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32章

第232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哀帝的陪葬品自有宫人打点,王妃公主进来为个头处理杂事,也是皇族对宫事的干涉。

    皇帝现在还小,宫中又没有主持宫务的后妃,现在让一步,只会被人逼进三步,就是因为太小,多的是人想凌驾于他之上。

    谢慧齐看他脸色柔和,便也不多言语,她只想做好她自己的那一份便罢,她也无意因皇帝对于她的格外亲近就对他多加以指点,这不是她的身份所能做的事。

    当夜夜歇在宫里,谢慧齐在思归宫整理了小半夜思归宫逝帝的遗物,跟着她家国公爷跟皇帝道别走出了思归宫,她回头看了看那缓缓关上宫门的宫殿。

    思归宫里,小皇帝睡在他父皇的那张榻上,谢慧齐想张口劝说却无从说起,也只能盼着等时间再过久点,他能从丧父的伤害中爬起,再搬往他处,而不是住在旧处沉沦在他失去的地方。

    但谢慧齐同时也心知肚明,有些事是时间抚平不了的,过往太深刻,尤其在人小时候定型的时候发生的一切往往都会烙在人的骨血里会跟随其一生,到死都不会灭。

    宫中果真是深渊,总易让人绝望。

    皇帝令人收拾了一处宫殿让他们夫妻二人住,离思归宫不远,两人是走回去的,走到半路,齐国公又弯腰把她背起,谢慧齐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侧脸紧紧贴着他温暖的脸颊,一路无言。

    也是这样的时刻,他们的在一起才越显珍贵,他们二人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的心力,得了老天多大的眷顾,才能在此刻相依相伴。

    到了住的地方,两人一人吃药一人吃补品,洗漱完烫了脚,国公爷低着头认真给她脚上抹润肤膏的时候,谢慧齐忍不住凑过头去,在他额头上亲了亲。

    齐国公抬起头来,脸上还是看不出什么神情来,却也是停了手中动作,倾过身来吻了吻她的唇。

    夫妻二人收拾好,谢慧齐偎进了他的怀里,由着他给他们盖被子。

    “灯不熄了。”被子盖好,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谢慧齐开了口。

    宫殿是暖和的,但她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冷,不想熄灯。

    “嗯……”齐君昀拍了拍她的背,知道她一直都不知道宫殿,“靠着我点。”

    谢慧齐点头。

    “明日让齐恫带着人跟着你,”齐君昀轻抚着她的背淡淡道,“你与中王妃她们能和气点就和气点,如若不能也就罢了。”

    谢慧齐抬头看他。

    “皇上不立后,朝中的几个王爷是站在他这边的,可知为何?”齐君昀轻抚了她的眼角。

    谢慧齐便闭上了眼,把头挨向了他的怀里。

    可知为何?实在不难知。

    无非就是嘟嘟无所出,膝下无子,捡便宜的便是出在这几家了,等到了时候总会在这几家家中过继人过来的,现在皇上不立后,怕也是把这几位王爷的野心立起来了。

    “皇上喜欢咱们家奚儿不是什么秘事,她们如若针对你,你便做什么都对不了,不必因着礼面忌惮她们。”

    “你这是让我跟她们掐么?”谢慧齐闷声道。

    “岂是,”他揉了揉她的头,“只是你不需怕给我招事,皇上那的话,你也没办事为他太防着了,反显得生疏,也不会觉得欢喜,你也知道,他总归是你看着生出来的孩子,对你与外人不同。”

    谢慧齐轻“嗯”了一声,无声地叹了口气。

    她知道这些事是免不了的,时间过去,婆婆她们走了,上一辈置身的漩涡却还是任自流转着,现在该她被卷进中心被搓揉了。

    一代一代,都得这么过来罢。

    见她不言不语,齐君昀也知道她不快得很,可即便是不悦,她也只是闭紧嘴巴不说话,他是拿她没什么办法,但一想如若她生气悲伤,他更是无能为力,现在这样反倒是好的,想着此他不由苦笑了起来,把半挨着他的人抱到了身上,两腿夹着她的身子,在她额上亲了一下,“睡罢,我守着你。”

