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五十六章 :四面楚歌(三)

第五十六章 :四面楚歌(三)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就在京子扣动扳机的时候,一柄银白色的锋利短刀击中了她的枪,枪歪了一下,子弹轰击在安迪的脸侧,她的脸被划出一道血痕,浓郁的火药味在安迪的鼻尖回荡,安迪动了动眼珠,看见白兰一脸冰霜的看着这边。

    “没用的女孩,起来揍趴那个骚|女人啦,安迪。”白兰的声音消除了京子的精神攻击,将安迪从磅礴的负面情绪中拉了出来。

    安迪动了动嘴,像是想笑,却突然流出了一滴眼泪。她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的肌肤上全部都是红色的血洞,她的一只手臂被京子捏断,另一只手被她的刀穿过手掌扎在了地上,脑袋被她漂亮的高跟鞋踩住。

    真狼狈,被白兰看到这个样子太狼狈了。

    她咧了咧嘴,露出了个扭曲的笑容。

    “帮我。求你。”安迪突然看着虚空,没错,从战斗开始的时候,小男孩便一直在半空中盘腿坐着。终于等到求救声的小男孩动了动腿,迈步到了安迪面前。

    “我只能帮你把世界的压制给屏蔽一段时间,所以你要尽快哦。不过之后你会遭受严重的反噬,任何能力,包括你自身的火焰,都用不了。”小男孩黑沉沉的眼睛看着安迪。

    “帮我。”安迪咕哝着这两个字,嘴里血沫子随着她说话冒了出来,她的眼睛无神,透露着死寂。

    “遵命。”小男孩露出了一个阴森古怪的笑,他的手贴在安迪的脸上,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纯黑色的瞳仁变成了紫色,一头黑发也带了些银。

    安迪骤然觉得缠绕在身上的枷锁被斩断,灵魂深处像是存在了什么坚硬的内核,那内核跳动了一下,力量如流水一般骤然涌出,流过四肢百骸。

    没有人教导,但是她却知道怎么使用这突兀出现在灵魂里的能力。

    “哼。”京子冷哼一声,“抱歉,你的玩具我杀定了。”

    就在京子再次将枪对准安迪的时候,安迪的右手边突然浮现了一个光圈,安迪的手被一层金黄的火焰包裹住,火焰强行的连接起了她的骨骼,让她获得了行动能力。

    安迪将手伸入金黄色的光晕中,一柄长枪骤然出现在了安迪的手里。金色的柄身,上面有着神秘的铭文,武器散发着古老而沉甸甸的气息。随着那长矛的出现,一股压迫感骤然袭来。

    金光闪闪的长枪被安迪握在手中,京子神色一变。

    此枪金光闪闪,霸气十足。

    传言,吉尔伽美什使用此枪,枪锋锐利,点到必死,枪身巨重,扫到必亡。少年时期的吉尔伽美什获得此物,放声大笑,称赞此枪为众多枪中最强。

    出乎意料的,安迪这次,有如神助,召唤出了吉尔伽美什十分中意的一件武器。

    京子扣动扳机的刹那,安迪出其不意的挥动长矛,子弹被长矛带起的罡风绞碎,京子却在危险来临的刹那,跳离原地。长矛尖锐锋利的顶端只割断了京子的几缕发丝,但是带起的罡风却让她脸上的肌肤裂开,鲜血从挣破的口子中缓缓流出。

    “你竟然有吉尔伽美什的能力?”京子神色未变,她的能力不局限于此,她的底牌还没有拿出来。因此看到安迪武器也只是惊愕而不是震惊。

    安迪拔|出将她手掌钉在地上的匕首,一团金黄色的火焰跳动在她的伤口上,她的伤口飞速的愈合。这个时候她金黄色的晴属性火焰耀眼非常,如同真正的阳光一般,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这是纯粹而高浓度的火焰。笹川良平看着安迪的火焰,震惊的说道:“没想到竟然有这么高浓度的晴属性火焰。”

    里包恩看见安迪的晴属性火焰后,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虚空。虚空中一个虚影,一件黑色的披风微微的上下浮动,那个人有着一头金色柔软的短发。

