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四十五章 :黑篮·浅蓝(一)

第四十五章 :黑篮·浅蓝(一)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爆头的感觉很酷。

    这是安迪的想法。

    子弹从空中旋转着飞速的射|入她的脑袋,她听见自己的骨头咔嚓一声断裂,接着如同经历地震一样,感觉自己脑容物飞速的抽缩,最后她看见红色的血液在自己的眼前绽放,崩出来的骨头打着旋飞了很久。

    红色果然很美。

    黑子树里照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如今的模样。一头蓝发,眼睛也是一样的蓝色。两种蓝色如出一辙,不是天空的深蓝,反而是那种极浅的蓝色,像是捧起的透明海水。

    她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叫做黑子哲也。

    这是不了解的世界,到目前为止,黑子树里遇见的人都是普通人,唯一有点不同的就是,她和自己哥哥黑子哲也的存在感都很低。

    低的程度,让黑子树里推测过,也许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世界。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父亲同时领着两个人去幼儿园报道,一转眼就看不见了自己的孩子。拔腿就去找的时候,被黑子哲也拽住了裤腿。

    “我们在这里,爸爸!”

    “啊,哲也,小树里……你们要吓死爸爸了qaq”父亲一手捞住一个,眼中闪着泪光。

    “我们一直在这里,爸爸。”

    “啊,是吗……啊哈哈哈哈……”

    据说两人存在感是遗传了母亲,因为两人的母亲存在感就很弱,但是到了黑子哲也和黑子树里这一代,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至于两人跟着大人出去玩的时候,经常都会被孤零零的落在街角,要不就是站在旁边,但是却看不见。

    第一次带着黑子哲也和黑子树里上街买衣服的妈妈和阿姨略过了两人,进了下家店。黑子树里嫌走路累,直接一坐在商家的小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等着,反正这里靠近大门,那几个大人逛完了一定会再从这里出去。

    就在黑子树里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一旁的哥哥转过头没看见妈妈,顿时露出了惊慌的表情,他立马摸到了黑子树里身边,“树里,妈妈呢?”

    “不知道。”黑子树里没有看黑子哲也,一双浅蓝色的眼睛直视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黑子哲也的眼角急出了泪珠,但是他没有哭出来,他握住黑子树里的胳膊,黑子树里顿时皱眉转头,“松手。”

    “……妈妈不见了,别怕,树里。我们在这里等妈妈回来。”

    黑子树里从黑子哲也的手中抽回自己的胳膊,看着对方眼中氤氲的泪花,不咸不淡的啊了一声,依旧坐在沙发上。黑子哲也看见妹妹这幅冷淡的表情,有点受伤,他觉得自己是哥哥,妈妈和她说过很多次要保护妹妹,所以他用手背擦了擦眼泪,爬到了黑子树里另一侧,同样坐到了沙发上。

    两个人的存在感真的是太稀薄,以至于来这家店的顾客都没注意到这两只小豆丁。只有太累了想要坐下休息的顾客会突然惊叫出声,“咦——吓死我了,这怎么有两个孩子。”

    黑子树里面无表情的瞥一眼大惊小怪的女人,收回了目光,而黑子哲也则是一脸严肃的紧张的握起了拳头。

    “要不我们去门口等吧。”

    “不要。”

    “……那,那好吧。”黑子哲也觉得自己妹妹很凶,虽然她也没有故意凶他,也没有严肃的和他说话,不过是很平静的说了一句,可是黑子哲也觉得妹妹……很冷酷。

    ……不过树里她应该也是在害怕,就像我一样,想要留在这里不走,只是怕走了就等不到妈妈吧。

    找到原因的黑子哲也觉得送了一口气,便不再说话安安静静的坐在黑子树里一旁。

    黑子树里的肩膀一重,她转头就看见黑子哲也竟然靠着她的肩头睡了过去。黑子树里推着黑子哲也的脑袋用力,对方顿时滑过她的肩膀,躺到了沙发上。

    黑子树里继续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

    孩子的身体很容易累,所以黑子树里坐了一会儿,也觉得眼皮发涩,她微微合了合眼,但是神经一直紧绷着。她只能算是闭着眼睛休息,实际上耳朵一直在注意周围。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店里基本没什么人了,店员忙着点钱,打算关门。这个时候压得脸一侧红了一般的黑子哲也也醒了过来,他揉着眼睛看了眼周围,突然想起来两个人目前处于待认领的状况,表情变得不安。

