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四十八章 :黑篮·浅蓝(四)

第四十八章 :黑篮·浅蓝(四)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富人和穷人之间只隔着一座医院。

    一场病可以把一个家庭拖垮。

    黑子树里的病不见好转,但是在医院的各种治疗和输液却能有效的维持她生理的最基本需求。黑子树里在家里人说治病的时候,就躺在了医院里,十分安稳。

    奶奶从乡下来,照顾黑子哲也和黑子树里。

    父母的工作变得更多,原本桌上的菜少了几个,家里的开销小了,省下来的钱基本都放在了医院给安迪救命。

    可惜黑子树里的病不见起色。

    黑子父母四处求医,中年夫妇凭空多了几分沧桑。

    “你去沙漠了?”黑子树里在削苹果,她不喜欢吃苹果,之所以想要削是为了削出完整的果皮,她喜欢刀锋在指肚刮过的感觉。

    “没有。”黑子哲也听不懂黑子树里言下之意,闻言老实回答。

    这么说不是没有原因,黑子哲也骨骼瘦小,外加没几斤肉,一瘦先瘦脸。

    黑子树里瞧着,就觉得现在的黑子哲也像个豆芽,躯干又细又长羸弱的不得了,但是头却很大,形销骨立的模样小风一吹就能倒。感觉用手一掐就能把那突兀的脑袋掐下来。

    想到这场景,黑子树里突然笑了一下。

    “瘦成这样减肥?”

    “恩。”黑子哲也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黑子树里嗤笑一下,并不评价。

    黑子哲也在吃饭的时候,饭量变得越来越小,他每顿只吃半饱,黑子奶奶问原因,黑子哲也只说饱了。黑子奶奶想了想觉得小孩子也许偷吃了什么,也没太上心,觉得他下顿吃的应该就多了。

    但是黑子哲也的每顿饭量都变得很小,奶奶发现黑子哲也的确不需要那么多米饭后就减少了每天用的大米。

    黑子哲也觉得如果家里的钱不够,每个地方都需要精打细算的话,他也应该做些什么。

    一个作业本正面用了反面用,用铅笔写了的橡皮擦去还能再用一次。

    上厕所注意一些用的纸就更少了。

    黑子哲也有了存钱的习惯,他的存钱罐了已经多了不少零钱,他不知道黑子树里需要多少钱治病,但是他想一定是一个他难以想象的数字。

    “树里,给你买的桃子。”

    “哦,谢谢。”黑子树里平静的回应父亲的话。

    黑子爸爸笑着坐在黑子树里旁边,试着伸手去摸黑子树里的头,黑子树里不喜的一晃闪过了。黑子父母都知道黑子树里喜静,也不多说话,偶尔说也是一些好玩的事情,关于生活的辛苦没有提及一句。可是一个人的疲惫会刻入他的精气神,只需一眼就可看出。

    “让我出院吧。”

    “小树里,现在病还没有康复,所以要先留在医院里。”黑子爸爸笑着说。

    “不就是脑瘤么,一般情况下都治不好,我的还是变异款。以你们的经济能力根本承担不起一次次的化疗。已经变成现在这样了,再留在医院完全是在浪费钱。”

    “谁告诉你这些的?”黑子爸爸的嘴角抿了起来,十分严肃。

    “我天生聪明,这种事情一想就知道。”黑子树里干脆不见丝毫羞耻。

    “……树里,你还小……”

    “到时候一闭眼死了,你们可以说是白投资。我的病治不好,还不如省着钱将来可以给黑子用。”

    父亲气急,手中的杯子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你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

    “没必要在已经注定的事情前反抗。”黑子树里冷静的陈述,神态不像一个孩子,她有着深沉而冷漠的眼睛。

    “树里!”父亲知道自己的女儿早慧,但是这种过于客观缺乏人性的说话却让他心脏一阵阵抽搐。

    “而且……如果你真的想要治好我的病,为什么不多赚钱呢……说到底如果你有很多钱,也许你就不用这么熬日子了。”黑子树里浅蓝色的眼睛如同被冻住的海水,她的语气里面听不清喜怒,“人的耐心和爱都是消耗品,你应该在自己的耐心没有被消耗完之前接我回去。”

    死亡前的缓慢过程会损耗一个人的爱。

    当死亡的前奏被拉长,一些好的丑陋的事情会浮现出来。

    如同一个人行将就木的老人,她在死前会神志不清会大小便失禁。

    子辈记忆中温和美好的形象破裂,床上躺着的是没有思想的躯体是因为原则和社会道德,不得不一直在病榻的老人钱悉心照料。

    为什么死之前要折磨自己的爱人呢。

    也许早些死了,就不用折磨自己折磨其他人了。病人挣扎不想死,亲属照料心中却暗暗期盼。

    黑子树里看着父亲因为怒气而抿紧的嘴唇,突然笑了笑,“不需要为了没用的事情花费精力。如果是因为道德层面的原因,我并不怪你。很多事情都无能为力,就像我的病,就像你们的确没钱继续维持我的治疗。”

    黑子树里惬意的躺在床上双手交叉看着黑子爸爸,他因为女儿一番话脸上沧桑更甚。

    命运压断了腰,你只能跪下。

    一个父亲绝对不会喜欢被自己的女儿说自己无能,哪怕这是真相,也轮不到女儿说出来。

    “你知不知道,从你生病到现在,我和你妈为你操了多少心?”