    当然,只有白兰注意到安迪晴属性火焰下,隐藏着一丝极浅极淡的橙红色。

    安迪狰狞一笑,她一半脸惨不忍睹,另一半脸还有着正常的皮肤。金色长枪闪闪发光,挥动间有金色涟漪散开,如同战神降临。

    “我绝对要杀你了,婊|子。”

    安迪手握着长矛,飞速的向着京子冲了过去,她从未觉得身体这么轻盈,跳动之间,长矛划过空气,居然带出了巨大的破空声,长枪在安迪的挥舞下发出铮铮鸣叫,长枪所经之处,空间扭曲,仿佛要划破虚空一般。

    京子看到安迪手中威胁性极大的武器,暗啐一口,小心的避开安迪的攻击范围,奈何被吉尔伽美什收集的武器又怎么会是凡品,英灵尚需避其锋芒,更何况是人类的身体?

    京子的近战能力虽强,但是在强大的武器力量下,却捉襟见肘,应付吃力。

    安迪挥舞着长枪猛地跳起,狠狠的向着京子刺了过去,从半空降落的速度飞快,在京子想要离开安迪的攻击范围的时候,她突然神色一变。

    空间锁定——长枪能力之一。

    京子眯眼发现周围的气流流动竟然被安迪掌控,京子突然眼神一沉,然后猛地后退,空气割裂她的肌肤,留下锁链般的勒痕。

    安迪的力量太大,长矛插入地面,巨大的凹陷顿时出现,整个大厅都仿佛被撼动,屋顶上竟然悉悉索索的掉下了灰尘。以安迪为中心,半径十米处的地面全部龟裂,接着如同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力量一般,轰然一声土崩瓦解,向下陷去。

    安迪的手轻拍长枪,那长枪枪身震动,如同有灵性一般,安迪轻轻一|拔,便轻易的将长枪从废墟里拔了出,安迪心中激情澎湃,杀意和爽快从来不曾如此明显而激荡。

    安迪的嘴角带着狰狞残酷的微笑,如同猎豹盯住弱小的兔子。

    安迪握着长枪,跑动之间带起的风竟然波及到了周围的宾客,他们情不自禁的后退几步,西装礼服被吹的猎猎作响。京子神色严肃,眼神冷漠。

    多次面对险境,她都是一个人扛了过来,哪怕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她也不曾害怕,这次也一样。京子的手摩挲着自己手腕上蛇形的纹身,眉头皱起,最后把手拿开,她的手袖被激活,变成银色的流动液体环绕在她手臂上。

    绝对防御,开启!

    安迪来势汹汹,她的长枪向着京子扎去,京子压低身体一个倒翻,腿用力将长枪向上一踢,安迪手臂用力,将长枪向后一扯,横拦住京子的身体,京子神色不变,想要跳开,却发现安迪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她的的手竟然左手轻点长枪的一侧,顿时长枪嗡鸣,数根透明的锁链从长枪上飞速冒出缠绕住京子身体。

    京子神色□□,刹那,长枪已至!

    巨重的长枪狠狠的重击在京子的胸侧,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让安迪心下一阵舒爽和愉悦。京子的手袖飞快的延展覆盖住京子,但是却终究是慢了一拍。

    京子被横扫出去,撞在了支撑天花板的柱子上,接着又摔落在地上。京子勉强撑着身体从地上站起来,她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纹身,脸色阴郁而复杂。

    泽田纲吉的神色凝重,他的动作越加狠戾,白兰浅笑应对,虽然依旧漫不经心,见招拆招,让泽田纲吉脱不开身。

    安迪脸上的笑容更大,像是在庆祝。她欢呼雀跃,握着长枪再次向京子冲了过去。长枪上再次钻出了数根空气锁链,如同凶猛的蛟龙,气势冲冲的向着京子冲去。

    京子神色未变,手袖被她激发,迅速包裹住胸膛,形成一副银色的铠甲。长枪和京子的铠甲相撞,刹那间发出的刺耳的声音让弱者耳朵鲜血四流。

    京子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刹那间,她的铠甲应声而破化为齑粉,安迪的微笑拉扯的很灿烂,像是要把嘴巴扯破一般,她的心脏在欢呼,她的血液在沸腾。

