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85章

第285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易老学士再来一趟灵王府,对女儿失望不已。

    女儿不成器,易老学士只得为外孙着想,灵王那已是不愿再给他脸面,他也只得从易家子弟那抽掉一个人,把机会给了灵王的长公子。

    为此,少掉一个机会的易家族人对这个一向德高望重的老大人不无失望,易老学士也只能厚着老脸,冒着丧失在族中一世英明的风险,硬把灵王长公子再次推到了齐国公面前。

    还在从小天赋不一般的长公子没让他失望,过五关宰六将,在一众博学多闻且实力超群的众世家子弟中脱颖而出,成了十二月初十,第二批前去江南任官的世族子弟,且是乃正七品的安抚使司佥事,辖下能管土民土兵,是正正经经握有实权的武职外官。

    这若是一步步升上来,就算不回京,也是前程远大。

    他父王灵王之王位是定始帝封的,可其子长哀帝在世时一个王爷也未封,现在长哀帝的独子平哀帝看似年纪小小,但这几年的当政也让许多人都看得出来其人只比他先帝理狠绝,不是与他亲兄弟的王子想从他那里求一个王位过来简直比登天还难,更甚者是灵王与平哀帝连交情都没有,灵王三次求进宫,平哀帝顶多能答应一次见他。

    既然王位无望,还不如把握机会出去博一博,而且他毕竟出身不凡,若是真有本事,但凡立功,那功劳也要别人多加重几分。

    宝丰五年年末,齐国公唯大忻有才此举被后人认为是丰华天年盛世的奠基石,自此也在书院展开了长达数十年的唯忻有才的宣召,读书人前仆后继为国尽忠,而齐国公也是在世时就被大忻史官所记,被当时的平哀帝在让位圣旨当中亲笔诏告天下,尊其为齐圣公。

    **

    定始五年的小年,谢慧齐给林家下了帖子,叫林家一家人过来与他们一道过小年。

    长子跟她说让她在恰当场合跟人说一下林家姑娘的身份,但孩子想的还是要与大人的不一样的,在齐璞眼里,自己定的媳妇当然要比谁都要重要一些,但在他的母亲眼里,媳妇的一家都是要与儿子往来一生的人,儿媳固然重要,他们这些老了的老家伙其实更重要,更值得被尊重与看重,而林家的长子更是林元帅唯一的独子,感情处好了,妻舅其实比亲兄弟不差。

    谢慧齐下了此举当天齐君昀并不是没有惊讶的。

    他夫人数十年如一日地按部就班,每一步都走得再符合常情常理不过,这请还未订亲的亲家过来与他们一道过小年,这举还是太骇俗了一些——尤其是在他们这种一举一动皆被人盯着的人家里。

    只是他夫人可能一辈子都做了太多被人称道的事,如多年守孝,守着府门寸步不离,从不背后说道人的不是,就是不便见人也是对人恭敬有礼,礼数周到,这美誉在各家中有母老虎的士大夫中数年被传为美谈,此举一被人众所皆知,哪怕与礼不合,众人也许是骑虎难下,竟无一人出来说道不是。

    遂林家人在小年当日全家人皆欢欢喜喜地来了。

    忻京偏北,十二月已是极寒了,不过国公府究竟是与处别不一致,林家人一进门就感到一阵热气袭来,没一会,披了一袭再好看不过的白狐披的林家长媳也是受不住了,悄悄地望了她夫君一眼。

    林少夫人胆子小,易受惊吓,现下且有孕在身,林杳比平常还要怜惜她几分,亲自动手把她的狐披解了下来,得来了少夫人一个再羞涩甜美不过的笑容。

    林玲被母亲挽着手臂带在前面,这时候大家都感觉到热了,只有林夫人未曾感觉到,半垂着头嘴唇轻启,小声,但滔滔不绝地跟女儿讲那些她已经说道过无数遍的话,“不要多吃,坐的时候要直,跟人说话时眼睛要垂下,长辈没开口让你说话,你就是憋死了一个声也不能出,国公夫人那个人是最讲规矩的,你要是做错了一点,你别看她笑,她心里不定怎么衡量你。”

    亲事没有确切地订下,京里打主意想横插一脚的却有好多家,不谈那不足为患的,光灵王这样的人家就有数几家,尤其在齐国公唯才是命,不管是敌对的政党还是有宿怨的家族都任才是命后,对齐国公府长媳这个位置觑瑜的人就更多了,林刘氏短短一个月来已为这些事操碎了心,这时候被国公府一家邀请而来,欣喜是有余,但担心还是未减退半分。

    对她来说,女儿没实打实地嫁进国公府,嫁与长公子为妻,成为国公府的长媳,那就是事情还没落头,定数!

