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69章

第269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哥哥。”在齐望激动地还要说话的时候,齐润突然叫了兄长一声。

    齐望朝他看过去。

    “听姐姐的。”齐润道。

    说罢,他抱着剑垂着眼略思索了一下,又抬头道,“二舅舅一辈子都不想娶妻,阿娘都说只要二舅舅高兴,她都无妨。”

    他们对姐姐也应该这样。

    齐润从小就不是个听话的孩子,他阿娘在眼前的时候,她说十句话,他十句都不想听,当时还会觉得她说的都是错的,他不服她的话,但只要走出那扇门,他还是会但打心觉得她的话没有一句是错的。

    她就是说他是不听话的孩子,他嘴里不承认,但回过头一想,心里却是这么觉得的——他确实是不听话的,跟谁家的小公子比都是如此。

    而她的话他当时是不在意的,但其实他都记在了心里,这是他以前都不知道的事,现在他拿出来说给他兄长听,眼睛还直直地看着他,“就是你让姐姐好好嫁人了,她若是嫁得不高兴,咱们也不会高兴的。”

    齐奚听了都怔了。

    齐望也是,半晌,他颓然地坐到了椅子上,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可是还小啊。”

    以后太长了,她一个人要怎么过?

    齐奚见他颓然坐下,上前抱住了他的头,抬头往上闭上了酸涩的眼,轻手抚弄着他的头道,“对不住了。”

    “姐姐别怕,”坐在榻上的齐国公府小公子抱着剑很是镇定自若地道,“我和哥哥们以后生好多的孩子给你养老送终,等老了咱们到了地府也住一块,我给你分钱花儿,把伺候的人也都给你,让你住的舒舒服服的,跟在咱们家一样。”

    齐奚本来心中有些不好受,听到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齐望也是无奈,拿眼睛往小弟看去,无奈地道,“说什么胡话?”

    “不是胡话的。”齐润摇了摇头,见他们都笑了,也不想管他们的事了,又打了个哈欠,抱着剑翻身上榻,又背对着他们睡了。

    他是跟三哥来见姐姐的,午歇都没睡,现下已是困极了。

    只是躺下没多久,他又回过头问哥哥,“阿娘到底什么时候回啊?”

    他天天都要问,一天问三趟也不厌,齐望更无奈了,“回头就帮你问。”

    “哦。”齐望忍不住失望地收回了头,蔫蔫地抱着剑打着盹。

    阿娘也不知什么时候回,他很想他阿娘的,也不知他阿娘是不是也同样的惦记着他。

    **

    平哀帝醒来,听了前来报信的宫人的话,他看着手中午时被她戴上的那条栓着平安扣的平安绳,久久都未出声。

    叶公公在旁却是无声哭得满脸都是泪。

    等平哀帝回过神来,见身边的老人家哭得鼻涕都出来了,也是失笑,拿了手中的帕子给他,温声道,“擦擦。”

    “奴婢自己有。”尽管如此,叶公公还是拿了他的帕子擦着眼泪哽咽道,“您不为为自己,也为为二小姐罢,您若真有个三……三长两短的,苦的是她。”

    平哀帝笑了起来,点点头道,“朕知道的。”

    见他还要哭,平哀帝温声道,“你不是说,二小姐说让你等朕醒来就让你知会她一声?”

    叶公公一愣,手忙脚乱了起来,撩着长袍就往外跑,“奴婢这就去。”

    “找个人去就是了,你别跑了。”平哀帝见老人家跑得甚快,只得在后提高了下声音提醒了下他。

    这时候叶公公已是头也不回门到寝殿门口了,平哀帝笑看着他在门边急急消失,一直挂在嘴角的笑容也慢慢地淡了下来,眼睛又回到了手上的平安绳上。

    他伸手拔弄了那平安扣几下,嘴角又慢慢扬起。

    “我知道了,会活很久的。”就是再辛苦,他也会为她多活很多年的。

    他已经舍不得死了。

    如果活着能多看她几眼,就是要跟老天爷争命,他也会争的。

    **

    齐奚知道他下午要去太和殿,过来的打算也就是只守着他喝一碗山药粥的,未想耽搁他的正事。

    粥是她让身边的大丫鬟碧鸟带着人去煮的,煮回来放在长信宫没一会,就让她带到长安宫来了。

    粥是她试吃过的,清淡微甜,不至于没滋味,很适合药喝多了,嘴里泛苦没味的人,吃点胃也舒服。

    等他吃完,她就起了身,笑着与他道,“嘟嘟哥哥,你走着去太和殿理政务罢,我陪你走一会。”

    就别坐龙辇了。

    平哀帝微笑点头。

    他其实体虚,走几步还行,走太长路了就会喘气出汗。

    齐奚陪他走了大半的路,他已经是喘不过气来了,平哀帝被她扶着一直不看她,她也不以为然……

    她心里知道他怕她嫌他的样子坏,但她就是未有嫌弃也不打算说出来。

    等过几天,他就会知道在这世上最不可能会嫌弃他的人里,必会有一个她的。

    路走过大半,她就不往太和殿走了。

    那是皇帝忙于政务的重地,她是不能进去坏了规矩的,要不然,朝廷里的臣子们就有得说他的了。

    “哥哥,我就陪你走到这了……”齐奚示意叶公公过来扶了他,等叶公公一接过手,就与叶公公微笑道,“我哥哥在太和殿有换的衣裳罢?”