    “要关门了,妈妈没来找我们。怎么办……”

    黑子树里直接从沙发上跳了下来。黑子哲也立马紧跟,“树里,你要去哪?”

    “回家。”黑子树里简单的回答道。

    “你知道怎么回去吗?”黑子哲也惴惴不安的问,稚嫩的脸上带着强装镇定的不安。

    黑子树里没说话,她一步一步向前走,听见后面急急忙忙跟着的脚步声就没有回头。从店里出去到公交站牌有一段路程,这个时候路灯红红绿绿,映照的路上似乎有一直只长牙五爪的怪兽,黑子哲也四处看了看,咬紧牙追着自己大步向前的妹妹。

    上了公交车后,黑子哲也松了一口气,两人坐在了后面,双人座。黑子哲也靠窗,他双手扒在窗户上,一双浅蓝色的眼睛不安忐忑的看着这个世界,但是慢慢的目光就转到了车窗上映出的黑子树里的侧脸上。对方的脸和他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表情充满了不安,眼神闪烁,而对方目光平淡,似乎发生什么都不能引起她的表情变化。

    我是哥哥。黑子哲也垂下眼睛。

    我应该更加坚强,保护妹妹才行。于是他正襟危坐,绷紧脸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胆小。

    回到家时,恰好遇见了急急忙忙要出门的父母。

    有惊无险。

    看见父母的时候,黑子哲也有瞬间想哭,但是瞥见了黑子树里冷淡的表情后,他压下了自己的泪水。

    哥哥怎么可以在妹妹面前哭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黑子哲也因为白天睡了一大觉,所以有些清醒,他转过头看着闭着眼睛的黑子树里,脸上有些疑惑。他的妹妹有些奇怪。从小到大,她就是这幅表情,没有笑过,也没有哭过。安静外加存在感稀薄,简直就像不存在一样。

    感觉很厉害。黑子哲也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才行。

    两人上幼稚园的时候,老师带着小朋友做游戏,因为两人太不起眼,所以总是被忘在角落,即使解散了大家一起玩,玩着玩着也会忘记黑子这对兄妹。

    黑子树里不屑和一群小屁孩混在一起,独立于流鼻涕圈之外高贵冷艳的坐在秋千上。反正老师和其他人也注意不到,很多时候她更愿意自己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看着天空出神。

    黑子哲也在被小伙伴抛下的时候,心里有点失落,但是会主动蹭上去,但是蹭上去后就会发现妹妹黑子树里不见了,他扔下手里的塑料小铲子,扭头开始找黑子树里。最后终于在幼儿园废旧的蜗牛滑梯洞里找到了她。

    “不去玩吗,树里?”

    “不去。”

    “……他们只是没有看见我们,如果我们过去的话,他们一定不会忘记我们。”黑子哲也柔和表情,努力安慰自己闹别扭被冷落的妹妹。

    “……”黑子树里冷淡了看了一眼黑子哲也鼓励的表情,对方嘴角挂着纯真浅笑,对着她伸出手。

    黑子树里盯着对方粘着土的手掌,扭头向着滑梯上方爬去,没几下就不见了身影。

    黑子哲也:“……”

