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68章

第268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平哀帝也是低头看着她葱白如白玉的手,她说了这般多,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等到她眼中的热泪滴到了他手上,他的心猛地炙疼了起来。

    他从来不知道,她能给他这么多。

    “我……”平哀帝干巴巴地挤了个字出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等她拿了帕子擦了他手上的泪,他看着她低垂的脸,轻声道了一句,“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他会心疼自己的。

    “唉……”齐奚笑叹了口气,别过脸擦干脸上的泪,再回过头来又是满脸的笑靥,“我给你的信你都收到了?”

    “收到了。”

    “都看了?”

    “看了。”

    “也没回我几封,太忙了是罢?”

    “不,不是,”平哀帝也笑了笑,声音越发地低了,“是生病了。”

    “嗯。”齐奚紧了紧手中不停颤抖的手,笑着应了一声。

    她看母亲脸色就已猜出他病得不轻,但真亲眼见到了,才知岂止是病得不轻,而是像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快要走了一般。

    她也知为何父亲非要她先回来了。

    再不回,就晚了。

    齐奚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无比庆幸她父亲的英明,父亲虽不如母亲对她显露于外的关爱,但心里也是真疼她的。

    如果让这个眼中有她的人就这么一个人孤伶伶地走了,她恐怕这一生都要难过了。

    “那我陪着你治病,你要好起来,”齐奚两手握着他冰冷的手掌笑着道,随即,她温柔地看着她的表哥,直等到他也回视着她,她才淡淡道,“你怕的事,我都不怕的呢。”

    她就是不能嫁给他,但也无所谓这辈子心中只有一个他的。

    就是他早走了,不能活太久,她也可以一个人过一辈子的。

    她又不是什么怕孤单的人。

    “哦。”平哀帝无法直视她,又低下头看着她的手,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但嘴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

    她怎么就能这么好,这么厉害坚强呢。

    “你今日没去太和殿啊?”齐奚闲聊着,这时候她松开那只覆住他的手,转脸看向门口想叫叶公公进来,让他拿个软枕过来……

    只是她那手微微一松,就迅速被人紧紧地覆住了。

    齐奚回过头,看到她的嘟嘟表哥在她看向他后又迅速地垂下了眼,她笑了起来,道,“我想叫叶公公进来,拿个软枕让你靠着我们好好说会话,你说行不?”

    平哀帝缩了缩手,伸了回来,单手握拳抵住嘴,干干地轻咳了一声。

    齐奚便当他答应了。

    叶公公进来,眉开眼笑地给他们拿来了软枕,又亲自接过小太监手上的茶盘去案桌那边布置。

    齐奚也未客气,还叫他拿来内务府这些日子记录的起居册。

    她一样一样不紧不慢地吩咐着事,有条不紊,只有叶公公和他身边的两个小太监在场,平哀帝也未放开那只与她五指交缠的手。

    他也知道不妥,但她握得紧紧,他便也舍不得松开。

    齐奚接着跟叶公公问清楚好了茶点的样式,细想了一下又加了一样小米粥,吩咐完,回过头就对表哥笑道,“我阿娘说药补不如食补,多吃点粮食比老吃药强。”

    “嗯。”平哀帝也笑着点头。

    齐奚又把他身后的软枕抽过来了点,让他离她离得更近了些。

    近到皇帝鼻息间全是她如雨后青草散发出来的清香味,他再微微侧头,还到闻到她白玉一般的脸上散发出来的温暖气息。

    他太欢喜她给予的这一切了,哪怕一点一滴都不忍拒绝。

    “我这一年在外又学了许多事呢,有些是在信里没讲的,等会一样一样跟你讲清楚啊。”齐奚侧着脸看着他,见他定定地看着她,眼睛眨都不眨,眼里全是她的倒影,她也是忍不住想笑,她便也又笑了起来,“我越大越厉害,是不是?”

    平哀帝连连点头,笑着回,“你一直都很厉害,比嘟嘟哥哥还要厉害一些。”

    这是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哄她的话,尤其小时候齐奚被他抱在腿上坐着,就常听她嘟嘟表哥一本正经地夸奚儿好厉害,奚儿做什么都好。

    她以前还不觉得那又如何,现在发现原来那般珍贵。

    他一直都很用心,甚至谦卑地对她好。

    还好,她也很尽早地明白了。

    “那我这么厉害,你也要听我的话。”听到熟悉的话,她忍不住笑道。

    “知道的。”平哀帝忍不住欢喜地道,眉眼因此全都舒展了开来。

    他小时候从江南回来到宫里后,每次都盼着她能进宫来找他,哪怕就是这样跟他随便说说几句话,他也觉得胸口的欢喜满溢得会流出来,他也会因此因回想她说的每句话,再得几天的欢喜。

    而现在看来他能天天听了,平哀帝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你真好。”齐奚夸他,眼睛都笑弯了。

