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30章

第230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为救灾,朝廷提拔了不少人上来,这些都是齐国公经手的,算不上门生,但齐国公于他们也是赏识之恩了,且这几个当的是京官,历来京官难当,外面放下去的官位再大也得朝他们走动,能有的位置的基本都会被京城的权贵之家瓜分,这几个外生能坐上他们屁股下的位置,当朝也只有皇帝跟百臣之首的左相有这个权利了。

    只是毕竟是外面的人,提拔之恩由他们来看,也比不过他们各自的才华与抱负。

    赵益楼与这些文官平起平坐,刚上位的新官们还有些心高气傲,觉得这一位甚得他们的心意,比起高高在上,积威甚重令人忌惮的齐国公,他们觉得赵大人才是天下书生之友。

    这几人带着不少小官小吏站于了赵益楼之后,朝廷那些王公贵族之家其实也很对这位齐国公免不了些许嘲笑的——千百年来,谁养熟了外面的狼,偏生齐国公要不拘一格录人才,瞧瞧这下场。

    只是王公贵族毕竟是王公贵族,对此嗤笑一声,心中了然就罢,不会真拿到嘴上当着齐国公的面来说,但在这事上齐国公是没了面子,大家心知肚明,也是想看看齐国公以后的手怎么动。

    总归是要收拾的,要不,齐国公府的朱门都要黑些了。

    但齐君昀现在也不能动,一动,这外面的书生的矛头就要对准他了,所以林立渊一说由他来杀,齐君昀就挑了挑眉头。

    林元帅倒不怕被人说跟他也是一伙的。

    不过,由他来杀确是好。

    林立渊这人历来做事是你对不起我一分,我就对不起你一丈,我想杀人我有的是理由,谁要敢多嘴,我就弄死你。

    这位杀将因长哀帝护着,谁也拿他没办法,现在他要是拿起这阵势来杀人,倒也省了他不少事了。

    “那就交给元帅了。”齐国公还未说话,平哀帝就出了声。

    这次是齐国公看向了平哀帝。

    平哀帝回视了他一眼就垂了眼,“伯父也放心就是,今年照常春闱,朝廷缺什么人,到时候补回来就是。”

    这些人要是成了势,现在压左相,到头来总压到他头上来——他娶不娶皇后,由他说了算,不是这些个臣子们说了算的。

    要是由他们说了算,还不如把他们杀光了让他好过点。

    年少的皇帝神色淡淡,杀将坐在他的面前面无表情,犹如一柄蓄势待发的刀,齐国公就是可惜这些个人才,被这些个人才对着干的他也无心救他们了。

    到底,他也不是彻底无欲无求的圣人,人家的刀都放到他脖子上了,他还要饶人的命。

    齐国公经手朝事十余年载,也就越发地明白为何前朝那么多的雄心壮志,最后都变成了杀戮与颓败,人心这个东西,无论是谁的,都无法一如初心。

    而他就是再如何权倾天下,也无法满足这天下所有人的贪欲与野心。

    不得不败,不得不败呐。

    平哀帝出了口,齐国公便也不再出声,膳后平哀帝午歇,他与林立渊走了出去。

    林立渊是小武将出身,未进京前就已久闻齐国公大名,但南方战事之后随当时的太子进京后他只管他那一亩三分田的事,除了军营与家还有上个朝,他谁也不去认识,等从西北平定后他当了大元帅,这才与齐国公多见了几次面。

    他们之间说熟,也熟,他在御书房里见过齐国公不少次,但说不熟也是行的,他们之间没说过几次话,他自不会找齐国公说话,齐国公像也是为了避嫌,与他很少说话,来往更是没有。

    林立渊听说他来往的武将也是齐国公府的那几个世交,这位齐国公的属下满朝走,但能参加齐国公府的家宴的朋友就那么几个,长哀帝在逝时,就想让他上门拜访齐国公,但他都没去,现在长哀帝一走,林立渊就更不想自讨没趣了。

