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十九章 :萌芽

第十九章 :萌芽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走到家门口,沢田纲吉想要开门,却发现自己啊门口的门锁看起来似乎是被损坏了样子。

    真奇怪。

    沢田纲吉心想,毕竟他记得自己家的锁换了不到一年,前几天看的时候还完好如初,但是今天坏的也太奇怪了。

    沢田纲吉低头发下地上有几个圆环,他捡起来,仔仔细细的打量,发现竟然是自家门上的。

    沢田纲吉不解,心想,为何家里的门锁会突然出问题呢?

    自从父亲去世后,沢田纲吉鲜少对沢田奈奈抱怨学校里的不顺,他希望让母亲少担心自己一些。以往他一放学就逃避一般的冲回自己的房间,看漫画打游戏,不然就是睡觉,对于母亲担忧的眼神,只能沉默应对。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他不是小孩子了,他必须要承担一些本不属于他的责任。

    沢田纲吉挺了挺胸膛,试着笑起来,让自己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在确定自己的笑容不会含有忧虑后,沢田纲吉才推开了门。

    “我回来了,妈妈!”他尽量抬高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充满活力。

    以往妈妈都会第一时间从客厅里出来,说“欢迎回来”。但是今天在沢田纲吉喊第二声后,却仍然没有听见沢田奈奈的声音。他不解的走向厨房,妈妈站在灶台前,背对着他。

    他走过去,“妈妈,我回来了。”

    “啊……纲君,你回来了,快点放下书包吧,饭马上就做好了。”

    “恩!”沢田纲吉点了点头,“对了,妈妈,今天我回家的时候,看见家里的门锁坏了,真是奇怪啊,不过妈妈还是尽快让人来修一下比较好。”

    “是,我知道了!”沢田奈奈在听见沢田纲吉开口的时候,切菜的刀一停,她握紧刀柄没说话,过了会儿才继续切菜的动作。

    在沢田纲吉离开厨房后,沢田奈奈清亮的眼中,泪水转了一圈,落了下来。

    “妈妈……?”沢田纲吉对着沢田奈奈呼唤,他发现今天妈妈心神不宁。

    沢田奈奈猛地回神,她强颜欢笑,“不好意思呢,纲君,妈妈最近这几天只是有些累而已。”她从饭桌上夹了许多菜,放到沢田纲吉碗里。

    “纲君要好好吃饭啊,不然可是长不高,妈妈会担心的。”沢田奈奈眼神忧虑。

    “啊……我会好好吃饭的妈妈,身高……我现在还小啦。”沢田纲吉顿时脸色灰白,认命的扒着米饭。

    “对了,纲君,这个月我们去一次游乐园吧。”

    “好啊,妈妈平时周末不是要工作吗,这次是放假了吗?”沢田纲吉高兴的说。

    “恩,之后一个周都会在家里,一直陪着纲君。”

    “但是工作那边没关系吗?妈妈,我现在一个人也没关系的,而且理莎也会和我在一起,最近理莎一直帮我补习功课,而且,考试的名次也上升了。”沢田纲吉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在学校里发生的改变,对于不好的遭遇只字未提。

    沢田纲吉一直在说,努力希望说一些自己进取的事情,让妈妈高兴,沢田奈奈果然笑的很开心,一双棕色的眼睛湿润而又温柔。

    “对了,妈妈,那周六去游乐园的话,我们叫着理莎一起吧。”

    沢田奈奈笑容微停,随即伸出手点了点沢田纲吉的鼻尖,“每天都缠着理莎不放,连周末也不放理莎,要和理莎在一起吗?”

    “不、不是啦……”沢田纲吉顿时脸皮发红,他慌张的解释,“因为以前不是妈妈一直带着我和理莎出去玩吗,而且理莎自己一个人,她有些孤僻,除了我外也没什么朋友,总是喜欢一个人待着,有时候会寂寞吧,但是理莎很喜欢妈妈,所以……啊对了,而且理莎也帮了我很多,这次邀请她去乐园玩的话,是感谢,对,是感谢。”

    沢田奈奈眼睛弯弯,眼神洞悉一切,“是吗,原来是这样呢,纲君。”

    “恩恩。”沢田纲吉在沢田奈奈的眼神下无所遁形。

    “我一直以为纲君和理莎是男女朋友呢,看来是我想错了。”

    原本浅红色的脸颊飞速的变成辣椒色,沢田纲吉整个人脑袋都被泽田奶奶的话炸的晕晕乎乎的,他眼神发懵,低着头,小声的说,“我们是朋友啦,朋友。”