    杀掉她。她的眼神黑暗而冷酷甚至带着剧烈的兴奋。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在即将杀死一个人的时候。

    就在安迪的长矛几乎要搅烂京子的心脏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京子的面前。泽田纲吉抱住了京子,骤然飞离了安迪的攻击范围。

    安迪的攻击猛的一停,她几乎没有思考,便停下了攻击,这让泽田纲吉有了可趁之机,否则以长枪的锋利程度,那一下足够可以将两个人刺个对穿。安迪强行中止了长枪的攻击,巨大的反噬力量让她的五脏六腑如同被压路机碾了一遍。

    但是她却并没有去理会身体传来的剧痛,而是面无表情的缓缓转身,双眼寂静而冰冷的看着抱着京子的泽田纲吉。

    泽田纲吉在发现京子有生命危险后,不顾白兰的纠缠,以受伤为代价,挣脱了白兰的束缚。泽田纲吉的后背被长矛带的气划过,西服露出了一道口子,里面血肉外翻,鲜血不停向外流。

    “京子,你怎么样?”泽田纲吉不顾后背上的伤,他几乎无法想象,如果这攻击落到了京子身上,后果会怎么样,他的双手颤抖的抱住京子,“京子,和我说说话。”

    京子的身体软绵绵的,因为她的骨头被安迪的长枪带来的罡风震裂。京子费力的靠在泽田纲吉怀里,摇了摇头,“我没事,阿纲。”看到京子虚弱的样子,泽田纲吉猛地抬头看向安迪。

    安迪的手一抖,像是要藏起长枪,但是她的动作却在瞬间停止,她的表情十分的奇异,近乎是好奇的看着泽田纲吉的表情,如同一个孩童一般天真。

    她一直不知道,泽田纲吉成熟而冷酷的表情是什么,可是她现在知道了。

    冷漠带着杀气。几乎可以将她杀死。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阿纲。

    眼前这张成熟的面孔和少年时期的泽田纲吉的脸重合,里面厌恶和冰冷的神色,顿时让安迪如坠冰窖。

    安迪的心脏像是被人不停的揉捏拉扯,她沉默,显得有些脆弱。整个大厅里,她站在一边,对面是泽田纲吉和穿越者京子。

    安迪看着泽田纲吉对京子的担忧和对她的愤怒,突然尖声喊道,“你凭什么救她,她根本不是你喜欢的女人。”安迪的声音清冷而诡异。

    “你喜欢的京子早被她杀了,她是假的,你不应该爱她的。”安迪声音急促,恨不能让泽田纲吉立马看清那个女人的真面目。她觉得她是为了泽田纲吉好,她觉得泽田纲吉被这个假京子欺骗了,只要他知道了她的真面目,一定会讨厌她的。

    没错,一定会讨厌她不喜欢她。

    就像当初阿纲不喜欢阿吉一样。

    安迪几乎是急迫而期待的看着泽田纲吉。

    “我不知道你说的京子是谁,但是我爱的,只有一直陪在我身边的京子。我喜欢谁,和你没有关系。你伤害了我重要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泽田纲吉看着安迪,声音冷漠而夹杂着愤怒。

    安迪满脸震惊,她荒诞的看着泽田纲吉,简直难以置信。

    “她是假的!她是坏人!她不是京子!!你应该只喜欢京子的,泽田纲吉。”安迪的眼睛睁得很大,看起来有些偏执,如同神经病医院里的患者,睁着他们那双病态而天真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你。

    这会让你毛骨悚然。

    “我爱我的妻子。我爱的是我怀中的,一直陪着我给我温暖的人,”泽田纲吉坚定的说道,语气冷漠,他目光清冷不含一丝感情,“所有伤害她的人,我都会解决掉,无论是谁。”

    “……”安迪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眼白爆裂开了几条血丝。

    安迪一直坚信,泽田纲吉只会喜欢京子。

    这是阿纲给阿吉抒写规定的铁则。

    但是,在另一个世界里……

    他却爱上了另一个女人。

    你看,阿纲,你是可以喜欢别人的。

    那么,为什么不喜欢我呢……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安迪的手颤抖,然后猛地握紧长枪,直指两人,“她一直陪着你?”安迪声嘶力竭道,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她的眼白几乎全部沾染上了一层薄红,她大笑,眼神阴鸷,“别开玩笑了,泽田纲吉,我一直陪着你,那我呢!!!!”