    最主要的是,齐国公也未必把他放在眼里,他也没那个心情陪齐国公的笑脸。

    所以一出门,林立渊一抱拳转身就走,走的方向是宫中的武场,那是御林军平时呆的地方,齐国公挑了挑眉,摇摇头朝太和殿去了。

    齐国公这晚回去的晚,但一上完香,还是劫难未逃,又被夫人扔到了药水锅里被表姐夫敲打全身,醒来陪他的儿子们在旁边都鼓大了眼睛看着他被他们的表姑父鱼肉,最大的那个啧啧出声,最小的双手舞动兴奋不已,只有中间的那个睁着水汪汪的黑眼睛红着鼻子说我阿父最可怜。

    隔着门廊的卧室里,国公夫人躺在床上抱着女儿抚弄着她的女儿,轻拍着她的背让她睡觉。

    齐奚睡意全无,但心中安稳,她夜夜起床找祖母与二婶,却再怎么找也无法找到总是把她抱到怀里叫她小金珠,小心肝宝贝的亲人了,但所幸还有母亲温暖的怀抱可以投靠,空落落的心也总还是有地方可以寄放。

    夜风呼呼地刮着,通着浴房的门没有关,风透过了纱帘吹了进来,温暖的房间里有着几许冷气,齐奚便在母亲的怀里挨得更紧了。

    夜风带来了寒冷,也带了浴房里她的兄弟们那些吵吵闹闹的声音,在这么深的夜里,齐奚听着那些声响,有些空的心便又满了起来。

    “浴房的门也未关呢,娘也是想听的罢。”她想着,抬头去看她的母亲,而她娘此时正好看着侧门口,那悠悠的眼神有着说不出的温柔。

    果然如此。

    她母亲一直都是与父亲最亲密的那个人,齐奚小时候对此是有些难过的,因为他们的床上很少有她能睡的时候,就是祖母们完慰她,她也很难不吃味,她一方面嫉妒她的阿父最喜她阿娘,一方面也嫉妒她阿娘只对她阿父无所不至,无一不应的好。

    只是时间过去了,她的嫉妒吃味全都没有了,剩下的全是安稳——她渐渐地也明白了舅舅父口中的家为何物。

    总有怀抱可依靠,这是最易,也最难奢求的事。

    像她的表哥,就是整个天下都是他的,他再难受也只能独自吞咽了,心再空也只能任由冷风灌进心底,无人安慰他。

    大概这就是命罢,齐奚有些伤感地想,没有什么是能两全其美的。

    **

    谢慧齐这一夜睡得沉,但醒来也早,她披着发在寒风去青阳院的灵堂给婆婆们上了香,回来刚吃了碗杂米粥热了下肚子,就听里面的人在喊,“夫人?”

    她连忙搁下碗进去了。

    天还黑着,她挥手让身边的丫鬟去点灯,“点好灯就出去。”

    “是。”

    她掀了纱帐进了床,拿火折子把床边的金柱圆缕灯点亮了,还有些黑的床便明亮了起来,她便也看清楚了他的脸。

    她不喜欢胡子,他便面上无须,因此总要比人显得年轻些,但胡子一夜不刮就会冒出重重的青茬来,清俊华贵得不食人间烟火的齐国公便多了几许烟火之气,所以他一朝她伸手,她坐下去被他揽在怀里拿唇亲脸后,脸上就被刺得一阵阵疼。

    亲到最后,又是上了床。

    齐君昀见她躺到怀里又打了个哈欠,问她,“怎么不多睡会?”

    谢慧齐摇摇头,抬头看他,“你睡足了?”