    “既然是这样,这周末,至于我和纲君去乐园吧,等之后,纲君和理莎两个人一起去吧。”

    “不用的,妈妈!我……”

    “就这么决定了!”沢田奈奈不等沢田纲吉反应,就站了起来,“好忙好忙,还有好多衣服没有洗……”

    “……妈妈!”沢田纲吉在饭桌旁大喊,却没有得到回应。

    总觉得爸爸去世了之后,妈妈和之前变得不太一样了,就像是从一个懵懂的少女,开始变得真正有了他所认为的大人的样子一样。

    想到这里,沢田纲吉心中的羞涩和紧张消失,脸上涌出了失落。

    有爸爸的时候,妈妈总是开心笑着,什么都不担心的样子,和他所见过的中年妇女都不一样,但是现在……妈妈变得和他们很像了,眼中有一种坚强和理智的光。

    以往的妈妈总让人觉得是单纯的妙龄少女,现在的妈妈是能够维持家庭生计的坚强女人。

    沢田纲吉垂下头,怔怔的看着手指。想要快点快点长大,为这个家可以付出什么,让妈妈不再用家庭的生计奔波,不用为了未来的生活忧心。

    因为爸爸存在,妈妈才能露出没有任何忧虑的笑颜。

    而现在,母亲脸上多了一份坚韧和从来不曾有过的成熟,这让她看起来一瞬间老了许多。

    可是沢田纲吉反而更怀念以前妈妈的样子。

    他想爸爸虽然一直没有回来,他以前总是怨着他,但是也许对于妈妈来说,他是一个好男人,虽然他不觉得那个男人是一个好父亲。

    可是他能让母亲露出纯真,无忧无虑的模样,就是一个最好的丈夫了吧。

    想了想妈妈现在的样子,沢田纲吉觉得自己一定要加油,要成长为一个可以让妈妈和……理莎依靠的男子汉。

    想到理莎,沢田纲吉又有些泄气。

    理莎那么优秀,肯定不用来依靠他。

    想到这里,沢田纲吉顿时脑心挠肺的不舒服。

    好想……也让理莎依靠我啊。

    沢田纲吉推开窗户,此时天色蒙蒙亮,天边一丝阳光也无,因为起的很早,他甚至还能看见眼前飘着的雾气。

    沢田纲吉深深吸了一口气,暗暗给自己打了个气,准备好迎接新的一天。

    对于沢田纲吉来说,看见六点之前的天空是从来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现在已经习以为常。这是之前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事情,他呼出一口气,像是将心中的沉郁都吐了出去,他的眼睛微微发亮,这时天地相接之处出现了一线明亮的光,光明开始一点点的出现,这让沢田纲吉的瞳孔也随之亮了起来,映照着崭新的世界。

    一切一定都会好起来的。

    沢田纲吉如此对自己说。

    他现在每天都在很努力的学习,一点点的改掉了过去的坏习惯,进步虽然缓慢,但是却看得见,这让他松了口气,这样他似乎可以窥见美好的未来。

    沢田纲吉下楼,早早的洗漱,这个时候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饭,他吃完早饭,就早早出了门。

    “路上小心,纲君!”

    “恩,今天我也会加油的!”他元气满满的说。接着就走上了去往学校的路途。

    以前总是觉得学校如地狱,但是现在却对去学校充满了期望,因为现在那里是唯一一个他所知道的,能让他的生活发生改变的地方。

    只要他做好了学校的任务,那么未来就不会那么莫测。

    早上起来,路边还没有多少人,可怕的小狗还在趴着睡觉,他十分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就连周围的景色也看着美好起来。

    比起之前浑浑噩噩的生活,沢田纲吉想,他现在才是真正的清醒的活着。

    自己会思考,自己有目标,并且为之努力奋斗,看见自己积累的改变,心中油然而生出的喜悦。

    而且……

    “理莎!”

    桐原理莎转过头来,她眼神如同远处寂静的山峦,神秘而又安宁。

    一切都是好的。

    他的心中更加平静,和桐原理莎聊天时候虽然有些小小的紧张,但是还是无法忍住自己雀跃的心情。

    “理莎睡得好吗?”

    “今天的成绩要公布了,有些紧张。”

    “啊对了,学校附近的奶茶店推出了新款的奶昔,我们一起出尝尝吧。”

    “晚上回家那个脱口秀节目真的很搞笑,理莎你喜欢吗?”