    蜗牛滑梯是封闭的,只有下方出口是出路,就在黑子树里坚持不懈的向上爬的时候,突然被人抓住了脚腕。

    黑子树里转头,发现黑子哲也一手扒着滑梯,一手拽住她脚腕,身体紧紧的扒在滑梯上,双脚横开固定身体,一脸艰难忍耐的对她笑的很勉强,“树里,别生气。大家不是故意的。一起去玩吧。”

    黑子树里看着对方浅蓝色的眼睛,考虑要不要一脚把他踹下去。

    想了想对方只是一个小屁孩,和一个小屁孩较真真弱智。而且对方不过是普通人类身体,她一脚下去对方估计留两鼻子血,到时候事情会变得更麻烦。

    黑子哲也艰难的撑着自己的身体,他不知道自己妹妹是怎么在这么滑不溜就的滑梯上保持平衡的,但是他努力和颜悦色的劝解着傲娇的妹妹。

    黑子树里不知道为什么黑子哲也这么坚持,虽然小但是却能看见执着的性子,黑子树里平淡的回答,“你先松手。”

    “同意了吗?”黑子哲也的眼神一亮。

    “恩。”

    黑子哲也松一口气,立马松开了手。结果松手的瞬间,黑子树里就和一只猫一样,嗖的一下不见了。

    黑子哲也:oao

    卡在滑梯中间的黑子哲也被妹妹欺骗后受到了一百点伤害,如同一块绵软的泥鳅一样滑到了滑梯最下面。

    黑子树里站在楼梯的顶端,踩着滑索利索的跳到了另一旁,顺着台阶,顺利的来到了教室后面。夏天郁郁葱葱的树木投下一片清凉的树荫,禅懒洋洋的趴在树上偶尔叫一声象征一下酷夏的炎热。

    黑子树里习惯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等放学的时候坐校车一起回去。

    反正也不会有人发现。

    这种存在感超级稀薄的体质让黑子树里很满意。如果在其他世界都有这种体制就好了。黑子树里如此想到。

    这样无论做什么都很方便。

    ……无论做什么都很方便。

    黑子树里平静的看着出现在树木间的一头浅蓝色的发丝,想要离开这里。结果黑子哲也拨开一片翠绿扎到了她视野之中。

    黑子哲也拍了拍裤腿,一脸汗水的笑着对黑子树里说,“找到你了,树里。”

    没错,和她又血缘关系的黑子哲也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找到她,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树里,这么高很危险。”黑子树里无语的看着站在他身边小心的扒着栏杆的黑子哲也。

    “树里,你又发现了新地方?不过这里不是女孩子该进的地方。”黑子哲也敲了敲男生厕所的门,皱着眉严肃的说道。

    黑子树里不想说话,结果对方蹲在伸进手来戳了戳她的小腿肚,“看见你的脚了。”

    黑子树里爬到马桶盖蹲着,死鱼眼盯着厕所门。

    “树里,出来吧。这里是男生厕所,女孩子是不能进来的。”对方正经的向着黑子树里强调。

    黑子树里面无表情的打开门。黑子哲也皱着眉,板着脸再次强调,“下次不要来这里了,这里不是女孩子该来的地方。”

    黑子树里一言不发,直接走了出去,碰见进来上厕所的中年老师吓得捂着腰带倒退了几步看了一眼厕所上面挂着的蓝色小人才松了一口气。

    “树里,不喜欢和大家一起玩吗?”黑子哲也蹲在黑子树里面前,黑子树里已经习惯无论她躲在哪里都能被黑子哲也发现这件事。

    她怀疑这个小豆丁到底是不是个普通人类。她找到的都是死角,外加她的存在感稀薄,被发现这件事根本不可能。

    但是黑子哲也就是可以持续不懈的找到她。

    从小就这么执着,真不知道长大了会变成什么样子。黑子树里嘴里咬着一根草,草茎随着她的面颊上下动着。

    “我不会和你们一起玩,你死心吧。别把时间花在我身上。”黑子树里言简意赅。两人的声线很像,黑子哲也说话有一种很轻柔温软的感觉,但是黑子树里说起来就带着股清冷的味道,明明是夏天,听起来却带着一丝凉意。

    “每次听你说话,都会觉得凉快很多。”黑子哲也浅笑着蹲在黑子树里面前,“为什么树里不想和他们一起玩,可以告诉哥哥吗?”