    齐君昀摸着她发红柔嫩的脸轻“嗯”了一声。

    谢慧齐也不语,拿过他的手听他的心脉,她也是跟着表姐学了几手,复杂的诊断不会,但一般的还是会听的。

    听他心脉强劲有力,比前几天的好多了,听着也不咳嗽了,她便吁了口气。

    听到她吁气,齐君昀不由低下头轻吻了下她的头发,反手握住了她的手放在手心暖着。

    “让你担心了。”他道。

    “我得把你照顾好。”谢慧齐把腰间的两手相叠放在一起,把自己的手也放了上去。

    其间,有她的心意,也有两老为他攒的福气。

    这么多年来她们对她的好总是要反馈到他身上来的。

    齐君昀侧过脸,脸贴着她的脸不语,但久日拢紧不放的眉心松了下来。

    “你也还算听我的话……”谢慧齐说到这,久日沉重的心也是轻快了些,她拿起他的手放到嘴边吻了吻,言语中不乏赞赏,“值得我喜欢一辈子。”

    两个人在一起,只一个人出力是不行的,还好她有十分心,他便领十分情,日子过了这么久,再难两个人也是可以过来的。

    “只是还算?”今日是林元帅在早朝中大发威风的时候,齐国公不上朝,能在府中呆半日,暂时也不想起床,便靠在床头抱着妻子跟她讨教。

    夫妻之间说惯了话,他这几日无心多言,也是没有好好跟她说过话了。

    “嗯。”只能说还算了,谢慧齐很清醒,对他沉迷是一回事,但理智在该拿出来的时候她还是拿得出手的。

    “为何?”

    “我说了我没空管你的时候,你得怎么办你忘了?我说过让你听齐大他们的话好好用膳睡觉你忘了?你哪桩做到了?”家中的事让她忙不过来,根本无法管他在宫中的所作所为,他便由着自己病了,最后还是得她来收拾后面的事。

    她还得在他好了后才能跟他算总帐。

    齐君昀想了想,便也同意她的说法。

    身边的人不是没侍候好,只是他不想他们碍他的眼罢了。

    他不吭声,谢慧齐摇摇头又道,“孩子们比你做的还好。”

    三兄弟都会自己照顾自己,谁也不会难过了就任性不用膳,下人们提醒句话就拿冷眼斜人。

    齐君昀便不语。

    谢慧齐想了想,孩子们这么规矩,也跟她的棍棒子和唠叨是分不开的,她身后这位国公爷倒是这么多年快被她养废了,身份大,脾气大点时确实没什么人管得了他。

    勉强他的事,还是得由她来做。

    想得这谢慧齐就叹了口气,他也不是不在她面前发脾气,只是能承担得了他的火气的也就只有她了,有些事也只有她能做了。

    “你多关心关心璞儿他们,他们大了,更需要你看着,等到成家立业了你再松手,你别把大局放在他们之上,尽力把他们放在一块的位置……”谢慧齐知道儿子们现在是蠢蠢欲动,外边风大,她那几位聪明得不是一般人的儿子们这时候只要一个迈开了脚淌进风中,后面的肯定会跟着助威,即便是最小的,现在对着她也是敢隐瞒诸多正事了,“我现在只管得了你了。”

    说着她又叹了口气,儿子们已经长大了,天地跟她的完全不一样了,她管不了,也没那个能耐管,她跟不上他们了,只能让他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了。

    “谁惹着你了?”齐君昀一听她口气,就知道儿子们肯定有谁招她了。

    “说真的。”她挪了挪身体。

    “好,知道了。”齐君昀也不问了,等会让人去问问就是。

    想了想他又道,“你管好我就行。”

    在他面前,儿子们也不是那么重要。

    **

    林立渊是真拿了文官开刀,早朝吵得轰轰烈烈,有言官冲动,慷慨激昂地指着小皇帝道他这是要败光祖宗的基业,发着烧上朝听人吵架的温尊一想他还真有此意,觉得被人看破了心思应该恼羞成怒,便挥挥手让人把言官拖下去,就在门外宰了。

