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四十四章 :劣势

第四十四章 :劣势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兰从床上坐起来,他用手捋了一把头发,眯着眼看向一片黑暗的房间。

    这间房间很大,而他的听力很好,他从床上跳下来,他现在只穿着一条白裤,他辨别着细微的声音,向着一处走去。

    梦里的画面,显然还是不停的让他心烦气乱,白兰甩了甩头,眼神阴霾。他走到浴室前,里面有着暗黄色微弱的灯,呈现着一种暗沉而压抑的颜色。

    他单手撑在浴室门上,另一手盖住自己的脸,过了半晌抬起来的时候,又换上了吊儿郎当甜腻的微笑,他缓缓的拉开门。

    安迪坐在马桶上,抱着膝盖,听到门声的时候,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才从膝盖里把脸抬起来。

    明明是晚上,温度也比较低了,但是她还是满脸的汗水,额前的发丝还有耳际的头发都黏在了脸上,有些狼狈。

    她睁着双眼静静的看着进来的白兰,抿了抿嘴,表情呈现出一种孩童般的天真和干净:“我做了个噩梦,我不想吵醒你,所以我跑到这里来了。”

    “咦,肯定是很可怕的噩梦,你看,你的脸上全是汗。”白兰走进来,蹲到安迪的面前,笑着用手指替她擦去汗水。

    “还好。”安迪微微笑了笑,眼里有着朦胧的雾气。白兰伸手把安迪从马桶上抱起来,安迪蜷缩起来,努力的维持身体的平稳。

    白兰的体温很高,炽热的男性躯体就像是个小小的火炉,但是安迪的体温却有些低。她身上沾着薄薄的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白兰把安迪放在床上,安迪立马自己蜷成个团,背对着白兰。这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也许是她些事情并不想诉说,她没有语言说明,但是行为远比语言更加直接而直指人心。

    白兰躺在床上,单手撑着头,看着安迪弯曲的后背,沉默不语。也许觉得有点冷了,安迪伸出一只小手,四处抓被子,但是被子早已经白兰拉到另一处。

    意识到是白兰的恶作剧的安迪,突然浑身一僵,脾气也上来了,自己抱着自己,不再摸索被子。安迪现在心情很糟糕,她很想发火。

    所以白兰你最好别惹我!

    “在想什么?说出来听听吧。”白兰的声音依旧轻浮,但是眼神却一片平静和清冷,细不可查的,他的话里有着极浅极轻的责问。

    “……”安迪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沉默不言。

    可是,有的时候沉默会更让人生气甚至是引发恶意的联想。

    “你倒是说呀,安迪。”白兰再次重复了一遍。

    他看不见安迪的表情,但是他却能察觉到安迪的不耐和厌烦,安迪往床边挪去,像是想要远离白兰,甚至是离开这小小的床。

    “不许动。亲爱的,别让我生气。”白兰的声音压得很低,他同样也心情不是很好,梦里支离破碎的画面几乎成刀,将原本平静下来的心,再次挑拨的暴怒非常。

    一瞬间,安迪的背颤抖了一下,停了下来。

    “亲爱的,你是想要去找谁吗?”白兰仍觉的郁结于心,显然这是昨天剧烈矛盾的后遗症,带来长久而烦人的困扰。

    “……”

    “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白兰看着安迪脆弱的脖颈,突然想拽住她的衣领,把她粗鲁的拉扯过来让她面对他,这样他就可以清晰的看清那双眼睛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情绪。幻想看着她疼痛微张的嘴,让他觉得一阵舒爽。

    安迪现在的一切行为,几乎可以激起他的暴虐。可是他没那么干,他一直自诩优雅而理智。

    世间所有的胜败争斗,最痛苦的并不是失败之际,而是承认失败之时。

    不得不承认,在这一刻,他找不到任何办法,去撬开这一只紧紧合上壳的玉蚌。还真是极其的不甘心。白兰的紫色在夜色下闪动着野兽一般凶狠的光。

    “是在想泽田纲吉吗?”白兰的之间碰触安迪的发丝,安迪顿时把头向前倾去,排斥之意不言而喻。

    女人对自己的头发十分敏感,而这直接反应了她的心情。白兰勾出一个冷漠的笑,他虽然是承认一些事情,但是不代表,会一如既往的温柔。

    他本身便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嘿,我想我知道你和泽田纲吉的事情了……”安迪身体紧绷,但是瞬间又放松,显然,她根本不信,她不信白兰会知道一切。