    “……”我说的是“你们”,你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把自己给摘出去了。

    黑子哲也无辜的发射纯真笑容。

    “……烦,累,无聊。”黑子树里慢吞吞的吐出几个字。

    “这样么……”黑子哲也沉思,然后挠了挠头发,“那我们两个玩吧,这样树里就不觉觉得无聊了。树里只需要躲起来,我每次都来找你。”

    “……你怎么找到我的?”黑子树里对这件事有点好奇,目光审视的看着黑子哲也,判断黑子哲也是否如表面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五短包子脸豆丁。

    “我也不知道……总觉得树里在我眼里比其他人显眼,只要看一眼就能立马看见。”黑子哲也想了想认真的说。

    黑子树里看着他良久,才收回了目光。她确定黑子哲也没有说谎,于是她将这一切归结在双子间的奇妙感应上。

    快要放学了,黑子哲也和黑子树里并排着回教室,学校门口叫买雪糕的大妈正在树荫下啃西瓜。黑子树里看了那边一眼,两个初中女生拿着冰棍开心的舔着。

    黑子哲也若有所思。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黑子哲也从自己的零钱罐里掏了几个硬币。

    黑子树里一如既往地在树荫底下浪费生命,这次黑子哲也找到他花的时间很长,等黑子哲也出现的时候,黑子树里抬头瞥了他一眼,却在看见对方眼皮上的红痕时一顿。

    黑子哲也从蓝色幼稚园的口袋里掏出软了点的冰激凌,浅笑着递给了黑子树里。黑子树里没接。

    “你眼睛怎么了?”

    “……不小心杯树枝划伤了。”黑子哲也慢了半拍才笑着回答。

    黑子树里一副你当我傻瓜的表情么,“你早上的钱够买两根冰棍了,为什么只买了一根?”

    黑子哲也愣了愣。

    黑子树里看了眼他脏了些的衣服,上面沾着几根红色头发,她直接站了起来,和黑子哲也擦肩而过。

    “树里,你要去哪?”黑子哲也小跑两步追了上去。

    “厕所。”

    “哦……那你早去早回,不然要化了。”黑子哲也老老实实的停在原地等去上厕所的妹妹。他环顾四周,找了个阴凉站定,过了会儿又蹲下然后将冰棍放在胸前,尽量让他远离阳光的侵蚀。

    赤司征十郎坐在自家接送的车中,看见路边卖冰棍的大妈,手中拿的冰棍看起来和自己平时吃的不一样,便心血来潮想要尝试一下,就让管家爷爷停了车。

    他下车后特地让管家爷爷在车里等着,自己拿着零花钱去尝试这种很少见的东西。他的钱面值太大,结果大妈找了好久的零钱才凑齐。

    赤司征十郎将钱装好,打算转身的时候,突然注意到有人在看他。

    赤司征十郎转过头,发现一个浅蓝色头发,扎着两个冲天炮的包子脸的小女孩。他没有听见脚步声,但是莫名其妙的身后多了一个小孩,这有点古怪。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用那种目光看着他,出于礼貌,他想问一下有事吗。

    结果话还没出口就看见对方突然一个抬腿,直接朝着他的脸踩了过来。

    赤司征十郎第一个反应是后退。

    第二个反应是,她的腿踢得好高……

    第三个反应还没出来,他已经被对方一脚撂倒躺在了地上。对方浅蓝色的裙摆飘扬,他看见了对方裙子里面白色的小南瓜裤。上面还有粉色的草莓。

    第一次受伤的感觉……很痛。

    赤司征十郎觉得自己的鼻骨断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