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283章 :风起(三)

第283章 :风起(三)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工作了一晚上, 沢田纲吉在桐原理莎必经过的路口等了没多久, 就看见远处一个穿着并盛校服的身影缓缓而来。

    “理莎!”沢田纲吉眼睛一亮,开心的挥了挥手。

    “这么早?”桐原理莎没想到沢田纲吉会等她。

    “嗯。刚下班。”沢田纲吉解释,“和店长说明了现状, 所以我以后只上夜班, 这样白天就有时间来上课了。”

    “身体没问题吗?”

    晚上上班的话,白天应该是休息的时间, 可是直接到学校,不可能得到充足的睡眠。

    “可以在课间休息。”

    “这样透支身体没关系吗?”桐原理莎问。

    “没事,咬咬牙撑过去就好了。”沢田纲吉笑着说,没有任何勉强。

    桐原理莎看着他理所当然的模样,没有在继这个问题探讨下去。

    沢田纲吉走到了学校门口,他仰头看着不算高的并盛教学楼,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

    沢田纲吉走进了教室。

    “哟,泽田, 你还敢来啊, 期末考试的缺考,老师可是很生气啊!”

    “没办法,总不能不来上学。已经做好被老师骂的准备了。”沢田纲吉看着眼前不怀好意的同学, 他有些无奈,可是心中却没有了任何惧怕。他表情平静, 面带微笑回答道。

    “……喂,别露出这么恶心的微笑。”对方显然没想到沢田纲吉会是这种平静的反应。

    沢田纲吉一直都是唯唯诺诺的,也不敢大声的说话, 对于他们的搭话总是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脸上的懦弱让人看厌烦,因此才会有事无事的欺压一番。

    但是如今沢田纲吉像是洗去了身上的忐忑和不安,他没有那么畏惧,那种懦弱的神色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沢田纲吉再次对着他笑了起来,“听说这次的老师很喜欢查作业,不知道会不会检查假期作业。”

    “……不会吧!”对方面色顿时变得不好,毕竟他浪了一个假期,作业可是一点没动。他立马不再缠着沢田纲吉,跑回了座位开始补作业。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不明白以前自己为何会那么惧怕别人满怀恶意的话语和行为。

    哪怕再可恶,再凶神恶煞,但是这个年龄终究只是孩子。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两个月,被搓去了一层皮也搓去了一身的天真和稚气的沢田纲吉比之前沉稳了不少,看问题的角度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

    那个因为别人的欺负而逃避,惶惶不可终日的沢田纲吉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如此陌生。

    “第一节课上课之前,大家把假期作业摆出来,老师要检查。”班长推了推眼睛,顿时班里一片哀鸿遍野。

    沢田纲吉在上学之前借了桐原理莎的作业,单独请了一天假,一边做一边参考桐原理莎的答案,虽然那一天过的很痛苦但是成功的补完了所有作业。他此时心中庆幸,感谢桐原理莎的高瞻远瞩。

    沢田纲吉看了一圈教室。

    果然这种生活才是正常的生活,仅仅是两个月,可他却有一种幻如隔世的感觉。

    曾经欺负过他的同学,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面目可憎,为作业烦恼的样子反而多了几分可爱。只有无忧无虑,不知生活艰难的人才会因为作业而烦恼的皱起眉头,觉得是天塌了的大事。

    “纲吉君,早上好。”笹川京子见到沢田纲吉很高兴。

    “早。”沢田纲吉从书中抬起头来,毕竟他对新的课本有些陌生,而这一节课又是英语课,他正捧着课本预习单词和课文。

    “上次期末考试没有见到纲吉君呢,发生什么了吗?”

    “……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已经解决了,谢谢你的关心,笹川同学。”沢田纲吉真诚的道谢。他知道任何善意都值得感谢,因为善意不常有。

    “纲吉君假期做什么有趣的事了吗,我最近发现了一家蛋糕店,里面的蛋糕很好吃。”笹川京子一脸梦幻的表情。

    沢田纲吉失笑,对于笹川京子没有那种一个**丝见到女神的紧张感。毕竟他现在只是将笹川京子当做一个普通的同班同学,摆正心态后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因为和漂亮的女孩子说话就不好意思。

    “笹川同学很喜欢蛋糕啊。”沢田纲吉想了想,脑海中没有任何关于桐原理莎吃食喜好的记忆。

    大概她也会喜欢蛋糕?但是沢田纲吉莫名的觉得那种高大上的豪华刺身才适合桐原理莎。

    “嗯,甜甜的,而且只要吃一口就会觉得很幸福,所有烦恼的事情都忘在脑后了。”