    桐原理莎很少主动说话,基本都是嘴角微微翘着,眼神深远,如同一望无际的原野。

    但是这对于沢田纲吉来说,这已经让他很开心了。理莎浅笑的样子,就足以让他心头涌出难以言喻的喜乐。

    “这次成绩进步了不少,好好努力!”不苟言笑的英文老师难得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肩膀,这让沢田纲吉受宠若惊,缩了缩肩膀后,又立马的大声喊道,“是,我会加倍努力的。”

    因为太紧张,声音很高,所以不小心引起了全班同学的注意,大家皱眉,好奇的盯着他。

    一下课就有人勾住了他的肩膀,“泽田,快说说,你进步的秘诀是什么,最近你表现的很不错嘛!”

    “也没有啦……就是……”他把即将脱口而出的理莎二字咽了下去,惹来对方狐疑的目光。

    “我说,最近经常看见你和隔壁班的桐原理莎一起,……你们什么关系?”

    “只是普通朋友。”沢田纲吉立马结结巴巴的说,在对方的怀疑的目光中扔下一句要去厕所,就迅速溜了。

    他下意识的不太想让别人知道他和理莎的关系,总觉得告诉了别人就像要将珍贵的东西暴露在日光下一样,这让他不安,有一种可能会失去的恐慌。

    回去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忘记了这事,他松了口气。

    “泽田君?”

    沢田纲吉走在校园中,听见有人叫他,他转头,发现是年纪校花京子小姐,他脸上一红,礼貌的问,“怎么了笹川同学?”

    笹川京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有些难为情,脸上淡淡的红晕让她娇俏可爱。

    真的很可爱。

    沢田纲吉看着笹川京子羞怯的样子。

    理莎从来就不会露出这种样子。

    无论是微微焦虑或者是腼腆羞涩的模样,都没有见过。

    “就是……我想请教一下你提升英语成绩的办法,因为我的英语这次考得很糟糕。”她食指相对,眼神期待的看着沢田纲吉。

    想到这次考得成绩,沢田纲吉顿时难掩高兴的笑容,他试图让自己从容一些,但是还是没忍住脸上露出了有些高兴的笑容,“这个……其实只要把课文背一下就可以了。”

    “真的吗,可是我背了完全不行。”笹川京子疑惑的看着沢田纲吉。

    “恩……还需要把里面的主要结构分析一下,这样考试的时候,题目虽然有变化,但是就不会觉得太难了。”

    “分析结构?”

    “我明天把我的笔记给你看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讲……啊,明天见,笹川同学!”沢田纲吉在说话的时候恰好看见了在校门口等着的桐原理莎,急匆匆的和笹川京子告别,就向着桐原理莎跑了过去,跑到一半,他转过头来挥了挥手,“笹川同学,明天给你笔记。”

    笹川京子站在原地,歪了歪头,露出一个笑容。

    感觉泽田君和桐原同学关系很好呢。

    沢田纲吉跑过来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理莎,没有等很久吧?”

    桐原理莎的目光穿过沢田纲吉的耳侧,遥遥的落在了笹川京子身上,笹川京子正微笑看着这边。

    “在泡妹子?”桐原理莎转回目光,看着沢田纲吉这么说,声音十分冷淡,却似乎带着笑意。

    “没有啦!”沢田纲吉立马紧张的否认,“我和她只是普通同学,她问我学习英语的事情。”

    “很漂亮的一位同学,不借着机会和她好好发展吗?”

    “笹川同学是校花,有很多人都很喜欢她。”沢田纲吉走在桐原理莎这么说,“但是我对她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啦。”他十分认真的回答。

    “你们不是都喜欢长得漂亮,性格温柔的女生吗?”

    “每个人不一样啦,我……”沢田纲吉吞吞吐吐,一双眼睛看着桐原理莎,生怕自己的情绪泄露,又期待着自己的想法可以传达到,因此睁着眼睛看着桐原理莎,希望她能读懂自己的眼神。

    桐原理莎只是平静的转过来,“怎么了?”

    “没事……”沢田纲吉有气无力的说道,低着头无精打采的走着。果然对着理莎那种平静的模样,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次的测评,你英语成绩不错。”

    “啊……还好,”沢田纲吉听见桐原理莎的夸奖,顿时神清气爽的抬起了头,嘴角抿着笑的很开心,“多亏了你,没想到我也可取得这样的好成绩,真的很谢谢你,理莎。”

    “我没有做什么,这种事情只要努力就做得到,主要是你自己终于狠下心去努力,不是吗?”

