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80章

第280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国师来信?”谢慧齐停了脚步。

    “嗯。”

    谢慧齐沉默了下来,国师已经很多年都没有消息了。

    “他好吗?”她问。

    “许好,许坏。”这次换齐君昀牵了她的手,淡道,“他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事。”

    那不是这世间人能管得了的人。

    “嗯。”谢慧齐无奈地笑了一声。

    她在二郎那也隐约听过他这师傅的事,听说他远去了万里,在不知名的冰霜之巅守着当年在太帝面前说过话的那个师弟……

    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对了,悟王他们如何?”谢慧齐问起了他。

    她其实已经从自家的心腹管事那已经知道娶了当年悟王妃韩芸的罗通闭门不出,而悟王跟蚊凶王还是住在使馆被软禁,但更进一步的,就不是外面的人能知道的了。

    “不如何,皇上一直没见他们。”一阵夜风吹来,齐君昀让她走到了靠着树木的那边,他站在另一边替她挡住了些风。

    谢慧齐点点头,也知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使的第一步就错了,不该用美人计的。

    男人好色不假,可他们连皇帝最怕的是什么都打听不出,下场一败涂地也不奇怪。

    “蚊凶王为何亲自来咱们忻京?”谢慧齐又问。

    就算孤注一掷,姬英国来的可只是一个王爷。

    “应是已命不久矣了,现在蚊凶是大王子当政。”齐君昀低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听了垂了眼,脸上看不出什么来,嘴角不由勾起,声音趋近温柔,“皇上留着他的命,也是因杀不得。”

    杀了,蚊凶就更有侵犯大忻的理由了。

    “这也是个来拼命的。”谢慧齐也算是明白了,不由苦笑。

    她也明白为何连悟王这种人蚊血王都带来了,没什么筹码,自然什么人都要用上一用。

    “嗯。”齐君昀拉了拉她的衣领,轻咳了一声。

    谢慧齐这才回过神来,忙挽着他的手转过身来,“好了,该回去用药了。”

    **

    林家那边因齐家几兄弟的到来上下一片热闹,知道国公夫人收的那个孩子也来了,林刘氏让下人把糖果摆满了一个长桌,一张桌子摆了三四十样瓜果点心。

    林杳早前还在军营里带兵作训,被下人急请了回来刚换了身裳,就被父亲身边的人带到了前堂。

    林立渊已经坐在前堂,看到他来,扫了他一眼,朝他道,“去门口迎立丰。”

    立丰是齐璞的字,但很少被人叫起,他在外要么被人叫长公子,要不就是齐小国公爷,在家父母都是叫他大儿,他娘生气了则是连名带姓叫他,很少有人能这般叫他,当朝也就他岳父老子能这般叫他了。

    林立渊早接了国公夫人的信,信中道明年开春,两家就行媒聘之礼,再到年中后择个好日子,让小儿女成婚算了。

    国公夫人给他小女长媳的礼也早一步到了林家了,国公夫人出手不凡,那份长媳礼能抵林家半个家府,林立渊自不是见物眼开之人,但因国公夫人对女儿的这份看重,对林家的这份尊重,自也是对国公府还以十分。

    “是,孩儿就去。”林杳应声赶紧往门口走。

    刘氏出出进进,见到儿子往门边走,赶紧拉住了他,又替他收拾了下衣物和身前摆饰,跟他叮嘱道,“你看着点,听说国公府有个新的小公子也来了。”

    “娘放心,孩儿心里有数。”林杳点头,眼睛看了一眼母亲身边的妻子一样。

    林少夫人见到他看来,忙朝他轻福了一下身,得了他一个隐隐的笑容,她便含着羞笑低下了头。

    林玲那厢也是在闺房里换了两身衣裳,最后看着满床满榻的衣裳,闭着眼睛一指,对丫鬟道,“就这身了,谁也不要劝我再换了。”

    她睁开眼,看到自己指的衣裳是套粉中带红的薄袄衣裙,当下摸着脑袋头疼地道,“还是换一身罢。”

    这国公府的人都还穿着素衣呢,她不能穿得太艳。

    “是。”丫鬟们齐声应道。

    林玲以最快的速度选了淡蓝色的那身,梳妆期间不断有下人进出说国公府的人快到了,离得不远了……

    梳头娘子的手都因这些个通报抖了好几次。

    国公爷夫妇一回京城的当天,国公府的公子们就到林府来了,国公府给了脸面,却害苦了林家人,个个都紧张至极,生怕哪点做错了。

    等到国公府的公子们都到了,跟林杳欢言笑语进了前堂,又跟元帅夫妇请过安之后,林家的人这才松了口气。

    林玲这也是飞快到了前堂见客。

    齐璞是来送母亲家林家的见面礼的,林玲到的时候已是把给元帅夫妇和林家长公子夫妻的给过了,见到她来,对着她笑道,“这里的两箱是我娘单独给你的,家里管事的们还给咱们这些小主子们各备了一份,你的过两天就给你抬来。”