    “嗯。”平哀帝看着她,也傻傻地笑了。

    叶公公在不远处布置着茶桌,时不时偷偷地瞧一瞧那对头碰着头,小声地说着悄悄话的小儿女,他看着他的小皇帝那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样,他是又喜又悲,眼睛都湿了,眼泪又从眼角流了出来。

    老天爷不尽是对他的小皇帝坏的,瞧他可怜,总算是把二小姐给派回来了。

    也只有她,才会让小皇帝觉得活着有点盼头。

    **

    齐奚午膳是在长乐宫用的,她陪着皇帝用了午膳,又扶着他走了会路,看他用过药,看着他睡下,等他安稳地睡着了才回长信宫。

    她走前跟叶公公讲了,让他在皇上醒来后派人来跟她说一声。

    她回了长信宫,齐望跟齐润早在长信宫候着她了,齐润已经倒在了榻上抱着他的剑要睡不睡的,齐望则坐在椅子上拿着本书在看,等到家姐回来,他拿着书看着她沉默不语。

    齐奚在与他相邻的椅子上坐下,接过丫鬟递来的温水喝了半杯,再看双胞胎弟弟看着她不放,她笑了起来,“怎么了?”

    齐望依旧沉默,久久,他把书放下,低头看着姐姐放在茶杯上的玉手,淡道,“咱们要留几日?”

    “看情况。”

    “过几日就回罢。”齐望看着桌子又道。

    “到时候说。”

    “奚儿,”齐望叫了声她,抬起了头直视着她,“这般不妥。”

    “没什么不妥的。”齐奚温和地与弟弟道。

    “他们都说他活不长。”这时候,离他们只有几步远的榻上,半睡着的齐润懒懒地开了口,他说话的时候基至眼睛都没睁开。

    齐奚跟齐望都看向了他,齐奚脸上的淡笑未变。

    “姐姐,我们家就你一个女儿,咱们家不可能糟蹋你的。”齐润打了个哈欠,又紧了紧手中他母亲送给他的宝贝剑,道。

    齐奚又笑了起来,“姐姐知道的。”

    “嗯。”齐润话也都全说完了,抱着剑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们睡了。

    这次他是真睡了,他不太愿意管他姐姐的事,他宁肯他阿娘赶紧回来,他能等闯了祸,回去能看到她又怒又愤的脸。

    齐望这时候则抿了嘴,目视着齐奚道,“就是你心疼他,也不能太亲近了。”

    她以后毕竟是要嫁人的,这于她的名声有碍。

    “嗯,”齐奚与齐望乃双生子,她再明白不过弟弟的想法,也知道齐望的担忧,她知道齐望也全都是为了她好,要换以前,她可能会笑笑不语,就算心中有主意也不会反驳弟弟的好意,但现在不一样了,她也不想了,她只想做到她能做到的,而不是三心二意,让那个心里什么都知道的人知道了伤心,“没关系,无妨的。”

    “怎么没关系?”齐望怒了,一向笑脸迎人的齐三公子脸上全是怒火,“你一辈子多长,他一辈子多长!”

    “那也没关系,”弟弟愤怒,齐奚却还是一样的温和,“我以后是不打算嫁人的。”

    齐望当场就站了起来,对着齐奚就是失态大吼,“你说什么?”

    这次就是刚睡着了的齐润也从榻上一跃而起,惊讶地看着从不生气,此时却是火气冲天的三哥,嘴里喃喃道,“怎么了?”

    “你这般想,阿父阿娘知道吗?你才多大你知道吗?”齐望的声音因怒火攻心又急又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胡话吗?”

    他连声发问,问的话哪是个小孩子会说的话,齐奚又笑了起来……

    他都不像个孩子,能知道以后了,她又如何不知?

    他们家的人,一个一个还真是像极了。

    “阿父阿娘就是知道了,他们也不会说什么的,”齐奚依旧温和地道,声音甚至没因弟弟的怒火提高半分,“我虽也还小,但跟你一样,我们是同一个肚子出来的,同样是被阿父阿娘亲手带大的,你能想到的以后,我也都是想过了的。”

    齐望没因她的平静冷静下来,反倒更加又急又怒,甚至于不顾这是皇帝的深宫,四周全是皇帝的耳目,气急败坏地道,“我们家不需要卖女求荣,不需要牺牲你讨得皇帝的欢心。”

    他到底是在齐国公府的儿子,心中向来只有兄长姐姐和小弟他们,他与皇帝不是太亲近,只顾为自己的家人着想。

    “我们家是不需要牺牲我得到什么,所以我现在出现在这里,这才是我自己单独一个人的意思……”齐奚看着失态的弟弟依然温和,神色平静如水,“是我想来我才来的,你看,小润,姐姐心里有人,他住在这个宫里,所以我来了,不为任何一个人,甚至不是为他,我只是为我自己来了。”

    她来,只是为了让自己好过点,为了以后不会在漫长的时间里后悔她没对她中意的人好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