    “璞儿他们比你还喜欢这朝廷……”谢慧齐说到这免不了有几许酸涩,“都像你。”

    他心中有着家国天下,儿子们更是如此,连女儿在政事上的见解也比一般姑娘家要敏觉,他们的早慧也就导致了什么事都跟他们父亲站在同一立场,现在全家也就她还想躲着点了。

    只是她也知道她早就脱不了干系了,全家哪怕弟弟们都早已置身权力中心,不是她想躲着点,安份点就可以太平得了的。

    “如此甚好,”齐君昀却因此脸色微柔,安慰着她,“比怎么教都教不会好,璞儿他们若是天天惹事生非,怕是你也看不上,觉着不是你生的。”

    太笨了,她怕是比现在更愁。

    谢慧齐一听,眉头就是一皱——想想还真是如此,孩子们要是太笨,说十句半句都听不进去,油盐不进,游手好闲不知世事,她手中棍子怕是挥得更重,到时候孩子们也会恨她恨得要死,而她怕也是没有更多的心力放在他们的身上,要是沦落到那境地,那才叫惨。

    夫妻这么多年,交心不知多少次,在谢慧齐面前,丈夫总是让着她些的,就是对她严厉,也不过是对她皱皱眉而已,他惯来包容她,就是太过于了解她,有时候说出来安慰她的话还不如不说。

    他不用想说出来的话都能直戳她心肝,谢慧齐被他戳中了心思也是苦笑不已,“你说的是。”

    确是如此,与其看着他们庸庸无碌,还不如再把脑袋削尖点,在尚有余力的时候再帮他们一程,这样好过看着他们一事无成,再相互埋怨彼此的不是憎恨对方的不对。

    **

    齐国公起得早,醒来就去泡了药浴,夫人吩咐泡了药浴得去走走不能坐着,他听思归宫里的皇帝已起,便叫人去传了话,又先回了宫中看她。

    见她趴在床上抱着枕头趴睡在他先前的位置,他倾下身吻了吻她的头发,道,“你再睡会,我去趟思归宫,早膳也在那用了,有些事要跟皇上说说。”

    一起睡了这么多年,哪怕她可以多睡会,但只要他在身边一起就会睡得不太塌实,保持着几分神智的谢慧齐一听,闭着眼在睡意里挣扎了几下,这才道,“嗯,我等会先用点。”

    说着把脸在枕头里重重地揉了揉,这才翻过身抬起脸来,与摸着她脸颊的人道,“中王妃她们是辰时进宫来着?”

    “嗯。”下人送来了温帕,齐国公拿过一张擦了擦手,没给她擦脸,“你再睡会,睡沉些无碍,我叫身边的人守在门外。”

    鼻尖一阵清淡的味道,谢慧齐睁开眼,把手往他够,“洗发了?头发绞干了没有?”

    话毕,就已抹到他的长发,还有些湿,她便坐了起来,朝站在帷床外的小绿道,“拿热着的干帕过来。”

    这下她已完全清醒,把手探进了他头顶,“还湿着,得擦干了,晨风太凉,沾着了头疼。”

    齐国公“嗯”了一声,脱了鞋上了床,盘坐在她前,把枕头竖起让她躺着,“我已叫人去思归宫报了。”

