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42章

第242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呀?”齐家小公子对他阿父跟大兄胡来得很,但对温柔的三哥却格外温驯,三哥一说,他挠挠脸,把腰间的刀子拿出来递给了他,道,“给。”

    齐望笑着揉了下他的头。

    可惜刀到他手中没多久,几个人商量着由哪块开刀最好,他们阿父身边的齐大就来了,齐润一见齐大撒开腿丫子就跑,口里咆哮,“哪个杀千万的通风报信,等着,等着,等着小爷来收拾你啊……”

    嚷嚷着齐大近了,齐小公子顾不上说话,尖叫一声,抱着脑袋腿丫子撒得更欢了,埋头就往前冲。

    齐望叹息,余家谷家的表兄弟们也是皆摇头叹气连连,怕,还要找抽,齐小公子就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收敛。

    红马逃过此劫,齐望心里也是松了口气,阿弟也可以不被罚了,平时小弟弟胡作非为也就罢了,但拿阿父的爱马开刀?这事且不说阿父那里逃不过,按他们阿娘对阿父喜爱之物的爱惜,光阿娘那里就够小弟弟吃一壶的了。

    这时候刚到水榭坐下不久的谢慧齐一听小儿子打上了他阿父爱马的主意,又擅自逃离,当场嘴角一勾,笑容显得有点冷。

    “娘,”齐奚这时候也是哭笑不得,拉了拉母亲的袖子,与她道,“这不没剃成么?”

    “是啊,没剃成,没事,我不会怪他的。”国公夫人笑得云淡风轻,摸摸女儿的小脸格外和善地道。

    齐奚一听她装成来的和善口气,就知道小弟弟那一劫是跑不了了。

    谢慧齐语罢也就不再谈自家儿女的事了,就跟谷表姐和弟妹她们谈了谈夏季炎热日常时的应对,一说下来,她反而是最轻松的,现在和宁跟表姐都有孕,表弟妹也是刚生育不久,家中有小孩儿要照顾,她的儿女们皆已长大,个个都皮实得很,也用不了她操心。

    府里的事早就在她的手下有了规矩方圆,再则还有女儿帮着她管事,想想,她的好时光也算是来了。

    一家人吃吃喝喝,傍晚又一起用了一顿晚膳,膳毕谢晋平扶着姐姐往园子里走消食,二郎谢晋庆也没跟过去,他现在不常住国公府了,但还是要比他大兄要见家姐的次数多。

    两姐弟在园中走了半个圈,谢慧齐也跟大弟弟指点了一下园子新从江南移过来的草木花树,她爱鲜活的景致,绿意盎然的草木,鲜艳灿烂的繁花都是她极爱的,但养活这些个漂亮的东西极不容易,尤其是在北地,国公府现在最大的支出其实都是在园林方面了,府里光打理的花匠都有二十来个人。

    “回头挑几株给你们送去……”谢慧齐指着红棠花对大弟弟道,这花来得不易,是从遥远的最南边花费无数金钱人力运过来的,谢慧齐听送来的人说这花在当地一年四季都开,只是可惜了在北方的话只能在夏季开一季,花期也短,不到半个月。

    “嗯。”谢晋平点头,等走得离主厅远了些,他扶了姐姐在亭子里坐下,这时候下人离他们甚远,远远地候在那等候吩咐,无人靠近,天边的晚霞此时也正映照在大地上,晚风袭来,带来了几许凉意。

    “和宁生的时候,能不能请姐姐过去住半个月?”谢晋平开了口,道,“有你在我才安心。”

    她就是什么都不做,只要坐在家中,他的心都是安的。

    “紧张?”谢慧齐一听就笑了,握了他的手。

    自己带大的孩子就是不一样,这么多年了,他们姐弟还都是在一起,她想着在有生之年,他们也还是要一辈子都亲亲近近的好。

    她此生的天地太小了,她也不愿意出去,也不眷恋过去,但知道她还长在重要的人心里,这是最让她感到满足的事。

    弟弟们总认为是她成全了他们的命,其实反过来何尝不是他们也成全了她的命运和人生。

    “嗯。”谢晋平又点头。

    “是你的第一个孩子,是该紧张……”谢慧齐点头,拍了拍他的手,安然地道,“但你不要怕,会好的。”

