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之脑内搅基选项 > 第57章 哨兵和向导(五)

第57章 哨兵和向导(五)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遇在黑漆漆的宿舍楼底下转了好几圈,却发现自己压根不知道兰洛德住哪间宿舍。只好深吸一口气,两只手放在嘴边拢成一个圈,对着楼上喊兰洛德的名字。

    声音很轻很小,很快就消失在空气里。兰洛德的老虎却敏感地从地上爬起来,用力一跃至窗台前,两只爪子扒着透明的玻璃,一个劲儿地往下看。

    兰洛德无语地看一眼那只鼻子被挤得变形的老虎。与此同时,他也清晰地听见林遇压着嗓子的轻声呼喊,如同夜里软软的猫叫,直直地穿透他的心脏,让他觉得很不适应。

    伸手将老虎提溜开,兰洛德推开窗,对着完全融入夜色中的林遇没什么情绪地报出一个数字:“415。”

    很显然,林遇的听力并没有哨兵想象中的那样好。他掐着嗓子发出了一个疑惑的单音节:“啊?”

    兰洛德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405。”

    林遇沉默几秒,声音听上去有点儿憋屈,却还要努力压着嗓子,不惊动其他人:“你大点儿声,我听不清。”

    兰洛德突然就生出了想笑的心思,他几乎能够想象出,向导沮丧地垂着脑袋时露出的柔软而漂亮的发旋。当然,他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却下意识地抬高了几分。

    很快,楼道里就传来清晰的小跑脚步声。脚步声一路行至他的宿舍门外,紧接着,敲门声就响了。

    兰洛德拉开门,却没有丝毫让林遇进去的意思,反而双手抱胸靠在门边看着他说:“你胆子还真够大的,敢一个人进我们的宿舍楼。”

    胆子大不大自然得依实际情况而定,恰好今晚上宿舍楼里空荡荡的没什么人,林遇也就没什么顾虑地跑进来了。他踮起脚尖扬起脑袋往兰洛德身后看了看,奈何哨兵高大挺拔,几乎遮去了他所有的视线范围。

    林遇“唔”一声,问他:“我的精神体是不是在里面?”

    兰洛德这才侧身给他让出一条窄窄的道来。林遇小心翼翼地侧着身子进去,手臂却还是无可避免地蹭到了兰洛德的胸膛,衣料细细摩擦的声音放大在耳朵里,兰洛德有些心猿意马。

    等回过伸来时,他身后的宿舍门已经被锁上了。而林遇正站在几步外表情错愕地看着他:“你锁门干嘛?”

    兰洛德突然就心生暴躁起来,他怎么知道自己锁门干嘛!林遇敏锐地发觉空气里不正常的气流波动,突然起了逗弄他的心思,上一秒的慌张替换成笑嘻嘻的表情:“你不会是想留我过夜吧?”

    还没等兰洛德发怒,他动作飞快地跑进一间卧室里,跳上床翻滚了一圈。滚到一半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似乎好像可能爬了兰洛德的床。

    本意滚上一圈弄乱面前整洁的床铺,在兰洛德亲自动手把他丢出去前就乖乖爬起来的林遇,突然就脸贴着床单有点儿不想起来了。床单上若有若无的气味薰得他的脸慢慢升温,心脏也跟着疯狂地跳动起来。整个世界,一瞬间似乎都静谧了下来。

    还没好好享受一下现世静好的感觉,林遇突然眼皮一跳,等,等等,兰洛德的床铺上为什么会有奇怪的味道。

    下一秒,他整个人就被哨兵一只手拎了起来,从床上丢了下去。兰洛德冷着脸,脸色隐隐有变黑的倾向:“你在干嘛!”

    林遇抚着胸口暗暗松一口气,果然这就是兰洛德的卧室吧,要不对方为什么黑着脸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只是,林遇又略有迟疑,哨兵在前几个世界里的设定都是很爱干净,甚至可能有轻微洁癖的人,到这里怎么就……

    他压下心中的郁闷,换上大喇喇的笑容,厚着脸皮试图调戏面前的哨兵:“虽然我不可能留在这里过夜,但是今晚你就可以伴着我滚过留下的气息入睡了哈哈哈。”

    哨兵脸上的表情隐隐有开裂的趋势,最后,他扯扯嘴角,木着脸陈述出真相:“这是我室友的卧室。”

    林遇上翘的嘴角一僵,整个人石化在原地。反应过来后,害怕下一句在哨兵口中听到室友多少天没洗澡,多少天没换过床单和被套的林遇,一边念念叨叨着自家仓鼠一边走到客厅里,捞起地毯上毛茸茸的黄色团子,急匆匆地往外走。

    再在这里多待一秒,他就哭给兰洛德看!