    安迪挥舞长枪,周围的地板被长枪带起的风摧毁,像是在表达自己的愤怒和不甘。

    泽田纲吉没有明白安迪到底在说什么,其他人则是若有所悟的看着大厅中的战斗,不少家族乐得看彭格列遭殃,当然也有的家族考虑,在这个时候对彭格列示好,会在之后得到的利益。

    “她一直陪着你,你喜欢她,凭什么?!”安迪愤怒的将长矛砸在地上,大理石地板蓦地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凹陷,以凹陷为中心,地板迅速龟裂。

    [笹川京子本来就是泽田纲吉的恋人,而你什么都不是,这样干涉着你所喜欢的人的命运吗?]

    宛如魔咒一般的语言再次响起在安迪的脑海中,第一个世界中,神成功撕破她平静的话悄然浮现,让她的心里防线土崩瓦解。

    [泽田纲吉对你和她的感情是完全不同的,你在愚蠢的渴望些什么呢,安迪。]

    他对我和对京子的感情是不同的。

    [你没有笹川京子温和,那个女孩可是十分的单纯善良。]

    那么她呢,她是个坏女人,她会抽我耳光,会不停的批判否定我,会用刀插|入我的手把我钉在地上,会挑断我的手筋脚筋,想让我绝望的死去。

    这是你喜欢的善良的女孩吗?

    还是因为喜欢,所以可以包容她的不善良。

    那么我呢,为什么你却责怪我呢?

    [你不该这样的,阿吉。]

    因为不喜欢,所以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是吗,阿纲?

    因为你不喜欢我,所以我质问是错,我沉默是错,我活着呼吸是错,连最后离开都是错。

    我不该的,我不该的,我的爱是错的,对吗,在你眼里?

    是这样吗……如果阿纲之后变得很坏,我还是会一直喜欢下去……

    原来是因为不喜欢我……

    因为喜欢她,所以……她做了什么残忍的事情,都可以原谅……

    喜欢真是一个好东西……

    真的是,太好了……

    安迪的心骤然钻出了一根粗壮带着毒液的针,残酷的刺破她的血肉,将心脏扎了个对穿,鲜血和眼泪咆哮着挤出,淹没她整个心房。

    [你没有实体,没有办法给他陪伴,连最简单的拥抱都没有办法给予他,他所需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只能在里空间里见面的另一个自己。]

    [不相信吗,那么为什么……泽田纲吉在有了朋友,有了喜欢的女孩后,你们两人之间的交流会变少呢?]

    [那是因为,他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对他人的向往,而你……太过廉价。]

    泽田纲吉抱着京子,泽田纲吉抱着的不是京子;泽田纲吉抱着另一个女人说爱;泽田纲吉说爱一个一直陪伴她给她温暖的女人。

    她就不廉价吗?

    只有我是廉价的是吗?

    她的表情狰狞而疯狂,眼神透露着漫天遍野的绝望,像是在质问,为什么不喜欢她。

    白兰早在泽田纲吉和安迪的对峙开始的时候,就张着小翅膀落在安迪身后,他目光敏锐的观察着安迪脸上的一每丝表情变化。

    京子给安迪的精神污染还在,她灌输在安迪脑中的精神力仍在不停的发挥作用,不断的激起安迪心中最软弱不堪的回忆和情绪,并将他们引向消极方面,试图让安迪自我毁灭。

    白兰不是很喜欢聪明绝顶的女人,从某些方面来讲。

    “安迪。”白兰叫到,声音温柔却穿透性极强。

    “……你瞧我,”安迪像是被突然惊醒,她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脸,声音虚弱而冷静,“对不起。”安迪平复好情绪后,落下手,她的表情苍白而平静,没有之前的病态,这个时候她像是雨后的花朵,病恹恹的垂下了自己的头。