    老天夺走他们多少,就会还他们多少。

    “知道了。”谢晋平又是点头,又道,“姐夫的事你无需担心。”

    “我知道。”谢慧齐失笑,又忍不住拍了拍他的手,道,“你们的事我是最不担心的,我知道你们会保护好我们。”

    谢晋平脸上总算也有了点笑,他笑着低了头,过了一会才低低地道,“也不是这样的,是你一直在保护我们。”

    没有她的包容,和总是在的爱护,让他们知道受伤了可以回家,失败受挫还是有温暖怀抱可依靠,他们哪会有力气走到如今?

    她给了他们最好的一切。

    “也不是这样的,”谢慧齐看着还算小时候那样孺慕着她的大弟弟,眼睛里的笑意更深,“我们是相依相存,姐姐也很庆幸这些年没做什么让你们讨厌的事,还能让你们喜欢我。”

    “阿姐……”

    谢慧齐轻捏了下手中阿弟的手,示意他不用说了,她都了会。

    两方面的感情,只有一方珍惜是不够的,她是真的很庆幸这么多年来,她的弟弟们就是长大了,离开了她,也还是珍惜着她给予他们的感情,雏鸟知反哺,他们这些年也一直在用他们的方式保护着她,成为她的倚仗,让她并不只单单只有丈夫可靠。

    **

    日落后,谢家谷家两家人都走了,谢晋庆也被谢慧齐也轰了回去,和宁月份已大,二郎呆在府里也多个主事的。

    一大家子人和和乐乐地过了一下午还挺愉快的,国公爷那边先前要严肃些,但一等女眷们过来招呼他们吃饭,蹭着她们的场,也轻快了好一会。

    齐君昀也不是只与妻族这边的人亲近,他手下还是有几个庶弟替他做着事的,且还有一个被他外放的小庶弟现在也是当了一州知府,只是被埋得深,连姓也改了,随了其亲娘,无人知晓而已。

    他埋的线又深又广,如若不出什么大事,恐会一辈子都不会被人知晓,这些秘密他也只会在齐璞当事之后再传给他。

    谢慧齐也是知道一些,但她从不干涉丈夫的公事,也只有在他让她说话的时候多嘴几句,所以就是国公爷几处秘库的钥匙也在她这藏着一份,她也从没那个好奇心。

    晚上把儿女们也轰出了鹤心院后,谢慧齐听丈夫说起了张异的事,说他要去南边一趟,让她准备准备,月中,也就是六月十五就走。

    谢慧齐没想一个下午他就做了这个决定,略为奇怪,也没应声,抬目瞅他。

    “张异都死了,我得亲自去看看南边是个什么情况……”齐君昀摸了摸她的眼角淡道,“沉弦的江南,不能就这么让它垮了。”

    “这……皇上的意思?”谢慧齐想起了那个跟他父亲相依为命长大的嘟嘟,也想起了江南当年太子打下的江山,也有他陪伴在侧。

    齐君昀轻颔了下首。

    赵益楼怎么算计他,这不是可怕的事情,在京城这个地方,天子脚下,哪怕就是至尊想彻底掀翻他都是不可能的事,当年他都没倒下,现今又怎么可能?最可怕的其实是江南的根子烂了,连张异都能被这些人弄死用来算计他,现今也不知变成什么样了。

    他这些年为了让张异好好治理江南四州,给过不少便利,花了无数心血,朝廷为了把江南当作一方粮库,也是全力扶持江南,可不是为的成全那些乱相之人的。

    “我也去?”谢慧齐问到答案也不多问了,拿手指了指自己。

    “不想?”齐国公扬了扬眉。

    谢慧齐细想了一下自己的感受,还真是没什么想去,或者不想去的感受……

    当下,她就一头就扎进了她家国公爷的肩膀上,无力地道,“哥哥啊,我可能真是在府里呆得木了,哪都觉得行,不去没关系,去也挺好的。”

    小桥流水,青山葱绿的远方对她都没有吸引力,她怕是老了罢?

