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10章 泽田纲吉番外:红玫瑰(下)

第10章 泽田纲吉番外:红玫瑰(下)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一边思考,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绕过一栋栋的房屋,无意间来到了一所教堂,十字挂在在教堂的上方。他推开门进去,里面的人正在做祷告,没有人发现他的闯入,他悄无声息的进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前面有两个十一二岁的男孩,都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样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两个小孩吵吵闹闹,和前排前虔诚祷告的大人十分不同。

    “强尼,没有人能分辨出我们。”

    “对对,就是爸爸妈妈都会搞错。”

    “就连我们最喜欢的杰卡老师都不可以。”

    “这个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辨别彼此。”

    “没错,所以只有我们两个人就够了。”

    “当然,罗宾,我们一直在一起,这样就算没人认出我们,我们也不会孤单。”

    “恩,我只喜欢你,我亲爱的强尼。”

    “我们约定,就算长大了也不可以扔下另一个。”

    “在神的面前约定。”

    “在神的面前约定。”

    “那我们约定,我只喜欢阿纲一个人,阿纲也只喜欢我好不好。”

    “恩,那阿吉也要一辈子不嫌弃我废柴和我一直在一起才行!”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那个时候黄金圣斗士正火,他摆着POSE对着阿吉说:“阿吉是雅典娜,我是黄金圣斗士,一直保护阿吉。”

    不是他变了,而是他忘记了最初的承诺。

    胸口的某处突然浮现了一种细小的痛,慢慢地倾泻而出扩散开来,不多却无限的深刻,痛得让人忍不住想要咽呜流泪。

    阿吉,阿吉是雅典娜,我是黄金圣斗士。

    教堂里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神父抱着圣经,来到了那个坐在最后排的青年身旁。

    “青年人,是否有什么哀愁?神会帮助你。”

    “……”泽田纲吉抬头,看着神父和蔼慈祥的脸,摇了摇头,“我有罪,但是神已经无法让我得到救赎。”

    “那么便祈祷吧,你有什么愿望都可以告诉主,主会赐予你幸福。”神父送给了泽田纲吉一枚十字架,纯银的十字架上挂着一条长长的链子,入手冰冷。

    泽田纲吉看了眼手中的十字架,又看了眼教堂里放置的耶稣的蜡像,周围的蜡烛烧的劈啪作响,阳光从教堂彩色的玻璃中倾泻而下,意大利别具特色的圣母像散发着神圣的光,他来到最前面,身体笔直,头颅低垂,双手握着十字架,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虔诚。

    阳光透过缝隙一点一点的挤进教堂,微尘轻浮,他的脸上被阴影与日光分割出明显的区域,那个黑手党教父紧紧的握着十字架,虔诚的祈祷着,然后他低下头,轻吻着手中的十字架,脸上是浓郁的化不开的悲伤。

    那人安然恬静的笑容和干净的眼神——那是他一直以来最喜欢的表情,也是他支撑自己走过不顺校园生活的支柱。有的时候会恶劣的开玩笑将讲鬼故事,把他吓到哭后再无措懊恼的安慰,发誓以后再也不犯,然后他才破涕为笑。

    那个时候他的笑容是真的很干净,远没有之后的复杂,也不会充满了难过、悲痛、无助和绝望。

    所有的感情都是细小而慎微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会改变一切。

    可喜的是,我们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们很谨慎。

    可悲的是,我们谁都不知道究竟是哪个举动会破坏一切。1

    也许他一直是偏激而疯狂的,只是那个时候年纪小,太多的感情隐藏在细节中不被察觉,如今细细想来竟会发现那么多。

    那是他第一次显露性格中让他恐惧的东西。

    那个时候他们国小三年级,他每天上学都要被狗追,但是阿吉不一样,他对狗有一种天生的喜爱,他喂了一只流浪狗很长时间,当然是用的他的早饭。 每天每天的,拿出三块饼干给它,然后有一天,那只狗攻击了阿吉。

    阿吉眼睛睁得很大,金红色的眼睛甚至有些水润。他握紧了手中的饼干,浑身有些颤抖,胸膛剧烈的起伏着,金红色的眼中疯狂的搅动着剧烈的情绪,最后狠狠的把饼干仍在了地上,转身便离开。从此他再也没去看过那只狗,哪怕每次经过那只狗都会向着阿吉摇尾巴,阿吉也没有理它。

    直到那只狗死去,它嘤嘤的叫着,但是阿吉还是没有去看它一眼,而是在那只狗彻底死去的时候抱着泽田纲吉哭了出来,很难过很难过的哭了,也许并不只是因为那只狗的死去,而是为了什么复杂难以理解的感情。

    “阿吉,为什么不去理它呢?”