    “有的,有安榻处,二小姐放心。”

    “嗯,用温水。”齐奚笑道。

    “奴婢知道了,会按您的吩咐行事的。”叶老公公感激涕零地弯着腰道。

    “劳烦你了,你也别太辛劳了,累了就要好好歇着,我哥哥还要你照顾着呢。”齐奚笑着与叶公公道,又与那被扶着,忍不住往她瞧的平哀帝微笑道,“你也要听叶公公的话,这世上去哪找比他还更心疼你的人呢?你可别让他伤心,累着他了。”

    “嗯。”

    叶公公又是猛掉泪,平哀帝却是笑着点头不已。

    等叶公公扶着走了他老远,他回过头去,看她还站在原地望着他,他不禁笑了起来,回过头对还在抹泪的叶老公公温声道,“你老别哭了,要不,二小姐都要当朕欺负你,对你不好了,回头还得责怪朕呢。”

    叶公公伤心得一塌糊涂,扶着他的手哭着道,“老奴这一辈子,什么都甘愿了,都甘愿了。”

    他在乎的也在乎他,还有人能知道他的好,这就够了,这一辈子都值得了,死了都甘愿了。

    气喘吁吁的平哀帝笑个不停,身子尽管累极,但心莫名一点也不累了。

    活很久很久,真是值得他期盼的事。

    **

    齐奚进宫两天也没干什么别的事,最常做的事就是守着平哀帝用用膳,喝喝药,再陪他走一会说说话,让他守着时辰睡一会,平哀帝若是睡不下,她就给他念史书,专挑那乏味的讲,直到他睡着。

    他睡着了,她若是没什么事也不走,就守在他身边不动。

    她是个身子好的,也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在旁坐着看看书,绣绣花,再走动走动修剪下窗台放着的花,也能忙个不休,觉得时间飞快,没一会他就醒了。

    平哀帝也不过吃好睡好两天,稍微走长一点的路也不需人扶着了,吃饭也能多吃半碗,做什么也老是爱笑,上朝即便对着那跟他唱反调的臣子也能笑意吟吟,反倒把臣子吓得腿软,嘴里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

    齐家姐弟进宫,朝廷中倒是没有几个人说话的。

    江南的官员还要齐国公任命,齐小国公爷在京中那叫风生水起,他现在已是御林军头目,这个时候谁也不想找齐国公府的不痛快,所以齐家姐弟的进宫就如石头投入死水,一点浪花也未激起。

    见没人找齐奚姐弟的茬,平哀帝看着这群个个居心叵测的臣子难得的顺眼起来,即便他们在朝会中糊涂话还是说得不少,他也愿意耐着性子听听他们怎么个胡说八道法。

    臣子中不乏把他当傻子耍的,他心情不错,也愿意看人怎么个糊涂到底法,听的多了,他也觉得这帮糊弄他的臣子挺有意思,口腹蜜剑至极,还相信自己无往不利,可以在他手里讨得一点他的江山。

    他连生气的想法都未曾有,回到了长乐宫,朝廷里的事他便都忘在脑后,只听她说话,只听她指挥行事,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齐奚见他成天微笑不已,快活得很,也是好笑,只是夜半被有关于他的恶梦惊醒,想起来还是心酸不已。

    这给他这么一点,他就快活得跟赛神仙似的,眉眼都发光……

    她也觉得自己冷酷,这些年来知道他在宫里是怎么过的却还是熟视无睹,非要等到濒临绝境,才知还是要对他好一点。

    对他好一点,无非也是为以后的自己不后悔。

    齐奚想,她还真是齐家女,至情至极,也冷酷至极。

    她心中不是不难受,反而是难受得很,因此原本的十分耐性也变成了十二分耐性,愿意把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他身上,也无所谓自己的以后了。

    就对他好一点罢,可能时光不等人。

    平哀帝以前是跟表妹日夜相处过的,但未跟长大了两三岁的表妹这般相处过,时而见她甜美动人,时而见她调皮活泼,时而又见她不露声色得像杀伐决断成性的齐国公府的齐家女,又时而霸道得就像高高在上,不容人反驳的女至尊,有好几个样子都是他以前未曾瞧过的,也从没有曾想象到过的,他瞧得不动声色,但也目不转睛,每天只想着把朝事处理回来了能见到她,看到她的每一个模样,哪怕是她面无神色苛责他不听话的表情。

    他生平从未如此为谁心潮澎湃过,哪怕是以前她就长在他心坎上,他到现在也才知道他还能为她心动至此,他之前还以为他以前对她的想念,已是他今生最大的想望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