    “那我要是去个一年半载的回不来?”齐君昀抱着她,悠悠地道。

    这么一想,谢慧齐当下就点了下头,“去。”

    这得去。

    她倒不是离不开人,而是国公爷这话都出来了,她要是不识相点,国公爷就得拿眼斜她了。

    “那璞儿他们?”她赶紧坐直身,拉着他的袖子问。

    齐君昀嫌她离得远,把她抱起坐到了身上,淡道,“带望儿和润儿,奚儿的话,你看着办。”

    谢慧齐一听小公子要去,顿时就头疼,“咱们能不要小儿子么?”

    在家都野成这样了,不一把这疯小子放出去,都不知道他能闯出什么祸来。

    “得带上,他们兄弟俩我还得调*教一番。”看她苦得连嘴唇都咬住了,齐君昀也是好笑,拿拇指把她的嘴唇从牙齿下解救了起来,又在她的红唇上轻抚了两下。

    “唉,真不能把他关在家里吗?”谢慧齐喃喃着,她这一生脾气耐生好得不行,但不知为何,在小儿子那个讨债鬼面前,她不用多久就能气得火冒三丈,棍子一挥舞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力气有那般大。

    她不想带小儿子也是不行,一想他们夫妇要是离了京,这天下就真没管得住他的人了,也不知在京中怎样胡作非为,这京里哪家是好惹的?那烂摊子收拾起来,比外面怕是要难收拾得多。

    第二天一大早,谢慧齐就问了过来请安的女儿,问她的意愿,比起她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古井无波,二小姐当下就轻脆在应了声,“孩儿想去。”

    谢慧齐摸着女儿黑长的头发,把她抱到怀里道,“还好生了你。”

    “嗯?”齐奚不解。

    谢慧齐感叹,“蹦蹦跳跳的多好。”

    齐奚笑了起来,“孩儿也没有这样。”

    齐国公府三年的孝期只守了一半,齐国公想悄悄去江南也不行,只能从皇帝那下旨,君命不敢不受,小皇帝那的意思是他不便出行,让齐国公代他去江南巡视江南百姓为他父皇建的庙宇,还有去他父皇曾经住的行宫去吊奠一番。

    只是明面的旨意,当然还有代巡四州的密旨。

    温尊在初六上午来了国公府后,特意找了他的表伯母,说了他的意思。

    “江南是父皇打下来的地方,他在位时又在其上花费了诸多心血,孩儿着实不想江南乱相,只能让表伯父代孩儿走这一遭了。”温尊愧疚道。

    皇帝在她面前一口一个孩儿的,谢慧齐看着眼前温驯的人,什么强硬的话说不出,便是推拒的言语也一句都说不出来。

    这个孩子从没为难过他们,她便也舍不得拿虚情假意敷衍他,“去也好,我也想去看看你父母去过的地方。”

    温尊一听她的话里带上了母亲,怔了一下,随后他用笑容掩饰住了心里的酸楚,笑道,“那就好,娘要是知道你去那边看她,想来也高兴,我们在江南的时候,孩儿还听她说过若是你在,不知道会有多热闹。”

    谢慧齐听了也笑了起来,这倒确是若桑说的话。

    她看见好的东西,不是觉得好看,就是觉得好吃,再则想着也可以用来卖卖钱,或者囤积点以后用,她被日子磨得再世俗不过,也就这几年孩子们长大了,她多了些闲情逸致,慢慢把步调慢了下来,这才没那么庸俗了。

