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41章

第241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平哀帝如此不隐对赵益楼的嘲讽,赵益楼反倒无话可说。

    可尚不止如此,平哀帝似笑非笑时看着赵益楼,如同一只懒洋洋的猫看着一只快要将亡的老鼠那样眼里满是嘲讽与戏谑,甚至于还有逗弄,“赵大人,好好查。”

    查得出来?查不出来?——又有什么紧要的。

    这个天下,可是他这个小皇帝的,他若是不能主宰,他父亲还真是白死了。

    “臣……”

    “退下罢。”平哀帝已经抬起了手,懒懒地挥了挥,少年如玉的脸不算俊极,却有着寻常人等捉摸不透的气息,让人无名忌惮,让人轻易就能忘记他的年龄。

    赵益楼走到门口,听到身后的小皇帝温和道,“伯父,让你站得久了,且坐。”

    赵益楼顿时心如石坠,两条腿刹那间迈不开来,就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还是太急了,明知小皇帝跟齐国公亲近,且京中事态近乎一半被齐国公掌握在手,他现在开弓可真是没有回头路了。

    但如若不开,不削削齐国公府的锐气,岂不是这个天下就是齐国公说的算?他就是忍得住,他身后的家族与同党岂能甘心?他们扶持了他上来,他却一直没有找到门路让他们坐收利益大揽权势,且所有掌握大权大利的人都是齐国公门下的,不斗翻几个,那位置怎么挪得出来?

    没有人等得住,他们动了,他也只能跟着动。

    赵益楼出了御书房的门,站在门口的老太监抬起头来,朝他皮笑肉不笑地露了个笑,又低下了头去,连声招呼也未打。

    那是于荆,长哀帝身边的老人,赵益楼听说皇家的探子都归他管。

    赵益楼错地于荆的身,步子越走越快,很快就消失在了空旷的殿坪中,日中当午,夏日炽烈的阳光射在殿坪的青砖上折射出了刺眼的光,于荆这时候又抬起了头,朝那消失的背影又含糊地笑了一下,转向看向那几个把时间掐得正正好,这日来找小皇帝说事的几个尚书。

    那几个还跪在门边的尚书有一人眼角瞄到他,身子抖了抖,随后噤了声,带着一干想跟他一道言道的尚书沉默了下来。

    门内,温尊跟齐国公淡依然温和笑道,“伯父你就让他们闹上一回罢,不闹上一回,他们还真不知道这天下是谁的天下,是谁给的他们玩花招的闲暇。”

    齐君昀却难得的皱了眉,面露不愉。

    他确实没把赵益楼放在眼里,他让赵益楼上位,让赵益楼活着,不过是不想这天下都是他齐国公府一府说的算,他不是圣人,也不是圣知,他再能耐,也没法一个人替皇帝管了这天下所有的事,皇帝需要不同的见解,这个天下也需要更多的能人去替皇帝治理,所以就是连他妻子都不赞同让赵益楼上来,他还是因着那点就是恶花,也让它百花齐放的心让赵益楼这派人上了位——毕竟赵家的党羽中确实也有几个能经世治世的人才。

    但赵益楼把手伸到张异身上,张异是他的家臣,与他血脉相通的许多血缘之人还在他齐家给他当家奴,替妻子管着齐家产业的齐昱齐斯就是他的堂侄,且不论张异这些年于国于他的功,就从常情来看,他都不能让他枉死。

    “伯父……”

    齐君昀掀袍坐了下来,这时候平哀帝也下了龙座,坐在了宫人搬来的放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与他平坐。

    小皇帝对他自来尊敬,齐君昀如前次那般瞥了他一眼,也没有劝诫,轻摇了下首道,“叫你身边的人去国公府传个话。”

    “自是。”温尊颔首,叫来了身边叶公公的小徒弟小叶公公,让他去国公府报信,说他要留国公爷说会儿话,等会就让国公爷回去。

    小叶公公小跑着出了门,温尊看着长得一脸喜气的小叶子灵活地跑了出去,回头还跟齐国公微笑着道,“叶公公怕我过得冷清,收了好几个一看就让人想笑的小徒弟,这个还挺机灵的,我就要来了身边用,说来,你好久都没进宫来,恐还没见过他罢?也不知道伯母见了他欢不欢喜。”

    “你都喜欢,她只会更喜欢。”提起妻子,齐君昀脸色稍稍好了些,沉吟了一下又道,“过几天就是你润表弟的生辰,她还说让你那天得空就去府里坐坐。”

    温尊听了一愣,明显怔了一下。

    还让他去?