    真死了个人,这早朝便静了下来。

    “还有谁想指着朕鼻子骂的,站出来……”温尊眼睛扫着底下的众臣淡淡道,“要是觉得骂得不过瘾,那就坐到朕的位置上来骂朕就是,朕也想看看,这江山到底是谁家祖宗的基业。”

    长哀帝为救灾确实提拔了不少人来当官,用了不少举荐之人,也有是的心怀万民,不畏一死的臣子,平哀帝此言一出,有人听出皇帝话的意思来了,不过还是胆气十足趴伏在地哭喊,“皇上,您不能当那少年誉皇啊。”

    誉皇也是前朝的一个滥杀无辜最后夭折于宫中的小皇帝,最后其王叔登位,死时还不到十五岁,这个在后世的史书里喜欢杀人的小皇帝得了一个暴虐的名声,不过在温尊看来,他死得不窝囊,至少他需要没把他看不顺眼的全杀了,但怎么说应该也是杀了一半了。

    不像他父皇,没什么人用,所以能用的都用上了,现在朝廷这莨莠不齐的,只有三分本事的都敢把自己当能臣看。

    “嗯,朕不当。”温尊其实不介意当第二个少年誉皇,他更不介意不得好死,所以一挥手,朝他父皇的老侍从一点头,让人把人拖出去杀了之后就温和地与百臣道,“朕想当也没法当,朕宫里也明藏书阁的,知道当年誉皇想杀人杀得不得了,也就杀了几个小官小吏的还要被人威胁着换掉他,你们知道为何……”

    外面杀着人,可能生死之际,那言官在鬼哭狼嚎,金銮殿里,温尊依旧不紧不慢地张着嘴,声音温吞,所有的人都得尖着耳朵听,生怕听少了一个字,“当年是誉皇没用,折子是臣下批的,龙印是太监盖的兵权也都在他王叔手里握着,,圣旨都是下书省那群该割舌头的写的,但朕这,折子是朕批的,龙印是朕盖的,兵权也在朕的手里,朕的圣旨朕还没写,不过诸位别急,你们以后谁若是收到圣旨了,那肯定是朕一手写的,不过说来当年誉皇什么都没有还敢杀想代他行皇帝之权的几个人,朕还真挺佩服他的……”

    温尊说到这翘了翘嘴角,外面的哀嚎声这时也止了。

    他没有笑意地翘了下嘴角,再慢慢朝他底下的朝臣们看去时,见他们都低下了头,温尊的眼神更漠然了,“到朕这,你们就更可以放心了,谁要是敢让朕做点朕不喜欢的,别说杀几个,杀满朝朕也无所谓,朕父皇陵墓里正缺人,你们谁想试试,就都往前迈半步就是,朕最喜欢成全人了。”

    说着他挥了下手,身边的带刀侍卫朝门边的侍卫点点头,外面刹那就踏进了众百位身披盔甲的武将,把金銮殿的百官围了个圆。

    “说说,你们还有谁想让朕当那誉皇的?”温尊扶着椅子下了殿阶,他没心跟这些臣子耍威风,只是真心诚意地与他们道,“都出来,让朕一次都杀光了,省得日后脏了朕的耳。”

    他走了一圈,也没见人出来,便上了殿阶,站在最中间冷漠地看着下方,“没有,那以后就别尽说废话,坐在什么位置就给朕办什么事,做不好的就给朕去死,别想着朕给你们留什么情面,有些个人也给朕想好了,别做着叫化子要饭的事,还让朕给他立功德碑,情面?哼,也得看清楚了,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说罢,他背过手又下殿阶,眼睛漠然地瞥了那在他说话的时候唔唔出声就被砍了头的臣子的尸首一眼,一言发不出了殿堂。

    等他出了殿堂,众人才知是下了朝。

    宝丰三年,平哀帝依旧实施休养生息政策,但加严了法典,以酷吏治国,丰华天年盛世由此年逐渐开始拉开帷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