧。”谢慧齐也是笑着道,笑眼望着她们你一句我一句打着嘴仗。

    天色差不多时,几位夫人先告退了,谷芝堇带着弟妹走到了最后,谢慧齐送了她们到了门边,谷芝堇在临出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头朝表妹看来。

    “姐姐?”谢慧齐见她有话要说的样子,怔了一下。

    谷芝堇先挥退了她身边的下人,迈开步子,走到了门边的一角,谢慧齐飞快跟了上来。

    她表姐从不是个会做出人意表之事的人。

    “姐姐。”

    谷芝堇朝她身后看了看,见她的仆妇们已经把人带到了一边,离她们远远的,她握了表妹的手,看着她瓷白的手腕淡道,“你这些日子,可让府里的大夫把了老夫人的脉?”

    “我娘?”谢慧齐讶异。

    “嗯。”

    “平安脉一月一次,怎么?”谢慧齐的心提了起来。

    “我中午在青阳院那阵,不是摸了她的手么……”谷芝堇淡淡道,“我摸着时,听她心脉一阵强一阵弱的,不正常得很……”

    说着她抬起头,看着谢慧齐,“这事我也已知晓了,我知道你们府里不缺药,但小英那最近得了好药,可是让我送点过来,呃?妹妹……”

    谢慧齐听了这一刻简直就是魂飞胆丧,脚都软了。

    谷芝堇说到此,见她转眼之间就血色全无脸色苍白,也是知道怎么回事了,一怔之后道,“你不知?”

    “姐姐,还得留你一会……”谢慧齐这下腿都是软的,她连路都不敢走了,召来了轿子带着表姐表弟妹又去了青阳院。

    末了,谷芝堇把过齐容氏的脉,还是朝谢慧齐摇了摇头。

    药堂给府里主子请平安脉的左让这时候也到了。

    “若不,让小英也来一趟?”谷芝堇看着探上老夫人脉的左大夫惨白的脸,朝身边的表妹轻启了嘴唇。

    谢慧齐回头,小麦对上视线后赶紧福身,“夫人,我这就去请。”

    齐项氏坐在一边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见这表家姑娘探过脉,又见自家的大夫一脸的惨白,她茫然地看了看嫂子,又望了望侄媳妇。

    不知为何,这一刻她下意识就不敢出声。

    “阿娘……”齐奚本来站在祖母的身边,这下也是换到了坐在椅子上紧盯着祖母的手不放的母亲身边,拉着她的手叫了她一声。

    “啊……”谢慧齐回过了点神来,咽了咽有点发苦的嘴里的口水,朝女儿微笑道,“去外面帮阿娘问问,看你小舅舅访友回来了没有,这都要夜了,没回来你差人去叫他回来,就说你表姨在家里要用膳呢,让他回来也陪陪。”

    齐奚平静地看了笑容虚浮的母亲两眼,尔后低下头,轻“嗯”了一声,她回头朝祖母望去,刹那笑靥如花,“祖母,我替阿娘办差事去了,等会就回来。”

    一家人心神不灵的,齐容氏脸色也没变,朝孙女儿点了下头,“去罢。”

    她眼睛追着孙女儿出了门,又淡定地放到了大冬天的额上冒了虚汗的左让的老脸上。

    “出事了?”老国公夫人淡定地问。

    她年过五旬,但面如四十妇人,看起来不老,出去了,也还是那个冷若冰霜,敬而远之,美得就像座石雕的齐国公府老夫人。

    她眼角便是连笑纹都无,比起老齐二夫人,她还要年轻些许。

    可左让这时候根本不敢看她的脸,当下放开了手,就跪在了地上,“是老奴无能。”

    “左大夫,”谷芝堇这时候开了口,她沉声道,“你上次把脉的时日是初二?”

    她记得国公府请平安脉的时间是初二来着,国公府一直都是这个日子请,想来也没变。

    “回谷表小姐的话,是。”

    “你就没探出什么不对来?”

    左让不语,只是朝地上狠狠地磕了下头。

    “到底怎么了?”齐项氏这时候高声叫道了起来,眉毛也倒竖,整张脸都变得凶狠了起来,“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

    谷芝堇看着国公府的二老夫人就跟被踩着了尾巴的猫一样凶狠,在嘴里轻叹了口气,低下头没说话。

    这不是她说话的时候。

    “回二老夫人,”左让的眼泪都已经出来了,“老夫人得了严重的心疾之病……”

    “你这老嘴胡说八道什么?”齐项氏啐了他一口,如若不是左让跪趴着,她得扇他一巴掌不可。

    齐容氏却是淡定得很,连眼睛都未眨,只见她偏头想了想,淡道,“嗯,应是,这几天夜里惊夜,喘不上气醒来了几次。”

    齐容氏朝左让看去,淡淡道,“起来坐着罢,都一把老骨头了。”

    说着回头朝脸色不善的弟媳妇道,“以前也有过,不是与你说过?”

    齐项氏听了点头,朝左让冷冷道,“小毛病就让你说得这般严重,你是活不耐烦了罢?别仗着你上了年纪就能在主子面前胡说八道,下次再说什么出了问题,我要你的老命。”

    说着就朝谷芝堇看去,脸上也挤出了点笑,“府里的人不成器,让你见笑了,你可是有什么好方子?”

    谷芝堇朝齐项氏福了福身,“回二婶,小英不一会应是能到。”

    “好,好,好,有神医来看,我也放心。”齐项氏当即就笑了起来。

    齐容氏这时候拿了她的手轻拍了拍,又回忆道,“以前偶尔一次而已,这几夜倒是频频。”

    “吃点药就好了,你别乱说,”齐项氏耐着性子跟她轻声道,“君昀慧慧多忙?咱们当长辈的,就别给他们添乱了。”

    齐容氏轻颔了下首。

    很快,齐奚回来了,紧接着,谢晋庆也归了家。

    等到余小英过来把了脉,看余小英抿着嘴坐在那不语,一屋子的人脸色都不好了。

    “老夫人,您跟我说老实话,您这样几天了?”余小英在数次把脉后,满脸肃容地看着齐容氏,语气很严厉。

    齐容氏又想了想,尔后,她轻皱了下眉,道,“三天。”

    比以前多,但不够多到她要叫大夫来请脉。

    “我得再看看……”余小英这时候朝一言不发,眼睛直盯着他不放的表妹望去,坦然道,“我得守几天,才知具体的病情。”

    齐君昀收到府里妻子打发人过来的报信后,急匆匆从宫里出来了,这次,连长哀帝都让太子放下手中的事,便服跟着他过来了。

    “怎么回事?”齐君昀一进府里就问从青阳院出来的余小英。

    余小英示意他到边上说,等站定,他朝齐君昀坦然道,“表妹夫,老夫人情况很不好,她这样的病情我曾亲眼见过,从发病到过逝不过三五天,下一刻倒了,就永远醒不来。”

    说着,他在齐国公猛地迸裂出压迫之势的眼神下闭了闭眼,以为他要杀了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