    “嗯,回来给你带好吃好玩的。”谢慧齐从善如流,笑着点头。

    温尊听着她的温言软语,眼睛微弯了一下,那总是亮如寒冰的眼此时暖和了不少。

    **

    六月初六的上午,齐家小公子生辰这天,他的上午是在马桩上过的,起因是他对一大早在鹤心院收到的生辰礼不满意,非要他阿娘再添一个,把他看中的那双虎靴给他也穿上,国公夫人想着一年也就这一天能让这小子得偿所愿,加上三儿子还在旁边用眼神哀求着她成全他,就勉强把原本给他三哥做的虎靴给了他,哪想,这小子穿了不到半个时辰,下人就来报,小公子去骑马的时候把靴子踩在了马粪上,现在正在马厩那边嗷嗷地哭,谢慧齐一听,顿时火得不行,小子粗心大意不是一次两次了,而是几十几百次了,以前她都想着年纪确实还小,还是哄着他点改,可没一次听的,现在把他三哥的靴子抢去了穿还不爱惜,还有脸哭,她便连一刻都等不得了,都不用下人去提人,她亲自去了马厩把小子提到了凳子上暴打了一顿,也不顾他哭得鼻涕糊了满面,当下把他衣裳都脱了,就留了条小裤裤让他遮丑,把人拎到马桩上站桩不说,还让他暴晒一个上午才准下来。

    国公夫人火了,谁来求情都没用,谢二郎为此差点一把年纪在他阿姐面前打滚,但也没用,小公子不服也不行,他要是敢下马桩,被国公夫人吩咐拿着薄竹片抽人的护卫手中的东西就会抽过来,他敢不站上去,就抽到他站上去为止!

    现在小公子身上满身的竹片痕,皇帝过来一看他,哭得没有眼泪可流了的小公子对着他表兄就干嚎,“皇上表哥,您赶紧替我去查查,我肯定不是我阿娘亲生的,您赶紧把我还回我亲阿娘家去,我不要我那个阿娘了,她会作甚?她除了打我罚我还会作甚?”

    温尊看着小表弟白花花的小身板身上满身的红痕哭笑不得,他先前还以为只是随便罚罚,没料还真有点惨,但小表弟干嚎的力道又大,脖子上的小青筋还爆了起来,说起来,活龙生虎的,还有点小可爱,所以他见着了也是有几许想笑,但又不好在受罚的表弟面前发笑,只好握拳干咳了数声,把笑意掩了下去。

    温尊进马场的时候还被谢二将军拉着衣袖殷殷叮嘱了一番务必解救齐小公子下桩的话,现在听了小公子嘴里的混帐话,他身边跟着来的齐奚也是无奈了,对她表哥道,“哥哥,你就别救他了,这小混帐不吃点教训根本不长记性。”

    齐小公子在马桩上一听,差点跳起来,当下握着拳头伸着脖子爆着青筋冲他二姐吼,“我是小混帐,那生我的是什么?你说,你说嘛……”

    “你不是说不是亲生的?”齐奚凉凉地道。

    “那……那我现在是亲生的了。”

    “晚了。”

    齐奚说笑归说笑,还是过去站在下人抬过来的凳子上给他喂了些水,叹气与他道,“今年你三哥过生辰时,你就把你三哥的生辰礼抢过去了,这双鞋本来就是阿娘补给你三哥的,你坏了你三哥的好东西,阿娘不罚你才怪,你就好生呆着罢,等点再下来。”

    “三哥呢?”齐润听了嘟了嘟水嫩嫩的嘴。

    “去替你求情去了,也不知道你们怎么能好成这样。”一想三弟为了给这个小的求情,一上午都愁眉苦脸的,齐奚也真是觉得绝了,怎么就能好成这个样,小家伙得的东西,到处抢来的东西也都是由着三弟保管,说来小家伙想要都得朝他讨,三弟也就难免就是觉得靴子被糟蹋了可惜,还是替他求情为上。

    “三哥当然对我好的,”齐润一说就得意,吸了吸鼻间的鼻涕,得意洋洋道,“他最宝贝我,我才是他亲生的。”

    小混帐又说混帐话,齐奚也哭笑不得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