    为此她担心害怕的岂止是一点点!

    “你还未与长公子订亲,在长辈面前不要与他过于亲近了,娘跟你说过了,这家子的儿女皆是国公夫人所出,即使不是所出的那个也是救过国公夫人的命,你务必给娘记牢了,这些个人,你一个也不能得罪,不能……”

    林夫人絮絮叨叨,她自己都没看来自己脸容有多苦,林玲看母亲为她着急不安心里有愧,自是不打断她的话,林夫人身边的林元帅这时候却打断了老妻的话,低头对她道,“不必担忧,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林夫人不以为忤,敷衍地笑了笑,还欲再说……

    “别着急了,今年是小年,一年到头你难得有几天好日子过,今日不是在家中,你也无需为我操持家事,就当是出来放松的,自己怎么好过就怎么过,出了事,自有为夫为你担着。”林立渊从年少时候就娶她为妻,不觉夫人有多貌美,也不觉她有多熨贴他心,但却见不了她如置油锅中的蚁此景。

    “啊……”林刘氏先是迷茫,后会意过来,这时林立渊这块老木头难得的还因安抚她握了握她的手,林夫人会意过来眼睛冷不丁地湿润了一下,再回首时,对女儿忍不住悄声道了一声,“娘之前说的你都要记着。”

    说罢,不再说了,又回头看向其夫,见他还担心地看着她,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才把心算是真正地放下了一大半。

    有人保护,她自是不怕的,只是之前的二十来年她都操心惯了,没人提醒,她还不知道要怎么放松。

    好在如她之前出嫁时母亲所说的,只要有心,日子都是越过越好的,且只会更好。

    “娘,我给您把披风解了。”林玲见母亲笑了,忙松了一口气,轻声道。

    林夫人这才觉出热来,这才发觉自己背上都出汗了,见女儿关心甚切地朝她看来,心中也是轻叹了口气。

    还好,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哪怕是要嫁给别人家的,但也是真心实意地对她这个娘好,不也妄她为她这般操心,战战兢兢了。

    “你好就好,”女儿轻巧地给她解下披风,还拿手绢在她额前轻柔地碰了碰,林刘氏忍不住眼眶一红,轻声道,“你要知道,娘为你是什么都甘愿做的。”

    **

    小年这天谢慧齐本来是要用来交待亲家公亲家母,但一早齐奚就把刚刚在朝廷上亲口休朝没几个时辰的皇帝给带回来了,皇帝被她牵着回来时还睡意甚重,迷迷糊糊得很,一切行动皆靠二小姐指挥,都是二小姐指一个坑,他这个萝卜就按那个坑里蹲,一点作为皇帝的尊严都没有,谢慧齐看不过去,见过人后,见皇帝还想开口跟着女儿叫她阿娘后就把人轰去补觉去了,不敢让这个百依百顺的听话萝卜久留。

    果然心有所属的女儿都是别人家的,皇帝去睡觉,女儿也跟着扶着他去了,小儿女相依相偎走后,虽然没半晌后她又回来了,但谢慧齐还是忍不住气恼地捶了她一下,“我这么忙,你不我声好就跟着去伺候了,白养活你了。”

    齐奚不以为忤,抱着她的脖子就笑,等母亲忍不住了她催着她去用早膳,叫她好好用膳的时候她这才道,“这怪我,我怪想带他回来的,所以就一早催他跟我来了,不怪他的,怪我心急。”

    其实是他怪想来的,齐奚知道小年这天母亲一大早就会给他们这些儿女发她早前寻来的好东西给他们,她也是怕落了他的那一份,这才一大早天还没亮就从小宫门溜了出来回了国公府——她知道母亲的性子,她认了他,她阿娘哪怕他们不会回来,也会备他们的一份东西。

    “唉……”这心偏的,如果不是她是当娘的,她都要忍不住,谢慧齐忍不住叹了口气,指着她的额门就道,“你也是个讨债鬼。”

    “是,是,是,”齐奚一连应了三个是,“只有三弟才不是你的讨债鬼,是来这个世道给你造福气的。”

    齐望是个孝心孝行皆一致的人,大哥小弟还有小由弟弟都在领了母亲的好东西后就弃她而去,去练武场比划去了,这时候只有他伴在母亲身边,听到胞姐的话后,本在父母案桌上练字,顺道听她们说话打发时辰的齐三公子手一歪,字都糊成了一团,抬头便哭笑不得地朝胞姐道,“姐姐何必如此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