    “这么厉害吗?下次我也尝尝好了。”

    沢田纲吉看着笹川京子皮卡皮卡发亮的眼睛,觉得因为蛋糕就满足的笹川京子很可爱。

    说完后沢田纲吉就低下头继续埋头苦读。笹川京子还想再和沢田纲吉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沢田纲吉说完后自然的低下头专心学习,没有再交流的**,就没主动打扰他。

    沢田纲吉一直在变化呢。笹川京子想。

    每次都变得更加成熟,总能和周围毛躁草率的同学区分开。

    笹川京子也打开了书,感觉沢田纲吉……更加优秀了。

    沢田纲吉的时间很紧,说是争分夺秒也不为过。他上课的时候十分专注,做好笔记后飞速的浏览,然后合上书趴在桌子上睡觉。

    教室里乱糟糟的,却没办法吵到沢田纲吉。

    工作了一晚上,上课的时候打起精神,但是一下课,倦意就气势汹汹席卷而来。沢田纲吉几乎倒头就睡。

    铃声一响起,他痛苦的睁开眼睛,用手啪的拍了一下脸,疼痛唤醒了模糊的意识。他眨了眨眼睛,数学老师刚开始上课。他不得不再次把疲倦忘在脑后,全神贯注的听课。

    沢田纲吉逼迫自己集中注意力,让身体屏蔽疲惫的感觉,但是一旦下课,他感受的疲惫简直翻倍。对于那些不考试的科目,沢田纲吉基本上都是睡过去的。

    课上被老师叫起来批评痛骂,别人嬉笑,但是沢田纲吉只是低着头,眼睛里爆满了血丝,脑海中不停的闹腾着:“好想睡,好想睡,好想睡……”

    同学的目光笑声和老师的痛骂无关痛痒,因为他真的太累了。

    老师怒火攻心,痛骂一顿后让沢田纲吉到走廊罚站。

    沢田纲吉心中感激,这简直是瞌睡了送枕头,他没有觉得受到侮辱,此时他没有精力去在乎别人的评价,在基本的生理需求都无法满足的情况下,这些无关痛痒的嗤笑辱骂简直微不足道。

    走廊里静悄悄的,教室关着门,声音断断续续模糊的传了过来,像是最好的催眠曲,沢田纲吉靠着墙壁,闭着眼睛睡了过去,头一点一点的。

    沢田纲吉睡得口水横流,突然觉得鼻子有点痒。他摇了摇头,可是痒意还是没有消失。

    他睁开眼睛,发现几个调皮的男生正拿着领带刮他的鼻子。

    “别闹了,我真的很困。”沢田纲吉无奈的说。

    “我说,沢田纲吉你也太厉害了,闭着眼睛都能睡着。”

    “我也不想啊,”沢田纲吉挠了挠头,“我去教室继续睡了。”

    沢田纲吉半耷拉着眼皮,走进教室,趴到桌子上开始呼呼大睡。有的男生故意在沢田纲吉耳边大喊大叫,来回走动,可是沢田纲吉不动如山,几个男生费劲浑身解数都无法把沢田纲吉吵醒,不得不放弃,心中怒骂沢田纲吉不过是一个假期,怎么变化如此之大。

    找茬的学生发现了沢田纲吉的变化,他们的任何行为都无法对他造成困扰。出人意料的是,沢田纲吉学会了反抗。

    即使毁坏他的书,沢田纲吉也会拿着书到找事的人的面前告诉他这是不对的,他会告诉老师让他的家长来赔偿新书本的费用,并且罗列了之前他们对他造成的经济损失,这么一算不是小数目。

    如果学校无法处理,那么经济纠纷可以找警察,不是以校园暴力为由,而是以单纯的经济损失为名。

    沢田纲吉现在不是善茬,毕竟他当着全班所有同学的面说了出来。不是那种撕破脸的对质,而是用一种从容不迫冷静陈述的语气缓缓道来。

    对方头皮发麻,被这样的沢田纲吉打的措手不及。

    以为两人会鱼死网破,不死不休。

    但是那人没想到沢田纲吉最后笑着说,“我知道你们是开玩笑,不过有些过分了,下次不要这样了。”