    哪怕只是去看它一眼,都不会如此难过。为什么一定要等事情走到那种地步,才难过的哭出来。

    “……”阿吉那个时候没有说话,只是透过泪水脆弱沉默的看着他,脸上表情深刻而沉重,他无法读懂他的表情。

    后来泽田纲吉才知道,越是翻脸不认人的人,就越是重感情的人。

    因为付出的太过真诚,所以才容不了一丝一毫的伤害。

    而阿吉,也许从小就是偏激执着的。他有多敏感,就代表着他有多么的害怕伤害,付出的感情有多么彻底纯粹。

    阿吉经常对他说,让他对他好一些,他每次都应道点头说是。可是后来……阿吉那么偏激决绝的人,在最后对他说:你对自己好一些。然后决然的化成了碎片。

    泽田纲吉成了那只死去的狗,因为阿吉再也没有回来。

    他捂住自己的心房,像是痛的无法站立,连呼吸都有些不稳,他支撑着自己勉强的走到椅子旁边,前方是神圣的耶稣,偌大的教堂安静的不像话,神会知晓你所有的痛楚。

    阿吉爱他比他爱阿吉多,所以他很清楚的理解泽田纲吉,知道他有多心软,多善良,所以他选择用最决绝的方式离去。

    悲剧总比喜剧让人记忆深刻,因为你痛了,所以你记住了。

    他极端的用最尖锐的刀,淬了最狠的毒,深深的刺入他的心脏,让他再也忘记不了他,让他在回忆起他时都无法平静,只能一脸苍白的捂着颤抖的心房。

    太任性了,太过分了。即使知道他是故意的,他还是会忍不住流泪,想要对他说句对不起。

    对不起把你逼到这一步。

    对不起没有完成自己的诺言。

    对不起没有及时发现你的矛盾。

    对不起……让你主动选择离开。

    时光流逝,他到失去后才知道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时光,才知道去铭记他的一切——尤其是他最喜欢的温柔笑容,只倒影着泽田纲吉一人的金红色的双眼。然而,他在不经意间错过的一切,现在再也找不到了。

    阿吉充斥了他的每寸血肉,每寸肌肤,整整14年。

    找不到了,记不清楚了,唯一拥有的只是模模糊糊的画面,朦朦胧胧似是而非的残破片段。他不是没有想要去回忆阿吉的脸,只是他远远的低估了时间的力量。燃起火焰,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企图回想起阿吉的面容。但是阿吉的脸永远是14岁冷淡却带着少年的青涩的样子,远不是现在这个成熟冷漠的面庞。

    哭得鼻涕横流的阿纲,给他擦眼泪的阿吉。

    他很胆小,总是被罚站,总是被欺负。

    也许最美好的时光不是那在摔倒时递过来的手帕,而是在一个个炎热的夏日不停补课安慰他的夜晚。

    为什么会喜欢京子呢……

    因为她没有看不起他,给了他最初的那份尊重。

    他想起在最后两人相处的时光里,阿吉看他的眼神。

    眼眸深邃,带着一点让他心虚的轻蔑和嘲讽,那轻蔑和嘲讽不是对他的,而是对他自己的。

    他总是这样,看似没心没肺,却总是直指人心。

    而他那时也没有成熟到剥开自己心,直面自己的阴暗面。

    所以,就这样,再也无法拥有。

    一日和爸爸在家里喝酒,结果爸爸喝多了,倒在桌子上说着醉话。

    “……其实啊,嗝,呼……阿纲,你有一个兄弟……”

    泽田纲吉的手一顿,然后继续着倒酒的动作,“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哈……你当然不知道了,你们那个时候都在奈奈的肚子里,怎么可能知道?”家光脸色通红,醉眼朦胧的瞪了一眼泽田纲吉,泽田纲吉端着酒杯的手有点抖,酒水溅到了桌子上。

    “和我说说吧,爸爸。”

    “……当初奈奈唔……”家光嘟囔着,泽田纲吉推了推他,像是在催促着他,“……医生说,是双胞胎呢……不过……”然后泽田家光便打起了呼噜。

    “……狱寺君吗?我希望查一些资料,恩,没错,是关于……”

    泽田纲吉坐在靠背椅上,黒木桌子上摆着一打资料,他在看完后对着对面的人微笑,那人诚惶诚恐的看着他,“不用紧张,找您来只是想问几个问题。”