    这声对不起是对泽田纲吉说的,她的表情是真的很歉疚,眼神也唯唯诺诺,像是做了错事的小孩子,黑色的眼睛乌黑湿润。

    “我不该对你发脾气的。”安迪表情柔和而宽容,眼睛流出淡淡的光,如同教堂中慈爱的圣母。……但是对比之前的歇斯底里却诡异非常,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泽田纲吉对于安迪态度的突然转变,有些措不及防,还未等他反应,就看见安迪拉出了一个古怪讨好的微笑,“你让开吧,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婊|子。”前半句像是一个善良可爱的邻家女孩,后半句却阴森带着杀气,如同地狱中窜出的恶魔。

    “不会让你动京子的,我会杀了你。”泽田纲吉面容冷凝,眼神变得冰冷。

    “别这样,泽田纲吉,我不想和你打。”安迪听到泽田纲吉的回答后,顿时为难的看着泽田纲吉,像是一个单纯质朴的孩子在糖果和面包之间不知道如何选择,又像是被外面的人欺负,在反抗和退缩间为难的不知如何是好。

    诡异,一切都透露着说不出的诡异。

    泽田纲吉没有说话,安迪抿着嘴看着他坚定的站在京子面前的姿势,心里突然涌现出了毁灭的*。

    杀掉吧杀掉吧杀掉吧杀掉吧杀掉吧杀掉吧杀掉吧杀掉吧杀掉吧杀掉吧杀掉吧杀掉吧。

    安迪心底罪恶的种子蠕动突然破土萌芽,幼小的黑色茎叶在安迪心底的沃土上生长。

    罪恶之花扎根于安迪心底。

    杀了吧,杀了吧,杀了吧……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安迪的内心颤抖,她发现没有丝毫的罪恶甚至是犹豫,反而是迫不及待的兴奋和淋漓尽致的快感。

    “我怕我会恨你,甚至想要杀了你。”安迪低头,声音很低,“我会很小心的,很小心不伤到你。”安迪现在的情绪状态很不稳定,她安慰自己。

    别这样,我不想伤害泽田纲吉。

    杀了吧,杀了吧,杀了吧,杀了吧……

    如同咒语一般不听的响彻在安迪的耳机,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了刺耳的程度。

    “我很喜欢阿纲,所以不想让你为难。可是……我真的好想杀了你,但是我不能,我爱你,阿纲。”

    她知道,她会恨泽田纲吉的,这不是她的阿纲,但是她会恨,恨任何一个泽田纲吉。

    心里翻滚着的恶意吞噬她的理智,她现在心里黑暗的不见一丝光明。

    她拉出了一个阴森诡谲的微笑,仿佛一切都准备待续,而她也为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杀掉她吧。

    安迪彻底被黑暗吞噬,她眼中褐色消失殆尽,所有的光一点点的熄灭。

    “你肯定是被她蒙骗了,我知道。”她在安慰自己,眼神包容宠溺的看着泽田纲吉。

    “去吧,我的女孩,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白兰突然整个人贴在了安迪身上,亲吻她的脖颈,揽住她的腰像是在安慰受了惊的情人。流动着的粘稠恶意突然一惊,退回到了安迪身体内部,四溢的黑色被止住。

    安迪眼中蔓延的黑色一顿,她侧头,用眼角看着白兰……黑色的眼睛猛地颤抖了一下。

    “……”安迪没有说话,而是睫毛颤抖的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轻轻吻了下白兰的下颚,在她的唇离开白兰的时候,白兰顺势松开手。

    安迪眼神恢复了平和,她握着长枪,向着泽田纲吉攻了过去,长枪带起的风掀翻了一地的桌椅,泽田纲吉同时向着安迪攻了过去。

    白兰知道,安迪深沉的爱着泽田纲吉。

    而爱恨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深深的憎恶他吧,亲爱的。

    安迪日记八十三页:

    四十四日

    我爱你,阿纲。

    我恨你,泽田纲吉。

    阿吉永远不想要伤害阿纲。

    也许杀了你我会难过,会伴随浓郁的呕吐感和愧疚,可是……

    我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做一起事情,伤害你,或者是伤害我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安迪被京子的精神力影响了。

    安迪召唤*王的一柄武器就要吐血,在小男孩帮她压制规则下,才能得心应手的运用。

    京子像是一个大人拿着一把刀,安迪像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扛着一把枪……所以,安迪的武器赢了

    【这里是存稿箱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