    然后沢田纲吉就回了座位,没有再追究的意思。

    那些人纷纷消停下来,毕竟谁也不想给自己添麻烦,沢田纲吉不行,那就换个对象。

    有些罪恶虽在暗中肆意横行,却不能明目张胆,因为一旦暴露出来,便如日光下的露水,存留不久了。

    不敢反抗的人总是有的。更何况现在各科老师还挺喜欢沢田纲吉,经常在课堂上夸奖他。两相权衡下,沢田纲吉学校的生活安稳了。

    人最会趋利避害,当他们发现来找你麻烦会可能对他们产生威胁或不利影响后,就没有人愿意轻易冒险尝试了。

    沢田纲吉注意到了同学们的变化,他心中感慨,只是这件事没多久就被他抛在了脑后。

    因为新的麻烦到来了。

    沢田纲吉小心翼翼睡觉的行为被老师发现了。

    任课老师揪着沢田纲吉的耳朵把他拽到了办公室。途中引起了其他班学生的侧目,沢田纲吉痛的倒吸凉气,看到桐原理莎投注过来的目光,他趁老师不注意偷偷的对桐原理莎笑了一下。

    结果下一秒,老师手上的力气加大,沢田纲吉的表情顿时一阵扭曲。

    桐原理莎被逗乐了,脸上露出微笑,沢田纲吉看见,虽然耳朵很痛,但是也笑了。

    “沢田纲吉这种学生,就应该开除!!!!”老师的吼声震得教学楼晃了三晃。

    “火气这么大啊。”主任喝了口茶,“发生什么了?”

    “这个学生,在我课上睡觉,开学一个月,他就睡了一个月!这种学生还留在学校干嘛,不学习整天睡觉,干脆回家好了。”

    “……沢田纲吉,你怎么回事?”主任不满的看了过来。

    “对不起,主任,对不起,老师,我没有任何不尊重你们的意思。”沢田纲吉冷静的先道歉。这是他和难伺候的顾客多次交战中得出的宝贵经验。

    “我父母去世,而且……”沢田纲吉把自己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的窘况以及晚上打工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考虑过辍学,”沢田纲吉看着主任和老师的表示赞同的神情,心中发冷。他心思急转,面带急切实则心中冷静,从老师的角度,他看起来似乎真的走投无路。

    “但是根据义务法的规定,我必须来上学,不然警察会一直对我进行思想教育,这样我也没办法工作。我曾经对帮助我的警察说过我的情况,问他怎么做才能直接工作。”

    “他说如果我真的辍学,那么学校要承担责任。我想,不能因为我的关系,影响到学校的名誉,给老师们造成困扰。而且临时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才明白主任还有各位老师们的良苦用心。只有取得好的成绩,去好的学校,毕业之后生活才能不那么困难。”

    “抱歉,主任,老师,直到现在才明白你们说的话。以前辜负了你们的关心,真的很抱歉。”

    “我很珍惜现在在校的时间,我只是太累了,真的不是故意睡着的。”

    沢田纲吉条理分明,一一解释。主任和任课老师的脸色好了不少。

    “主任,这是这次的考试排名。”这个时候英语老师走了过来,把全年级的排名交了过来。英语老师也听了全程,眼中是对沢田纲吉的喜爱。

    “这次沢田纲吉成绩不错,进步很大,很有潜力。”英语老师帮沢田纲吉说话。

    沢田纲吉惊的看着英语老师,英语老师和蔼的对他笑了笑,不见上学期他成绩下滑时候的冷淡。

    主任看了看排名,发现沢田纲吉的排名是30。成绩确实不错,而且是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

    “沢田纲吉,你情况特殊,我们也不是不能理解。学校也很关心你的情况,但是学校财政情况你也知道,没办法给你太大的帮助。这样吧,以后你除了主课外,其他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但是必须留在学校里。”

    “谢谢主任!谢谢老师!”沢田纲吉大声道谢。而揪着沢田纲吉来办公室的老师虽然并不满意,但是考虑到沢田纲吉的实际情况和他说的那些话,也勉为其难的认同了主任的安排。

    沢田纲吉关上办公室的门。

    他拐了个弯,到了楼梯口,脱力的靠在墙壁上,眼里含着一丝倦怠。

    他没想过自己会这么能言善辩,换做是以前的自己,大概从来不会考虑如何说话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对于自己的改变,沢田纲吉自然是有一些惶恐。

    可是,他不后悔。

    得了主任的批准,其他的老师也多少了解沢田纲吉的情况,心中难免有些同情怜悯,上课的时候看着沢田纲吉虽然睡觉,但是仍然有所遮掩,而不是明目张胆的质疑老师权威,副科老师也不会去管。

    毕竟就是这样,你给我留面子,我也给你留面子。

    沢田纲吉除了白天学习,晚上在值班守店的时候也没有闲着,没有客人的时候,他就会拿出作业来写,仔细的复习研究新讲的课程。好在老板体恤,不介意他一心二用,还鼓励他好好学习,有个好未来。