    “那个在十年战里,不断的为泽田纲吉提供火焰的就是你吧,我的女孩。”安迪的瞳孔瞬间放大,她转身,怒视着白兰。

    安迪狠狠的咬住嘴唇,脸色变得苍白,眼睛里脆弱的锋利夹杂着出现,像是一只感受到了危险的狼崽,呜呜的发出威胁的低吼。

    那一个世界的所有事情,是安迪最无法容忍被侵犯的地方,即使白兰也不例外。

    “可是你也没出多大力气不是吗?日常生活中,没有你的参与,你只是像一个机器一样,唯一的功能就是提供力量啊,那些少年们的友谊,还有成长,甚至是……”白兰的嘴角骤然拉大,整张脸有种惊悚感,“爱情。”

    安迪的指甲如针一样的插|进了自己的掌心,红色的鲜血,顿时滚落,染红了床单。

    “年少的倾慕,可是在十年后迅速反而发酵成长,可是……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你的身影呢,你看,你是不是被所有人都忘记,忽视了呢。明明要是你拒绝提供力量,他们根本赢不了啊,但是……你得到的是什么呢?”

    安迪的肩膀颤抖,如同一只蝴蝶轻轻的抖动了一下翅膀。

    我得到的是什么呢……

    安迪眼睛里雾气朦胧,悠远而不可捉摸。

    [你不应该这样,我已经很累了,阿吉。]

    [大家都在为了战斗而努力啊,为什么你,为什么你一定要……]

    [阿吉!!为什么要针对京子呢,明明你之前不是这样的……]

    [你不应该这样的……]

    安迪觉得有一把刀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脏,然后缓慢的移动,疼痛漫长而不会停止,她只能旁观而无法拯救自己,她忍不住倒吸几口凉气。

    “可是你还是喜欢泽田纲吉。”白兰轻轻的说道,看着安迪情绪波澜起伏的眼睛,“你们一起去咖啡馆,一起聊天,你给他吹曲子。你想要什么呢,想看着他的脸,想拥抱他,是不是还幻想着和他做|爱,恩?”

    “……”

    “你不仅和之前那只泽田纲吉玩,而且昨天还和这只泽田纲吉玩……”白兰语调很轻很温柔,像是棉花糖软软甜甜的,但是话中的意思却可以杀人,安迪径直的瞪着白兰,白兰迎着安迪威胁而逞强的目光,仿佛隐忍了很久终于要一吐为快:“只要是泽田纲吉,是不是不管是哪一个,你都愿意。”

    “我没有!”安迪声音高亢而尖锐,划破了即将黎明的黑夜,她出人意料的强硬的语气让白兰的眼神一凝。安迪这是第一次用如此尖利的声音反驳他,她以前要不就是漠不关心,要不就是对他无条件的顺从,这么强硬和坚决,还是第一次。

    “你喜欢泽田纲吉,你想要靠近泽田纲吉,这是事实吧。”白兰并没有因为安迪的强硬而停下,他进一步的说道,“难道你不想要去拥抱他么?”

    “不是。”

    “撒谎。”白兰几乎在安迪说出答案的瞬间就进行了否定,安迪的眼睛猛地颤抖,白兰立马一种不出预料的表情,他一直知道,她是一个谎言连篇的女人。白兰忍不住想要用拳头砸枕头,但是他强忍着把手停在了半空中,然后顺其自然的捋了下额头的头发。

    “那为什么要接近他?”白兰再次问道。

    “……”

    “……没有主动离开,反而主动贴上去,怎么,怕他看不见你吗?他有了未婚妻,有自己的爱人,你难道即使这样还是要像个不顾名分的女人一样?亲爱的,我还以为,按照你清高的性格,你是不会做出这种让自己唾弃自己的事呢。”

    “……”

    “为什么不敢说?”