    看他愣愣地看着他,齐君昀无声地轻嘘了口气。

    沉弦的儿子长大了,心思也越发深沉,他为了温家这江山社稷,也只能疏远这孩子,但抵不住这孩子从不与他真正生疏,对他的表弟们也自来用心爱护,他做得越多越好,他伯母越觉得亏欠,现在赵益楼中伤他的事又被这孩子揽了去,他伯母心里不知道要怎么对他才能让大家都好过点。

    “是初六,那天没什么事就早点过去罢。”就是他不提,她也会让人来请,他还是先提了,省得再走一遭。

    “孩儿知道了,会早点过去的。”温尊刹那笑了起来,笑如夏阳,整个人都因笑容都明朗了起来。

    “张异的事,你动手查罢,我就不管事了,”齐君昀又张了口,道,“你也别让璞儿他们插手这事,这事就你自己来就行。”

    温尊得了好,痛快点头,“好,听伯父的。”

    因他的痛快,齐君昀无奈地笑了起来。

    他是想的好,带着齐国仅会日渐与皇帝生疏,而儿子他们与皇帝的事,就由儿子们自己去处置了,他也不介意皇帝收回齐国公府一半的势力,他遁中府于,也是等着皇帝出手,只是,沉弦的儿子比沉弦更决绝,更不像一个皇帝。

    而这让齐君昀更觉得沉重。

    **

    齐国公府里,谢慧齐得知了宫里传来的信略松了口气,回头就又派了自家审讯的人去了九门,这事宫中稳了下来,他们家的人也就可以出手了,不用太怕牵涉其中。

    宫里的小叶公公右手接了赏银,左手就给齐国公府的二小姐递了个小荷包,里头是只用金子打造的燕鸟,不是钗也不是坠,纯属是个简单的玩物,但小叶公公甜笑着说是皇上给的赏,他借花献佛,愿意献给齐二小姐博一乐,二小姐便乐呵呵地笑着接着了,他临走前还对他挥手笑道,“下次再来玩啊。”

    小叶公公回去,端着张喜庆的脸对平哀帝喜滋滋地道,“三小姐人真好,奴婢临走前还赏了奴婢一袋糖。”

    平哀帝笑着伸了手,小叶公公偏头想了一下,有点小拙的小奴婢还是被老叶公公调*教的好,很快就把那袋糖掏了出来。

    平哀帝接过那个装糖的荷包,糖做的好,都是用小花纸包好的,拿出来把小花纸剥掉,里头就是带着些许清凉味的薄糖,糖味不重,清清淡淡的,是他爱吃的味。

    平哀帝剥了一个吃,又拿出了一个来,见糖甚大,又拿出来一个,见这个也不小,干脆把荷包里的糖都倒在了案桌上,眯着眼睛在其中挑了个最小的,伸手给功臣小叶子,与他微笑道,“二小姐做的糖好吃,给你一个,下次见到她不要忘了道谢,她给你的,是她亲手做的。”

    “二小姐真是心灵手巧。”小叶子感叹道,他其实在路上的轿子里偷偷吃过一粒,觉得味道不太甜,还有点凉,吃着还怪吓人的,所以皇帝全拿去了只赏他一烂他也不觉得可惜,但师傅教的,凡是齐国公府二小姐做的都是最好的,在皇上面前要挑她最好的话说,这样皇上才高兴,皇上高兴了他这个当奴婢的就有好日子过,小叶子很愿意说那个长得好瞧的小贵女的好话。