    “就一会,帕子热,擦两道就好了。”误不了他什么事。

    给他擦了头发,又束好发,这时候睡意也没了,谢慧齐干脆给他换好了朝服,等把人送出去,天还黑着,别说离早朝时辰还远,离天亮还早得很。

    谢慧齐这下也是完全睡不着了,回床靠着床头想着事,不一会小麦就端来了米粥,她拿过碗喝了两口,精神也好了些。

    “国公爷说是让您再睡会儿,可您还是没睡着。”好几次都是,有事要走了再回来再看看,看到最后夫人还是不得睡。

    谢慧齐抬头看了正在叹气的丫鬟一眼,嘴角微翘,吹了吹热粥喝了一口,未语。

    是耽误点了睡眠,但他也不是每次都如此,也只有想跟她腻腻的时候才做上一回,国公爷跟她撒娇的方式那不是与人言道的,她也不想跟人多说,所以即使是最亲近的丫鬟挑起了话,她也未搭。

    小麦也只是看她睡不好说道一句,再多的就不是她能说的了,见夫人不说话,她便又仔细说起了府里来报的事,“大管家的来说,看您有什么要的,等会大公子他们一进宫,顺带让下人捎进来。”

    谢慧齐摇摇头,“没有,你等会出去清点一下咱们府里的人数,稍后除了跟我出去的,都得侯在此宫不能在外面走动,有人上门也只能开门应声,不能请进宫来,除非得我跟国公爷的话。”

    “是,奴婢知道了。”

    “你先去,叫小绿进来伺候。”

    “是。”

    小心驶得万年船,在几个王妃想在宫里“大有一番作为”的时候,谢慧齐还是想着他们国公府什么事都不沾的好。

    干净点,比招事强。

    齐璞他们三兄弟是在辰时前进的宫,他们先来父母住的如意宫见母亲,谢慧齐一看到正装整齐的三个儿子站她面前,因着有重孝在身,穿的都是白色的衣裳,发髻上也绑了孝布,一个个看起来都凭添了几许苍白,显得孱弱得多了。

    他们当父母的不轻松,孩子们也是沉重得很。

    “天冷,别在外面多呆,大公子你看着弟弟们一点,三兄弟走在一块别乱动。”谢慧齐把小儿子拉到跟前站着,让三儿子坐在身边,朝大儿子道。

    “放心罢。”齐璞坐在了下人搬到她跟前的椅子上坐下,弹了下她的鼻尖,“倒是你,吃好睡好没?”

    谢慧齐见他在宫里还调皮,朝他摇了摇头,温声道,“在外头就别调皮了。”

    “啧。”齐璞见她温温柔柔,轻啧了一声。

    进趟宫,她就瘟了,往日还会训斥他两句,也不知道她是有多不喜这宫中,整个人都跟沉了下来似的。

    齐璞也不想去想可能是祖母们的逝去才带走了母亲往日眉眼之间的笑意吟吟,生动盎然,心道皇表叔的日子定得紧了一点也好,省得她多在宫里呆两日,人都要瘦一圈回去。

    “阿娘……”齐望也在母亲身边道,“你要吃好睡好,过两天,等皇表叔走了,我跟大哥跟小弟就来接你回去。”

    谢慧齐看着他两颗跟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望着她,低下头摸了摸他的小脸,“阿娘知道了,劳二公子挂心我了。”

    齐望红了脸,脸上现出了些高兴,神情颇有两分羞涩。

    “你听话喽,听话回了家,我就听你的话,”小公子齐润在她怀里摇头晃脑,跟她交易,“我还默一百遍的字经给你看。”

    谢慧齐哭笑不得。

    时辰不早,齐璞还要带着他们去太和殿跟着表兄去祭拜,说道了几句就准备要带他们去了,临走前,齐润又拉了母亲的手,抬头说,“我昨晚做梦,梦见祖母跟二祖母香了我,你也香我一个呗?”