    越是心急,就越是弄不开门锁。兰洛德沉默着过来帮林遇打开门锁,无意间瞥见低着头的人脸上绯红一片,哨兵觉得挺稀奇的,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打开门后,林遇埋头就往外冲,不到三秒的时间里,他又飞快地跑回来关上门,然后靠着门板大口喘气。说话也变得断断续续的:“他,他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兰洛德诡异而微妙地勾了一下嘴角,“你不是想留在这里过夜吗?”

    林遇来没来及控诉哨兵听到楼下的喧闹声,却故意不告诉他的恶劣行为,就看着兰洛德勾嘴角的细微动作呆了一下。

    哨兵以为他吓傻了,心中不由得轻嘲一句,怪不得精神体时仓鼠,胆子也小得跟仓鼠一样。他伸脚踢了踢伏坐在脚边的白虎,“你送他离开吧。”

    老虎兴奋地低吼一声,走到林遇跟前矮下身子示意林遇趴坐上去。林遇花了一秒的时间担心自己的体重问题,然后面带犹豫地看向兰洛德:“就算他跑得再快,也还是会被看见的吧……”

    兰洛德面无表情地回道:“谁告诉你它要从楼梯上下去的。”随即走到窗前将两扇窗尽数推开,手在窗台上轻拍了两下:“还不快走。”

    已经爬上老虎背的林遇瞪圆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喊暂停,身下的老虎就驮着他,从窗里一跃而出,冲入了夜色里。半空中短暂地划过一声惨叫,随之而来的,是凌乱飞扬的短发以及,猛烈地灌进嘴巴里的夜风。

    他选择死亡:“…………”

    听力满级的哨兵们:“???”

    室友回来以后,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只是在发现自己出门前还铺得整整齐齐的床铺有几分凌乱以后,随口问了兰洛德一句:“你在我床上睡觉了?”

    兰洛德回以冷笑:“我的老虎在你床上滚了一圈。”

    室友“哦”了一声,不觉有他,开衣柜找睡衣。转头就发现兰洛德还靠在门边冷冷地盯着他,盯得他毛骨悚然,琢磨了半天,自己今天应该没惹到这位大爷才对,放心地跟兰洛德唠嗑:“心情不好啊?”

    然后就眼尖地发现,对方在飞快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床以后,又瞪了一眼自己。室友欲哭无泪,举双手发誓,今天晚上勾搭萌萌哒的小向导的时候,他真的没有通过告诉比人兰洛德的电子id号来吸引向导注意力啊!

    洗澡的时候,室友又古怪地发现,兰洛德今天待在浴室里的时间比往日延长了不少。脾气突然阴晴不定起来,洗澡时间也变得很长……两者结合在一起,室友仿佛察觉到什么天大的秘密般,震惊得合不拢嘴。

    兰洛德洗完澡出来,看见的就是对方张大嘴巴坐在沙发上的傻样子。后者在问与不问之间摇摆不定,最后还是在兰洛德冷淡的表情里把这件事给憋进了肚子里。

    不料兰洛德的变化这事儿还没完。半夜里室友君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得正香时,就听见重重的一声响,兰洛德冷着脸破门而入,将整张床单从他的身下抽出来,揉成一团,然后……带走了。

    兰洛德抽床单的时候,室友就茫然地坐在床脚,透过睡眼朦胧的双眼及时地看着他,后者眼里一片清明,既不像睡到半夜醒来,也不想突然梦游。反倒像是……上半夜都没有睡。

    最后,看兰洛德抱着自己床单离开的背影,室友坐在床上,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草,有病吧。”

    隔天早上,醒来后回想起昨晚兰洛德的所有行径,室友正欲窃笑着去嘲笑兰洛德是不是欲求不满,要抱着他的床单纾解时,就在垃圾桶里看到了眼熟的布料……他的床单,被锋利的刀割成一块块的布,支离破碎地躺在垃圾桶里。

    室友:“…………”

    因为晚上没睡好,兰洛德少见地赖了一下床。等他顶着起床气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就撞见了表情悲伤而迷惘,正对着垃圾桶里的床单默哀的蠢室友。

    接下来他刷牙洗脸的时候,对方都跟着他身后转来转去,满脸欲言又止的模样。就连他进房间换衣服时,对方也锲而不舍得跟了上来……当然,等待他的是一扇在鼻子跟前被重重关上的卧室门。

    吃早餐的时候,兰洛德终于有些不耐烦地开口了:“你是刚破壳的鸡仔吗,大早上的就围着我转。”

    室友的整张脸都纠结成了一团,“我是有事要跟你说啊。”

    兰洛德头也不抬地道:“说啊。”

    室友犹豫了一下,琢磨着还是委婉含蓄一点的好:“那个……之前那几节生理课你都翘掉了吧?”

    “嗯。”

    “那你后来有没有看生理课发的教材?”

    “说重点。”

    “啊……就是……那个……你是不是要到结合热期了?”

    哨兵手上动作一顿,怔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快穿之脑内搅基选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淮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淮衣并收藏快穿之脑内搅基选项最新章节