    他确是愿意的,小贵女脾气好,一点也不骄纵,笑起来眼睛就如弯月那样漂亮,还会朝他挥手。

    小叶子的话罢,平哀帝又给了小叶子一袋银叶子,小叶子握着银袋子,脸就更喜庆了,他觉得他更喜欢齐国公府的二小姐了,下次就是跪地给她擦鞋他都愿意的。

    这厢齐国公府里,谢慧齐等来了匆匆时宫的齐国公回府,这时候难得的她的两个弟弟还有表姐表弟,几个儿子都回来了,人难得的展齐,谁都不缺,她就跟表姐,弟妹她们商量起吃食来。

    她先是把下午要吃的凉粉等定了,又把晚膳的菜单也给下了,谷芝堇又有了身孕,谢慧齐还让厨房做点凉米皮出来加点醋拌着吃。

    谢慧齐说的时候,谷芝堇还咽了咽口水,她这场孕事反应很大,最大的就是馋得很,听见什么吃的都想吃,下意识就咽口水,余小英护她护得就跟个宝贝似的,她们说话的地方全是女眷他也不怕,就站在妻子后面当护卫,听她咽了口水,一颗颗糖腌梅往她嘴里送,还不忘伸出手让她把核吐出来吐到他手心接着。

    谷表姐口水分泌过旺,吐核的时候口水连着,余小英也不嫌弃,拿过下人递过来的帕子擦干净了手,就又半弯着腰,轻轻地捏着她的肩膀。

    谷表姐推他,瞪他也赶不走人,也麻木了,随他去了。

    余小英此举,便是他的两儿一女都看不过去,早半掩着脸出去躲丑去了。

    谢慧齐见余姐夫真是什么都做得出,等谷翼云过来强把他拖走后,她也是跟和宁还有表弟妹道,“你们姐夫这样的人才,全天下就一个,可不能按他的表现去要求你们自个儿的夫君。”

    说罢她转了头,对表姐道,“你可别还觉得嫌弃,我家国公府哪天要是能站我背后给我揉揉肩,他一天只给我吃一顿饭我都觉得美。”

    谷芝堇冰美人一样的脸上泛起了冷笑,“国公爷哪天若是敢站你背后如此作为,我看你一顿饭也吃不着。”

    谢慧齐一想,乐了。

    可不就是如此,她家齐家哥哥要是站她背后替她揉肩,她肯定得被吓死,可不就是一顿饭也吃不着了……

    只可惜她跟得上谷表姐的思维,两个小一点的听不明白,有点茫然地看着嘴角翘起偷乐的她,等谢慧齐把意思一说,和宁也是笑了,点头道,“也是的。”

    不过国公爷是不能,但她家大郎是能的,不过大郎对她的好,和宁是一桩也不愿意拿出来与人说道的,她得到的多,也不觉得天下有谁是可羡慕的,姐姐说的玩笑话,她也就当是玩笑话听,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而谷弟妹对家姐虽不羡慕,但对这几人有说说笑笑挺羡慕的,她们都挺能说话,便是聊的是家宅里的琐碎事也是笑声不断,她隐约觉得国公府出了很大的事,所以全家人都来了,可是,这位国公夫人姐姐的脸上不见半点忧愁,笑起来清清脆脆,悠悠扬扬,再惶恐,急忙的心也好能被她安抚……

    谷弟妹也就明白为何家中夫郎与家姐时刻都惦记着她,明明不住在一起,平常过日子的字句里也总带着她,就好像她也是跟他们活在一起一般。

    “夫人,二小姐在水榭摆好桌子,请您和各位夫人过去呢。”这时候来了下人请她们。

    “吃酒啊?”这时候已怀孕八月的和宁站了起来笑道。

    谢慧齐赶紧起来扶了她,笑着点头,那厢谷弟妹也扶了家姐起来。

    “冰果酒,是下面的酒庄子里送来的,不怎么醉人,我跟云弟妹喝几杯,让咱们谷表姐再馋馋,若是口水流一地了,到时候咱们再把姐夫叫过来接就是,你嘛,也不喝了,别馋,到时候等你生了,我就差人往府里送。”谢慧齐笑道,说来,她挺不喜欢外面来的麻烦的,夜路走多了迟早会碰到鬼,谁知道国公府每次来的麻烦他们能不能解决,盛国都能衰落灭亡,何况他们这种权贵之家,哪天遭了殃可能就彻底倒下了,但是,人活着不能尽担忧坏的,想想人生在世岂能无忧?那就多想点好的,能经历风雨也是种美,更何况,风雨共济的身边人这么多,笑看也就是了。