    谢慧齐怔住了,蹲身抱着他的头亲了他的小脸一下。

    “阿娘啊……”被亲过后的小公子叹着气叫了她一声。

    “诶……”

    “你好好看。”小公子也亲了她一口。

    软软柔柔的小嘴唇落在了他母亲的脸上,让他母亲的心都化了。

    “我好喜欢你,你会陪我很久很久,很久很久的是罢?”小公子说到这眼圈都红了,“你早点回家罢,我昨晚想找你说话都找不着,你别跟祖母她们一样,出去了都不带我,你这样很不好的,我不喜欢。”

    “弟弟……”昨晚带他找了一晚上娘亲的齐望朝小弟弟摇了摇头,“听话。”

    齐润委屈地撇了撇嘴,却也是听话地把小手放进了他三哥伸来的手中。

    “娘亲,我们走了。”齐望脸色凝重地看着母亲,“你放心,我会带好小弟弟的。”

    齐璞走在最后,走之前抱了她一下,又弹了下她的额头,“听话?”

    谢慧齐眼睛也是红了,怕这时候说话眼泪都会掉下来,只好点头。

    **

    进宫来处理宫务的是中王,灵王,阳王三个王爷家中的王妃,还有一个是嫁给京中一位侯爷的玉婷公主,这几个说是皇族中处事极为厉害的,谢慧齐昨日看了一天,也没觉得她们有太多的独到之处,处理中规中矩,不拉沓,但也没省什么事。

    这几个人是什么事都混作一块管,分工不细,一件事每个人都可以经手,也不知道是怕担责任,还是别的。

    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处事办法,谢慧齐也不管她们是怎么处置事情的,她们是皇族派进宫来的,上面有温氏皇族的面子,不是她能说道的,她能做的就是跟她们相处和睦点,尽自己的那点心力。

    也许是谢慧齐昨日安份了一日,进宫后小皇帝也召见了她们一番,跟她们温言了几句,三王妃和公主的心情算好,等谢慧齐跟她们请完安,温声跟她们讨事情做后,几人还是分出了一些给她。

    只是谢慧齐的友善也没讨着好,几个人分给她的是把明后日要作法事的皇庙前面的幡布白旗插好,但一等到中午,齐恫就来报,谢慧齐吩咐下去的事情没人去做,皇庙面前空空如也,而准备好的幡布跟白旗也不知道放哪儿去了,无宫人告知。

    谢慧齐先前正在跟人一桌用午膳,齐恫说有要事要说就出了门来听他说话,听他说罢,就让他去叫于荆过来,她便先进了了用膳。

    于荆是急忙跑过来的。

    谢慧齐这时候正跟几个王妃她们用茶,当着几个王妃公主的面就跟于荆温和道,“麻烦你走一趟,把事情查清楚了,是谁不听我的令,还有这幡布白旗是谁藏了去了的。”

    于荆领命而去,这一去,宫里就死了几个人,还有这几个王爷家派到宫中帮忙的几个家人,皇帝直接下的令,还道这几个人就是陪葬都不够格,当时就召来了几个王爷,让他们把自家的人拣拣带回去。

    几个王妃气得发抖,不过主意却是公主出的,做事的是能进宫帮忙的几个王爷家的家人,这事也就这几个王爷担了去。

    平哀帝也因此召了皇族中还活着的最老的那个王叔进宫说话,当天傍晚太和殿传了消息出来,老王叔在太和殿昏了过去。

    平哀帝罪责皇族的无能,但也没剥几个王妃的职,接下来的几天,谢慧齐经手的事情也顺利得多了,至少吩咐下去什么事,也有人去办,而那几个王妃也终于有点明白她不是那么好惹,几个人面和心不和呆了几天,总算是耗到了逝帝出殡入葬的这天。

    长哀帝大殡后,平哀帝又大病倒下,三日都未上朝,京中传来不少闲言碎语,皆说小皇帝要跟着逝帝去了。

    国公府里,齐国公又是几日未回,也不过几日,消息就传到让齐国公府的二小姐陪新帝的葬这种地步,谢慧齐听了半晌都无语,而宫中刚刚烧退的皇帝也听到了他的人传进宫来的这个消息,当下就笑了起来。

    “左相大人,看来现在有人已经等不及你跟朕反目成仇了。”温尊倚着床头喘着粗气,笑望着那个守了他几日,眉目皆冰冷的齐国公一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