    “是他主动搭话的。”

    “你在撒谎。”

    “我没有。”

    “那么,你想要骗我到什么时候,包括过去和现在的所有的事情。”白兰看着安静紧抿的嘴唇,他突然觉得自己恶劣而丧失了以往的耐心。“你说的谎话我已经知道了,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断撒谎的?”

    “我没有撒谎。”

    “那么就说给我听呀。”

    “……你要是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安迪的眼神凶狠的像是愤怒的小狼,她破罐子破摔的回答道,以前她从来没有如此放纵无赖而油盐不进。白兰在安迪的脸上看见了丝不耐,他的眼睛一颤。

    “你连和他见面的最基本的小事都隐藏,我怎么相信你?”

    “……但是,是真的。我没撒谎。”安迪突然双手捂住脸,蜷缩起身体,像是一只蝴蝶被扣落在了床上。

    “你……”白兰的声音一出现,安迪的肩膀就微微颤抖起来。安迪哭了。

    好不容易占据上风,但是如今,安迪轻而易举的把劣势扭转了过来。而听见安迪哭声的白兰,也顿时止住了话头。

    一旦这个时候去安慰,甚至安抚妥协,就会失去了现在的优势地位。他与安迪会站在同等的位置上,甚至是低于她,而在她那种自虐苛责自己的行为下,他会被她磨去脾气,最终原谅她的一切。

    他有不得不知道的问题,这个问题至关重要。脑海中的画面再次出现,黑发少女快乐的围绕着棕发少年旋转,眼里是少女青涩的情感和脆弱的希冀。

    画面陡转。

    安迪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他,她优雅而美丽,落落大方,可是却哭的很可怜,她一直看着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原本想要继续看下去的意图被硬生生的阻止,他的精神遭遇了重击,一股强大不可撼动的力量如潮水,粗鲁的赶出了他的意识。

    他头痛欲裂。

    安迪抽噎,哽咽,脸埋在手掌里不肯出来,身体偶尔抽动一下,像是难过的不行。

    白兰认为,调|教一定是温柔与粗暴结合,但是过分的粗暴会引起反抗。顺从的幼鸟变成了狠戾的雏鹰。

    可是雏鹰就是雏鹰,发现挣扎摆脱不了猎人后,立马再次换回脆弱的姿态,以求得逆转。

    白兰突然发现,以前直来直去,颇有女汉子气势的安迪,在无意识中已经利用起了女性的优势。这是十分重要而不同寻常的。她的女性意识开始觉醒,很成功的打了白兰一个措手不及。

    这是一个狡猾而又谎话连篇固执的女孩,不,应该是女人。

    白兰想要弄清楚自己的疑问,他不会被眼泪迷惑,必须追查到底,不然,他觉得安迪之后便会被把这件事情深埋心底。

    泽田纲吉不能被提及。

    白兰有过很多女人,甚至是男人。他们用身体,用爱情,用眼泪去迷惑他。如果眼泪真的管用,他也就不是心硬如铁的白兰·杰索。他足以在统一世界前,因为心软,被眼泪杀死千万次。

    可是安迪哭哭啼啼的,真的是十分可怜,白兰有一种在欺负她的感觉。她低着头,压抑委屈的哭,身体弯起来像只虾米。

    他觉得,他可能得不出任何答案。女人善于隐忍的天性甚至是耐心远超于男人。白兰不可否认,安迪再一次大获全胜。

    白兰有些不爽,他在面对她的时候几乎节节败退,任由他如何挣扎,如何智力非凡,都只是换来了同样的结果。这是一场无关智力的对战,而很不幸的,在这场战争中,女人可以轻而易举的占据优势位置。