    林玲脸都红了,干咳了一声,点了下头。

    刘氏在那笑得合不拢嘴,嘴里还客气地道,“哪用得着?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应该的。”齐璞笑着道。

    齐润在旁抓抓头,有些按捺不住地往林杳那边眼巴巴地看,这些客套话要说到几时,他很想再跟林杳大哥切磋几下了。

    “吃糖,吃糖。”刘氏刻意坐在谢由身边,这时候往他面前的盘子里放糖,笑着与他道,“要吃什么跟婶娘说,婶娘给你拿。”

    谢由不动,眼睛冷冷地看着桌子。

    “婶娘给的,吃一颗罢。”齐璞坐在他对面,微笑着道。

    谢由的冷眼珠子瞥到了他身上,见齐璞点头,他这才伸出手拿了一颗梅子糖放嘴里。

    “要说什么?”坐他另一侧的齐润低头朝他轻声提醒道。

    谢由这时转过身去,朝刘氏不熟练地拱起了手,揖了个半礼,从喉咙里挤出了字,道,“多谢。”

    谢由全程就说了这两个字,等到一行人去了练武场,齐润跟林杳练手,他也只是先前的半个时辰看着他们不放,随后他就不感兴趣地盘腿坐在了一棵树下剥他身前袋子里的各种干果。

    那是谢慧齐令人把在他面前的。

    谢由剥完,齐润也跟林杳练完身手了,随后齐望分到了一半果仁,齐润也分了一把,齐璞则分到了几粒,皆是谢由一粒粒数他的。

    林杳作为不是齐家人的人,也分到了一粒。

    齐璞分到了被数得很清楚的六粒果仁后哭笑不得,一手扔到了口里跟林杳笑道,“我这个小弟弟,心中明白得很,知道谁对他最好。”

    林杳也是笑而不语,不想随意指点这齐家里的人。

    其后几兄弟踏着夜色回去,半夜的时候,谢慧齐听到院中有声音,她便坐了起来细听了一会。

    门边有轻响,值夜的婆子在轻声道,“夫人?”

    “怎么了?”谢慧齐靠在了也坐起来的丈夫身上,开口道。

    “是由公子,他在院中练武。”

    “嗯。”谢慧齐应了一声,闭了闭眼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掀被起身去拿丈夫的衣裳,“咱们去看看。”

    齐君昀还没醒过来,靠着墙闭着眼睛轻颔了下首,等到她给他在床上穿好袍子,这才坐了起来。

    谢慧齐给他收拾好,自己也随意穿了外裳,披了披风,跟他出了门。

    门外,谢由在只有几盏灯火亮着的月色下在空中不断翻腾,手中的木棍打在空气中发出了如狂风呼啸的嘘嘘声,凄厉又凌厉。

    “点灯。”负手站于廊下的齐国公在看了两眼后开了口。

    “是。”丫鬟婆子们纷纷去了。

    大院灯火一亮,院中飞舞的人依旧在空中翻腾,没有因突起的明亮灯火停滞手脚。

    过了一会,住得离鹤心院不远的齐璞几兄弟也来了。

    谢慧齐早已在下人搬来的软太师椅坐下,齐润窝在母亲的怀里看了小弟弟半晌,转头对她道,“这是今天林杳大哥给我喂招使的招术,他从三岁就练武,练了二十年了呢,可小弟弟跳出来比他跳得还高。”

    “小弟弟还小,”谢慧齐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身子轻,且他也在山中练了不少年了。”

    “哦,我不嫉妒他。”齐润点头。

    不过十来招谢由练了差不多一个半时辰,谢慧齐抱着齐润都在椅子里睡了,母子俩头挨着头,让停下来的谢由看了他们许久,直到一直负手看着他的齐君昀朝他伸出了手。

    这时候齐璞齐润两兄弟已经在父母主卧外的榻上躺下了,等到齐君昀牵着谢由进了府,靠在榻背上假寐的齐璞张开了眼睛,朝谢由看去,笑了起来,同时,他把他的被子掀开了。

    齐君昀松开了谢由的手,拍了拍他的背。

    谢由走到齐璞跟前,默不作声地看着齐璞,等丫鬟给他擦了脸和手脚,他爬进了齐璞的被子里。

    “好了,歇着。”齐君昀上前,给他们掖了掖被子,扫了一眼定定瞧着他不放的谢由,抬脚就出去了。

    “睡罢。”齐璞说了一声,下人便把房里里的灯灭了。

    谢由睁着眼睛看了半空半晌,眼睛里全是困惑,但还是慢慢地合上了眼,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