    也许是时间有限,他必须争分夺秒,因此效率反而比之前都高。

    真正用心的付出让沢田纲吉得到了收获。

    沢田纲吉这段时间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主课老师很满意,自然不去管他在别的课睡觉的事情,副科老师也不愿意多事,再加上这孩子身世凄惨,平时也乖巧听话,因此沢田纲吉成了第一个可以在班级上睡觉不被罚的人。

    “白天还撑得住吗?”沢田纲吉约好了和桐原理莎一起吃饭,平时和理莎相见的时间很少,所以他很珍惜午饭这段时间。

    “嗯,刚开始有些困难,但是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沢田纲吉笑着说。

    两个人抱着便当盒,桐原理莎看了一眼沢田纲吉里的便当,就是两个饭团,旁边放了一些烫青菜和一碗咸汤。

    沢田纲吉吃的营养均衡,只不过味道淡了一些。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他个子长了几厘米,大概是工作量大,相当于锻炼身体,外加也不怎么吃垃圾食品,所以虽然下巴尖了,但是气色却比之前好不少。

    桐原理莎的便当和沢田纲吉的完全不同,桐原理莎从来不在吃食上苛待自己。

    金嫩酥黄的天妇罗,肉嫩可口的黑鲷生鱼片,小西红柿和花椰菜点缀,整齐排列的厚蛋烧被包在中间,最下面的米饭点缀着梅子。看一眼就让人食指大动。

    沢田纲吉知道自己的便当寒酸,看到桐原理莎丰富的饭菜心中直流口水,但是他没有很失礼的表现出来。

    “我最近吃了很多肉,纲吉君,我是不是变胖了?”桐原理莎用筷子戳了戳自己的脸颊。

    “没有,理莎还是很好看。”沢田纲吉还真的仔细看了看桐原理莎,觉得理莎还是下巴尖尖,身材苗条,压根没胖。到是胸部反而大了一些。沢田纲吉脸上一红,慌张的错开目光。

    “果然胖了吧,你眼神躲了。”

    “真的没胖。”沢田纲吉小声说,不好意思再去看桐原理莎,他怕自己的目光会落在不该落的地方。

    “我想吃你的便当,我们换一下。”桐原理莎不容沢田纲吉反驳,抢过了他的饭盒。

    “等等!”沢田纲吉怀里被塞进了桐原理莎的饭盒。

    桐原理莎低头开始吃,没有理会沢田纲吉。

    “那、那好吧。”沢田纲吉看桐原理莎牢牢护住便当的样子,只能妥协。

    他看着低头啃青菜的桐原理莎,眼神温柔。他知道她体贴他,他不说破。这是属于两个人的默契。吃着桐原理莎的便当,觉得整颗心都暖了起来。

    “昨天的排名我看了,你是年级第十,很厉害。”

    “没有啦,”沢田纲吉高兴而难为情的说,“多亏了理莎你的笔记。”

    “主要是你自己努力,这次比上学你期最好的名次还要高很多。”桐原理莎笑着说,“果然纲吉君只要肯努力,就一定能做好。”

    “谢谢,理莎。”沢田纲吉很不好意思。

    他看着桐原理莎的脸,心想:这样的我是不是更靠近你了呢?

    “听说你在课堂上睡觉,没有被老师罚。”桐原理莎话锋一转。

    “嗯,老师们都很体谅我。只要成绩没有退步,老师不会管我的。”

    “老师都很通情达理呢。我一直担心你的身体吃不消,老师允许你上课休息的话,那就没问题了。这样看来一定要好好保持自己的名次,纲吉君。”

    沢田纲吉看着桐原理莎的笑靥,刚想要答应。

    [具备价值和能力的人,将获得无数特权,他们会获得最大的公平和尊重。]

    他突兀的想起了很早之前她说过的话。

    啊……

    这……

    桐原理莎看着他,眉目温柔,巧笑嫣然。

    作者有话要说:  我怎么会写虐呢,我要先让他幸福呀=v=

    突然觉得里包恩对沢田纲吉还是太温柔了,因为里包恩在,所以无论发生什么,沢田纲吉总觉得会没事的。

    其实比起

    谢谢宝贝们扔的地雷,也谢谢你们队安迪的爱。这么多年一起走来,谢谢没有离开我,笔芯!

    ~~~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5 07:38:22

    頔夏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5 20:04:45

    仙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6 01:14:58

    音乐厅内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6 18:50:43

    u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8-29 15:15:44

    仙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9 22:25:39

    仙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3 11:19:11

    仙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3 11:19:30

    仙君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