    国公夫人向来在家人面前很放得开嘴皮子,时不时还能说几句能逗乐人的话,但谷表姐历来严谨深沉,便是表妹拿她打趣,她也就是斜眼瞄了她一眼。

    这厢国公府后院的水榭里,余小英的长子余谷正抱着他三岁的小妹妹喂酒喝,果酒虽然喝不醉人,但多少有些醉意,余家的三小姐余思堇两只小胖手把着大哥的手一口气又喝完了一杯,又拿着小胖手大力地拍了拍兄长的胸脯,与他大声道,“大哥,我好欢喜你,请给我再来一杯,你最好了……”

    说着不忘凑过脸,在她兄长脸上印了一个湿漉漉的吻,还不忘两小胖手捧着脸,害羞地咯咯笑起来。

    余谷慢悠悠地再给她倒了一杯,嘴里道,“那你嫁谁?”

    昨天扑在她二哥怀里,誓死要嫁二哥的小胖妹很识相地道,“嫁大哥的。”

    余谷满意地颔首,还不忘鼓励她,“要是能坚持到明个儿还嫁我,明儿我给你找雪花糖吃。”

    小胖妹捧着大红脸咯咯笑着,小脑袋点个不停,齐璞在一旁喝冰稀饭,听了差点呛着,无奈朝表弟看去,“有意思么?”

    哄妹妹嫁给自己,还只嫁一天两天的,这余家兄弟还能更出息点不?

    余谷耸了耸肩,“聊胜于无,以后就是成了别人家的,她也记得还有谁最想要她。”

    夫君不成样,还有大哥二哥争的嘛。

    齐璞也能听明白他们的话,谷家族中的几个族女嫁出去后家中没人撑腰,前两年被夫家打死一个,今年又有个夫郎病亡,被夫家逼得自尽求烈妇牌的谷家女惨到求到对谷家一族不待见的谷府门前来,谷府管了事,因着对比,对自家女儿更是疼爱了起来。

    但这疼爱的也太过了,齐璞把余谷手中的酒杯抢了过来,“她还小,小心你娘过来训你。”

    “哥哥,哥哥……”余谷还没说话,小胖妞就撒娇地伸出了手,让齐璞抱她,还道,“给一口嘛,小小的一口,就一口口。”

    齐奚正带着侍女把冰水果等物抬进水榭,一进来就听小表妹在撒娇,眨眨眼道,“我们家这是要出一个千杯不醉的了?”

    “姐姐……”一听表姐来了,余思堇的小胖手立即转了个方向。

    齐奚过去抱了她,余思堇一依到她带着清香的怀里,还没眨眼的功夫就在她怀里睡着了,这睡得太快,还吓了齐奚一跳,等到知道是睡着了,齐奚也是跟余谷叹道,“等会你跟我娘她们交待去。”

    这把小孩儿都喂醉了,她娘又得说他们这些小的没规矩,没人管着什么事都干得出。

    这边有个喝醉了的,那厢齐润正带着他三哥跟余表姨夫和谷表舅的表哥表弟们干坏事,打算把他阿父的红马身上的马毛全给剃光,他打着法不责众的主意,正唆使他余家的二表兄剃第一道毛……

    满脸严肃的余二表兄拿着强塞到他手里的刀犹豫不决,他有点喜爱这马,并不觉得它光了就好看了,齐望则拉着向来跟他特别亲的马儿脖子上的缰绳,余光里见马厩里通风报信的下人已经不见背影了,清了清喉咙,柔声地朝一定要跟他阿父对着干的小弟道,“要不由我先来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