    白兰坐起来,想吃棉花糖缓解情绪,但是突然想到这里是酒店,压根没有他的生命之源,他阴郁的盯着房间的墙壁,考虑之后摧毁它建立一座棉花糖工厂。他深呼吸,像是把心里的郁结全部吐出,他无奈的承认自己的再次妥协。

    安迪的眼泪让他犹豫,他戳着安迪的脸,觉得她真的是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离奇而奇妙的生物。白兰一下一下的戳着她腮,安迪的眼泪流的更猛,她显然把白兰的行为当成了侵|犯和欺|辱。

    “喂……”白兰试图用一种温柔的语气,嘴巴里努力往外漂符号,但是符号刚刚离开就立马碎掉,显然今天白兰不太给力。

    白兰将身体往安迪那边挪动了一下。很好,安迪没有闹别扭的后退。白兰再稍微挪动了一点。

    窗外的夜色不那么浓,显然黎明即将到来。白兰扫了一眼墙上的挂表,现在已经四点半。白兰的手覆盖在安迪的身上,发现她的体温太低了。

    “我相信你。” 白兰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他的眼神有些漫不经心,“请原谅我这个被醋意冲昏了头脑的大男孩。”

    “起来吧。”安迪听见白兰的话的时候,眼泪有一瞬间的停滞。安迪没动。白兰再次用手戳了戳她的脸颊。

    “今晚总不能就这样睡觉吧,今天睡起来脸会肿成猪头哦~”白兰情深意切深明大义的给安迪分析这样做的后果。

    “起来吧,带你去浴室,洗个澡,然后舒服的睡一觉。”白兰绕到安迪的后面,一用力,就把安迪抱了起来。安迪没有反抗。

    他把她抱到浴室,给她脱去睡衣的时候,却突然遭到了反抗。

    “我自己来,你出去。”

    “……”白兰只是眯眼看着安迪微笑,然后说出让安迪一愣的话,“不行哦,我们两个一起。”

    安迪哭的通红的眼睛瞬间睁大,配合她乱糟糟的漆黑长发,苍白的脸颊,充满了让人……蹂|躏的快|感。

    安迪双手紧紧的拽住衣服,努力的把白兰从衣服下摆伸进去压在她肚子上的手往外扯。

    “你给我出去!”她再次重申了一遍。

    白兰眯着眼笑,充耳不闻,顺着安迪的力道退出后,双手转战阵地去解安迪的扣子。

    “!!!”安迪开始挣扎,两个人甚至在小小的浴室里开始了激烈的战斗。但是这幅身体真的是太弱小了,安迪每次出击都会被白兰格挡住,然后进一步被压制。

    叫喊,威胁,手舞足蹈的反抗。最后安迪被安迪压在浴室门上,衣服被撕破,安迪难以置信的瞪着白兰,白兰欠扁的亲了亲安迪沾满汗水的额头。

    安迪眼睛圆溜溜的,气愤的喘着粗气,一双眼睛充满了怒意,像只愤怒的小兽,脸被憋得通红,比之前苍白的样子多了丝生气。

    白兰笑眯眯的看着安迪,安迪小小的一只被抵在墙上,四肢被白兰固定,动弹不得。白兰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两人就这么对视很久,安迪最终脸色一变,耷拉下了脑袋,像只斗败了的公鸡。她哆嗦了下脚,可怜她现在还被固定在墙上,双脚浮空。

    “……反正这个身体也是你造的,该看的你都看了……无所谓。你的我早就看光了。”安迪咕哝着,心里的不甘和难受在这一场激烈的“战斗”后,那些情绪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

    所幸的是,在这场“战斗”中,白兰的所有暴力都包裹着一层温柔,不会直接的让安迪受伤,动作来往之间,反而像是戏耍玩闹。

    这不是简单的亲昵和宠爱。

    这是心机叵测的猎人与单纯无知的猎物。这是一场属于猎人与猎物的博弈。

    他要的不是决裂,而是比这更深而艰难的东西,所以他只能压住性子,费尽心机,这是虏获,而非猎取。

    抓住杀掉另当别论,抓住后还要爱抚,粗暴的方法是没有好结果的。抓住她,总要使用一点暴力,但要适可而止。一瞬间的暴力是爱的表现,持续的暴力只会使对方痛苦,而安迪不会忍受别人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她所遭受的愤怒和绝望,全都来源于她自己,白兰只能将暴力与爱结合。[1]