    “我知道,所以我希望你们停止。”

    “……”黑子父亲的嘴唇一下子变得苍白,他气的手指颤抖,“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黑子树里看着男人气的颤抖的模样,终于收起了微笑,她并不理解男人为何如此生气,她考虑到了他的窘境,并且主动挑明并不责怪他们,这样他们便可以免受道德层面的指摘。

    毕竟这病治不好,毕竟家里也没有多富裕,毕竟……这个孩子都认为这样是最好的。

    所以黑子树里觉得他们只要心安理得的接受就好了。

    “树里,你要知道生活再苦但是总会熬下去。”黑子爸爸站了起来,“你在康复前,不能离开医院。”

    黑子树里沉默了,而后她一挑眉,声音冰冷,“出来!”

    黑子哲也低着头背着书包走了出来,他揉了揉通红的眼睛。

    “奶奶说了,你的病能治好。”

    “你除了听别人说还知道什么?”黑子树里冷哼一声,“没有自己想法的小孩。”

    “……”黑子哲也抿了抿唇,坚定的抬起头,“家里不会同意你离开医院。我们都在努力赚钱。”

    “你们自己喜欢折腾就折腾吧。”说罢她就靠在了双上,真正的漠不关心起来。

    黑子树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黑子哲也将爸爸洗好的桃子拿到手里,切成小块给黑子树里递过去。

    “不吃。”黑子树里心中不愉快,也不藏着掖着,直接表现在行为言语上。

    “这个很甜,你尝尝吧。”黑子哲也笑着将手向前伸了伸。

    “我说不吃,你聋子吗?”黑子树里挥手将塑料盘子打在地上。黑子哲也的笑容僵在脸上。黑子树里看着他尴尬僵直的脸,冷笑了一下。

    黑子哲也从凳子下来,用手捡掉落在地上的桃子,一边捡,泪水就从眼睛里淌了下来。

    黑子树里听见黑子哲也在哭,虽然他哭的很安静,但是黑子树里视而不见。

    等黑子哲也将所有桃子捡起来后,他已经擦了脸上的泪水。“我去洗一下盘子。”黑子哲也端着盘子,离开了病房。

    医院的厕所中。

    黑子哲也双手扶着洗手台,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他抽噎了一下,却突然哭得更厉害。

    “你很有钱吗?”

    一个黑发的女人穿着病服坐在花坛旁,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转过头,发现是一个穿着病服头发稀疏的蓝发小家伙。她的眼睛是一种天空的蓝色,可是她却能从里面看见深深的黑色。

    女人歪了歪头,觉得自己病的太重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应该算……很有钱吧。”女人对着远处的保镖摇了摇头,走向这边的保镖又退回了原位。

    “你得了什么病?”黑子树里坐在了女人身旁,随口问道。

    “恩……很严重的病。”

    “绝症活不了多久?”黑子树里语调微高。

    “……”女人突然失笑,然后才平静的回答,“恩,活不了多久了。”

    “不错。”黑子树里满意的点了点头。

    “……”女人微微一顿,接着笑着开口,“那你呢?”

    “脑瘤,估计也活不了多久。”

    女人抿起了唇,皱着眉看着年龄很小的黑子树里,病服穿在她身上有些大。

    她收起了难过的神情,友好的说,“是这样吗,那我们是好朋友了。”

    “如果我能让你死的慢点,你愿意为我支付医药费吗?”黑子树里转过头,看着女人苍白的脸,问道。

    女人一愣,并没有当真。

    黑子树里将手掌放在女人的手背上,女人表情顿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股热流从黑子树里的手心传来,钻入了她的身体,因为病痛而虚弱的身体如同得到了养料。女人的精神也为之一振,她下意识的抓紧了黑子树里的手掌。

    “你……”

    “我可以收集别人死去后溢出的生命力。我可以把他们输送到你的身体里。”黑子树里收回了手掌,“你支付我死前的医药费。”

    女人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如果你告诉别人,”黑子树里突然笑了,她的笑容清浅,眼神却森寒,“你会死的更早。”

    “考虑一下吧。”黑子树里说完就从花坛旁跳了下来,她转过头笑的很天真,“大姐姐,明天见。”

    黑子树里并不是草率而为,毕竟如果女人告诉了别人,给她带来了麻烦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她强行控制自己的力量在女人的身体里种下了一颗能量种子,一旦女人有异动,种子立马爆炸炸碎她的大脑。

    黑子树里之所以速战速决是因为她不能长时间动用自己的能量,她抬起袖子将流下的鼻血擦去,不紧不慢的回了病房。

    女人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妈妈,你在看什么?”

    听见自己儿子的声音,女人立马露出了一个微笑,“没有……妈妈只是在发呆而已。”

    “真是少见呢,妈妈竟然会发呆。”赤司征十郎顺着母亲刚才的目光看去,发现一个穿着白色病服的小孩,个头比他高一点点,正巧那个小孩到了拐弯处。

    微风吹动着她浅蓝色的短发,表情淡漠。

    赤司征十郎看着黑子树里的表情,脸上闪过一瞬间的疑惑。

    那是谁?

    感觉……有些……熟悉。

    看着和母亲说话的小孩,赤司征十郎脸上的笑容一僵,他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

    是她!

    第一次见面就一脚把他撂倒在地上还抢了他冰棍的穿着草莓内裤扎着两个冲天炮一脸吊炸天的小女孩。

    瞧见赤司征十郎愣在原地的模样,握着赤司母亲手的黑子树里掀起眼皮,“你儿子?”

    和黑子树里熟悉起来的女人笑着点了点头,“恩,我家小子。”

    “他一直这幅傻样?”

    “其实我儿子平时不这么傻的,不过……今天……好像有些不太正常呢。”

    赤司征十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