    “恩,不过没有理莎的话,我一定做不到。”

    桐原理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在路口和桐原理莎分开后,沢田纲吉走了几步,回过头看着桐原理莎的身影,觉得只是看着她的背影都觉得心里像是悄无声息的开了一朵花。

    “泽田君,以后请多多指教。”笹川京子坐在沢田纲吉旁边,笑着开口。

    “你也是,请多多指教,笹川同学。”沢田纲吉有些手忙脚乱的放好书本,才回应。

    这次为了综合提高每个人的成绩,老师进行了分组,而作为这次英语成绩以坐火箭的速度提升的沢田纲吉,和笹川京子分在了一桌。

    “能和泽田同学一桌,真的很高兴。”笹川京子性格极好,十分单纯,坦率的表露着自己的心情。

    沢田纲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很高兴。”

    在这之前,他不敢想象,和优秀或者是美丽的人,用这种对等的态度聊天。

    沢田纲吉坐在教室最中央的位置,窗外阳光明亮,天空湛蓝,白色的窗帘因为清风而微微的波动,老师手中的粉笔在黑板上唰唰作响,沢田纲吉背脊挺得笔直,全神贯注,他现在跟的上老师的进度,老师讲解的也能听懂。

    对新知识的理解没有再停滞,因此没有沮丧,感受到自己的进步,沢田纲吉的胸膛挺了挺,坐的更直,嘴角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充满希望,快乐的笑容。

    果然,一切都是好的。

    并且,一定会越来越好。

    沢田纲吉低下头整理笔记,想起这一切的改变都来自桐原理莎的帮助,不禁眉目温柔,露出的笑容温暖而好看。这让因为一道英语题愁眉不解的笹川京子转过头的时候,微微一怔。

    沢田纲吉的眼神纯透如溪水,眼底沉淀着坚定而纯正的光明,却因为有一分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而显得沉稳可靠。

    沢田纲吉内心纯粹而柔软,因此眼神明亮,现在一切都在变好,更让以往蒙在眼中的阴影褪去,显露出其真正的光彩。

    但是父亲早逝,却又让他比同龄人多了一份对生死的认识,这为他的纯净又多了一丝无奈的早熟。

    这种青涩却又带着一丝成熟的干净微笑,让笹川京子脸上一红,紧张的低下了头,竟然不再去看沢田纲吉,生怕自己的心跳声太大,让所有人都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笹川京子以前并没有太关注过沢田纲吉。

    每个人在班级里都会有自己的小圈子,只是固定和几个人十分熟悉,其他人的人虽然接触过,但是也只属于知道名字,说过几句话的关系。

    可以说是除了固定的几个人,笹川京子和大家的关系不远不近。

    以往她知道沢田纲吉有废柴纲的称号,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虽然总觉得大家给别人起绰号不太好。第一次注意到沢田纲吉,是因为桐原理莎。

    桐原理莎很有名。

    有名到并盛家喻户晓的地步。

    父母提起来,都是赞不绝口,因为那个孩子又安静,成绩又好,至于不怎么与人交往则在天才的光环下,则变得无足轻重,或者是天才本来就是这样的,因此家长反而觉得很正常。

    桐原理莎没有朋友,或者是说桐原理莎并不需要这种东西。

    所以有一次在蛋糕店中,看见沢田纲吉跟在桐原理莎身边,滔滔不绝的说着什么的时候,笹川京子很惊讶。

    一个是她的同班同学,一个是隔壁班,天才到让人不敢接触的桐原理莎。两个人的搭配怎么看怎么古怪。而那个时候也是笹川京子第一次注意到,远在一直在班级里低着头,说话唯唯诺诺,存在感很低的沢田纲吉,竟然也会露出开心的微笑,把头抬了起来后,他的面容也很清秀。

    这么想,果然是因为桐原理莎的关系吧。

    那个时候笹川京子笑了笑,便又将注意力放在了新出炉的小蛋糕里。

    这个插曲给笹川京子的唯一还算深刻的印象就是,沢田纲吉笑起来很温柔,虽然眉眼间有些懦弱,但是却很干净。

    下半节课,笹川京子无心听课,手捏着笔,没写字,生怕泄露自己的情绪。

    就这一个恍惚,竟然响起了下课铃。

    沢田纲吉放下笔,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的松了口气。

    “笹川同学?”他发现自己的同桌有些不太对劲,脸有些红的不太正常,“你没事吧,生病了吗,要不要去医务室?”

    “没、没事……只是太热了!”笹川京子笑着回答,手攥紧了裙子。

    “真的没问题吗?”沢田纲吉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

    “真的没事,谢谢你,泽田君。”

    果然,现在的沢田同学不一样了。

    笹川京子怔怔的想。他现在就像充满了生机的树木,浑身上下散发出活力和温柔的馨香,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真是奇怪呢,这种比喻。笹川京子摇了摇头,但是每天却有些期待上学起来,只要坐在沢田纲吉身边,都像是可以被他身上的气息影响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