    “二十四年前,泽田奈奈女士在并盛医院养胎的相关事宜是你负责的,可否和我说一下具体的细节。”泽田纲吉眉眼温和,但是身边的威压却让医生有些喉咙发紧,“是、是这样的……”医生磕磕巴巴的开口……

    “……你知道吗?!双子之间吞噬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奇特的现象,那个胎儿快要被完全吞噬的时候,另一个强健的却停下了动作,简直像是意识到自己在吞噬兄弟的生命一样,他竟然停下了!!两只还没有完全成型的手抱着自己的兄弟,然后他就被被弱势的一方给吸收掉了,他明明可以吞噬掉他,但是没有,反而是让自己消失,简直像是有意识一样,真是太神奇了!!”医生说道情动之处,竟然站起身,脸上都是兴奋的红光。

    “……”泽田纲吉听到一半的时候神色便开始变得僵硬,他看了眼完全沉浸在奇特事件中的医生,眸色深的像是被墨浸染。

    等医生走后,泽田纲吉打开桌子上的资料,上面是奈奈妈妈怀孕时照做的B超的照片,图片黑白,但是还算清楚。两个婴儿依偎在一起,其中一个紧紧的抱着另一个,随着时间的推后,原本弱小开始剥夺另一个的生命,而阿吉……慢慢被他吞噬……

    简直像是有意识一样,他竟然停下了!

    医生惊讶的声音不停的回荡。

    手里的资料突然浮现了几滴圆形的湿润,慢慢的,湿润越来越多,像是下起了细密的雨。

    泽田纲吉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捂着嘴,泪水鼻涕混了一脸,他哭的像个孩子。浑身颤抖,眼泪不停的滚落,砸碎在整份资料上。

    因为想要拥抱,便用两只脚行走。因为一个人很寂寞,便和你一起呼吸。

    为了拥抱你而抬起的脚,为什麼开始伤害起你了呢。

    刚学会的字句, 变成了刺穿你的刀子。

    “阿吉……唔……”

    “阿吉……哇哇哇……啊啊啊啊啊!!!”泽田纲吉一个人,抱着那份资料,嚎啕大哭。

    带着咸味的海风静静地吹过,没有束好的白色衬衫一角随着风的节奏缓缓摇曳,发出摩擦的声响。

    “里包恩,你这次找来的也太快了。”

    “哼,等着吃子弹吧,蠢纲!”

    “初代,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呢?”过年的时候难得里包恩大发慈悲,放他回日本,他提着行李来到并盛的家,妈妈高兴的迎接。

    他在和妈妈一起看完电视后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每天不停的向着指环说话,但是指环却没有给他一点回应。

    白兰的嘴巴像是敲不开的锁,他用尽所有的办法,都没能从那个人的嘴里抠出一点消息,但是初代不一样。

    他叹了口气,躺在床上,一夜无梦。

    “纲君,可以帮我整理下仓库吗?”

    “好的,妈妈。”泽田纲吉从二楼来到院子,打开仓库门,一点点的清扫起来,突然间碰到了一个纸箱,里面的东西瞬间洒落,其中一个相册露出一角,泽田纲吉好奇之下,伸手拿了出来。在翻动到其中一页的时候,停住了动作。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子,穿着同一件衣服。两张相片放在相册的一侧,正好占了一页,不同的是,第一张照片上是棕发棕眼,站在一侧,他左手向一侧伸出,好像是握着什么。下面的那张照片,还是那个棕发的孩子,不过是金红色的眼睛,他站在了另一侧,右手伸出。

    两张照片折起拼接在一起的时候,两个孩子的手竟然像是握在一起一样。

    “阿纲我们来照相啦!”

    “咦咦?可是没有办法照到两个人呢。”

    “我们这样……然后……”

    那个25岁的青年身体背对着仓库门口,看不清神色,只是浑身颤抖,近乎庆幸的亲吻着两张照片。

    “十代。”长久的等待终于换来了回报。

    “初代。”泽田纲吉手握紧,但是却还是从容的看着金发的男子。

    “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关于阿吉的事情……”

    “……”

    “我知道你清楚。”泽田纲吉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的祖先。

    “……她叫安迪,而不是阿吉,阿吉早在10年前死去。”

    “……”泽田纲吉没有反驳,只是唇色有些苍白,“我知道,他叫做安迪,不,是她……”在阿吉最后消失的时候,那点点的金红色荧光之后浮现了一个身材纤细,黑发褐眼的女孩……但是紧接着,那个透明的人影就消失不见,让他一度以为是错觉。

    “她,她还活着吗……”

    “我不知道。”

    “……”泽田纲吉的呼吸停滞了一下才缓缓的变回原本的频率。

    “因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