    她一直是一个自私的姑娘。白兰低头浅笑,眯起的眼睛隐藏了深紫色眼中清醒而犀利的眼神。他笑了笑,贱贱的开口道,“好呀。”

    安迪终于双脚落地。她低着头,一直没有抬头,白兰单手撑着浴室的门,把安迪困在他和玻璃门之间。

    安迪盯着自己的脚趾,深吸一口气,像是自暴自弃。她自己开始解睡衣的扣子。

    睡衣是这家酒店的,质量没有多好,在之前的一番拉扯之下,领口的扣子已经被撕下来,几乎露出胸部,她很平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解开剩下的扣子。

    白色的上衣落在地上,窝成一团,正好挡住安迪的脚,安迪又抬起脚来脱裤子,等脱得光溜溜后,自己走到了浴缸里,热水很快就溢满,她想要踏进去的时候,却被白兰拦腰抱住。

    安迪一怔,像是搞不清白兰又在出什么幺蛾子。

    白兰在安迪脱完衣服后,目光一直凝聚在安迪的身体上。白皙而纤细的四肢,瘦削的后背。

    男人会对喜悦的女人产生接吻拥抱甚至是更进一步的想法,白兰是一个男人。而他从来不否认他对安迪抱有欲|望。

    他微微睁开眼睛,紫色的眼睛中流动着魅惑的光。

    他走过去穿过安迪的手臂抱住安迪的腰,亲吻她的肩膀。

    “你在干吗?”安迪十分自然的回头,她只看见白兰银色的发梢,而看不清他的表情。

    “没有呢,只是觉得,今天的你格外的让人喜爱。”白兰抱着安迪。

    “……”安迪面无表情,她想,他在几个小时前还想杀死她,并对她进行审问,如今这种态度未免太过奇怪,但是白兰一直抽风,思维太活跃,安迪决定将白兰说的所有的情话过耳不进心。

    安迪没说话,她迈腿进入浴缸的时候,白兰顺势松开了手,手指滑过她的肌肤,像是摸过丝绸一般。白兰蹲在浴缸旁边,一动不动的看着安迪,像是在看什么稀有物品一样。他看着安迪,用一种全然喜爱和欢愉的眼神。安迪抱着双腿坐在浴缸里,头靠在膝盖上,盯着旁边白色的瓷砖出神。

    白兰帮安迪清洗着后背,安迪的后背上有着细小的伤口,显然是昨天在海边的时候,被砂石划破的。从侧面看去,她的脖子上有一层青色,恰好绕了脖子一圈。

    他的手指摩挲着安迪的脖子,安迪突然一下子把头缩了起来。

    “很疼吗?”他摸了摸安迪的头发。

    “恩,有点。”安迪低低的说,一股突如其来的倦意袭击了她,她真的是太累了,情绪的波动也太大,而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罢工。

    “……你别这样了。”安迪意识不清出说道。

    “恩。”

    之后便是相对无言。

    洗完澡的时候,安迪已经靠在白兰身上睡着了,她的眉头皱着,脸色苍白。白兰帮安迪擦干了身体,然后抱到了床上。安迪蜷缩在他的怀里,白兰轻轻的把玩着安迪的一缕发丝,沉思:他是否需要给安迪换另一具身体,眼前的这副也未免太弱小了。

    但是想了想还是觉得,还是维持现状吧。有了强大臂膀的鸟儿总会振翅而飞的。

    作者有话要说:赫赫,安迪梦到了好多她经历的事情,突然觉得累不爱。对白兰的任性有了丝不耐烦。

    白兰傻逼了哈哈哈哈!崩掉白兰不解释~【扭腰。

    大家不要看到鸡头就那么兴奋啦!你们快先来爱一下即将被我玩坏的白花花,他要苦逼死了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